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筷子说起 故宫博物院·清代宫廷饮馔用具浅谈

故宫博物院在官方微博上晒出了九双筷子,并配文:中国的筷子,每一双,都不简单。不仅中国的筷子,从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宫廷饮馔用具便可窥见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

Fashion Beijing - - Contents - 文:陆杨

随处的精致

走过近百个春秋的故宫博物院,精心保管着明清时代遗留下来的皇家宫殿和旧藏珍宝,其中就包括清宫御膳中使用的饮馔用具。在宁寿宫区常设的珍宝馆中,有一处“随处的精致—日用器具”主题展。皇家的尊贵与华靡在日常生活所使用的器具上表现得淋漓尽致,饮馔用具更是如此。

“随处的精致—日用器具”主题展中有一双“紫檀镶金嵌玉箸”,这双玉箸通长28.7厘米,每支由四截组成,从上至下的材质依次为紫檀、玉、紫檀、金,其中两段紫檀均嵌金银丝花纹。此箸与金镶紫檀柄玉顶果叉和金镶紫檀柄玉顶漏匙为一套。

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代宫廷珍宝,大都选用金、银、玉、翠、珍珠及各种宝石等名贵材质,并征调各地著名匠师设计制造,其工艺代表了当时的最高水平。广泛涉及宫廷典章礼制、宗教祭祀、日用生活及休闲玩赏等各领域,处处显示出皇权的至高无上与尊严,皇家的雍容华贵与典雅,折射出那个时代的风貌。

筷子的起源

蔡元培先生曾对筷子和刀叉做过如下评述:“中国远古时代也曾使用过刀叉进食,不过我们民族是一个酷爱和平的礼仪之邦,总觉得刀叉是战争武器,进食时用它未免太不雅观,所以早在商周时代就改用箸,世代相传至今,中国人皆以用筷子为荣。”

原始社会时期,古人们必定经历过捧而食的阶段。随着进餐工具的产生和不断演变,他们最终放弃了用手指和刀叉而形成了用筷子进食的传统。中国人的热食习惯可谓是与生俱来的。从生理特征上看,谢文伟的《易经于东方营养学》就提到:现代解剖学发现,东方人和西方人的消化系统细微结构并不相同,各种消化器官之间的形态结构与组织结构也有差异。东方人是偏向热食、熟食的。因此,为了满足这种消化生理上的需要,古人必然会利用一切条件创造热食。随着火的发现和利用,先民们借助竹枝来放置和翻动食物。经过长期的练习学会了用竹条夹取食物的方法,于是就有了“梜”,即筷子的雏形。

在远古时期,“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人们因饥饿所迫,便转向吃庄稼。三大流域适宜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也使得中华民族的祖先较早地进入农耕文化形态,这决定了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色便是粒食传统。一旦确定以饭和粥作为主食,则必然不会把刀叉作为主要进餐工具。另外,饭碗作为盛食物的工具很早就产生了。饭碗不止局限于盛放的功能,还可以作为进食的辅助工具。人们以口就碗啜饮,弥补了筷子不便获取流食的不足。筷子逐渐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符号。

筷子得名和外观

筷子的得名还经历了由“箸”到“筷子”的演变过程,在这种命名的变迁中,也可以感受到其中的传统文化气息。

早期的筷子被称为“箸”,最早出现箸的典籍是战国时期《韩非子·喻老》中的“昔者,纣为象箸箕子怖。”而“箸”这个名称也被一直沿袭下来。直到明代,“箸”改名为“筷”。明代陆容的《菽园杂记》中记载:“民间俗讳,各处有之,而吴中为甚。如舟行讳‘住’,讳‘翻’,以‘箸’为‘快’。”原来,“箸”和“住”同音,而船家最怕抛锚停住,因此把“箸”改成了“快”,意思是让船快行。从“箸”改为“筷”的变化可以看到,避讳文化与我们的生活紧密相关并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此外,中国人崇尚偶数,在“筷”后面加上了“子”,最终命名为“筷子”,使之更符合中国人心理。

其实,筷子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表征性符号从它的外观就可见一斑。首方足圆是筷子最普遍的造型,这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天圆地方”、“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人生观相呼应。其次,从筷子外形所呈现出来的“直”、“齐”特点来看,筷子更是一种民族精神的体现。众所周知,筷子一定要直,不然就难以夹取食物。而这种“直”也符合中华民族宁折不屈的精神内涵。因此,帝王常常用贵重的筷子作为赏赐嘉奖臣子。此外,筷子成双成对的形态还蕴含着中国人崇尚协作、重视配合的特性。

筷子还隐含着中华民族“和为贵”的民族性格,与西方人在餐桌上使用刀叉所表现出来的暴虐和张狂相比,东方

人温文尔雅地使用筷子夹取食物,要显得内敛和含蓄。

中国古代对于筷子的使用也存在诸多规范和禁忌。如不能将筷子长短不齐地放在餐桌上,这是不吉利的;不能将筷子直插在食物中,因为只有在供奉死者时才会那样做;做客时,只有主人先动筷,客人才能动筷;用餐时,用筷子在盘子里翻挑是不礼貌的……这诸多的礼仪禁忌正是中国作为礼仪之邦重礼的体现。

可以说,筷子不仅仅是餐具,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代表。

清宫中的饮食活动与御用餐具

宫廷中的盘、碗、匙、箸等,甚为讲究,是民间市肆无法比拟的。平常百姓所用的饮食器具很难长久保存,但宫廷中精美的餐具却能够很好地保存下来,也让如今的人们可以一探古人的生活。

御膳房里的餐具,除瓷器外,金银器 也很多。以道光朝为例,御膳房里有金银器三千多件,其中金器共重四千六百多两(约合一百四十多公斤),银器重四万多两(约合一千二百五十多公斤)。皇帝日常进膳会用到各式的盘碗,冬天时增设热锅、暖碗,大宴时的御用宴上大多用玉盘碗。此外,皇后、妃、嫔等还有搭配其地位使用的盘碗,即皇后及皇太后用黄釉盘碗,贵妃、妃用黄地绿龙盘碗,嫔用蓝地黄龙盘碗,贵人用绿地紫龙盘碗,常在用五彩红龙盘碗,均为家宴时用,平时吃饭则还要用到其他的盘碗。

清宫的膳食,分帝后日常膳和各种筵宴。皇帝的日常膳食由御膳房承办,后妃的膳食则由各宫膳房承办。筵宴则由光禄寺、礼部的精膳清吏司及御茶膳房共同承办。皇帝平时吃饭称传膳、进膳或用膳,吃饭的地点并不固定,多在寝宫或其经常活动的地方。而皇太后、皇后及妃姘一般都在其本宫用膳,没有特别意旨,任何人都不能与皇帝同桌用膳。

康熙皇帝时,一般在弘德殿用膳。上菜之前,太监们先要呈上“膳牌”,这并不是

菜谱,而是用膳后要见的王公大臣的名牌,康熙皇帝会翻起几块要见的大臣们的牌签。总管太监们宣布传膳,御膳房太监们就开始上菜。送膳的太监们托举着用明黄色云龙纹缎包好的膳盒一队队进来,依次打开包袱,将各式菜肴在大膳桌上整齐有序地排布开。每味菜肴的器皿中都插有一支小银牌,用以验证饭菜没有放毒。御膳全都上完摆好后,侍膳的太监宣布“膳齐”,这才请皇帝入座。侍膳太监在旁看着主子的眼神夹菜添汤,悉如皇上心意。

一桌御膳大部分是要剩下的。皇上用过御膳常常被当作恩赐赏给值班大臣,或妃嫔、皇子、公主,或御前当差的内府官员侍卫等,得到这样的恩赏则是臣下无上的荣光。

清宫御用餐具来源

故宫博物院现藏有大量的清代饮食器皿,其中以清晚期为多。藏品种类包括火锅、火碗、一品锅、壶、盘、碗、水囤、碟、酒杯、刀、叉子、箸、茶船、食盒等,器形繁多,种类功能各不相同。有清宫造办处制造的,有民间银楼制造的,还有外省当地制造进贡的。瓷器多是由江西景德镇官窑每年按规定大量烧造。

之所以有大量的餐具遗留下来,与清宫中各种筵宴的举办有着直接关系。清代宫廷宴会名目繁多,规模最大的当为“三大节”,即元旦、冬至、万寿(皇帝生辰)筵宴,其它如节庆宴、喜庆宴等,各种赐宴,不一而足。

如光绪二十年(1894年)慈禧六十大寿期间,宫中要举办极其隆重的“万寿庆典”。这需要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耗费巨额金银财物。为了宴前筹备事宜,御膳茶房、储秀宫茶膳房等处也要添置大量的宴桌、器皿、炊具、佳肴原料、酒类果品等,其中茶膳房置办金碗、银碗、金盘、银盘、银锅、银叉、银匙等,用银一万三千八百五十六两;置办铜锡器皿一万四千二百余种,用银三万两……上自帝后、王公、下自百官和各省督抚,都要向慈禧太后进献礼品,其中不乏名食珍馔。就这样,清宫中的餐具器皿等物因为一场“万寿庆典”而一下子充盈起来。

不单单是饮馔用具,故宫所藏古代宫廷珍宝,在今天所承载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了单纯的材质与工艺的价值,它们反映了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的底蕴,是那段历史的传神写照,是民族精神凝结而成的璀璨瑰宝。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