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近年来我国海外能源投资发展的分析.

李华杰,马丽梅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北京 100836)

摘要:本文对 2005—2017 年我国海外能源投资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我国海外能源投资规模总体呈增加趋势,权益投资比重不断下降。投资结构方面,石油投资起步最早,但2013年油价大跌导致投资剧减;受益于“一带一路”战略,电力投资增长强劲;煤炭投资受国内外煤价波动影响经历 3轮增降;天然气和燃气投资由于受气价倒挂以及国内经济放缓等因素影响规模有所下降,近期受益于能源结构调整其规模上升。投资区域从早期投资资源国向投资资源国和发达国家能源公司并举。国企是投资主力军,且跨界投资增加,民营企业活跃。随着各国对能源投资管制加强,优质能源投资难度增大。基于我国能源国情,要坚定不移地继续提高海外能源投资规模和质量,增强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一是国家要做好引导和支持;二是金融要战略支持;三是投资主体要提高投资和经营水平;四是要借鉴经验教训,策略性开展投资。

关键词:海外;能源投资;规模;结构

中图分类号:F42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8)04-0041-06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8.04.010

Abstract: This article makes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n the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in China from 2005 to 2017. The scale of China’s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has increased,and the proportion of equity investment has declined. Oil investment starts its business earliest but sharply drops because of oil price. Benefiting from the “One Belt One Road” strategy, power investment has grown strongly. Coal investment has gone through three rounds of increase and decrease under the fluctuation of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coal prices. Natural gas and gas investment is slowdown due to gas price inversion and domestic economic slowdown. In recent years,benefiting from the deep adjustment of energy structure, the scale of natural gas and gas investment is rising. As for the investment areaI the investment resource countries from the early stage are gradually emerging simultaneously with the energy companies from developed countries.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re the mainstay of China’s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However, cross-border investments have increased, and privateowned enterprises are active. As the economy regulates the investment of energy resources in various countries, investment in high-quality overseas energy resources has become more difficult. Based on China’s energy conditions, we must unswervingly continue to increase the scale and quality of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enhance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and expand the impact on the international energy structure. FirstI the state should make guidance and strategies for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Second, the financial sector should strategically support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Third, investment enterprises should raise the level of overseas energy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Fourth, we must learn from the successful experience and strategically develop overseas investment.

Key words: OverseasX Energy InvestmentX ScaleX Structure

1 引言

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能源消费逐年走高, 2016 年能源消费 43.6 亿 tce ,但能源自给率从 2000 年的 96.1B 逐年下降至 2016 年的79.3B。2017 年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 67.4B ,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 39.4B。且随着产业、消费升级和环保压力,煤炭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必将降低,石油及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消费将不断增加,其增加的能源将主要依靠进口 x1-5z。

由于油气资源匮乏、能源需求不断增加、外汇储备走高等原因,我国很早就制定了从国际市场获得能源的策略。1993年中化集团与沙特签订进口石油协议,标志着我国开始投资海外能源。同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确定了“要利用国外油气资源,弥补国内不足”的发展方针。1997 年我国正式提出“走出去”战略,通过绿地投资、并购、非股权投资获得了大量海外能源资产和份额 x6z。

2008 年金融危机后,世界能源形势巨变,为我国海外能源投资飞跃发展创造了良机,随后我国海外能源投资发展迅猛。全球经济稳定后各国政府、跨国公司的发展策略发生重大调整,导致我国海外能源投资规模和结构出现新特征、面临新问题。如何确保我国海外能源投资和国内经济发展相匹配,保障能源供应安全,对今后一个时期世界能源格局、我国能源产业和国内经济发展都将产生重要影响 x7-10z。

2 海外能源投资规模

本文定义广义能源投资为我国实体对海外能源业的股权投资和非股权投资总和,股权投资包括绿地投资、并购,非股权投资包括我国获得的国外能源业的服务合同、能源类设备供应和工程建设等合作项目。定义狭义能源投资仅包含对海外能源业的股权投资。

广义能源投资方面,2005—2016 年我国海外能源共投资 805 个项目,共计 6631.6 亿美元。狭义能源投资方面,2005—2016 年我国海外能源共投资 325 个项目,共计 3547.7 亿美元。

2005年我国海外广义能源投资总额82.9 亿美元, 2016 年为 778.6 亿美元,规模增加了 9.4 倍。从图 1可见,我国海外能源投资具有明显的反经济周期特性。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和资源国经济低迷,政府和企业流动性不足,投资和需求萎靡,客观上为我国海外能源高速增长创造了条件。2010 年以后,西方和资源国经济逐渐复苏, 东道国政府对外资投资本国能源持审慎态度,加之我国步入经济发展换挡期,能源需求升中向稳,这一时期能源投资增速放缓,2011 年、2014 年甚至出现了超过 20B 的负增长。

狭义投资方面, 2005 年我国海外能源投资63.6 亿美元,2016 年投资 360.5 亿美元,增长 4.7倍。从图 2可见,我国海外能源股权投资规模基本呈上升趋势,虽然 2007 年投资骤减,但 2008年投资增长 8 倍,到 2013 年基本保持平稳,2014年出现下降,主要是由于下半年油价暴跌,全球能源生产过剩问题突出,投资主体看淡能源市场,导致能源投资减少,随着国际经济再次复苏和大宗商品价格回升,2016 年投资增速达 26B。

从图 3可见,我国对外能源股权投资占比基本呈下降趋势,从 2005 年的 77B 下降到 2016 年的 46B,在金融危机前曾大幅下滑至 13.7B。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实施“走出去”战略后非股权投资项目增多,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国投资主体在资产并购方面受挫。

3 海外能源投资结构

3.1 海外能源投资的行业规模广义海外能源投资方面,煤炭、电力、天然气和燃气投资基本呈上升趋势,石油投资在经历金融危机的快速增长后趋于回落,如图4 所示。危机爆发初期,各行业均抓住机遇,积极布局海外,投资规模大幅提高。石油投资 2008 年增长7.16 倍,之后由于国际经济复苏、油价暴跌、国内需求放缓等因素,投资下降;煤炭投资一路增长至 2010 年的高点后,受国内煤价走低影响有所降低,2012 年后随着国内大宗商品价格走高,各大电厂又把目光投向价格相对低廉的海外; 2012年以前我国天然气海外投资一直呈上升趋势,但由于国内经济逐渐步入新常态、天然气价格倒挂等原因,海外投资天然气热情降低,2016 年在煤改气等能源结构深层次调整背景下海外投资激增100B ;电力投资受益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我国发电、电建、新能源企业纷纷走出去,输出产能,从 2005 年的 2.5 亿美元增至 2016 年的424 亿美元,非股权投资占了相当份额。

狭义投资方面,从图5可见,除电力保持增长外,石油、天然气和燃气、煤炭呈波动变化。受益于金融危机,石油权益投资2008 年增长 5.6 倍, 2009 年突破 250 亿美元, 2014年油价骤降后,石油权益投资从 265 亿美元降至89 亿美元, 2015 年进一步降至 34亿美元。金融危机爆发后,煤炭、电力、天然气和燃气权益投资均快速增长。天然气和燃气投资增至 2012 年的峰值 111.5 亿美元,之后受国内经济发展影响迅速回落,但在能源结构调整下 2016 年同比增长90B。煤炭投资在金融危机后经历了3轮涨跌,主要与国内外煤炭价格有关。电力投资持续增长,2014年超越石油成为投资额最高的行业, 2016 年达 206亿美元,这与电力出海投资的目的是占领市场、扩大销售、提高利润有关。 3.2 海外能源投资的行业结构我国海外能源投资的行业结构发生了较大变化。广义海外能源投资方面,从图6可见,石油在 2005年占 81.4B,2016 年仅占 11.5B。电力投资占比从2005 年的 3B 猛增至 2016 年的 54.5B。煤炭、天然气和燃气的投资比重相对稳定在20B 左右。

狭义投资方面, 2005 年几乎全部为石油投资,2016 年石油投资占比仅为 19.7B。电力投资从 2008 年迅速突起,至 2016 年占比达到 57B。煤炭投资占比经历 3 轮升降,2015 年最高占比达29.8B,2016 年骤降至 4.8B。天然气和燃气投资占比基本稳定在 15B 左右。 3.3 海外能源投资区域结构从区域分布看,2005—2016 年广义海外能源投资项目和金额分布如表1所示,狭义海外能源投资项目和金额分布如表 2 所示。

从表 1可见,广义海外能源投资额最大的区域是西亚中亚(含俄罗斯)、东亚、南美洲,这些区域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和投资需求,且东道国因为自身发展原因在一定时期内鼓励外资进入本国的 能源行业。东亚投资较多的是电力及能源服务项目。南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也有丰富的资源,且东道国政府普遍与我国有良好的外交关系。中东北非虽然有丰富的资源,但长期是西方传统势力范围,东道国政府对外资进入持收紧态势,地区冲突频繁,进入壁垒高,外交风险大,我国在此区域投资比重不大。在欧洲、北美、澳大利亚广义能源投资比重较低,主要是因为非权益投资少,且发达国家对我国以国有企业为主的投资主体持有超越商业因素的考虑。

表 2反映的权益投资情况与表 1 有较大区别,主要是在欧洲、北美的权益投资比重较大,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东亚的权益投资比重较小。这一方面是随着我国“走出去”的不断深化,在直接投资资源国遇到瓶颈后,必然在国际市场上寻求优质企业、资产的并购,如中海油 151 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非洲、东亚等地有大量非权益投资的服务合同。

3.4 投资主体结构由于海外能源投资需要大量资金、政策支持、较先进的技术和较高的管理水平以及承受风险的能力,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是我国海外能源投资的主力军。

石油方面,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占绝对主体地位,累计投资超过 1000 亿美元,中化、珠海振戎作为贸易公司也有较多投资。值得一提的是,民营投资呈增多趋势,如恒逸集团 2013 年以 34.4 亿美元与文莱在大摩拉岛共建 800 万 t 炼

化一体化项目,惠生集团 2012 年以 6.3 亿美元收购委内瑞拉 PDsSA 公司 31B 的权益等。另一方面,跨界投资增加,如海航集团 2017 年以 5.8 亿美元收购瑞士 Glencore 公司 51B 的股份,中钢集团 2015 年以 3.8 亿美元签订南苏丹 SUDAR 石油公司的服务合同,中国工商银行 2015 年以 20亿美元获得乌干达 Kingfisher 公司 85B 的权益,中投公司 2009 年以 3亿美元收购俄罗斯 Nobel Holdings 公司 45B 的股份等。

煤炭方面,兖矿集团、国电投、神华、华电等国有企业占主要地位,其中兖矿集团累计投资119.7 亿美元,神华投资 37.8 亿美元,五大发电集团投资 56 亿美元。煤炭领域集中度远低于石油行业,非国有单位、跨界投资较多,如中冶集团2009 年以 5.2 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 Mineralogy 公司 10B 的股份,中能建集团 2015 年以 13.1 亿美元收购越南 gAKS Resources 公司 70B 的权益,云南投资集团 2015 年以 7亿美元收购津巴布韦Africa Sunlight Energy 公司 50B 的股份等。

天然气和燃气方面,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继续引领投资,“三桶油”累计投资 56 个项目、519.6 亿美元。中投公司 2011 年投资 40.9 亿美元收购法国 GDF Suez 公司 40B 的股份,并另投资43.1 亿美元于英国、巴西、美国和哈萨克斯坦,外汇管理局投资累计 30.9 亿美元。中电建、国机集团获得了较多的能源服务项目,累计金额超过100 亿美元。

电力方面,国家电网、三峡集团、五大发电集团、中广核、中核是投资主力,国家电网累计投资 323.1 亿美元,三峡集团累计投资 745.2 亿美元,中广核累计投资 66.6 亿美元,中核向巴基斯坦投资 65 亿美元,五大发电集团累计投资超过160 亿美元。国机集团、中水电、中电建、葛洲坝累计投资和获得合同额超过 700 亿美元。民营企业在新能源领域开始海外布局,例如新疆金风科技 1.1 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 Stockyard Hill 风电场项目公司 100B 股权,天合光能在泰国、越南和印度的投资及合同额达 4.9 亿美元等。

4 不成功的海外能源投资项目

由于能源关系国计民生,有很强的地缘战略意义,外资在该领域的投资在各国都是比较敏感的议题。2005—2017 年,我国共有 69 个、1175.5亿美元的海外能源投资项目没有成功,影响较大的有中海油 180 亿美元收购优尼科、中海油 160 亿美元投资伊朗北帕尔斯油气田、国家电网 76 亿美元入股澳大利亚澳洲电网、中海油 71 亿美元收购阿根廷 Pan American、中石油 53.9 亿美元收购加拿大 EnCana、中石油 47 亿美元投资伊朗南帕斯气田、中电投 36 亿美元投资缅甸 Asia World Company 公司等。图 8列出的是不成功项目的规模和数量。金融危机前,海外投资项目不成功个数和金额均较高。金融危机后资源国政府和能源企业财务紧张,一定程度上放松了对外国资本进入本国能源领域的管制,因此海外能源投资不成功项目大幅减少。在资源国经济和能源企业财务状况改善后,开始加强对外资投资本国能源的管制,我国海外能源投资阻力增大。

5 结论和建议

我国的能源资源匮乏国情决定了必须坚定不移地实施“走出去”战略。经过 20 多年发展,特别国家“一带一路”战略给我们带来了契机,近年来海外能源投资已经走出了过度集中在油气领域的局面,煤炭、电力、石油、天然气和燃气均形成一定规模,在世界能源市场上影响力有所提升,但在保障我国能源供应安全、重塑世界能源格局方面仍显脆弱。

一方面,世界主要优质能源资源已被资源国政府及国家能源公司、跨国能源巨头基本划分完毕,迫使我国投资企业在夹缝中发展,所投资的区域往往政治条件恶劣、经济发展程度差、开采运输成本高;出于经济安全考虑,各国均把能源资源视同“类主权”问题,对外资在本国能源业的投资实施管制,导致我国国有企业海外投资受到影响。金融危机后,我国传统的以“贷款换石油”、“援助换石油”等模式遇到挑战。

由于我国企业在国际投资理念、技术和管理、投资人才等方面与跨国投资巨头有差距,导致我国投资成本较高,如中海油 151 亿美元收购尼克森的价格比前 20 个交易日期间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溢价 60B ,中石化 72 亿美元收购 Addax Petroleum 的价格比其股价有近 47B 的溢价。我国企业在海外投资时存在恶性竞争,在电力服务投资上尤其明显,虽然国家整合成立了中国能建和中国电建,但市场的饱和仍导致国内企业为中标而不断压缩合理利润并且接受对方的苛刻条件。

另一方面,希望通过控制海外能源资源调节国际能源价格的目的仍没有达到,导致我国承受了巨大的能源成本。同时,受制于东道国政策限制、运输困难等因素影响,每年直接运回国的能源有限。据有关信息,我国海外权益油的 90B 以上都在当地炼化和销售,2010 年我国 6000 多万 t海外“权益油”运回国的仅有 500 万 t。

为推动我国海外能源投资健康发展,必须密切关注世界能源发展形势,抓住历史机遇,坚定不移地继续提高海外能源投资的规模和质量,不断扩大我国在世界能源业的影响力。

一是要做好对海外能源投资的引导和战略支持。海外能源投资从来就不是单纯的商业投资,必须有政府的战略引导和支持。纵观世界,各方投资的背后都有坚强的国家后盾。国家必须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世界形势的发展变化制定海外投资战略和规划,优化能源分行业结构和区域结构,引导企业有序开展海外能源投资,建立国内企业海外能源投资协调机制,在国内形成海外能源投资的国家意志。提高对企业海外能源投资的政策优惠和支持力度,引导和鼓励民营企业开展海外能源投资,形成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优势互补。以政治合作、外交合作、经济合作带动能源合作,以能源合作巩固国家间合作。在海外利益受到威胁时,坚决运用国家力量保护海外合法权益。

二是金融要战略支持海外能源投资。海外能源投资的一大特点是投资金额大、回收期长、风险大、竞争激烈,能源和金融的联系极其紧密,世界各主要能源巨头背后都有强大的金融身影,我国企业开展海外能源投资必须得到金融业的紧密配合和支持。目前,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中投、外汇管理局等金融机构是我国海外能 源投资的金融保障。金融机构需要创新扩大海外能源投资的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海外能源投资也应给予支持,使我国企业有能力抓住机遇与跨国巨头展开竞争。

三是投资主体要提高投资和经营水平。国际能源市场风险大,不确定性因素多,形势瞬息万变,这需要投资主体具有高超的投资判断决策能力。投资主体既要有积极获取能源资源、占据国际市场的责任感和进取心,也要有综合衡量投资风险和收益的审慎能力,不冒进、不退缩,在国家能源利益和企业投资盈利间找到平衡点。这需要投资主体研究国际能源经济,完善投资决策体系,培养熟悉国际投资理论、法律政策的新时代国际投资人才队伍,培养属地员工,做好投资后的经营管理工作。

四是要借鉴近年来海外投资的经验教训,策略性的开展海外能源投资。一方面淡化投资的政治色彩;二是以往我国企业过度重视对投资对象的全资或控股,导致投资失败,近年来采取“曲线”投资方式,不直接谋求全资或控股,从参股甚至能源服务合同开始,以点带面,逐步展开投资,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三是世界主要资源国均加强了能源资源的国有化,我国投资主体需与跨国投资公司建立合作关系,提高竞争力,压低东道国的条件和价码。

参考文献: [1] [2] [3] 研究,2015,(1). 2008,30(8):30-37.李晓华史丹史丹,王蕾.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中国能源的发展态势、问题及对策.我国能源投资与能源投资规模的确定. 能源革命及其对经济发展的作用[J]. [J].中国能源,产业经济

[4] [ 2009,(7).张祁J ] . 中外能源,2010,(6). .金融危机对全球能源投资的影响[J]. 国际石油经济,

[5] [申万,柴玮,张广军J ] . 亚太经济,2014,(4). .中国对外化石能源投资特征和现状分析

[6] 刘晓岚 .中国企业海外矿产资源并购研究[D]. 北京:中国地

质大学(北京),2011.

[7] 周文娟,翟玉胜.中国能源企业海外投资模式研究[J]. 河南

社会科学,2016,(10).

[8] 陈炳才,郑慧,田青,等.中国海外石油投资战略[ J ] . 经济研

究参考,2017,(39).

[9] 刘聪聪.中国能源海外并购研究[D].湖北:华中师范大学,

2014.

[10] 谷增军 .我国企业海外能源投资战略问题研究[J]. 煤炭经济

研究,2014,(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