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眷福泽 传奇一生 福康安故居寻迹一

福康安故居寻迹

Fashion Beijing - - Fashion - 文:陆杨

曾经热播的电视剧《还珠格格》中,英俊潇洒的尔康和紫薇上演了一出感人的爱情故事。影视作品中的尔康不仅是个风流倜傥的侍卫,还是个情郎。他的基本原型——福康安有着尔康所有的特点,却惟独没有儿女情长。他选择的是江山,一生征战沙场。而最近《延禧攻略》的热播,又让人们对福康安的身世产生了无限遐想。真实的福康安在京城留下了众多遗迹,这些地方默默见证了两百年间的历史沧海。消逝的往事波澜壮阔,远非是宫廷剧所能比拟的。

出生地:北河沿大街83号

北京东城区北河沿大街,清朝属皇城范围内。乾隆十四年(1749年),为表彰三军统帅傅恒督师指挥大金川战役胜利之功,乾隆皇帝赐景山东侧一带为其建了一等忠勇公府第。“面积之广,建筑之壮丽,当年为北京第宅之冠”。如今的位置在北河沿大街83号,西近沙滩北街,南依北京大学红楼。清末,裔孙松椿承袭公爵,该府即称“松公府”。民国初年,此宅归属北京大学。蔡元培逝世后,1947年,北大师生为纪念蔡元培,对西厢院一组内院进行改造,以蔡元培的字“孑民”命名:曰“孑民纪念堂”。

现如今,这里原本的老府已基本拆除。改造为“孑民纪念堂”的两进院落,则保存完好,现属于文化和旅游部。

乾隆十九年(1754年),福康安就出生在北河沿这座深宅大院中。当时父亲傅恒已是首席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一等忠勇公,权倾一时。福康安是傅恒的第三子,上面有两个哥哥傅灵安、傅隆安,下面有一个弟弟福长安。他一出生,就由乾隆皇帝赐名“福康安”,此后他家的兄弟也都跟着改“傅”为“福”。福康安“洗三”这天,也就是他出生的第三天,便被乾隆皇帝封为三等侍卫。在清代,贵族、元勋子弟被封为侍卫是很平常的事,也是帝王笼络近臣的方式之一。但刚出生几天的婴儿就被封为侍卫的,几乎是绝无仅有。还让朝野惊

奇的是,乾隆皇帝又把年幼的福康安接入皇宫,与诸皇子一同接受教养。这种反常的做法,也为他是“乾隆私生子”的民间传说提供了想象空间。

身世之迷

关于福康安是乾隆的“私生子”的流言,从清中叶一直传到上世纪初,经久不衰,还有《清宫词》唱: “家人燕见重椒房,龙种无端降下方。丹阐几曾封贝子,千秋疑案福文襄。”这让福康安的身世扑朔迷离。

野史相传: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乾隆与皇后富察氏一同前往圆明园游览,陪驾的有各王宫大臣的家眷,其中就有傅恒的妻子、号称满洲第一美女的瓜尔佳氏。傅夫人跟随在皇后左右,乾隆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后不觉心神荡漾。一天,适逢皇后生日,傅夫人进宫为皇后祝寿。自此之后,傅夫人常常被召入宫,并留 在宫中歇息。故事从此开始,乾隆与傅夫人有了私情。据说,乾隆为了能经常与傅夫人相见,多次派遣傅恒到边疆统兵作战。后来,傅夫人生下一子,满月时抱入宫中,请皇上赐名。乾隆帝一看这个孩子面容很像自己,心中大喜,赐名福康安。时间长了,富察皇后查觉其中蹊跷,加上自己两个儿子相继夭折,终日闷闷不乐,不久便去世。

也有一说是,小时候的福康安长得眉清目秀,粉面朱唇,模样与乾隆一生钟爱的妻子孝贤纯皇后富察氏所生的两个皇子永琏、永琮有几分相似,而这两个倍受乾隆喜爱的嫡子,恰恰又因病早夭。福康安的出现撩动起了乾隆内心深处一缕父爱柔情,成为乾隆皇帝对这两个早夭幼子的精神寄托。于是把年幼的福康安接到宫里,如同亲生儿子一般教导培养。

福康安从小机警过人很讨乾隆

的欢心,官也封得快。13岁时承袭三等御前侍卫,之后一步一步升到户部侍郎、镶黄旗副都统、军机处行走、户部尚书。25岁时被提拔为保和殿大学士、领班军机大臣,协助乾隆帝理政,且连续22年均为首席,越级跳过了三朝元老张廷玉,政治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并两度晋封为一等公。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傅恒48岁病死,乾隆皇帝前往傅恒府上吊唁,曾作过一首悼亡诗,诗中说:“平生忠勇家声继,汝子吾儿定教培。”这更让外人多了几分疑惑,福康安的身世之迷又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还有一点让人起疑的是,福康安两个哥哥都做了驸马,唯独他没有。傅恒曾几次请求皇上让福康安也娶个公主,乾隆却闪烁其辞。有人推测:福康安最得乾隆恩宠,最大的可能恐怕就是福康安和所有公主都是近亲。

《延禧攻略》的热播,更加重了对福康安身世的猜测。但不论这桩历史公案的真相究竟如何,福康安作为一位荣冠一生 的英才,他与乾隆皇帝之间的感情确实不啻于家人父子,其待遇比之皇子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营房与“赶神鞭”:地坛公园

内城以皇城为中心,由八旗分立四角八方,其中镶黄旗驻安定门内。福康安在宫里长到十二三岁,因为不是皇子,按规矩不能长期呆在内宫,乾隆皇帝便把他安排到富察家族所属的镶黄旗—地坛外东侧的营房习武,少年时期的福康安在这里策马扬鞭,苦读兵书,为日后领兵打仗奠定坚实的基础。现在这里已成为居民区,难寻当年的痕迹。

如今的地坛公园东北角有一根旗杆,这在其他几个坛是没有的,可见不是皇家祭祀时必须用的物件。传说这是乾隆皇帝为镇住富察家族而立的。

富察一族随清太祖、清太宗入关,以骁勇善战著称。入朝为官后,富察氏多被评价为正直不阿、办事勤恳、不趋炎附势。顺治时,傅恒曾祖哈什屯任议政大臣,曾在朝堂上当面顶撞摄政王多尔衮;康熙时,傅恒祖父米思翰曾协助康熙铲除鳌拜,并与兵部尚书明珠等力主撤藩。傅恒之姐幼年聪颖,被雍亲王看上,于雍正四年(1726年)许配给17岁的皇四子弘历做嫡福晋。弘历登基后,富察氏为皇后,但并不像电视剧《延禧攻略》中所表现的那样性格软弱,成日缠绵病榻,无心外务。历史中的富察氏治理后宫颇有章法,乾隆曾称“朕躬揽万机,勤劳宵盰,宫闱内政,全资孝贤皇后综理……十余年来朕之得以专心国事,有余暇以从容册府者,皇后之助也”。

富察一族的巅峰时期自乾隆十三年(1748年)开始。这年春,富察皇后意外落水去世,乾隆皇帝大恸。皇后死前将幼弟傅恒托付给乾隆,乾隆很重视其遗言,超拔26岁的傅恒为正一品大学士兼户部尚书,并将其派往前线,参与征讨金川战役。

但乾隆迷信风水,有人跟他说富察家族辈辈出高人,怕将来富察家会危慑皇室皇权。乾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于是悄悄在地坛的祭坛当中立了一根旗杆,起名“赶神鞭”,方向就对着富察家族所属的镶黄旗老根据—地坛老营房。自福康安1796年去世以后家族真的开始衰败,嘉庆皇帝亲政之后开始收回乾隆破例赐给福康安一家的各种恩荣。

初战告捷

虽然身为外戚,可福康安却绝非依靠父辈庇荫的官二代。他自幼熟读兵书,弓马娴熟,以知兵著称于世,参与平定了大小金川之乱、廓尔喀入侵西藏等战事,无役不从。

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四川金川又一次发生叛乱,拉据战打了一年,清军仍未能取胜。次年,乾隆授阿桂为定西将军,同时派18岁的福康安一同赶赴四川协同作战。起义军曾 半夜偷袭,幸而福康安警醒,半夜听见告急枪声,立即督兵赴援,这才击退了土司的进攻。在前线的四年里,福康安不以皇帝的亲信自居,勇敢地战斗在第一线,多次率兵攻破碉垒营寨,克敌制胜,展示出他卓越的军事才能。到八月中秋夜,分兵自西北攻入勒乌围土司营寨,索诺木逃走,大小金川平定。

初出茅庐就将名气打响,立了不少战功,得到阿桂的推崇,他也在部队中稳稳站住了脚。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4月,清军凯旋,乾隆帝亲自到城南良乡迎接。论功行赏,福康安被授予吉林、盛京将军,成为正一品武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