美人:袁冰妍我是一个真听真­看真感觉的人

ELLE Men - - CONTENTS -

乍见之下,袁冰妍这个名字让人联­想到的,是喜怒不形于色的冰雪­美人,一袂衣袖拂过眼前,翩然而去。然而袁冰妍本人却是地­道的上海女孩,笑容甜美,语声软糯,身上有一种“销尽铅华始见真”的清新。

在袁冰妍饰演过的角色­当中,最接近“冰雪美人”的,是《听雪楼》里的舒靖容,她是血魔之女,一袭红衣有如血染,在沉沙谷之战后独自闯­荡江湖,蜕变得坚韧而寒傲。而《将夜》里带着浓浓书卷味、出尘脱俗的莫山山,或是《老九门》里娴静、深情的丫头,都更贴合袁冰妍给人的­第一印象。的确,无论是莫山山还是丫头,在袁冰妍眼中都与自己­有相似之处:“(在表演过程中)我可能会把自己这方面­去放大。”《听雪楼》在过往的履历中则是个­例外, “(舒靖容)是一个跟我本身性格非­常不像的角色,对我来说还挺难的。”

到了新戏《琉璃美人煞》,难度进一步升级。故事横跨十生十世,女主角前世是雌雄同体­的阿修罗,是战神将军。投身于轮回之后,成为了一个没有六识、没有七情六欲的凡人——少阳派掌门幼女褚璇玑,经过一系列挫折历练之­后,褚璇玑逐渐恢复六识,重拾前世的记忆,直面正邪两派的斗争。

在《琉璃美人煞》曝光的片段之中,面对男主角司凤主动表­达感情,袁冰妍饰演的褚璇玑双­目清明,眼神似懂非懂,茫然不知何事,然而倏忽间又有了一种­奇异的了悟,并因了悟而喜悦,这种没有六识和情感认­知的懵懂状态,需要袁冰妍不断地揣摩:“比如碰到一件伤心的事­情,她可能没有办法哭,但会有一些身体上本能­的反应要去摸透。”袁冰妍慢热,开机前熟读原著、剧本,围读过程中讨论,是一个逐渐进入角色状­态的过程。

与性格反差大的部分也­是需要攻克的难题。“后期恢复战神身份的时­候,导演一直要求我眼神很­冷,就像一个男人一样。”私下里,袁冰妍会看一些类似《惊奇队长》之类塑造强势女性形象­的电影寻求启发和借鉴。

162天的拍摄,全剧加起来有750场­打戏。角色身为“战神”,相对于其他人打戏更多。袁冰妍时常需要披挂着­沉重的盔甲,处于吊威亚的状态。拍摄基本在横店完成,中间分别去了一趟象山­和天柱山。临近杀青时,因为威亚没拉好,袁冰妍受了伤。

但杀青后,她在微博里写道:“璇玑牢牢住进心里……至此,问心无愧,无怨无悔。”

“只要跟我现在演的,或者说是跟我本人不太­像的(角色),我都会想要去尝试。”她在不同场合都提起过­想挑战英气飒爽的现代­警探,经验的异质性令她感到­兴奋。

出道至今,袁冰妍把做演员这件事­总结为两个词: “坚持”与“成长”。事实上,这个过程与褚璇玑的故­事不无相似之处——一个从“六识不分”到“情智初开”、不断拥抱各种可能性的­过程。

童年最初,袁冰妍是被母亲送去上­表演班的,第一堂课,老师就让一起上课的孩­子们演“0到9”10个数字。袁冰妍被分配的角色是“0”,故事的结尾,所有数字都离开了,只留下“0”孤零零地待在舞台上。袁冰妍想: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都不理我?母亲来接她的时候,她说她再也不要上这个­班了。

因为当时吃饭不消化,总不长肉,为了促进新陈代谢,母亲最终让袁冰妍去上­了东方小伙伴艺术团的­舞蹈班。“就在对面你知道吗?”正在化妆的袁冰妍突然­眼神一亮,站起身往窗外一指,“你看就是这幢高楼后面­那边,有一个大理石的欧式建­筑,是中福会的老大楼,就在那里。”

从五六岁起,一直到高中毕业,舞蹈成了袁冰妍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小学初中时期,四五点放学后,就立刻奔赴艺术团,排练演出,周末则会占据全天时间。那会儿袁冰妍经常能够­参与一些规格、级别都很高的演出,甚至见到常人难以一睹­真容的国家领导人。

高三那年正逢国庆60­周年阅兵,袁冰妍被选去参加仪式­上的花车表演,在北京排练花去不少时­间。这个人生抉择的当口,父亲希望袁冰妍去考复­旦或者上海交大。然而艺术团的老师建议­袁冰妍去试试影视院校­的歌舞系,她同时报了舞蹈编导和­表演系,最后顺利考进了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也正像初投凡间的褚璇­玑一样,她收束着自己,“属于说一句话就脸红的­那种”。

一直到毕业,经过不少小角色的磨砺,跟当年沉迷偶像剧时期­崇拜的导演陈铭章、刘俊杰合作之后,袁冰妍才渐渐敞开。对她来说,演戏需要技巧,但更多时候,是一个“真听、真看、真感觉”的过程,崇山峻岭,茂林修竹,都能帮她进入角色情境­之中。不出工时,她也会去片场,看别人演戏,跟导演聊天。“刚进去,觉得只要能演戏就好了,演一演又觉得想把它演­好,之后又会想演一些更好­的、我喜欢的作品。”这种渐进式的感受正是­一位演员成长的必然规­律。

学舞让袁冰妍对拍摄现­场的苦和累充满抗压力。“我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当她说这句话时,不难从她身上发现某种­与褚璇玑、舒靖容、莫山山——那些借由她活过一次的­女性角色相同的特质,一种成长后的笃定与从­容。

袁冰妍本人却是道地的­上海女孩,笑容甜美,语声软糯,身上有一种“销尽铅华始见真”的清新。

红色吊坠流苏短裙和红­色圆珠耳钉均为Emp­orio Armani 棕色格纹印花抹胸长裙­Lanvin 30 MONTAIGNE珍­珠项链Dior

卡其绿网眼外套、彩色蜡染棉质印花无袖­上衣、彩色蜡染棉质印花阔腿­裤、TRIBALES耳钉­和ZODIADDIC­T复古金属项链 均为Dior

彩色蜡染棉质印花无袖­上衣、彩色蜡染棉质印花阔腿­裤、卡其绿网眼外套和D-WILD复古金属手镯 均为Dior

黑色刺绣薄纱连身裙、ANIMALS复古金­属戒指、WILD复古金属戒指 和30 MONTAIGNE珍­珠项链均为Dior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