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姑、海鲈拉流钓

Angling - - Contents - 文/图 山东·于自立

我是一个钓龄四十多年的老钓手,第一次听到“拉流钓”的说法还是十多年前来青岛的时候。实际上,拉流钓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传统船钓法,听说是“靠海吃海”的青岛人发明的。我觉得它不但最原始、最传统,也是最科学、环保的钓法,难怪至今它仍受广大钓友的推崇与喜爱。

顾名思义,拉者,上下拉动也;流者,流水也——在海里的水流处,上下拉动钓组以引诱鱼儿上钩,谓之“拉流钓”。最早的“拉流钓”是不用鱼竿的。当然,随着渔具的不断研发改进,鱼竿拉流也逐渐普及。

众所周知,大鱼一般都是逆流觅食的。所以,有海流处才有大鱼出没。船钓拉流一定要在有海流的地方,流水越强越好。拉流钓时,船不抛锚,随着流水漂浮,钓者人手一线,上绑单钩或多钩,垂入水中。这让我想起在洛杉矶的那些手头比较拮据的墨西哥人,他们没有多余的钱买鱼竿,便将鱼线缠在可乐罐上,线尾绑上石头作铅坠;抛出钓组后,以手拉动鱼线诱鱼,鱼儿是否咬钩全凭手感,这种钓法和拉流钓异曲同工。

别小看他们钓具的简陋与钓法的原始,鱼儿却是一条条地上钩。原 因很简单,以手牵动鱼线,鱼咬钩的讯息直接传达到手上,钓者能第一时间感知。而使用鱼竿,这种讯息则传达到鱼竿,若鱼竿品质不佳或竿梢太硬,不够敏感,又或者你疏忽而没看到竿梢抖动,都会导致“放鱼归海”。所以我才说,拉流钓是最科学的钓法。

我有两位机灵的钓友老徐和小范,传统的拉流钓法经过这二位的改良,已经不限于一人一线、一线一钩了,它甚至被广泛地用于岸上守钓。下面,我将以我的亲身经历,同大家分享拉流船钓与岸上拉流的精彩玩法。

丁字湾大桥拉流钓海鲈、黄姑

丁字湾大桥连接着青岛和邻近的海阳——从青岛的滨海大道跨过此桥即进入海阳市。丁字湾大桥的桥墩上附满各种贝类,海底泥沙中栖息着大量海虫,这使得丁字湾大桥附近海域

成为海鲋、海鲈(山东钓友称之为寨花)、虾虎鱼(山东钓友称之为光鱼)聚

集觅食的地方。我曾在此岸钓数次,均有不错的收获。

每年中秋前后,这里是黄姑洄游进入崂山湾的必经之地。当四五月份崂山八水河钓海鲋的季节过后,老徐这些“姑粉”就会在七八月份来此拦截黄姑的“先遣部队”。相对于他们这些识途老马,在大桥上拉流岸钓黄姑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

去年七月底的一个周末,老徐帮我准备好了拉流钓具——一条长约100米,直径1.0~1.2毫米的透明尼龙线,缠在一个红色大塑料圆盘上;线的尾端根据水流的强弱,绑上300~500克的铅坠,每隔2~3米系上钩把线——1.5~2米长的7~10号透明尼龙线,绑20~26号鲈鱼专用钩,共3~6副钩把线;钓组前端(与主线连接处)再根据水流的强弱拴上一个0.5~1千克重的小铁锚,这就是整个钓组。拉流钓的钓组需根据对象鱼的品种、大小,以及当天的潮汐、风向、水流等因素进行配置和调整;鱼饵以海虫为最佳。老徐他们都是自己 动手去挖管食,我用的则是现买的沙蚕(青岛人称之为沙食)。 管食粗且硬,持钩性好,适用于水中微生物和小鱼、小虾较多时使用。相比之下,沙蚕较细,又活蹦乱跳,易招引小鱼、小虾。钓者若专钓海鲈,宜用活虾;如果海鲈、黄姑兼而钓之,还是以管食为佳。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一行五人浩浩荡荡地在下午5点左右出发,前往丁字湾大桥。因为黄姑、海鲈均是“夜行鱼种”,所以我们争取在日落前到达钓点,黄昏时刻开始拉流。

我们到达时,正值海水落至半潮,桥下水流湍急,这是拉流钓黄姑的最好时机。大家每人两副钓组,挂上鱼饵后,将钓组抛落至桥底,让其顺着水 流拖行一段距离,待前后的铅坠在海底固定后,再将主线系在桥墩上,每隔15~20分钟收一次钓组,只有这个时候才能知道是否有鱼上钩。

小范的对象鱼是海鲈,对付这种掠食性鱼类,可不能像钓黄姑一样以守钓方式“守株待兔”了。钓海鲈时,铅坠只需一个,钓组到达海底后,稍微上提2~3米,如果无鱼咬钩,则重复上述动作,因此必须线不离手,这与船钓拉流类似。于是,他将他的另一副黄姑钓组交给我看管。

老徐总是第一个钓上鱼的人,在第一次收线时,他就钓到一条半斤左右的黄姑。老刁随后也收线了,看他吃力的样子,应该收获不小。我前去帮忙,想

拉流钓组

虾虎鱼,山东钓友称之为光鱼、大头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