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钓圣彼得堡

Angling - - Contents - 文/图 辽宁·刘少才

这里的鳕鱼真的好钓,它们基本是抢钩吞饵。钓获的鳕鱼被我们直接扔在甲板上,不一会儿就变成冰鱼。鳕鱼属肉食性鱼类。船员们最初用猪肉或牛羊肉作饵,上鱼后就改用鱼肉了,只要钓获第一条鱼,就不愁没饵了。冬天在甲板上切饵真的太容易了。大家都知道冻肉好切,切冻鱼也是如此,要方则方,要长则长。

圣彼得堡位于俄罗斯西北部,波罗的海沿岸,涅瓦河口,处于北纬59°~60°,东经29°~30°之间,其纬度虽然在北欧三国(挪威、瑞典、芬兰)以南,但冬季却比北欧三国要冷得多。有一年的11月初,我所在的远洋船按计划驶到圣彼得堡港锚地,就赶上了这样一个寒冷的冬天。

由于我们船是一艘进口的老式船,船上不具备存放船员排泄物的专用设施,结果经过当地权威验船部门验

船,港口最后正式通知我船:为了环保起见,船不能进港受载。

何去何从?我们说了不算,须等国内通知。这一等就是半个月。而就在等通知期间,气候突变,气温急剧下降。此前我们特意查过资料,虽然圣彼得堡冬季寒冷,但平均气温不过-6.5℃,最冷的1月份平均气温为-8℃,积雪期持续132天,结冰期从11月中旬至第二年4月中下旬。按照该资料所载,我们11月初抵港,若顺利进港的话,装货最多用7天,不至于遇到冰雪的麻烦。

可是,计划不如变化快,船不但进不了港,还遇到了极寒天气,几乎一夜之间近岸就结冰了。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这里纬度太高,天寒不饶人,那是一股刺骨的冷。

我们多于夏季出海,所携带的防寒工作服很薄,只能短暂应付0℃左右的 气温,时间一长就受不了。所以,水手没被安排室外工作。

我们等到第七天,既没等到进港的消息,也没等到离港的准信。据当地气象部门报道,气温还要持续走低。这艘万吨级、一百多米长的船体虽然没被封冻在锚地,但被强劲的北风吹得不停地摇晃,船舷与水线接触部分还是海水,但1米开外就是薄冰了,若此时开航,还不至于借用破冰船。

就在当天上午,我与值班三副在驾驶台闲聊着。三副拿望远镜向岸的方向随意望去,隐约发现有人好像在冰钓。虽然距离很远,但通过仔细观察可以断定,他们的确在冰钓。看来这片水域不但有鱼,而且可以通过冰钓的方式钓取,否则当地人不会冒着严寒空守钓竿。

对于百无聊赖苦等了七天的我们来说,三副的这一发现不亚于发现新大陆。这些天,大家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全都憋得快发疯了,火气也都很旺。有两个天津籍的船员,本来是一对铁哥

儿们,没事儿就好在一起喝个小酒谈谈心。可那天晚上,两人喝着喝着,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政委赶到现场都劝不开。政委意识到,如果再继续这样待下去,非出事不可。

在我和三副断定冰下有鱼后,我立即拿上钓具,将能防寒的衣服全穿 上,去楼下喊政委。政委听我说冰下可能有鱼,当即说试试去。他恨不得让大家全去钓鱼,免得惹是生非。

我将钩子下到底,很快感到有鱼咬钩。我拉上一条,刚提到水面就脱钩了,这是钩小鱼大造成的。政委的运气比较好,第一条就拉了上来,是一条足 有500克的鳕鱼。芬兰湾的鳕鱼属于大西洋鳕鱼品种,原产于从北欧至加拿大及美国东部的北大西洋寒冷水域,以藻类、甲壳类、鱼类、头足类生物为食。大西洋鳕鱼栖息范围广,从沿海至大陆棚,以及许多开阔海域,均有其身影,它是全世界年捕捞量最大的鱼种

之一,为高经济价值的食用鱼。作为商业鱼种,其主要出口国是加拿大、冰岛、挪威及俄罗斯,在日本主要产地为北海道。此鱼也是重要的养殖和游钓鱼类。

跑鱼后,我赶紧回房间换大钩粗线,顺便喊来水手长,叫他打开舱房,取出一把水手平时铲铁锈用的长把铲子,把船下能够得着的冰捣碎。水手长是上海人,55岁的老资格船员。他说圣彼得堡及芬兰湾的渔民都热衷于冰钓,在俄罗斯的其他地方,冬季冰上钓鱼也很受欢迎,渔民们在厚厚的冰层上坚守,等待鱼儿上钩,即使冰天雪地,钓鱼的乐趣也不减半分。

听说冰下有鱼,管事和大厨来劲了,他们不是亲自钓鱼,而是在走廊上喊人都去钓鱼。大厨保证,只要钓上 鱼,晚上就加餐改善生活。

船员当中有几个去过俄罗斯其他港口的船员,他们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 当地人钓到小鱼必须放生,至于小到什么程度,他们也不清楚。虽然俄罗斯纬度高,但鱼很多,个体也大。岸上人钓

鱼基本不打窝子,钓竿也很普通。

这里的鳕鱼真的太好钓了,鱼饵一下底,就遭它们抢钩吞食。钓获的鳕鱼被我们直接扔在甲板上,不一会儿就变成冰鱼。船员们最初用猪肉或牛羊肉作饵,上鱼后就改用鱼肉了,只要钓获第一条鱼,就不愁没饵了。冬天在甲板上切饵真的太容易了。大家都知道冻肉好切,切冻鱼也是如此,要方则方,要长则长。

钓鱼的气氛虽然火热,但并不能 驱走严寒,船员都没带棉鞋,穿一双旅游鞋站在冰冻的铁质甲板上,即便不停地走动,也照样冻脚。尤其是我,小的时候脚被冻伤过,落下病根,一挨冻就像被猫咬一样,实在受不了。我只好放下钓具,在甲板走几圈暖暖身子,甲板上又太滑,我不敢快走。

愈发强劲的北风中夹杂着小雪花,大家兴致未减,一边钓鱼,一边吐着哈气感慨:“鱼啊鱼,不是我想钓你,实在是寂寞难耐啊!”

鱼,他们非常愿意将自己的空闲时间都消磨在钓鱼上。到了冬季,他们的钓箱就变成铁质的了,这是便于在冰上拴上绳子当雪橇拉着走。伏特加酒可以说是俄罗斯男钓手冰钓的必备品,吃饭的时候,他们也不怕冷,小铁箱当餐桌用,对食物也不挑剔,只要有伏特加酒相伴就行。他们并不在乎是否能够钓到鱼,也不在意天气的寒冷,狂风的咆哮和冰面的断裂,他们几乎义无反顾地痴迷于冬钓,他们更在乎享受大自然的过程。

读者或许关心我们的船最后到底进没进港,这是我必须要交待的——抛锚半个月后,鱼没少钓,最后终于接到国内通知,要我们离开圣彼得堡,转去德国汉堡。然而,此时的冰已将大海和港口封冻,我们不得不雇当地的破冰船,开凿出一条冰海之路,进入深水区,转道德国。

船上的冰冻景象

驶进圣彼得堡港锚地

大西洋鳕鱼是很多欧洲钓鱼人的海钓对象鱼

俄罗斯的冰上钓鱼人和滑冰者

用最原始的方法打冰眼

冰上钓鱼的俄罗斯钓鱼人

出水的鱼很快变成冻鱼

铁钓箱既能坐人,又能当小饭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