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 演而新生

年少成名,却突遭意外陷入低谷,他一直默默磨练演技、塑造角色。潜沉蜕变,在事业再次到达顶峰时,又急流勇退,赴美留学。他是胡歌,从偶像变身超级偶像,这是很多人看在眼里的。即使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留有遗憾,而这种遗憾却让他在之后的路上走得更加坚定。

Fashion Beijing - - Contents - 文:本刊记者 刘玉方

提到胡歌,钟爱他的人都知道胡歌出演的古装剧很多,他凭借电脑游戏改编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而走红。有段时间,很多卫视的暑期档几乎都是胡歌的古装电视剧。在那时胡歌几乎只演过一类角色——类似于《仙剑奇侠传》里的李逍遥那样的轻轻松松、嘻嘻哈哈。

上天总是要给人成长的磨练,胡歌真切地感受到了。十年前那场车祸,他几乎是死里逃生地活了下来。在不下10次的面部修复手术后,胡歌右眼留下永远的疤痕。脸部受伤是所有人的痛,尤其作为演员的胡歌。生活需要向前,人也是一样,抛弃过去或许会很难,但是面对当下会更难。生死离别、天堂到地狱,冷暖人生——过去只在书上读到的词语切切实实地发生在了胡歌身上。当时的他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的演员生涯走到了头。“我真的想好不要做什么演员了。就放弃吧,做幕后。”

那段时间,胡歌想起了自己曾放弃的导演专业,然而身边的人却一致反对,不希望他选择逃避。“其实真不是逃避。”现在的胡歌可以相当轻松地说起这个话题。他坦言,自己是接受现实,另作打算。不过面对家人、朋友、工作伙伴的鼓励,胡歌被人情暖流推着走上了修复外貌的路。

尽管过程漫长,容貌终究是获得了重塑。令人意外的是,经历了这个过程,原本作为偶像艺人出道的胡歌,却已经抛下了对外表的重视。“车祸前,说真的,我是有些飘飘然了。一切来得太快,太顺利了。”胡歌说。“车祸发生之后,工作被迫停了下 来,我不得不去思考。”今天回顾往事,胡歌感到如果不是出了意外,他的心态也许会发展得面目全非。

在观众看来胡歌的成功转型应该是在《生活启示录》中的角色,也许再多的古装戏都不能看出胡歌的改变,而这部现代戏,真正让胡歌面对了自己。

“褪下偶像光环。”听起来是很简单的一句话,然而真正需要面对的时候你会发现并不是一件仅凭主观意志就能胜利的事情。演员需要把握时机,需要一种机遇。“你必须很清楚你不想要做什么,在你不想做的事情找到你的时候,你能不能义无反顾地推掉它,这样你才能够有机会等到你想要做的事情。”

给他带来机会的不是任何导演或者制片人,是闫妮。也仅仅是一面之缘,也仅仅是一句简单的问候,却给了胡歌事业上的新局面。在闫妮接到《生活启示录》之后,就向王丽萍推荐了胡歌。在她的直觉里,胡歌应该不会拒绝在戏里和她谈一场姐弟恋。“王丽萍老师本身是上海人,她写的这个人物有南方人的那个感觉。后来我们就想问问胡歌,看看他的意愿。其实我觉得那也是一种缘份。比如对一般男演员来讲,演一个姐弟恋,或者是跟闫妮演,可能会想这会不会有负担。我觉得他这个人是没有什么负担的,一切都是凭直觉。”

胡歌对闫妮也是有着不一样的感恩,因为他在闫妮那也是收获颇多,更是重新认识了生活和表演。第一次接到自己终于

想演的戏,胡歌把自己完全地奉献了出来——市场也终于给了他转型的回馈,三家联播的卫视一度囊括同时段收视前三,最后的收视率也都全部破1%。

渐渐地,胡歌开始走上了真正的演员之路,而带给他的是更开阔的局面。“我在摄像机前、舞台上充满了激情,我演的角色越来越成熟。”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在生活中的时间还没有在戏中的时间多”。他不知道时下最流行的品牌、最好吃的餐厅,生活起居全由助理照顾,离开智能手机就变成了个傻子。“演员还是需要生活的,你没有生活的话,就没有创作的来源,没有积淀也是不行的。”他说,但却犹豫着不舍得推掉一些片约。

2015年,对于胡歌来说是个特别的一年。在《伪装者》热度未减,《琅琊榜》口碑刚起,《猎场》还在拍摄,三部剧三个年代:民国、古装、现代,胡歌分别饰演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冷酷机警的双面间谍、玩转权谋的复仇者、雄心勃勃的职场精英。已经曝光的前两个角色被视为胡歌的转型成功之作,演技大受肯定,一时间,网络上对他的赞美铺天盖地。再次接拍古装戏《琅琊榜》,破了胡歌“不再演古装剧”的戒。但这些年在不同角色之间的历练已经让他有了“破戒”的底气。

其实《琅琊榜》是粉丝推荐给胡歌的。某次剧组探班,粉丝背来两本厚厚的书,说这小说特别好,如果拍成电视剧,你一定得演。他一看封面,怎么又是古装?便随手搁下。

然而,就在那两本“厚厚的书”落满灰尘之时,侯鸿亮拿着 电视剧的拍摄计划找上门来了。胡歌才意识到“这是一部值得好好钻研的小说”。书看到四分之一,他开始动心:“虽然是一部古装戏,但它跟我以前演的所有戏都不一样,而且‘梅长苏’是我一直想要尝试的那种角色。”

在胡歌看来,自己过去的角色都是性格比较活泼,比较外化地去表现。“但梅长苏是静态的、极具张力的一个人物,他所有的戏都在他的内心,这对表演来说是挺有难度的”。他喜欢这样的挑战。更重要的是“这个角色只有我能演。”这又是一个宿命般的巧合:“梅长苏”恰恰也是与死神擦肩而过,“剥皮削骨”换了容颜,去实现自己复仇的使命。所以“李逍遥是诞生,梅长苏是重生。”而重生后的胡歌也有自己的使命,那就是“一直演下去”。

“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演员,就有什么样的电影来找你。我对自己的认知是清楚的,我可能还没到能够去演好电影的时机,那就再等等,等自己更优秀、更好一些的时候,我相信会有好的电影来找我。”当胡歌面对镜头、面对媒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跟胡歌自己在背后的努力分不开的。

在人生最难的时候,胡歌没有继续消沉,而是给自己一种历练的机会。他选择了话剧,在当时其实更像是一个无奈之举。“简直打了鸡血,想一口气接三部话剧。”蔡艺侬回忆,“我说你不可能永远演话剧,一部就够了,他不听。”最后只接下了《如梦之梦》和上海话话剧《永远的尹雪艳》。

说到赖声川找到胡歌的原因,胡歌这样说:“其实这也挺讽

刺的,我是想从一个偶像成为一个真正的演员,可是如果我不是一个偶像的话,他们也不会来找我。”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见面。这一次见面,赖声川并没有许诺胡歌什么,两人继续接触。渐渐的,赖声川相信可以把《如梦之梦》中“五号病人”这个角色托付给胡歌。“想看看他能不能理解剧中的这个沉重而且深刻的角色,我发现他可以,非常可以,并且一路来,可以越来越深刻。”

《如梦之梦》是一个关于浮生若梦的故事,赖声川这样叙述自己的作品。“很多戏剧是在逃避生命,而《如梦之梦》是在直面生命和死亡。人生确定发生的事只有一件,就是死亡。更玄的是,你不知道它何时会发生。你越知道怎么面对死亡,就越说明,你知道怎么珍惜人生。很多人看似在为生命打拼,到头来发现根本没珍惜生命。《如梦之梦》里就有很多这样的关系,很多人都是互相折磨,恩情与背叛交织。”

我想《如梦之梦》正是胡歌想要找的一个作品,将他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带来的人生思考融进了自己的表演之中。所以他很认真、很亢奋,这种亢奋给他带来的是满满的收获,是一种多年来的一种精神层次上的释放,也是一种对生命的顽强的诠释。所以他成功了,也成长了。在《如梦之梦》十几场演出里,有一次观众席里来了两个之后对胡歌影响极大的人——孔笙与李雪。他们看到了胡歌演的“五号病人”,这个角色和他们在寻找的梅长苏如此相像,都是病人,都是在生命最后的时光,搏力去活出光彩的人。

人生总会有很多戏剧性,但是经历人生的我们应该怎样去面对呢?在顽强的生命力面前我们要鼓起勇气,才能面对更好的今天和明天。现在的胡歌更让人喜欢,更让人钦佩,因为他用自己的行动力活出了自己更精彩的人生,更精彩的事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