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巴季,我的垂钓日记

Angling - - Contents - 文/图 辽宁·魏建军

在我们辽宁锦州的海边,能钓楞巴鱼的季节,也就是每年的9月中旬到11月。

去年,我曾在11月26日钓过一次楞巴鱼,记得那天是扔石头砸薄冰钓的,只钓到一条。回来后,我还在电脑上敲了篇日记《冰天雪地一条鱼》留作纪念,当时我说这是我的收竿钓,结果之后又“收”了好几次,成了钓友们的笑谈。所以,我今年再也不提收竿了。

以前的楞巴季,我几乎天天泡在海边,如痴如醉地钓,赶上过风,赶上过雨,爆箱过,爆护过,也空军过,总之玩得不亦乐乎。今年,我在开始猫冬的时候掐指一算,今年总共也就钓了十几次楞巴,和往年比出钓次数少了很多,究其原因不是不爱钓,也不是没时间,而是楞巴钓场太少了。

几年前,我曾说这学名虾虎鱼,又叫海胖头的楞巴鱼会越来越少,越来越难找,价格也会越来越高。这话一语成谶,今年市场上的楞巴鱼比同期的梭鱼、燕鱼贵了好多。

说楞巴钓场不好找,主要是因为海边有水面的地方就有人承包,有人承包当然就不允许随便钓了。即便是找关系去钓,也是去养殖虾或者养殖螃蟹的拦海水域或者海边的池塘里钓,这和去人家苞米地掰苞米一样,常常不好意思使劲掰,只能点到为止。况且今年开始,锦州的海边开始规划了,据说海边滩涂不再允许填海,连圈海汊子搞养殖都要被限制。如此这般,以后再想爽钓楞巴,想必很难了。

关于这些,不说也罢,说说我今年印象很深的几场楞巴钓事。

我今年第一次进军海边是9月10日,到了西海口才知道,近期这片水域燕鱼比较活跃,大家约的是主钓燕鱼。当天,我们一行10多个人,铆足了劲准备过把瘾,绑钩的、拴阿波的,用旋网打小鱼作饵的,搞得有模有样。忙碌一番后,燕鱼竟然没咋给面子,只有两三条上钩,这让我有些意兴阑珊。平潮时,我见燕鱼咬钩依然不勤,就抽出我的小海竿,挂上底坠串钩,用沙蚕

作饵,打到二十米左右远的位置,没等紧线就传来楞巴鱼咬钩的震荡感,摇轮上鱼,再抛,再摇轮,再上鱼,不一会儿就钓了一小桶。楞巴不大,一拃来长。

钓到最后,我完全靠观察鱼线判断鱼讯。因为岸上的钓位高出海面许多,抛投后露出水面的一段钓线看得清清楚楚,只要鱼线一绷紧或者回线一松,提竿就中鱼,好玩儿极了。

不久,“青年组”的几位钓友竟支起了烧烤炉具,被充当司机的我果断制止:“吃行,喝不行!眼看着你们喝,我才不干呢!”

钓鱼返回后,大家把车送回家,又聚在了钓友“天艺”家的楼下,由“阿 伟”主厨搞了一顿户外煎烤,大家举杯共饮,一场酒醉。

9月24日

9月23日,刘哥在群中发来利好消息:“周六啦!钓楞巴啦!”刘哥交往广,认识的场主多,只要他说能钓,就基本十拿九稳。于是,哥儿几个买鸡肉,切鸡肉,用鸡肉做“秘制钓饵”,一番准备过后,终于出发,到地儿一看,是六支路的一个熟悉的钓场。

大家纷纷支竿开钓。我转了半圈,看水边都很泥泞,就在干爽的坎上支上我的小海竿,将40克铅坠带串钩挂 鸡肉打了进去。嘿!不仅有口,钓获的楞巴个头还都不小,就这么玩了。

抛竿、紧线、架竿,紧接着竿梢就被拽动,摇轮、收线、摘鱼、再抛……几番连续操作,着实让我过足了瘾,尤其是摇轮将鱼收到岸边往坎上拎的时候,手感棒极了。我掏出手机,拍照发了条朋友圈:“不爱钓鲸不钓鲨,本人就爱钓楞巴。”

9月29日

钓友“厨师”兄弟今年总在外跑业务,错过了好几次钓楞巴活动。这次他终于有了一次短休,回家就张罗钓楞

巴。刘哥因为有其他事,帮忙联系了钓场,但没法同去,于是就我和“厨师”俩人向海边进发了。

到了钓点,我俩制定了战术:我钓楞巴,“厨师”去钓鲈鱼等半浮的鱼。于是,他去钓大水面,我来到曾经爆箱的坑,刚一下竿,就钓到一尾楞巴,鱼入钓箱后再抛一竿,又中一尾中等个头的楞巴,我心说:我的任务肯定能轻松完成了,我把这坑里的鱼清完,足够了!

再看“厨师”,他在远处的大水面旁又抛又收,玩得有模有样。

这时,身后不远处的机场上空出现一架做超低空飞行的准备降落的飞机。我掏出手机顺手一拍又一发,还在朋友圈嘚瑟一句:“看,飞机!”结果,犯忌了,犯大忌了。最终的结果是,我俩花了大半天 时间,走了三个场地,用遍了全部钓具——我钓楞巴的习惯是,首选3.6米竿,3.6米竿够不着,就用4.5米竿;4.5米竿够不着,就用小海竿;有拦网、有坎、有泥滩,就用5.4米矶钓竿。这一次,我全用上了。可以说,我使出了浑身解数,最终的结果是:八条楞巴。倒是够一盘了。事实证明,不管在海边钓什么鱼,除了考虑潮汐,还要兼顾天气和风向。通常来说,鱼不爱咬钩的时候大多是变了风向的头一天。

10月3日

国庆节大假第三天一早,我和钓友“惊涛拍岸”等三人一同兴致勃勃地出发了,到地儿一看,是近期出鱼很猛的

名叫“裕海”的私家钓场。见我们来,看门的大叔骑着电动车特意过来开的大门。妥了妥了,如此热情的钓场,让人感觉到今天必能过瘾。

支完竿、打完窝后,水面上成群的梭鱼游了过来,围着窝点转悠一圈就走了,理都不理,故意气人的样子。

我不生气,梭鱼属于上层鱼,我钓底层的楞巴,那才是我们的目标鱼。可是,楞巴也不爱理我们,咋回事呢?

勉强逗钓几条小楞巴后,我拎着竿走钓起来,一个地方钓一会儿,钓上两条继续换钓点,就好像非得把饵扔到鱼嘴里才能钓上来似的,我“游钓”了一圈,只钓到几条漏网之鱼。

有一个钓点的水特别清,站在岸上可见水中的几条楞巴在游,我举着竿子把钩饵慢慢递到鱼的前面,楞巴鱼不用扭头就看见了,上来就是一口,我一拎竿,就把它钓了上来。水清钓楞巴,真 好玩儿,我钓着钓着自己都乐出了声。

今天,我动用钓底法、钓浮法、拖钓法、看标钓法、竿梢感觉钓法——几乎所有钓法,才钓了二十多条楞巴鱼。实不相瞒,这在我们四个人当中还算多的。钓的过程中,一只大螃蟹上了我的钩,我边摘钩边嘀咕:“只要你给我机会,我就能把你给弄上来。”

分析原因,这儿的楞巴少,都被塘主下网打走了。

10月5日

单位钓协组织了一次拿鱼过节活动,要拿的目标鱼也是楞巴鱼。

被称为楞巴好钓手的“球球”带俩新粉丝占据了一个背风湾,其他几位扛枪携炮的分散开来各显神通,我在一个缓坡处布置了个小阵地,主攻武器是小海竿。

我用2.1米小海竿将串钩钓组甩到20米处,紧线后端着竿子等线的那头传来震荡感,扬竿刺鱼后“唰唰”摇轮取鱼,就这样玩了个乐乐呵呵!

不久,身边来了位钓者,说是塘主的亲戚,他竟然支了两支海竿,串钩钓组上的钩子绑了很多,一支竿子的串钩打进水里后就不再理会,低头弄另一支竿,待另一支竿的线组抛投完毕,把竿放在竿架上之后,便摇第一支竿,上鱼就一串儿,有时五个钩上五条。如此反复,俩竿轮流上鱼,这可真是高效的钓法。

见海钓箱里已经有了不少鱼,我就把钩饵撇进水里,喝茶玩手机去了,隔一会儿再提竿收鱼,也许是我钓点里的鱼被我钓得差不多了,也许鱼都被后

来的哥儿们钓走了。不久,鱼口见稀了。我从不推崇那种拼命似的抢鱼方式,反正我不玩儿了。

钓楞巴,我喜欢用海钓箱装鱼。海钓箱不仅能坐,还能在箱里放个冰袋,到家后鱼新鲜,钓箱还好洗。

这一天,我悠闲地钓了大半箱。

10月7日

“十一”大假期间,儿子也休假回来了,听说我要去钓鱼,他也要跟着去散散心。

恰巧,刘哥又找了新钓场。连钓多次均收获不多的我们,这次势必要把握机会。去时,我在车上跟“厨师”说:这地儿要是楞巴少的话,咱就让刘哥

再换地方,今天该拿鱼了。

钓场是海边的一个很大的池塘,我们转了半圈,几乎每一处的水都浅,原来这个塘子也在放水收网。塘主一再说,你们玩吧,里面有的是鱼。大家听罢,便各就各位,各钓各的。

我带着儿子在离小队伍稍远一点儿的浅滩布置了个小阵地,给他支了一支4.5米竿子。由于撤水,岸边没有放钓椅的地方,只能站着钓手竿。我把给儿子的4.5米手竿的钓组加了重铅,将固定铅皮座的太空豆拉开10厘米,让儿子“甩大鞭”钓跑铅,铅加重了,即使风大也好抛。待儿子上鱼了,我才开始我的拿鱼操作。

我一边控制着轮番上鱼的小海竿,一边不时照看着已经参加工作却只跟我钓过三次鱼的儿子。他把4.5竿抡甩得嗡嗡响,浮标动了就提竿,中鱼了也是“嗡嗡”抡甩着将鱼抡上岸,然后 “啪嗒”一声,不一定把鱼甩到身旁还是身后的什么地方,然后在手里垫个毛巾去摘钩,再回水边“嗡嗡”继续。

我逗他说:“儿子,你钓上来的楞巴够倒霉,吓都让你给吓死了。”

他顾不上回应我,继续虎虎生风地挥着竿子。

见他很愉快又很认真地玩得热闹,我更能专心地拿鱼了。

鱼,如愿以偿地拿到了!很过瘾,

以至于连钓场老板中午备好的炖鱼和好酒也顾不上了。临走时,我揭开海钓箱一看,爆箱了!

楞巴鱼好钓——不择食、咬钩狠,但重要的是水里得有。

这天,儿子玩得很开心。

10月8日

昨天,我刚带儿子玩了一天。今天,意犹未尽的我跟“蒙哥”“厨师”又去了。结果,昨天的钓场放水放得厉害,像落潮一样。我们仨就找了个水没放彻底的坑,几竿下去有口,有口就好。于是,我们哥儿仨就在这个坑钓了小半天,直到停口才收手回家。

这个仅有少许水的坑里的楞巴,基本让我们仨给清了。“厨师”说,这种坑中的鱼叫“归坑鱼”,钓“归坑鱼”要有耐心,得找鱼,钩饵要抛得准,因为这些仍有水留存的坑的地形大多复杂, 有的还有沉底的烂网,一不小心就会挂钩,得找空儿钓。

有的时候,“归坑鱼”的数量会很多,而且个头大,找好了坑,钓这些漏网之鱼会很过瘾。

10月28日

这天,“楞巴组”多了一位海钓高手“阿伟”。这兄弟已经连续二十多天奋战海边了;自己疯不算,还把媳妇拉下水,媳妇钓鱼上瘾后,天天磨他去钓鱼,当然正和他意。

套路真深。“阿伟”到地儿就选了个闸门,闸口有水流,鱼多爱咬;刘哥和“蒙哥”钓另一个闸门,我没找到闸门。

我和“阿伟”一起试钓了一下,他钓闸门右侧,我钓左侧,结果我的钓位挂钩,于是另找钓点了。

由于水面太大,我开车找了几处都 不满意,往回走时终于也发现了个闸门。细一观察,离闸门三米处有缓流,而且水体清亮,用3.6米手竿刚刚好,就这儿了。几竿下去,找到了底,调好了浮标,很快我就上鱼了,楞巴被我接二连三地拎上岸。看来有水流、溶氧多的闸门处真聚鱼啊!

11月12日

连续刮了数日的北风寒天终于转暖,刘哥也从云南旅游回来了。于是,大家立马约了一场。

刘哥、“蒙哥”,还有我,一早就蹽到海边,事先约好的一辆迎送车把我们带到凌海地界的一个水面。刘哥、“蒙哥”很有理想,去了闸门处,我就地选择离停车的岸边很近的一个湾子下竿。试钓一个多小时,我们仨一口没见着。

空军的原因可能是天凉,漏网之鱼

不爱开口,也可能是水里的楞巴都被搜索干净了,还可能中午气温上来后,鱼会开口……

不管午后鱼开不开口,我们仨都一致决定撤了,当时想:这也许是今年最后一次钓楞巴了。

到家后,我自觉地把钓鱼服洗了,但是,楞巴渔具并没有彻底地擦拭。

12月6日

今天天气有些回暖。也许,这是今冬最后一个暖和天了。睡到自然醒后,我灌了壶热茶,我就独自去海边了。

到了老钓场,我惊奇地发现远处的海水还绿莹莹的,岸边的水面上一层薄冰,岸上还有雪。

既然来了,有枣没枣打一杆子。按

以前冬季的打法。我先扔几块石头破冰,然后抽出3.6米钓竿,挂羊肉丁儿钓了起来。

我正信心满满的时候,起风了,迎面吹来的风把浮冰刮了过来,竟然把我砸开的冰窟窿合拢上了,钩饵根本下不去。我起身看了看,这地儿没法玩别的钓法,我又懒得去对岸,索性就撤了。

临走时,我站在坝上环顾左右,目及之处一片冰冻。看来,今年的楞巴季是彻底结束了。

回来时路过一个淡水钓大棚,几个哥儿们正在那儿钓得有滋有味。没多打扰,我约了几位钓友找了个小店喝上了楞巴收竿酒。不想这一顿收竿酒又喝到了半夜。

一个楞巴季,我体验到了鱼竿震颤的手感,品尝到了现钓现吃的新鲜美味,享受到了兄弟们一起出钓的快乐,还丰收了秋储冬藏的鱼获。

在我的心中,我感谢一起玩耍了一个钓季的伙伴们。来年的楞巴季,咱们继续!

迎着日出去海边

到了钓楞巴的季节,有水就有鱼,有鱼就有钓鱼人

刚入秋时的小楞巴

钓楞巴用不着太精致名贵的武器,有长有短不怕海水浸就行

串钩上鱼 入秋后,楞巴一天比一天大了

阿伟将钓位选在闸门口,一看就出鱼

摘钩时最好垫个毛巾,不然容易被楞巴背鳍扎伤

闸门处有水流,溶氧多,好聚鱼

我的小海竿阵地

钓楞巴一直能钓到海水上冻

这螃蟹也来凑热闹

这条楞巴个头可以,拍一张留个念

楞巴爆箱 晾晒的楞巴干儿,美味

大海结冰了,再钓待明年

味鲜肉嫩的油炸楞巴

家常炖楞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