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省域能源供给消费格局及 能效分析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夏 婷 1,安 琪 2

(1.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北京==100120;2.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研究所,北京==10003U)

摘要:本文以 2015 年中国区域能源平衡表为基础,分析了各省区能源供给与消费格局和能效水平。研究表明,我国能源供给和消费水平存在较大的空间差异,西部和部分中部省区是主要的一次能源生产区域,也是主要的能源净调出区域;而能源消费需求较大的省区则集中在东部和中部区域。能源结构总体仍然以煤炭为主,且工业和建筑业占终端能源消费主导地位。与能源生产和消费情况相关,各省份在制定能源政策以及制定能效目标时应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有所侧重。

关键词:能源生产;消费;省际调动;能效

中图分类号:c20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355-(201UF0T-0040-05 Doi: 10.3969Lj.issn.1003-2355.201U.0T.00T

Abstract: This paper analyses energy supply, consumption and energy efficiency on China provincial level in 2015 based on regional energy balance tables from China Energy Statistical Yearbook 2015. The results indicate that there is large difference in energy supply and consumption within regions. West and part of central China are the main primary energy production areas, and also the main export areas for other regions; while provinces with large energy demand are mainly concentrated in east and central areas. Coal still dominates energy consumption, and industry and construction account for the most in total final consumption. Depending on energy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condition, provinces should focus on their own key points when making energy policy.

Key words: Energy Production; Consumption; Provincial Transfer; Energy Efficiency

1 研究背景

中国在经历高能耗的粗放型经济增长阶段后,能效问题日益受到重视。目前,中国万元国内生产总值能耗已由 2000 年的 1.47 tce(2000 年可比价)下降到 2015 年的 0.71 tce(2010 年可比价)x1z,却仍然是世界平均能耗水平的1.U 倍,是 OECD 国家的 3.1倍;而日本、德国等能效水平较高的国家单位 GDP能耗只有我国的约 1L4x2z。能效的提高将继续成为能源领域的工作重点,《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 2020 年我国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比 2015 年下降 15B,《“十三五”节能减排规划》将能效目标细化到各省份,“十三五”=

时期能耗强度降低目标为 10B~1TB。

实现我国宏观层面能源发展目标,需要对各省区能源供给与消费格局进行精细化的研究和分析,因地制宜、协同制定我国宏观能源政策和实现能耗目标的实施路径。我国地大物博,各个省区之间资源禀赋、人口、经济发展水平、能源需

x3z

求等方面差别很大 。已有相关研究中,吴小翠

x4z

等 基于全国及中部6省能源消费数据及相关模型,研究分析了中部6省的能源消费格局,并提出

x5z中部地区能源消费战略对策。高卫东和姜巍 利用 1949—200U 年各省的煤炭相关数据,分析了各

x3z=省煤炭资源的供应格局和流动路径。张华明等

以能源强度相关数据及实证模型为基础,研究了

x6z各省能源强度水平趋同作用。樊静丽和王蓬涛以中国能源平衡表为基础,绘制了 2013—2014 年中国能量流,分析了能源生产供给、消费、转化、流动等状况。

已有研究主要涉及部分省份或能源类型以及能源供给和消费的某一方面,而系统分析全国各省能源供给消费格局及能效的研究较少。本文以2015 年全国各省的能源平衡表为基础,系统分析各省能源供给与消费格局及能效情况,以期全面深入了解各省最新的能源状况,为更好地协同制定国家及地方能源政策、实现能效目标提供参考。

2 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本文对比分析全国 30 个省(区、直辖市)(不包含香港、澳门、台湾和西藏)的能源供给、需求与能效特征并总结能源贸易流向。分析以各省区能源平衡表为数据基础,首先将各类能源产品实物量按热值法统一转化为吨标准煤(tce ),以实现各省不同能源品种之间的可比性,然后按照研究所需,依照我国经济发展的东部引领、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的经济板块与区域发展布局,将 30 个省份分为东部、西部、中部、东北4个区域源进行能源供给、消费及省际调动情况分析。

研究所需能源数据来源于《中国能源统计年鉴2016》x1z地区能源平衡表,能源产品涵盖煤(原煤、洗煤、煤炭转化产品等)、油品(原油及炼油产品)、天然气(气态及液化产品)、热力、电力等,平衡项包含能源生产和消费的各个环节,具体包括可供本地区消费的能源量、加工转换投入产出量、损失量、终端消费量、平衡差额、消费量合计等。人口和 GDP数据来自于国家统计局官方网站。

3 结果与讨论

3.1 能源供给我国四大区域自然资源禀赋差异较大,一次能源生产存在较显著的地域差别,呈现不平衡的资源与开发特征,见图 1。2015 年,西部地区一次能源生产总量为 19.4 亿 tce,为产量最大区域;其次为中部区域,生产总量 10.2 亿 tce ;东部和东北部一次能源生产量分别为3.U 亿 tce 和 2.0 亿 tce。西部和中部区域一次能源生产总量占全国总量的U3.5B,其中山西、内蒙古和陕西 3省区一次能源产量占全国总量的一半以上。我国一次能源生产以煤炭为主,4个区域煤炭产量均占其一次能源产量 的 50B~95B,中部的安徽、山西和河南以及西部的内蒙古、贵州和宁夏煤炭产量占比超过90B。原油生产主要集中在东部的天津(4995 万 tce)和山东(3T26 万 tce ),东北的黑龙江( 54U4 万 tce)以及西部的陕西( 533U 万 tce)和新疆(3993 万 tce)。西部是天然气的主要生产区域,全国 T6B 的天然气产自内蒙古、四川、陕西和新疆4 省区。一次电力主要包括核电、水电以及风电和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电力。西部也是一次电力生产最多的区域, 2015 年一次电力发电量折合标准煤为 1.9 亿 tce,占全国一次电力生产的U4B ;其中,四川、云南、贵州是水电发电大省,而内蒙古、甘肃、新疆等省份则是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电力集中的区域。 3.2 能源消费能源消费与经济、人口等因素密切相关,占全国人口 2L3 的东部和中部区域也是能源消费较多

xTz

的区域 。东部和中部区域能源消费总量分别为16.U 亿 tce 和 9.U 亿 tce,合计占全国能源消费总量的 60.6B ;西部能源消费总量为 12.9 亿 tce,占全国总量的 29.4B ;东北能源消费为 4.4 亿 tce,占比约为 10.0B。分省来看,山东是能源消费最多的省份,2015 年能源消费总量为 3.6 亿 tce ;其他能源消费超过2 亿 tce 的省份包括内蒙古( 2.U 亿tce )、江苏( 2.U 亿 tce )、河北( 2.T 亿 tce )、山西(2.6 亿 tce )、广东( 2.5 亿 tce )、辽宁( 2.2 亿 tce)和河南( 2.2 亿 tce ),其中有 5个省份分布在东部和中部区域,见图2。对比图 1 和图 2 可知,两大一次能源生产大省区内蒙古和山西也是能源消费大省区,陕西虽然一次能源生产居全国第三,但能源消费总量只有全国中游水平。部分西部省份能源消费总量较低,比如青海、宁夏、甘肃等。

煤炭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占主导地位,各大区域煤炭消费占比约为 66.1B (东部) ~TT.1B(中部)。25个省(区、直辖市)煤炭消费占比超过

50B,其中内蒙古、山西、宁夏、河北和安徽占比超过U0B。东部和东北石油和天然气占比相对较高,石油和天然气合计占能源消费总量约 30B,而该占比在西部和中部不足20B。北京能源消费总量中有 U2.1B 来自石油和天然气,上海、海南、天津、广东等部分其他东部省区石油和天然气合计占比超过40B。一次电力资源丰富的省区低碳能源占消费总量比例较高,如水电大省云南(2U.0B )、四川( 1T.9B )、广西( 11.5B )、湖北(11.0B)以及太阳能资源丰富的青海省(19.5B)。

2015年各省区分行业终端能源消费情况如图 3所示。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地区往往是终端能源消费较高的区域。东部终端能源消费总量达 13.9 亿 tce ,占全国消费总量的40B 以上。中部和东部终端能源消费量分别为6.9 亿 tce 和= U.T 亿tce,东北的终端能源消费总量最低(3.4亿 tce)。4个区域终端能源消费中分行业结构差别不大,约63.TB(东北)~69.UB(东部)的能源用于工业及建筑业,约 13.UB (东部) ~16.5B (东北)的能源用于生活消费及商业,交通运输用能约占 10B,农林牧渔及其他用能占 6.1B (东部) ~U.TB(东北)。大部分省区工业及建筑业是耗能最多的行业,其中东部的山东、河北、江苏3 省工业及建筑业用能超过 1.6 亿 tce,占终端能源消费比例超过T6B,居全国前列。东部区域也是生活消费及商业用能最多的区域,比如广东、河北和山东等人口大省超过 3000 万 tce 的能源用于生活消费及商业。北京是唯一生活消费及商业用能(1611万 tce)超过工业及建筑业用能( 1253 万 tce )的地区。交通用能较多的区域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区域,如广东(29U9 万 tce )、上海( 2069 万 tce )、江苏( 201T万 tce )、山东( 192U 万 tce )、辽宁( 1925 万 tce)。部分连接东西或南北的交通枢纽区域交通用能也处于较高水平,如河南、湖北和湖南均有超过1400 万 tce 的能源用于交通运输。 3.3 省际能源调动由以上分析可知,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存在较大的地域差异,能源生产主要集中在西部和中部,而能源消费则集中在人口密集、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区域。能源生产和消费的空间不匹配使得省际能源调动在满足各省份能源需求方面显得尤为重要。2015年我国各省份能源净调动情况如表1 所示,净调动为调入与调出量之差,柱状图向下表示净调出,反之亦然。3个能源生产大省区(内蒙古、山西、陕西)是主要的能源净调出省份,2015 年能源净调出量超过 3.5 亿 tce。其他的能源净调出省份包括新疆( 1.1 亿 tce )、贵州( 3550 万 tce )、黑龙江(U20 万 tce )和天津( 220 万 tce )。其余为净调入省份,江苏是净调入最多的省份,2015年能源净调入量达 2.3 亿 tce。其他净调入量超过 1 亿 tce的省区包括河北( 2.0 亿 tce )、广东( 1.6 亿 tce)、辽宁(1.3 亿 tce )、河南( 1.2 亿 tce )、浙江( 1.2 亿tce )、湖北( 1.2 亿 tce )和山东( 1.0 亿 tce ),主要分布在东部沿海及中部地区。江苏和北京能源净调入量占能源总消费量的 U0B 以上。

分能源品种分析,山西、内蒙古和陕西是主要的煤炭净调出省份,净调出量占煤炭产量的 61.1B~T0.5B。另外贵州和新疆分别有占产量31.3B 和 19.4B 的煤炭净调出量。山西、内蒙古和陕西的煤炭主要经由陆路运往河北、辽宁、山东等东部省份,在秦皇岛等东部港口经由海运到达江苏至广西等东南沿海地区。由于煤炭能量密度低,远距离输送大幅增加了运输成本,在广东等东南沿海省份,调入国产煤炭成本甚至超过进口煤成本。自2009 年我国首次成为煤炭净进口国,到 2011 年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进口国,并一直保持较高的煤炭进口量。相比而言贵州靠近四川、重庆和广西等煤炭消费省份,地理位置更为优越,因而也有较多的煤炭调出量。石油的主要调出省份包括山东、黑龙江、天津、陕西和新疆, 2015 年净调出

量达 3500 万 tce~9000 万 tce。调出的石油主要源于本地油田生产及进口。天然气的调出省份主要集中在陕西、新疆、内蒙古、四川等地,都是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地。类似的,内蒙古、四川、云南、贵州等电力净调出折合标准煤接近或超过 1000 万 tce的省份,多为具有丰富的水电、火电和新能源资源的地区。主要的能源净调入省份(江苏、河北、广东、辽宁、河南、浙江、湖北、山东等)调入能源品种中煤炭占比超过65B,其他能源品种也均有一定的净调入量。 3.4 能效水平

对比各省份人均 GDP 与单位 GDP 能耗是综合、直观分析省级能源经济所处阶段的方法。单位 GDP能耗是衡量经济体的有效产出和能源投入的比值 xUz,而人均 GDP 则反映了一个区域有效的经济投入和劳动力投入的情况。本文采用人均GDP 和单位 GDP 能耗作为研究对象(按 2016 年现价计算),各省份 2015 年两项指标分布情况如图 4 所示。由图 4可知,各省份人均 GDP 和单位 GDP能耗水平差异较大。大部分东部省份人均 GDP 较高(> 6 万元)而单位 GDP 能耗较低(< 0.6 tce/ 万元),特别是北京、上海、天津等地区,人均 GDP 超过 10 万元,单位 GDP 能耗低于0.45 tce/ 万元。中部地区人均GDP 约为 3.5~5.0万元,但单位 GDP能耗差异较大。东北三省两个指标均处于中游水平,其中辽宁人均 GDP 较高(6.5 万元)。西部大部分省份处于人均 GDP 较低,而单位 GDP 能耗较高的水平。

节能是“第一能源”x9z,结合不同地区能源生产与消费情况,各省份在降低能效方面应根据实际情况有所侧重。东部经济发达地区一方面一次能源资源相对匮乏,另一方面能源需求量大,工业仍然在终端能源消费中占据主导地位;应进一步加快实现创新型驱动发展,重点推动产业升级、发展创新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充分发挥新型产业结构在节能方面的优势。中部地区有较为丰富的一次能源资源,但煤炭占比达到95B,能源消费中煤炭占比也居全国第一;应发挥贯通南北、连接东西的地理优势,加快能源产业转型,推进煤炭的高效清洁化利用。东北三省能源生产占全国的 5.6B ,能源消费占全国约 10B ,人均 GDP 和单位 GDP能耗也处于中游水平;在振兴经济方面,应重点发展创新型产业和现代化农业,借助

老工业基地转型的契机大力发展节能产业。西部地区能源生产占全国一半以上,能源消费却不足全国的 30B ;应依托“一带一路”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一方面大力发展绿色农业、特色文化旅游等低耗能产业,另一方面在环境承载力较强的区域发展特色产业,提高资源的就地转化和加工比例。

4 结论

我国自然资源、人口、经济发展的区域不均导致各省份能源生产、消费及能效水平差异较大。2015 年,超过 U3.5B 的一次能源产自西部和中部区域,特别是山西、陕西、内蒙古等能源大省区;而人口密集、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及中部省份能源总消耗量占全国比例超过60B。目前我国能源结构中仍以煤炭为主,四大区域煤炭在生产端占比 50B (东部) ~95B (中部),在消费端占比 66B (东部) ~TTB (中部)。各个区域终端能源消费总量差别较大,但其分行业结构差别不大,工业及建筑业占终端能源消费比例超过60B。由于能源供给和需求的地域不匹配,省际能源调动在满足各省能源需求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内蒙古、山西、陕西、新疆等少数西部或中部能源生产大省区是主要的能源净调出省份,而其余大部分省份为能源净调入,其中河北、广东、辽宁等东南沿海省区的净调入量超过 1 亿 tce。

不同省区能效水平差异也较大。大部分东部 省区人均 GDP 较高且单位 GDP 能耗较低,中部及东北省区 GDP 及能效处于全国中游水平,西部大部分省份人均 GDP 较低而单位 GDP 能耗较高。各省区应结合各自的能源供给消费水平,以国家区域发展战略为契机,有所侧重地制定相应的能源政策,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完成能效目标。

参考文献:

[1] 国家统计局能源统计司. 中国能源统计年鉴(2016)[ M ] . 北京:

中国统计出版社,2017.

[2] 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Key world energy statistics 2017 [M].

Paris, IEA.

[3] 张华明,王瑜鑫,张聪聪.中国省域能源强度趋同俱乐部存在

性及影响因素分析 [J]. 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7,26(5):

657-666.

[4] 吴小翠,周兵兵,朱继业.我国中部地区能源消费省域差异

的多层次分析 [J].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2011,21(136,

s2):357-361.

[5] 高卫东,姜巍.中国煤炭资源供应格局演变及流动路径分析

[ J ] . 地域研究与开发,2012,31(2):9-14.

[6] 樊静丽,王蓬涛. 2013—2014 年中国能源流分析 [J]. 北京理

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19(1):41-46.

[7] 国际能源署.世界能源展望中国特别报告 2017[M]. 北京:石

油工业出版社,2017.

[8] 杨红亮,史丹.能效研究方法和中国各地区能源效率的比较

[ J ] . 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08,3:12-20.

[9] 戴彦德,田智宇.全面发挥节能”第一能源”作用,推动生态

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 J ] . 中国能源,2017,39(5):4-6.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