葎草 这个可以拿来做啤酒 /小丸子

Food and Life - - Contents - 文、图 _小丸子

在滴水岩,我见识了太多太多厉害的杂草了,鬼针草、葎草、一年蓬、小窃衣、商陆、北美独行菜、葛。每一块小小的地方都有一种优势杂草,或者植物也像动物一样,有自己的领地。

水库旁边有一大片葎草正在开花,当然,别的地方也有,但是没有这边这么壮观。规模浩大的葎草让我想起了《杂草的故事》里的一句话:杂草是我们硬要把自然世界拆成野生与驯养两部分造成的结果。它们是边界的打破者,无归属的少数派。它们提醒着我们,生活不可能那样整洁光鲜、一尘不染。它们能让我们再次学会如何在自然的边界上生存。

葎草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草,《本草纲目》云:葎草,二月生苗,茎有细刺;叶对节生,一叶五尖,微似萆麻而有细齿;八九月开细紫花成簇;结子状如黄麻子。

当然,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是一种非常讨厌的杂草,缠绕草本,分布广泛,耐寒抗旱,如果让它长到了绿化带里,可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因为它们的生命力极强,蔓延的速度惊人。 葎草又叫“蛇割藤”“割人藤”“拉拉藤”,它们的茎、枝、叶柄上面都长着密密麻麻的倒钩刺。这种倒钩刺并不是吓唬人的,而是有实实在在杀伤力的。记得有一次看到葎草丛中有一只甲虫,不顾一切地钻进去拍照片,出来时就惨了,所有皮肤裸露的地方都被它的倒钩刺拉出红色划痕,火辣辣地疼,难道因为这样就叫做“拉拉藤”? 葎草的叶子纸质,肾状五角形,掌状5 ~7深裂,少数为3 裂,看上去还是挺可爱的,叶子对生,特别是刚刚长出来的样子,充满绿意,让人心生欢喜。

葎草的花单性异株,雄花很小,黄绿色,圆锥花序,但花粉量很大,只需要轻轻一碰,花粉就会像烟一样散出来,非常壮观,让人怀疑它是不是风媒花。雄花的数量也比雌花多得多,我努力地在杂草堆中寻找它们的雌花,但是没有找到,也有一些朋友表示从来没有见过葎草的雌花。葎草的雌花序球果状,苞片纸质,三角形,具白色绒毛,子房为苞片包围。

按照植物志的记载,本草可作药用,茎皮纤维可作造纸原料,种子油可制肥皂,果穗可代啤酒花用。我想起吉尔伯特・怀特在《塞尔伯恩博物志》中说,塞尔

伯恩有一片白土地,比村庄低一个阶梯。那片白土既非白垩也非黏土,既不适宜牧羊也不适宜耕种,但非常适宜种植啤酒花。我没有见过啤酒花,但是我想,葎草和啤酒花属于同一属,啤酒花的样子应该和葎草差不多吧!查了一些资料,发现也有一些地方在收葎草的花,当作啤酒花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