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能源发展趋势看中国能源安全

张所续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研究院,北京 101149)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摘要:能源是现代社会的生命线,在 2035 年以前,煤炭、石油、天然气仍是重要的能源来源。以亚洲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促进了能源需求的快速增长和加速繁荣,可再生能源成为促进经济可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机会的国家解决方案。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能源发展也进入新阶段。能源供给与消费以煤炭为主,能源矿产进口集中度过高,对外依存度过高等问题,进一步威胁中国能源安全。本文通过分析世界能源发展趋势和中国能源现状,提出保障能源安全的建议。

关键词:能源;可再生能源;石油;天然气

中图分类号:TK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8)05-0030-04 Doi: 10.3969/j.issn.1003-2355.2018.05.006 Abstract: Energy is the lifeblood of modern society, and coal, oil and natural gas are still important sources of energy by 2035.Represented by Asian developing countries to promote the fast growth of energy demand and accelerate the prosperity, renewable energy has become sustainable economic growth and job creation state solution.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has entered a new normal and energy development has entered a new stage. Energy supply and consumption are dominated by coal, the concentration of energy and mineral imports is too high, and the dependence on foreign countries is high, which further threatens China’s energy security. By analyzing the energy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world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a’s energy, the author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to ensure energy security.

Key words: Energy; Renewable Energy; Petroleum; Natural Gas 能源是现代社会的生命线,是应对气候变化、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人类福祉和世界安全等挑战的核心,为人类提供清洁和可靠的能源是当今全球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能源发展也进入新阶段,必须通过“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加强节能降耗,支持节能低碳产业

和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发展”,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确保国家能源安全。

1 世界能源变化趋势

当前,在技术进步、科技创新和环保压力的

共同驱动下,世界能源市场正处于转型期,能源格局正在改变,传统的需求中心正在被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超越。随着能源效率的不断提高,世界能源消费增速变缓,能源结构正在向更清洁、更低碳的燃料转型。 1.1 发展中国家引领能源消费 据 BP《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7》[1] 报告显示,2016 年,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增长 1%,低于过去 10 年 1.8% 的平均增长率。发展中经济体增长 1.7%,又一次引领了能源消费的增长。中国和印度增量相当。

据BP《世界能源展望 2017》[2] 预测,到 2035 年,

世界能源需求将增加约 30%,年均增长 1.3%。几乎所有的增长都来自新兴经济体。

据国际能源署( IEA)《World Energy Outlook 2017》[3] 研究报告预测,到 2040 年,印度在世界能源消费总量中所占的份额将上升到11%。东南亚地区将成为世界能源领域的另一个新兴区域,其需求增长速度将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亚洲发展中国家将占世界能源增长的 2/3,其余的主要来自中东、非洲和拉丁美洲。

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International Energy Outlook 2017》[4] 研究预测,到 2050 年,世界能源消费年均增速1%,经合组织增速为 0.4%,非经合组织增速为 1.4%。其中,中国增速为 0.9%,印度增速为 2.9%。

1.2 可再生能源异军突起可再生能源作为低碳绿色能源,代表了未来能源技术革命的趋势,成为世界能源转型的主要方向,是能源革命的主力军和新兴产业增长点,将是增长最快的燃料来源。近年来,由于成本下降、技术进步和政策环境日益有利,世界正快速向可再生能源转型。电力是世界范围内能源消耗不断增长的主力,据 IEA 预测,2040 年电力将占全球能源消耗的40%,可再生能源将占总发电量的 40% ;到 2050 年,可再生能源将占世界能源供应的一半以上。风电将在 2030 年之后成为主要的电力来源。

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 IRENA)《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5] 的 统 计 数 据 显 示, 2017年,世界可再生能源占全球新增净发电量的近 2/3 ,新增发电装机容量167 GW ,达到2179 GW ,连续 7年平均增长 8.3%。太阳能光伏发电增长 32% ,风电增长 10%。从 2010 年到2017 年,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成本下降了 73%,陆上风电下降了近 1/4。在 2017 年新增装机容量中,亚洲占 64%,高于 2016 年的 58%。欧洲 2017 年新增装机容量 24 GW,北美是 16 GW。新增水电装机容量中巴西和中国占所有新增产能的60%,达到 12.4 GW。2017年,中国新增风电装机15 GW、美国 6 GW、德国 6 GW、英国 4 GW、印度 4 GW,5个国家占世界新增风电装机容量的 3/4。亚洲继续占生物能源产能增长的大部分,中国增加了 2.1 GW ,印度增加了 510 MW ,泰国增加了 430 MW。亚洲继续在世界太阳能产能扩张中占据主导地位,新增装机容量 72 GW。其 中,中国、印度、日本三国增长总量占世界增量的 96.7%。仅中国(新增 53 GW ,增长 68%)就占 2017 年新增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的一半以上。1.3 煤炭辉煌不再

据 EIA 预测,从 2017 年到 2050 年,预计世界 GDP 每年增长 2.0% ,能源消耗则以每年 0.4%的速度增长,到 2033 年达到峰值。从 2017 年到 2050 年,在世界经济高速增长( GDP 年均增长 2.6%)的情况下,能源消费量年均增长 0.7% ;在世界经济低速增长( GDP 年均增长 1.5%)的情况下,能源消费量年均增长基本上持平。国际能源署统计数据显示, 2016 年,世界石油产量 4448 Mt ,较 2015 年增长 0.1% ;消费量3622.9 Mt,较 2015 年增长 1.8%。世界天然气产量为 36130 亿 m3,较 2015 年增长 0.8% ;消费量为 36480 亿 m3 ,较 2015 年增长 2.7%。核能增长1.3%,水电增长 2.8%,可再生能源增长 14.1%。

近年来,在各种燃料增长的同时,煤炭却持续下滑。与 21世纪初煤炭消费的强劲增长相比, 2014 年,世界煤炭产量首次出现下降,并持续到2016 年。2016 年,煤炭产量 2998.2 Mt,较 2015年减少 6.2% ;消费量 3060.2 Mt,减少 1.7%。在广泛应用的发电行业,煤炭越来越多地被天然气、可再生能源和核能所取代,工业对煤炭的需求也逐步减弱。虽然印度和其他非经合组织国家的煤炭需求将大幅增长,但随着经合组织国家和中国的煤炭使用量的下降,基本抵消了全球煤炭增长,煤炭的辉煌已一去不返。

1.4 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仍是主要能源虽然预计未来 20 年非化石燃料将占能源供应增长量的一半,但是石油、煤炭和天然气仍将是拉动世界经济的主要能源。2016 年,世界石油占一次能源消费量的 33.3%、煤炭占 28.1%、天然气占 24.1%。世界天然气的消费强劲,在过去的20 年里年均增长 6.1%。

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5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强劲,其中,中国和印度两国的石油需求增长迅速。页岩油产量不断上升,已成为全球石油产量增长的最主要来源之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 2023 年,石油增长速度将放缓。在 2030年前,全球经济增长将达到 3.9% ,强劲的世界经济增长将支撑石油需求的增长,石油将以每年1.2 万桶 /d 的速度增长。

BP 预测,到 2035 年,一次能源中天然气增

长速度要快于石油和煤炭,其所占份额将超过煤炭,成为第二大燃料来源。在美国页岩气革命带动下,页岩气产量将占天然气供应增量的 2/3。从所占比重来看,石油占 29%、天然气占 25%、煤炭占 24%、可再生能源占 10%。

2 中国能源发展

经过长期发展,中国已形成了煤炭、电力、石油、天然气、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全面发展的能源供给体系,但结构性、体制机制性等深层次矛盾进一步凸显,成为制约能源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一次能源 2030 年前呈现持续增长趋势,但需求峰值将“波次递进”到来。其中,煤炭 2020 年后达到峰值约为 41~42 亿 t,石油 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约为 6.9 亿 t,天然气保持持续增长,峰值点在 2035 年左右,为 6500 亿 m3。

2.1 主要能源矿产储量情况

中国国土资源部 2017 年矿产资源报告统

[6]

计数据 显示,中国煤炭2000 m以浅资源总量5.9 万亿 t ,截至 2015年底,查明储量1.57 万亿t,查明率 26.6% ,资源潜力巨大,但特殊和稀缺煤炭资源不足。煤炭查明资源储量主要分布在西部和中部地区,分别占72.3% 和 21.8%。石油地质资源量 1257 亿 t ,截至 2016年底,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381.0 亿 t ,探明率 30.3%。石油剩余可采储量 35 亿 t ,年均新增可采储量约2 亿 t ,储采比 17.5 ,持续供给能力不足。天然气地质资源量90.3 万亿 m3 ,截至 2016年底,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13.7 万亿 m3 ,探明率 15.2%。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 5.4 万亿 m3 ,年均新增可采储量3450 亿 m3,储采比为44。页岩气可采资源量21.8 万亿m3,截至2016 年底,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5441 亿 m3。煤层气可采资源量 12.5 万亿 m3 ,截至 2016 年底,累计探明地质储量 6869 亿 m3。全国 336 个地级以上城市浅层地热能年可开采资源量折合7 亿 tce ;全国水热型地热资源量折合 1.25 万亿 tce,年可开采资源量折合 19 亿 tce ;埋深在 3000~10000 m的干热岩资源量折合 856 万亿 tce。

2.2 能源供消情况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 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 44.9 亿 tce ,比 2016 年增长 2.9%。煤炭消费量增长 0.4%,原油消费量增长 5.2%,天然气消费量增长 14.8%,电力消费量增长 6.6%。煤炭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 60.4%,比 2016 年下降 1.6 个百分点;天然气、水电、核电、风电等 清洁能源消费量占能源消费总量的 20.8%,上升1.3 个百分点。发电装机容量增长 7.6%,发电量增长 5.9%。其中火电装机容量增长 4.3%,发电量增长 5.1%。水电装机容量增长 2.7% ,发电量增长 0.5%。核电装机容量增长 6.5% ,发电量增长16.3%。并网风电装机容量增长 10.5%,发电量增长 24.4% ;并网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增长 68.7%,发电量增长 57.1%[7]。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和转型,能源消耗量逐步增高,但增速趋缓。无论从能源生产结构还是消费结构来看,煤炭仍是中国的主要能源。由图 1 可以看出,近 10 年来,随着中国能源结构转型,煤炭所占比重逐步下降,石油、天然气稳步上升。 2.3 存在的主要问题传统能源产能结构性过剩问题突出,特别是煤炭产能过剩,供需关系严重失衡。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多重瓶颈,部分地区弃风、弃水、弃光问题严重。天然气基础设施不完善,管网密度低,输配成本偏高,扩大天然气消费面临诸多障碍。“以气代煤”和“以电代煤”等清洁替代成本高,能源清洁替代任务艰巨。能源矿产对外依存度高, 2017 年煤炭进口量累计超过 2.8 亿 t ,同比增长10%。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均再创历史新高,分别达到了 69% 和 39%[8]。

3 建议

能源安全是关系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问题,对国家繁荣发展、人民生活改善、社会长治久安至关重要。当前,中国已走入能源转型的“十字路口”,也是推动能源革命的蓄力加速期,要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的发展理念,遵

循能源发展“四个革命、一个合作”战略思想,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

一是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是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必然要求,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通过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改变过多依赖高能耗高排放产业的发展模式,推动形成节约适度、绿色低碳的发展方式,用最少的能耗取得最大的经济社会效益。

二是加快向可再生能源转型步伐。世界经济发达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已开始能源转型,许多国家制定了面向可再生能源的全面能源转型战略和路线图。德国提出到 2050 年,可再生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的 60%,占发电总量的 80%。丹麦提出到 2050 年,完全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中国处于工业化、城镇化中期,对能源需求依然强劲。应坚持以绿色低碳为导向,通过技术革新,继续巩固和扩大风电、太阳能利用等优势产业。可再生能源已成为保障中国实现 2020 年 15% 和2030 年 20% 非化石能源比重目标的主力军。

三是务实推进“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中国石油进口主要来自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安哥拉,其分别占我国石油进口比重的 14.6%、12.7%、12.6% ;天然气主要来自土库曼斯坦、澳大利亚、 卡塔尔,其分别占 38.7%、26.0%、11.0%,进口集中度过高。应通过积极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加大中亚、中东、美洲、非洲等油气的合作力度,确保能源进口渠道多样化,进一步缓解能源矿产进口集中度过高的现状。

参考文献:

[1] BP.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17[R]. London: BP, 2017.

[2] BP. 世界能源展望 2017[ R]. 北京:BP,2017.

[3]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World Energy Outlook 2017[R].

Paris: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2017.

[4] U.S.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International Energy

Outlook 2017[R]. Washington: U.S.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2017.

[5] 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Renewable Capacity

Statistics 2018[R]. AbuDhabi: Inter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Agency, 2018.

[6] 国土资源部. 2017年中国矿产资源报告[M]. 北京:地质出版

社,2017.

[7] 中国国家统计局. 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EB/

OL]. 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802/t20180228_1585631.

html, 2018-02-28.

[8] 程蕾 .新时代中国能源安全分析及政策建议[J]. 中国能源,

2018,40(02):10-15.

[9] 张所续 .加快消费结构转型 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J].

中国国土资源经济,2016,(02):41-43.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