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能源工业的成就、问题与展望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经所能源经济研究中心,北京 100836)

Energy of China - - 专家分析 - 白 玫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能源工业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能源消费总量得到控制,

能源消费结构明显优化;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初见成效,绿色能源生产体系加速建设;利用国际能源市场的能力不断提升,油气进口地区多元化格局正在形成;通过制度创新释放改革红利,推动能源工业转型发展;能源创新体系正在形成,新业态成为能源转型发展引擎。但是,我国能源工业发展正经历经济增速换档、能源转型升级和能源体制改革的阵痛期,能源工业效益指标下滑,产能过剩问题依然存在,能源转型发展面临重重困难,各种能源之间、各种所有制能源企业间的公平竞争环境尚没有形成。展望未来,惟有创新是推动能源工业健康发展的动力。

关键词:绿色能源生产体系;油气进口地区多元化;产能过剩

中图分类号:F4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7)12-0004-06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7.12.001 Abstract: Since th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great achievements have been gain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energy industry: First, total energy consumption is under control, and structure of energy consumption is significantly optimized. Second, one thing needs to be emphasized is that supply-side reform in the energy sector achieves initial success, which accelerated green energy production system. Third, the ability to utilize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market continues to improve, a diversified pattern of oil and gas imports is emerging. Fourth, reform bonus is released via institutional innovation to promote the transitional development of the energy industry. Last but not the least, the energy innovation system is shaping, the new commercial format has become the engine of energy transition and development. However, China is experiencing a painful period generated from gear-shifting of economic growth, transition upgrading and system reform in terms of the development of energy industry. During this period, energy industry efficiency decline while problems of overcapacity still exist, and a fair competition environment for enterprises has not been formed yet. Looking to the future, only innovation is the power to drive sound development of the energy industry.

Key words: Green Energy Production System; Diversified Areas of Oil and Gas Import; Overcapacity

1.2 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初见成效,绿色能源生产体系加速建设

能源领域供给侧改革为能源工业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煤炭占能源生产总量的比重不断下降,可再生能源占能源生产的比重不断提高;煤炭安全高效矿井的比重上升;煤电发电量的比重下降,非化石能源发电的比重上升。与2012 年相比, 2016 年原煤产量下降。

煤炭产能不断优化,原煤产量持续下降。煤炭供给侧改革持续推进,落后产能不断退出,产能结构不断优化。原煤产量持续下降。2016 年,原煤产量 34.1 亿 t ,较 2012 年下降了 5.35 亿 t ,下降了 13.56%。原煤产量自 2013 年达到 39.7 亿 t 后,连续第三年下降, 2014 年、2015 年和 2016 年分别下降 2.5%、3.3% 和 9% ;焦煤产量 4.49 亿 t,较 2012 年略增 1100 万 t,增长了 2.46%。

原油产量下降,天然气产量稳定增长,原油加工量大大提高。2016 年原油产量 19969 万 t,比 2015 年下降 6.9%,是 2010 年以来年产量首次少于 2 亿 t的年份。原油加工能力大大提高,原油加工量在 2014 年首次突破5 亿 t,2016 年达到 5.41 亿 t ,比 2015 年增长 3.6% ,较 2012 年增 长了 15.62%。汽油产量 2016 年为 1.29 亿 t ,较2012 年增长了 44.07% ,柴油产量 1.79 亿 t ,较2012 年增长了 5%。

发电量突破 6 万亿 kWh,发电结构明显改善。2016 年发电量 61425 亿 kWh ,比 2012 年增长23.12%。火电发电量 4.44 万亿 kWh,较 2012 年增长 14.06% ;水电、核能、风电和太阳能发电保持高速增长,发电总量 1.70 万亿 kWh ,较 2012年增长了 55.29%。

发电装机容量突破 16 亿 kW,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持续提高。党的十八大以来,电力装机增速维持在 8.15%~10.89% 的较高增长水平;非化石能源装机比重持续提升,2016 年达到 35.72%,较 2012 年增长了 7.15 个百分点;煤电装机比重由 2012 年的 65.67%,下降到 2016 年的 57.33%,下降了 8.34 个百分点。

新能源成为重要能源。截至 2016 年底,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累计达到 2.26 亿 kW,超过全球 1/4 ,新能源在 16个省区已成为第二大电源。我国风电累计装机达 1.49 亿 kW,占全国发电总装机的 9.0% ;太阳能发电累计装机达 7742 万kW,占总装机的 4.7%。

煤炭清洁化利用水平大大提高。从发电净效率看, 2016 年全国燃煤电厂供电标准煤耗为312g/kWh ,较 2012 年降低 58g/kWh。从发电污染物排放强度来看, 2016 年煤电单位发电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等排放量分别为 0.47g/ kWh、0.43g/kWh 和 0.09g/kWh ,达到世界先进水平。2016 年全国单位火电发电量CO2 排放约835g/kWh,比 2012 年下降 20.3%。

1.3 利用国际能源市场的能力不断提升,油气进口地区多元化格局正在形成

1.3.1 能源国际投资与能源国际合作不断深化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参与国际分工和国际合作,以形式多样、资源导向、项目多元、专业开发为特点的境外能源投资、能源国际合作的格局逐步形成。特别是 2015 年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能源局共同发布了《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能源合作愿景与行动》,进一步明确了“一带一路 ”能源合作的七个重点领域。

电力领域:国家电网公司先后获得菲律宾电网、巴西中部及东南部的7个输电网的特许经营权,由南方电网公司与大湄公河次区域国家电网合作开发。发电公司积极走出去,在越南、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巴基斯坦、印度等国投资建设水电项目和火电项目。

油气领域:已经有20 多家油气企业“走出去”,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化、振华等国有企业以及广汇、杰瑞等民营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基本建成中亚俄罗斯、中东、非洲、亚太等多个油气合作区。

新能源领域:到 2016 年,光伏制造企业在海外已投产的电池产能达到 300 万 kW,电池组件的产能达 500 万 kW,还有大量的在建产能;风电方面,中广核在海外新能源的控股装机已经超过 870万kW,分布在韩国、马来西亚、埃及、孟加拉等十几个国家。

1.3.2 能源进口规模有所扩大原油进口量增长较快,原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中国正逐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石油进口国。2016 年,原油进口量为 3.81 亿 t,较 2012年增加 1.09 亿 t,增加了 40.58% ;石油对外依存度达 65.4% ,较 2012 年的 58% 又上升了 7 个百分点。原油进口额为 1164.68 亿美元,较 2012 年减少 1041.98 亿美元,减少了 47.22%。进口额下降是由原油价格大幅下降所致。

受国内煤炭去产能和煤炭进口政策因素影响,煤炭进口变动较大。2016 年,煤炭进口量为 2.55亿 t ,较 2012 年减少 0.33 亿 t ,减少了 11.44% ;煤炭进口额为 141.51 亿美元,较 2012 年减少145.56 亿美元,减少了 50.71%。

受清洁能源发展政策影响,LNG进口规模不断扩大。2016 年,LNG 进口量为 0.26 亿 t ,较2012 年增加 0.11 亿 t ,增加了 77.52% ;LNG 进口额为 89.35 亿美元,较 2012 年增加 7.12 亿美元,增加了 8.66%。

1.3.3 能源进口结构有所优化油气进口来源呈多源化发展趋势,天然气进口来源依然高度集中于少数国家。原油进口来源国集中度 CR3,2016 年为 39.28% ,较 2012 年的 45.55% 下降了 6.27 个百分点,进口来源分散化趋势明显,有利于国家石油安全。所谓 CR3 是原油进口来源国前三位的集中度,是原油进口来源国前三位的进口量占比。它是衡量原油进口地 集中水平的指标。同时,从政局较为稳定的国家进口的原油比重有所上升。2016 年,LNG 进口来源国高度集中于澳大利亚、卡塔尔和印尼,比例达 78.44%,较 2012 年的 CR3 提高了 3.13 个百分点;管道天然气进口来源国方面,随着中缅油气管道的建成使用,将有利于我国建成多元化的天然气进口格局,保障我国天然气供应安全。

1.4 能源创新体系正在形成,新业态成为能源转型发展引擎

我国能源工业发展正处于调整结构、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要实现高碳资源低碳利用,化石能源绿色发展,惟有不断地创新。2015 年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了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指导意见,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强调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

能源技术创新体系建设目标明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了《能源技术革命创新行动计划( 2016—2030 年)》和《能源技术创新“十三五 ”规划 》,明确了我国能源技术创新的总体目标:到 2020 年,能源自主创新能力大幅提升,一批关键技术取得重大突破,能源技术装备、关键部件及材料对外依存度显著降低,我国能源产业国际竞争力明显提升,能源技术创新体系初步形成;到 2030 年,建成与国情相适应的完善的能源技术创新体系,能源自主创新能力全面提升,能源技术水平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支撑我国能源产业与生态环境协调可持续发展,进入世界能源技术强国行列。

能源转型和创新已成为能源新技术革命的核心和关键。中国的经济转型是一个能源替代的过程,需要技术变革和制度创新。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支持节能低碳产业

和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发展。确保国家能源安全、立足于能源资源禀赋的现实途径也已明确。中国在能源科技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在世界核聚变能领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中国成功制造钍核电池,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掌握钍核电池并实际应用的国家。可再生能源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可再生能源总发电装机已超过 12 亿kW,年发电量超过5 万亿kWh。在高产高效矿井、重大灾害防治、超超临界燃煤发电、煤制油、煤制烯烃等领域的技术水平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制度创新、科技创新催生能源新业态。以科技创新、制度创新、管理创新、商业模式创新、业态创新相结合,引领能源工业转型发展。售电公司、新型配电公司、储能行业与能源服务公司、能源互联网与能源大数据公司和储能与分布式能源等新业态,将成为能源工业发展新引擎。

2 能源工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明显2.1 能源工业效益指标下滑,行业发展分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能源工业发展正经历经济增速换档、能源转型升级和能源体制改革的阵痛期,能源工业效益指标下滑,企业亏损比例小幅扩大。

总资产利润率分化明显,电力、燃气利润率有所增加,煤炭、油气开采业利润率明显下降。2016 年,能源工业总资产利润率为 2.85% ,较2012 年的 5.9% ,减少了 3.05 个百分点;电力工业总资产利润率为 2.96% ,较 2012 年的 2.75%,增加 0.21 个百分点;原油加工业总资产利润率为7.12% ,较 2012 年的 0.11% ,增加 7.01 个百分点;煤炭工业总资产利润率为 2.01%,较 2012 年的 8.04%,减少 6.03 个百分点;油气开采行业总资产利润率为 -2.38%,较 2012 年的 23.17%,减少 25.55 个百分点。

人均利润率分化明显,能源工业人均利润率总体下降,煤炭和油气开采行业下降,电力和油气加工行业人均利润率大幅上升。2016年,能源工业人均利润率为 8.37 万元 / 人,较 2012 年下降2.15 万元 /人。分行业看,煤炭开采业人均利润率下降幅度较大,从 2012 年的 6.76 万元 / 人,下降到 2016 年的 2.75 万元 /人;油气开采业人均利润率由 2012 年的 52.53 万元 / 人,下降到 2016 年的 6.76 万元 /人。电力行业人均利润率由 2012 年的 9.13 万元 /人,大幅提升到 2016 年的 14.85 万元 /人,增长了 5.72 万元 /人;油气加工业人均利润率由 2012 年的 0.25 万元 /人,大幅提升到2016 年的 21.10 万元 / 人,增长了 20.85 万元 / 人。

2.2 供需不平衡矛盾突出,产能过剩问题依然存在

煤炭产能过剩矛盾依然突出,去产能任务艰巨。煤炭产能过剩严重,“十三五”期间需退出煤炭过剩产能 8 亿 t 左右, 2016 年已退出 2.9 亿 t,产能过剩的总体格局尚未得到根本改变。煤炭去产能的目标十分艰巨,要从 2016 年起,用 3~5 年的时间,退出产能 5 亿 t 左右、减量重组 5 亿 t 左右;分流人员 130 万人,关闭小煤矿 4000 处、国有煤矿 300 处。5 年的时间安置 130 万煤炭职工是一项非常浩大而艰巨的工程。

发电设备利用率下降,发电设备年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用电需求增长放缓,但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各类电源仍保持较快增长,新增的用电市场无法支撑电源的快速增长,导致发电设备年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近几年全国火电设备年利用小时数持续下降,已降到 4165h,为1964年以来最低。弃水弃风弃光矛盾更加突出。2016 年全国弃风电量497 亿 kWh ,平均弃风率17.1% ;弃光电量 70.4 亿 kWh,弃光率约 11%。

2.3 能源体制改革不充分,能源工业转型发展存在困难

能源工业转型升级的困局是多重因素所致,除产能过剩影响外,也有客观的因素,还与没有理顺的能源价格机制、不规范的能源市场竞争关系,以及投资体制机制、国有企业格局、地方经济追求等众多因素相关。

各种能源之间、各种所有制能源企业间的公平竞争环境尚没有形成。煤电与气电、煤电与可再生能源发电、电力与煤炭的矛盾关系没有理顺,各种能源之间的公平竞争环境尚没有形成。自备燃煤电厂与常规电源之间的公平竞争矛盾突出。截至 2016 年底,全国共有自备燃煤电厂装机 1.15亿 kW,近两年装机平均增速达 15.7%,比统调煤电装机增速高 10 个百分点,年平均发电利用小时数高18%,加之节能环保水平普遍较低、承担的辅助服务任务少,挤占了公用电厂的合理市场。

人为干预市场时有发生。当前的电力市场极不完善,人为干预市场行为时有发生。就煤炭领域来说,其市场机制仍不完善,本轮大规模去产能被普遍认为并非市场作用的结果。电力市场从文件规定到实际操作,降价都成为倾向性选择,直供电价格垄断协议现象时有发生。

能源转型存在困难,二氧化碳排放控制的压力大。尽管燃煤电厂先进、高效,且常规污染物排放低,但没有改变中国能源消费高碳排放的特点。由于新大机组的合理运行年限一般应在 30 年以上,其碳排放的“锁定”效应明显,机组越新、越大,对未来 CO2 排放控制的压力越大。

3 展望与对策

3.1 展望能源工业未来的最大挑战是全球经济发展减速、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国际合作与能源创新是能源工业转型升级的根本动力。

我国能源工业发展将主要呈现四个特点:一是能源工业绿色发展的趋势日趋明显,能源消费集约高效化、能源生产去煤低碳化、能源利用绿色可持续。降低碳排放水平,“去煤、去油脱碳 ”、可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放松电力市场管制是能源工业转型升级和改革的方向。二是能源消费总体保持增长态势。煤炭需求放缓、石油需求增长平稳,天然气需求增长较快,电力继续保持增长。虽然近年来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能源工业发展的速度放缓,但是处于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时期的中国,产业结构短期不会改变。这是能源 工业发展的基本面。三是能源供给总体平衡、宽松。考虑现有能源产能、国际能源价格、汇率变动和能源进口环境等因素,到 2020 年我国能源供应较宽松。四是清洁低碳能源比重继续上升,煤炭、石油在未来发展中处于不利地位。

能源去产能依然任重道远,特别是煤电去产能更是如此。在政策作用下,煤炭去产能进展较好,但要实现 8 亿 t 去产能目标,挑战巨大。煤电过剩局面将持续贯穿“十三五”时期,年利用小时将在 4000h 左右徘徊。光伏发电、风电产能呈区域性过剩态势,弃风、弃光现象改观需制度创新。炼油能力过剩问题日趋突出,转型升级之路漫长。

能源国际合作与投资、能源科技创新将成为能源工业发展的新动能。中国与欧洲,中国与美国、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等国际能源合作与能源投资关系正在形成,《中欧能源安全联合声明》、《中国-欧盟能源路线图( 2016—2020)》、《中美能源和环境十年合作框架》等一系列文件的签署,表明了中国在加强能源安全合作方面、在环境治理方法、在能源效率提升方面、在能源科技创新方面的决心。分布式能源、智能电力系统、大规模储能、可控核聚变、页岩气、可燃冰等一大批能源技术将成为能源工业发展的新动能。

3.2 对策第一,深化能源市场改革,进一步完善市场机制。法律框架下独立的专业市场监管组织和强有力的市场监管机制,是发现能源市场设计缺陷、保障能源市场平稳、公平、高效运行的关键。对煤电矛盾,要进一步完善煤炭市场机制,积极探索煤电一体化组织方式,破解煤炭与电力的长期矛盾。对于不同能源的公平竞争问题,要在能源供应安全、竞争公平合理和清洁发展的大原则下,积极探索建设跨区域的市场机制,解决弃水、弃风、弃光等区域性可再生能源过剩问题;积极探索建立电力批发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建立市场化的发电、用电机制,以及市场化的机组调峰、调频、备用等辅助服务补偿机制。对于去产能,要用市场的手段、政策的引导,政府应将去产能的关注点放在落后产能的淘汰和职工安置问题上,而不能简单地用行政命令去产能。对于城市天然气市场改革,应重点放在打破城市燃气的区域性垄断体制,以释放市场活力,推动天然气发展。对于油气市场改革,重点放在上游领域的放松管制方面。对于输配电价改革和油气管输价格改革,重点放在信息公开和建立独立、专业的成本监审

●(下转第44 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