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增长趋势研究

邱= 波 1,2,赵= 勇 1,夏= 清 2 (1. 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技术经济研究院,北京==100031;2. 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 应用电子技术系,北京==10008Q)

Energy of China - - CONTENTS | 目录 -

摘要:我国经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全球新一轮能源转型正蓬勃兴起,给我国能

源和电力消费带来深远影响。综合考虑我国经济发展与电力消费的历史规律、典型发达国家经

济增长与电力消费的历史经验和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趋势等,未来我国电力需求仍有较大的增

长潜力,但电力需求增速将呈阶段性递减趋势,预计 2018—2020 年,我国电力需求将保持中速刚性增长,2020 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 7.Q 万亿 kth 左右。2021—2035 年,我国电力需求逐步进入低速增长期,2035 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 9.9 万亿 kth 左右。2036—2050 年,我国电力需求增速进一步放缓,全社会用电量逐步进入峰值平台期,2050 年达到 10.5 万亿 kth 左右。

关键词:经济发展;电力需求;预测

中图分类号:TK0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J2355J(2018)11J0021J07

Doi: 10.3969/j.issn.1003J2355.2018.11.00Q Abstract:=China’s=economy=has=entered=a=new=stage=of=highJquality=developmentI=meanwhileI=a=new=round=of=global= energy=transformation=is=emerging=vigorouslyI=bringing=profound=impacts=on=China’s=energy=and=electricity=consumption.= Considering the past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electricity consumption historical law of our country and experience between=economic=growth=and=electricity=consumption=of=typical=developed=countryI=as=well=as=China’s=medium=and=longJ term=economic=development=trend=and=the=change=trend=of=the=main=factors=that=influence=the=electricity=demand=of=our= countryI=the=future=electricity=demand=of=our=country=still=has=large=growth=potentialI=but=the=growth=rate=will=periodically= degressive=trend.=FirstlyI=China’s=electricity=demand=will=maintain=a=moderate=and=rigid=growth=in=2018~2020I=and=the= total=electricity=consumption=will=reach=about=7I=Q00=Tth=in=2020.=SecondlyI=China’s=electricity=demand=gradually= entered=a=lowJspeed=growth=period=in=2021~2035I=and=the=total=electricity=consumption=will=reach=about=9I=900=Tth.= China’s=electricity=demand=growth=will=further=slow=down=in=2036~2050I=and=the=total=electricity=consumption=will= gradually=enter=a=peak=platform=periodI=and=the=total=electricity=consumption=will=reach=about=10I=500=Tth=in=2050.

Key words:=Economic=Development;=Electricity=Demand;=Prediction

1 引言

当前我国经济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发展方式逐步由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益型,产业结构逐步转向服务业为主导,增长动力逐步由要素投资驱动转向创新提升全要素生产率驱动。经济增长将延续新常态以来向中速收敛的趋势,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步伐加快,传统产业生产逐步达 到峰值。同时能源革命加速推进,电能替代战略深入实施。这些都将对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产生深远影响。国内相关机构和专家学者对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开展了深入研究,存在一些不同的观点和看法 x1JQz。本文试图从国际经验、经济转型和能源转型等角度分析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趋势,以期为我国电力行业的规划发展提供有益参考。

未来我国出口仍具有一定的增长空间。未来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带动下,未来我国出口仍有增长空间,但随着国际贸易保护主义逐渐抬头,我国贸易顺差将继续扩大,将会面临越来越多的国际压力。同时随着国内土地价格上升、资源环境压力增大和劳动力减少等,我国传统的出口加工贸易的国际竞争力已开始下降。未来出口增长在于提高出口产品的附加值。

2.3 供给侧视角

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在短期受需求因素的影响,而在中长期则受到供给因素的影响,后者在经济学理论中表现为潜在经济增长率。潜在经济增长率是由劳动力、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等供给因素决定,从作用机理上看又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要素投入的增长速度。当全要素生产率保持不变时,劳动力和资本要素投入的增长速度加快,则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提高。二是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速度。当劳动力和资本要素投入的增长速度保持不变时,全要素生产率提升的速度加快,则经济的潜在增长率提高。我国过去劳动力和资本要素供给始终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为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

从中长期来看,我国劳动力要素供给将不可避免地出现负增长,对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延迟退休会起到部分缓解作用。同时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人口抚养比逐步提高,储蓄率将趋于下降,资本要素供给增长也将放缓。劳动力和资本要素投入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逐渐递减。但全要素生产率在技术和制度创新的驱动下平稳提升,将部分弥补劳动力和资本要素动能减弱导致的经济减速。我国中长期的潜在经济增长率将趋于下降,逐步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之后我国经济将主要依靠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保持较长时期中速增长。

3 典型发达国家电力消费历史经验的借鉴

3.1 典型发达国家的电力消费增长

典型发达国家随着经济规模的持续扩大,电力消费总量不断增加。但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不断提高,电力消费增速总体呈阶段性递减趋势,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弹性不断降低,经济增长与电力消费逐步实现脱钩。

典型发达国家在经济高速或中高速增长阶段时,电力消费同步保持高速增长,并且电力消费的增长速度普遍高于经济增长速度,电力弹性系数普 本文首先分别从国际经验、需求侧和供给侧视角分析了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趋势,其二借鉴典型发达国家经济与电力消费的历史经验,对比分析我国电力需求的发展趋势。其三采用计量经济学方法,对我国全行业用电量和居民用电量进行实证分析,识别和量化主要影响因素,构建电力需求预测模型。其四本文基于对历史规律认识、对国际经验借鉴以及对未来经济和能源发展趋势判断,对我国的中长期电力需求发展趋势进行分析和预测。

2 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趋势分析

2.1 国际经验视角赶超型国家在经历一段时期的高速增长,人均GDP达到中等水平之后,经济增速都会自然回落,进入较长时期的中速增长阶段,德国、日本和韩国等成功追赶型经济体的发展历程,都印证了这样的普遍规律。德国、日本和韩国的经济都依次经历了高速、中速和低速三个阶段,并且在增速转换时人均GDP水平较为接近,表现出很强的规律性。当人均GDP达到 1Q000~17000 美元 1时,经济增速由高速阶段转入中速阶段,速度降幅约为50B~= 60B。当人均 GDP达到 31000~3Q000 美元时,经济增速由中速阶段转入低速阶段,速度降幅约为 60B~80B。

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已实现了Q0 年年均 9.6B的高速增长,速度水平和持续时间均已超过高速

增长阶段的德国、日本和韩国。2017年我国人均GDP 已超过 15000 美元(购买力平价),达到德国、日本和韩国经济增速转换时水平。因此,从我国近年来经济增速变化趋势和人均GDP 水平可以判断,我国经济目前正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到中速增长阶段的转换期,预计从 2021 年开始我国经济将进入中速增长阶段,中速增长阶段将会持续20 年左右。

2.2 需求侧视角

未来我国投资需求增长空间有限。近些年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快速增长,但投资效率却在下降,同时实体经济的总杠杆率已攀升到

2Q2.1B(2017 年)。未来如果继续依靠货币和信贷带动投资,会导致杠杆率继续攀高。因此未来投资增长主要在于提升效率和优化结构。

未来我国消费需求仍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当前我国人均收入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比较低,人均收入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将带动消费能力不断提升,结构不断升级。居民消费由必需品转向高端商品,从商品消费为主转向服务消费为主。

遍大于 1.0,甚至达到 2.0 以上。在经济中速或中低速增长阶段时,电力消费会明显放缓,并且电力消费增长速度一般略高于经济增长速度,电力弹性系数略大于1.0。在经济低速增长阶段时,电力消费会进一步放缓,并且开始出现负增长,电力弹性系数不断下降,经济增长与电力消费逐步脱钩。(亿kWh) 45000 德国 日本 韩国 美国40000 35000 30000 25000 20000 15000 10000 5000

0

1960 1970 1980 1990 2000 2005 2010 2015

图 1= 1960—2015 年典型发达国家电力消费量变化 x5z

目前我国正处于经济转型期,典型发达国家在与我国类似的发展阶段普遍伴随较快的用电量增长,电力弹性系数一般大于 1.0。我国电力需求在经济转型时期也将保持较快增长,但由于我国具有明显的技术后发优势,电力弹性系数可能低于类似阶段的发达国家。长期来看,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水平不断提高,电力需求增速将呈阶段性递减趋势,电力弹性系数将呈阶段性下降趋势,并且电力需求增速和电力弹性系数下降速度可能快于类似阶段的发达国家。主要原因是我国工业化和城镇化推进速度快于发达国家,时间跨度缩短,能源环境约束更强。

3.2 典型发达国家的电力消费结构

典型发达国家的电力消费结构基本呈现第二产业用电、第三产业用电和居民用电相对均衡的特征。未来我国电力需求增长动力逐步转换,电力消费结构朝着均衡方向发展,第三产业和居民用电比重将逐步提高,相应的第二产业用电比重逐步下降,但短期内下降到 50B 以下的可能性不大,未来电力消费结构可能更接近于德国和韩国,而非美国和日本。

3.3 典型发达国家的人均用电量

典型发达国家的人均用电量远高于我国,各发达国家的资源禀赋、人口密度、产业结构和城市发展模式有所不同,人均用电量存在较大的差异。美国能源资源丰富,城市发展郊区化,人口密度较小,人均居住面积大,居民生活中大功率电器普遍使用,能源消费观念较为粗放,导致美 国人均居民生活用电量较高。德国、日本和韩国能源资源较为匮乏,城市发展属于紧凑型,人口密度较大,人均居住面积较小,家用电器水平低于美国,从政府到民众节能意识较强,人均用电量低于美国。综合考虑我国实际的资源禀赋和人口密度以及产业结构和城镇化模式,未来我国人均用电量水平更倾向于接近日本和德国的水平。

表 1= 部分国家电力消费结构比较

单位:%

中国 美国 日本 德国 韩国

第一产业 1.8 1.0 0.3 J 3.0

第二产业 70.Q 21.3 32.1 Q3.7 53.0

第三产业 1Q.0 36.2 36.3 31.3 31.2

居民用电 13.8 37.1 28.2 25.0 12.9

其它 J Q.Q 3.1 J 0.0

注:表中我国电力消费结构为 2017 年数据,其他国家为

2015 年数据。(kWh)

16000 德国 日本 韩国 美国 中国

14000

12000

10000

8000

6000

4000

2000

01960 1965 1970 1975 1980 1985 1990 1995 2000 2005 2010 2015

图 2= 部分国家人均用电量比较 x5z

4 我国电力需求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我国全社会用电量可分为全行业用电量和居民用电量,其中全行业用电量占据绝大部分。影响全行业用电和居民用电增长的因素各不相同,本文将分别进行讨论和分析。

4.1 全行业用电量影响因素分析

Q.1.1= 全行业用电量因素分解模型影响行业用电的主要因素是经济发展和电气化水平。经济发展包括数量增长和质量提升。一般而言,经济产出数量增加会拉动用电量增长。但是经济数量稳定持续的增长会带来经济质量的提升,具体就是产业结构优化、生产效率提高以及能耗水平下降等,将导致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弹性逐步降低,相同的经济产出需要的电力投入越来越少,从而抑制用电量增长。各行业电气化水平的提高,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的增加,会拉动用电量增长。

因此,影响全行业用电量的主要因素是经济产出、产业结构、效率水平以及电气化水平。本

文采用对数平均迪式指数法(LMDI) x6z 构建全行业用电量增长分解模型,量化分析各因素对我国全行业用电量增长的影响。

假定将国民经济划分为若干个行业,E为全行业用电量,Ei 为第 i 个行业的用电量,Q 为总经济

产出, Qi 为第 i 个行业的产出, Ni 为第 i 个行业的能源消费量,各行业产出占总经济产出的比重

为 SiZQi /Q,第 i 个行业的单位产值能耗为 IiZNi /

Qi,第 i 个行业的电力消费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为

RiZEi /Ni,则全行业用电量可分解为:

Qi·Ni·Ei

∑ ∑ =∑

EZ iEiZ iQQ·Qi·Ni iQS I Ri = (1)

i i

如果 ET 为 T 年的全行业用电量,E 0 为基期年

全行业用电量,Δ E 为 T年时间用电量变动。全

行业用电量变动ΔE 按照 LMDI 加法模型进一步分解为产出因素变动、结构因素变动、效率因素变动以及电气化因素变动之和: ΔEZET - E 0 =Δ Eact +ΔEstr +ΔEeff +ΔEele

∑i E T- 0

E QT ΔEactZ i i ln( )

0

ln E T- 0 ln E Q i i

∑i E T- 0

E ST ΔEstrZ i i ln( )

0

ln E T- 0 ln E S i i

∑i E T- 0

E IT ΔEeffZ i i ln( )

0

ln E T- 0 ln E I iT- i

∑i E 0

E RT ΔEeleZ i i ln( )

0

ln E T- 0 ln E R i i

= (2)

产出效应Δ Eact 是指由于经济产出规模扩大而产生的用电量增量。经济增速可能会出现放缓,但只要经济总量增加,产出效应就会对用电量产生正向的拉动作用,其贡献量多少完全取决于经济总量的增长情况。

结构效应 ΔEstr 是指由于产业结构调整所引起的用电量变动。产业结构向着高端化、服务化方向调整,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弹性就会降低,结构效应对用电量产生负向抑制作用。工业内部结构中传统高耗能行业比重下降,也会抑制用电量增长。

效率效应 ΔEeff 是指由于各行业效率变化所引起的用电量变动。效率效应既包含物理效率影响,又包含了经济效率的影响。技术创新和资源配置优化等促进各行业的能源利用效率提高或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各行业的单位产值能耗和单位产值 电耗下降,同样的经济产出需要投入的能源或电力减少,效率效应对用电量产生负向的抑制作用。

电气化效应 ΔEele 是指由于各行业电气化水平提高所带来的用电量增长。一方面,“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的能源消费模式逐步推广,有助于提高各行业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另一方面,各行业不断引入新的用电工艺和设备,也有助于提高各行业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的比重。

Q.1.2= 行业划分及数据来源考虑数据的可得性和可比性,本文选取的样本观测时间为 1995—2015 年,行业划分参照国民经济行业分类标准(GB/T=Q75QJ2011)。各行业的增加值、能源消费量和用电量等来源于历年的《中国统计年鉴》和《电力工业统计资料汇编》x7 ,8z。

Q.1.3= 全行业用电量因素分解结果根据上述数学模型及历史数据,将1996— 2015 年全行业用电量增长分解为产出效应、结构效应、效率效应和电气化效应,如表2 所示。总体来看,产出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贡献度最大,是拉动用电量增长的决定因素。电气化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贡献度仅次于产出效应,也是拉动用电量增长的关键因素。效率效应在多数时期节约数量可观的用电量,对用电量增长形成较强的抑制作用。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影响相对较小,但近年来随着结构调整步伐加快,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抑制作用逐步显现。

表 2= 我国全行业用电量增长因素分解结果

单位:亿 kWh 1996— 2001— 2006— 2011—年均贡献量 2000 年 2005 年 2010 年 2015 年

产出效应 8QQ 15Q6 3078 337Q结构效应 J10 125 JQQ J18Q效率效应 J551 193 J1127 J1822

电气化效应 318 1Q3 10QQ 1366

总年均增量 601 2007 2951 273Q

我国全行业用电量的年均增量总体呈先升后降趋势。1996—2010 年,我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电气化水平快速提高,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拉动用电量快速增长,年均增量由 1996—2000

年的 601 亿 kth快速增加到 2006—2010 年的=

2951 亿 kth。2011—2015 年,我国经济增长放缓,电气化水平继续提高,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对用电量增长保持较强的拉动作用,但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步伐加快,效率效应和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抑制作用凸显,用电量增长有所放

缓,年均增量降至 273Q 亿 kth。

4.2 居民用电量影响因素分析

电力是居民生活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具有较强的需求刚性,较少地受经济形势的影响。一般而言,居民用电量主要由人口数量、城镇化率和居民生活用电水平等因素决定。首先,人口数量不断上升会拉动居民用电量增长。其次,城镇化持续推进会拉动居民用电量增长,城镇居民电力消费水平远高于农村居民,如果将一个人从农村迁入城市,其个人的电力消费就会提高数倍。再次,居民生活用电水平不断提升也会拉动居民用电量增长,居民生活用电水平与居民收入水平存在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居民用电存在较为明显的趋势性特征,本文考虑用协整和误差修正模型建立居民用电量需求方程,主要的影响因素为人口数量、城镇化率和居民人均收入。行为方程的估计结构如下: d[log(RE)]ZJ3.20×log[P(J1)J10.65]H ======================0.08H0.26×d=log(W)J0.21× ========================ECMJRE(J1) ECMJREZlog[RE(J1)]H0.03×log[W(J1)]J ================3.20×log[P(J1)]J10.65

= (3)

式中:

RE—居民生活用电量; W—居民人均收入; P—城镇人口比例。

5 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发展趋势分析

5.1 全行业用电量的中长期趋势

未来我国经济增长将会逐步放缓,但经济产出总量预期仍会持续增加,同时电能替代深入推进将促进电气化水平不断提高,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仍会对用电量增长形成较强拉动作用,但长期来看拉动作用会逐步减弱。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质量将不断提升,创新、制度和效率等在未来经济增长中将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三大产业结构以及各产业内部结构不断优化,生产效率和用电效率不断提高,经济发展的电力需求弹性逐步降低,结构效应和效率效应对用电量增长形成较强的抑制作用。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拉动作用与抑制作用趋于平衡,经济增长与电力需求将逐步脱钩。5.1.1= 产出效应的变化趋势1996 年以来,产出效应对用电量增长拉动作用持续增强,年均贡献量快速上升,但 2011—2015年经济增长放缓,产出效应的年均贡献量增幅有所 收窄。未来我国经济增长将延续新常态以来放缓的趋势,但每年的经济总量的增量仍会继续增加,并逐步达到峰值,产出效应将继续对用电量增长保持强有力的拉动作用,年均贡献量将逐步达到峰值。到 2030年前后,我国经济增速进一步降至5B 左右,产出效应年均贡献量从峰值开始回落,产出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拉动作用逐渐减弱。5.1.2= 结构效应的变化趋势

2001—2008 年,我国重化工业大规模发展,导致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起到正向的拉动作用。但近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传统高耗能行业受“去产能”影响十分明显,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抑制作用逐渐显现。未来我国经济将加速迈向中高端,结构调整步伐加快。第二产业比重将继续下降,工业将加快向技术密集型转变,传统高耗能行业的产能和产量趋于饱和,发展趋缓甚至出现萎缩,而高加工度、高技术含量制造业将快速崛起。第三产业比重继续上升,交通物流、信息服务、金融保险等现代服务业将快速发展。相应的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抑制作用逐渐增强。到 2035 年前后,我国的产业结构已达到较高水平,结构调整的速度将逐步放缓,结构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抑制作用也将逐渐弱化。5.1.3= 效率效应的变化趋势1996年以来,各行业的能源利用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稳步提高,促进了行业内部的能源消费强度不断下降,尤其是高耗能行业,效率效应节约了大量的用电量,并且呈现出持续增长趋势。未来,我国生态环境约束不断增强,能源革命深入推进,生产和服务用能将更加高效节约,各行业的能源利用效率将不断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也将持续提升,单位产值电耗将会延续近年来稳步下降的趋势,特别是传统高耗能行业继续优化升级,先进高效产能替代传统低效产能。相应的效率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继续保持较强的抑制作用,年均节约的用电量将会略微增加。到 2035 年前后,我国大多数行业的能源利用效率和全要素生产率将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单位产值能耗和电耗的下降速度逐步放缓,效率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抑制作用开始减弱,年均节约的用电量也将逐步减少。5.1.Q= 电气化效应的变化趋势1996 年以来,我国的电气化水平不断提高,成为用电量快速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尤其是 2005年以后电气化提速,电气化效应贡献的用电量增量开始大幅增加。未来随着能源革命将不断推进,

电能替代战略深入实施,我国将开启新一轮再电气化进程。电驱动、电加热、电取暖等设施逐步推广应用,工业、建筑、商业、居民等领域以电代煤、以电代油的力度加大,电动汽车替代燃油汽车的进程持续加快,电气化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快速发展,电能逐步成为终端能源消费的主体,预计 2020 年终端电气化水平将达到25B 左右,

2030 年有望达到 30B 以上。我国电气化水平持续提高,将成为拉动用电量增长的重要驱动力。到

2035 年前后,我国电气化率将达到较高水平,电能替代的潜力空间下降,电气化速度开始放缓,电气化效应对用电量增长的拉动作用逐渐减弱,预计到 2050 年终端电气化水平将达到 Q0B 左右。

5.2 居民用电中长期趋势我国当前居民生活用电水平还比较低,相比

发达国家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2017 年我国居民人均生活用电量仅为 626=kth/a ,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如表 3 所示。

未来我国的居民用电量将保持平稳较快增长。一方面,我国人口数量将继续增加,城镇化率持续提升,拉动居民用电量增长。另一方面,我国电力基础设施将不断完善,配网和农网逐步改造升级,城乡居民生活用电条件持续改善。电能替代在居民生活领域不断推进,电动汽车大规模推广,将会拉动居民平稳较快用电量增长。到 2035年前后,我国人口规模将趋于稳定或逐渐缩小,城镇化率达到较高水平,电力基础设施趋于完备,居民生活用电水平接近发达国家水平,提升的潜力空间缩小,居民用电量增速将逐步放缓。

6 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预测

6.1 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情景设置

未来我国经济将延续新常态以来增速放缓的趋势,但增速放缓的幅度和速度就取决于改革和创新带来的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和经济潜力释放的情况。本文分基准、积极及消极三种情景来模拟未来我国经济的发展趋势。其中基准情景通过宏观经济模型预测得出。

宏观经济模型是基于需求导向的凯恩斯宏观经济框架,以联立方程组模型为基础结构,行为 方程采用协整理论和误差修正模型构建,包括居民收入、居民消费、投资、进出口、财政收支、货币信贷以及价格指数等 7 大模块。

6.2 我国中长期电力需求情景预测

本文将 2018—2050 年电力需求分三个阶段进行预测。其中全行业用电量基于 LMDI 分解模型预测,产出效应是根据各情景中经济增长速度确定。结构效应、效率效应和电气化效应是根据历史数据分解结果和未来各情景中发展趋势确定。居民用电量采用协整和误差修正模型预测,总人口、城镇化率根据发展趋势给定,居民总收入由宏观经济模型预测得出。基准情景的预测结果如下:

第一阶段( 2018—2020 年):我国电力需求将保持中速刚性增长,预计 2020 年全社会用电量将达到 7.Q 万亿 kth 左右,年均增速为 5.QB 左右。该阶段我国经济仍将保持中高速增长,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较快推进,电能替代深度推进。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继续保持较强的拉动作用,效率效应和结构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形成一定的抑制作用。全行业用电量增速逐步放缓,居民用电量保持平稳较快增长。

第二阶段( 2021—2035 年):我国电力需求逐步进入低速增长期,经济增长与电力需求呈现弱脱钩趋势,预计 2035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

9.9 万亿 kth 左右,年均增速为 2.0B 左右。该阶段我国经济增速将平稳下降,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持续推进,同时各行业电气化水平继续提升。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的拉动作用逐步减弱,效率效应和结构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的抑制作用逐步凸显,全行业用电量将逐步达到峰值。居民生活用电水平将继续提高,居民生活用电量增速较第一阶段有所放缓。

第三阶段( 2036—2050 年):我国电力需求增速进一步放缓,经济增长与电力需求基本实现脱钩,全社会用电量逐步进入峰值平台期,预计

2050 年全社会用电量达到 10.5 万亿 kth 左右。该阶段我国经济发展步入成熟期,经济结构达到高端化水平,各行业的电气化率也达到较高水平。产出效应和电气化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增长的拉动作用较第二阶段明显减弱,效率效应和结构效应对全行业用电量增长仍然保持较强的抑制作用,全行业用电量呈缓慢下降趋势。居民生活用电达到较高水平,居民生活用电量进入低速增长期。

7 结语

当前我国正在从“上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跨越。我国的工业化总体上仍处于后期

发展阶段,未来将继续推进深度工业化。我国的城镇化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未来仍将有大量的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我国居民生活用电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我国在工业、建筑、交通等部门电能替代空间巨大。从中期来看,我国电力需求仍有较大的增长潜力,仍处于刚性增长阶段。但从长期来看,我国经济增长将不可避免地放缓,同时经济发展质量不断提升,生态环境约束不断增强,以节约优先为核心的能源消费革命深入推进,生产、服务和生活用能将更加高效节约,经济社会发展的电力需求弹性逐步降低,甚至可能出现脱钩。未来,我国电力需求增速将呈阶段性递减的必然趋势。

参考文献:

x1z= 袁家海,雷祺,王杨.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电力需求展望及煤电前景分析 xgz. 中国能源,2015,37(7):21J27.

x2z= 罗建国,何百磊,邢翼腾.我国电力工业发展预测 xgz.=中国能源,201Q,36(6):31J35.

x3z= 单葆国,孙祥栋,李江涛,等.经济新常态下中国电力需求增长研判 xgz. 中国电力,2017,50(1):19J2Q.

xQz= 杜忠明,王雪松“.十三五”我国电力需求水平预测xgz. 中国

电力,2017,50(9):11J17. x5z= International=Energy=Agency=(IEA).=Electricity=Information=

(2001J2017)xRz.=IEA=StatisticsI=2001J2017.

[6] Ang B.W. The LMDI approach to decomposition analysis: a practical guide[J]. Energy Policy, 2005, (33): 867J871.

x7z= 国家统计局. 中国统计年鉴(1990J2017)xMz. 北京:中国统计出版社,1990J2017.

x8z=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 电力工业统计资料汇编(2005J2015) xMz. 北京: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发展部,2005J201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