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尽染 邂逅一出秋日大秀 / 严正宏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 文 _ 严正宏

9月,夏秋交替时的秋色总容易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因为刚刚入秋,秋意并不浓厚,还留有一些夏天的影子,此时色彩斑斓的美景好似哪家调皮孩子打翻了的调色板,绿色、黄色、红色等色彩遍撒四方,美得像一幅水彩画。

内蒙古额尔古纳 油画铺陈

9月初,位于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额尔古纳已经显露出秋意了。这时的森林如同一个大的调色盘,多彩混杂,樟松依旧苍翠、白桦叶子浅黄、落叶松叶金黄、红红的杨树叶子及灌木叶等一片绚烂,把大兴安岭变成了一座“五花山”。一般都会先坐飞机到海拉尔,再租车前往额尔古纳,一路上都能领略到这样的美景。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途中会经过一段长长的“白桦林长廊”,耳边桦树叶沙沙作响,眼前山林层次分明,有淡淡的红、浅浅的黄,还有翠色樟子松点缀其间,油画一般的绚丽色彩让人怦然心动。

新疆禾木村 活色生香

禾木村是离新疆喀纳斯不远的一个山村,每到初秋,这里便成为摄影爱好者的聚集地,因为这里有一片限时的绝美秋色。禾木村四周雪山环抱,遍布着茂盛的白桦林。由夏转秋时节,白桦林一片金黄,与皑皑雪山相映成趣,林边图瓦人的木屋宁静安详,仿佛童话里的世界。无论从村里哪个位置望出去,都是热烈而明朗的金黄色,层林尽染,绚丽多彩,而小河、木房、炊烟、桦树林及禾木桥上的放牧人都成为美景中的“点睛之笔”。当地图瓦人颇具传奇色彩的历史和世外桃源般的村庄生活也吸引着游客寻幽探奇的脚步。据说, 图瓦人是当年成吉思汗西征时遗留士兵的后裔,世代以游牧为生,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长白山红叶谷 浓淡相宜

红叶谷是长白山支脉老爷岭的一条山谷,位于吉林蛟河市山区,它北起庆岭瀑布,南临松花湖。大量的水蒸气滋润着这条峡谷,使得它充满原始与古朴的野性韵味,而且这里的树林叶密片薄,此季前往刚好能见到层次丰富,令人炫目的红。梦幻般的红叶铺天盖地,让人陶醉,一丛丛、一簇簇、一坡坡、一山山,数不尽的红色与蓝天、白云、河流构成一幅醉人的金秋画卷,令人心旷神怡。

从来没想过红色也有这么多种,有凝重纯正的中国红,有淡如芙蓉的桃红,有艳如箔金的橙红,有贵如珠宝的宝石红,也有耀眼夺目的朱红。红叶漫山遍野,变幻万千,真可谓“浓妆淡抹总相宜”。特别是逆光看去,瑰丽宏大。红叶谷纬度高、霜期长,是使这里红叶色彩艳丽的气候优势;而地处长白山余脉和松花江流域的交汇地区,树种种类繁多,又为这里在红叶观赏期形成五彩斑斓的效果提供了地理优势。

桂林龙脊梯田 金色浪潮

桂林的秋让人惊艳无比,目之所及,一片金黄,从银杏树到桂花香,最著名的当属龙脊梯田,气势恢宏的滚滚“稻浪”从山脚盘旋到山顶,令人心生敬畏,敬畏大自然的巧夺天工和天赐胜景。

层层叠叠的梯田在秋风的吹拂下翻起了滚滚稻浪,那金黄色的海洋绵延千里,蔚为壮观。沿曲折的山路穿过山谷来到这腹中宝地,便仿如进入了一个金黄色的童话世界。龙脊梯田从流水湍急的河谷到白云缭绕的山巅,从万木葱茏的林边到石壁陡崖前,凡有泥土的地方,都开辟了梯田。垂直高度达五六重,横向延伸五六里,那起伏的、高耸入云的山,蜿蜒的如同一级级登上蓝天的天梯,像天与地之间一幅幅巨大的抽象画。顺着石块铺成的山间小路,沿着被雨雾润湿得亮亮的石板路上山,边走边俯视四周的梯田,如链似带,小山如螺,大山似塔,层层叠叠,高低错落,你不能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日本北海道 豪迈初红

北海道是日本最早可以看到红叶的地方,也是红叶前线的原点。北海道的枫叶与我们平常所见的不同,高大粗犷的枫树颇有一番豪迈的气势。

红叶从大雪国立公园的高峰慢慢下行,眼前色相多变的壮阔红叶加上山顶白雪的亮丽衬托,这样的红白竞艳确实在其他地方难得一见。山顶上已经初雪皑皑,近处白雪映衬之下的枫叶却层层叠叠,红黄绿三色辉映,比明信片上的风景更加迷人。

在北海道,无论何地都能遇见美丽的红枫,函馆、富良野周边、川汤……都是绝佳的赏枫景点。入秋时分沿着道东的钏路湿原铁轨行进,两旁的山谷都被染成了赤红色,坐在每年此时限定行驶的小火车上慢慢欣赏,最是惬意。

内蒙古额尔古纳市周边山地里,白桦林扎上了金黄色的头巾

新疆禾木村的秋天

长白山红叶谷梦幻般的红叶铺天盖地,令人陶醉

桂林龙脊梯田的滚滚“稻浪”从山脚盘旋到山顶

日本北海道的红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