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涛叔叔:花式新童谣设计师

Fashion Baby - - Contents - 文 |松涛叔叔 编辑|陶莉 美编|徐燕芬

他总是展露一口标志性的大白牙,带着一把小吉他,以丰富的表情和逗趣的动作出现在镜头前,为宝贝们弹琴、唱歌、说英文、叫起床、哄睡觉,他就是松涛叔叔。比起那些正儿八经的头衔——夏威夷小吉他 ukulele独立音乐人、优可少儿英语创始人,他更喜欢别人叫他“花式新童谣设计师”。

从ukulele到童谣

2006年,北京的房子还买得起。但当时我太年轻,不谙世事,只想和吉他过一辈子。写歌给唱片公司,去音乐圈子转,很快觉得,没劲——吉他没劲,玩吉他的人苦哈哈地嗷嗷嗷,没劲。

转身去了X东方学校做了个英文老师,当然带上音乐。为了方便,买了把“小吉他”,说是夏威夷的四弦琴—— ukulele,名字怪怪的,声音乖乖的。

2008奥运年的北京天空很蓝,和当时CCTV希望英语外籍主持人董默涵,合作创建了国内第一支u k u l e l e流行乐团——优客伙计。写了很多歌,一直没有火,心里也不急,一边当老师,一边玩音乐。

很快,发现孩子们唱的英文儿歌,比如 Twinkle Twinkle、You Are My Sunshine都属“高龄”了,于是决定自己写。开始研习如何把英文对话编成歌,慢慢找到了很好的“套路”——孩子们“说就是话,唱就是歌”,唱着歌自然习得英文的语音、语调、语感,哪怕再

不爱“学”的孩子,也爱唱歌。

后来,拿出所有积蓄,注册公司、建团队,制作出了60个主题约500个栏目章节的电子课件,可以让孩子在学龄前很开心地习得英文、弹起ukulele和爱上音乐。

新童谣,在孩子的小宇宙里埋下种子

2014年回到老家重庆,带着《音乐英语“玩”学法》,在商业中心里建了“优可音乐英语”线下学校。在校区的舞台上,总是有妈妈和奶奶让孩子给大家表演“小苹果”“世上只有妈妈好”和“感恩的心”等,一开始乐队老师还配合伴奏一下,后来实在受不了了,无论从音乐的审美还是文化的角度,好像都有点“不合时宜”。

为什么大家铆足劲儿发展经济,却没人停下来捋捋孩子们的儿歌清单?

于是,我写了《大苹果》《世上还有爸爸好》《勇敢的心》。为避免被点到罗大佑的《童年》却记不住词的尴尬,我还写了《我的童年》《恋曲2030》等,大家都亲切地叫我“儿歌界的罗大佑”,我接受了。

之后,设计跳舞童谣《跳豆豆》《疯狂冰冻舞》《神狗抖腿舞》等,过程中发现了很多歌唱天赋高的孩子,又把他们聚到一起,成立了“欢闹童声合唱团”,让别人家的孩子都荡起双桨去吧,我们唱《忙得没有时间唱首歌》《让我来代表月亮唱歌给你听》《生活就像麻辣火锅》《这个冬天怪兽还会出现》等。

2018年获得了橙色星球颁发的“儿歌音乐排行榜”新锐音乐人奖,松涛叔叔我虽然是一个一直没火的老人,但还是很高兴能得到肯定。

今天的孩子,2038年时,是这个地球的新青年,2048年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我希望为他们做点什么,用我有限的力量,写一些有风格、有调性、有文化的歌,为他们的童年抹上一些色彩,在他们的小宇宙中埋下一些种子,也许他们以后就是格莱美的华人获奖者。

有个爱唱歌的爸爸是怎样的体验

有个爱唱歌的爸爸,就有个爱发声的孩子。我家刚满周岁的小世奇最爱模仿声音,他模仿过手机的提醒音,吹风的呼呼声,电视里的各种音效,最爱模仿消防车的警笛声。每次消防车路过都笑呵呵地跟着叫,我想别人家都着火了,你还这么高兴,真不礼貌。

我经常拿着琴给小世奇弹唱“Remember me……”;他的座椅前是一个C A S I O的小钢琴,音色还不错;他的第一个沙锤不是玩具,而是南美产的小打s h a k e r;给他买的早教音乐机,我会把音乐全替换掉,一部分为他选择些优秀的世界音乐,另一部分就是我自己的歌。我觉得作为一个爱唱歌的爸爸,只需要在孩子的生活中,不知不觉地加入我能够提供的“音乐”元素即可,不必非要怎么样。所以看书的你,也是一样,给你所能给予的最好的,但不强求。

我做不到一个“好”爸爸,经历越多越是自知,我其实就是一个音乐家(开始能靠音乐养家)、艺术家(一般神经质)、知识分子(意见多的人)。我的优点和缺点都很明显,我也不愿意为成为一个人们口中的“好”爸爸而牺牲自我的追求。我更希望小世奇,这个我为人类增添的小朋友,能习得我的优点,如,不玩物,玩音乐。

很高兴接受这次采访,说出一些心里话,希望你看到了,来找我,听听“松涛叔叔新童谣”。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小动作,松涛叔叔给你快乐,也许你会爱上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