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初乳禁令尚未解除 高培已开始高调推荐牛初乳

Food Industry - - Contents - 郭铁 文

月25日,国健集团旗下婴幼儿食品品牌“高7培”宣布启动“再现牛初乳传奇2——高培健康全餐计划”,提出“让所有喝奶粉的宝宝都能吃上牛初乳”,建议婴幼儿在食用配方奶粉的同时补充牛初乳,以补充“免疫”功能。

然而,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原卫生部2012年颁布的牛初乳禁令并未解除。为高培牛初乳站台的“中国优生科学协会科普教育委员会主任”蔡旭峰,经中国优生科学协会证实并非协会正式人员。而此次“全餐计划”实为高培在母婴渠道推广的进口奶粉与牛初乳捆绑营销策略,被业内人士指出涉嫌违法及误导消费者。

尚未解禁的婴幼儿牛初乳禁令

根据高培官网信息,其健康全餐计划“提倡‘营养’加‘免疫’的健康全餐,让宝宝在食用配方奶粉的同时补充牛初乳,提供所需要的50%免疫因子”。

宣称是中国优生科学协会科普教育委员会主任的蔡旭峰,在7月25日高培活动现场解读中国牛初乳政策,称2016年出台的《保健品注册和备案管理办法》里,牛初乳被归到营养食品类,“牛初乳粉完全可以作为婴幼儿辅食和普通食品给婴幼儿和成人食用”,这是继2005年《牛初乳的功能和行业规范》后,国家再次加大对牛初乳产业的支持。

业内人士指出,高培的“全餐计划”实际在向消费者和渠道传递“牛初乳解禁”的信号,但事实并非如此。

早在2012年4月,原卫生部在给原质检总局的《牛初乳产品适用标准问题的复函》中明确表示,婴幼儿配方食品中不得添加牛初乳以及用牛初乳为原料生产的乳制品。这也被称为“牛初乳禁令”,使“免疫之王”的牛初乳产业迅速走向寒冬。

8月7日,记者查询卫健委官网发现,牛初乳相关法规及解读依然停留在2012年的禁令上,并没有更新。科信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副主任钟凯也向记者证实,原卫生部对牛初乳的规定尚未解禁。而在今年1月30日发布的《婴幼儿配方食品备案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中,牛初乳禁令再次被重申,即使用牛初乳原料的婴幼儿配方食品不予备案。

此外,记者还查到,蔡旭峰提及的2016年《保健品注册和备案管理办法》中,并没有任何牛初乳的相关内容,更谈不上“国家支持”。8月8日,中国优生科学协会办公室向记者证实,蔡旭峰的实际身份为该协会发展部的第三方合作者,并非协会人员,也不是牛初乳专家。

高培方面8月8日回应记者称,禁令里没有明确婴幼儿能否食用牛初乳,只是说不能在配方食品中添加,“高培这样做没有问题”。

“全餐计划”实为高培在母婴渠道推广的进口奶粉与牛初乳捆绑营销策略,被业内人士指出涉嫌违法及误导消费者。

美国食品技术协会高级会员、科学松鼠会成员云无心认为,在牛初乳“禁令”尚未解除的情况下,高培的行为涉嫌违法。

不过,美国食品技术协会高级会员、科学松鼠会成员云无心认为,在牛初乳“禁令”尚未解除的情况下,高培的行为涉嫌违法。婴幼儿能否食用牛初乳目前处于灰色地带,是否合法需要监管部门作解释,“不是企业或个人瞎理解就可以的”。

安全性尚未充分评估

在7月25日高培牛初乳的活动上,重庆医科大学儿科博士、成都市妇女儿童中心医院临床营养科主任陈科还通过视频解读了一份2017年启动的高培牛初乳临床研究报告,采用随机、盲法、对照性方法评价添加高培牛初乳对6月以后婴儿体格生长、感染性疾病、大便性状、肠道菌群、生活质量的影响。报告称, “高培牛初乳可促进婴儿生长发育”。

针对研究成果的有效性等问题,记者自8月7日起多次联系陈科,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短信也无回应。

高培方面对记者解释称,单纯的配方奶粉

只强调了营养部分,但缺少牛初乳和母乳(初乳)中的免疫因子。目前无论高培官网还是其官方客服,均称不满6个月的宝宝可以食用高培牛初乳。

“牛初乳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不确定性。首先它的好处没有明确科学证据,其次安全性也没有充分评估。”云无心认为,对婴幼儿来说要安全优先,然后才能考虑有没有功效,“目前一些实验证明了牛初乳的一些功能,但除非有监管机构组织专家评估形成政府层面的推荐,否则仅是个别研究,不足以推荐给消费者。”

据云无心了解,目前包括中国、美国、欧盟、澳洲等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部门及权威组织尚未出台牛初乳的推荐政策。在国外,如果像高培这样宣称婴幼儿不吃牛初乳就缺乏免疫,极有可能被其他配方奶粉企业告上法庭,“属于没有科学依据和监管依据地去攻击其他产品。”

事实上,欧盟食品安全局早在2011年就发表过观点(《Scientific Opinion on the substantiation of health claims related to bovine

colostrum》),认为牛初乳与“免疫健康”、“改善运动性能”、“可能有助于治疗结肠炎、预防腹泻,减少绞痛症状”等企业的功能宣称之间不能建立因果关系。

在我国,原卫生部专家早在2012年就对牛初乳禁令作出明确解释,“牛初乳对婴幼儿不是传统食品,也不是必需食品。”我国进口牛初乳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澳大利亚将牛初乳作为补充类药物管理,新西兰规定添加牛初乳的膳食补充剂类食品不得用于0-4个月婴儿。美国最大的医疗健康服务网站WebMD也建议,目前没有足够的可靠信息来了解牛初乳对孕妇及哺乳期的安全性,应避免食用。

对于婴幼儿免疫问题,云无心说,配方奶粉足够支持婴幼儿的生长发育,家长没必要担心。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马冠生今年3月在《中国医药报》上的文章也指出,人初乳中主要是免疫球蛋白IgA,牛初乳中主要是免疫球蛋白IgG,“牛初乳是为小牛犊‘量身定制’的,对人的效果自然差很多。”

“全餐计划”实为捆绑销售策略

国健集团(新西兰高培)董事长伍苏国在7月25日活动现场说,“让所有喝奶粉的孩子都吃上牛初乳,这是高培的使命”,今年高培以推动牛初乳行业发展为目标。不过,据记者了解,“全餐计划”实为高培在母婴渠道推广的捆绑销售策略。

8月7日,记者以商家身份从高培一位省区经理处了解到,目前高培正在母婴渠道全力打造健康全餐计划,消费者购买任意一桶高培原装进口奶粉就会获赠100元的牛初乳代金券。此外,高培还针对母婴门店开展1-2天的“高培倍增训练营”,提供人员培训、物料、宣传等支持,“教他们怎么卖”。

“牛初乳的风险主要来自于不确定性。首先它的好处没有明确科学证据,其次安全性也没有充分评估。”

该区域经理还透露,就县、市级代理商来说,高培原装进口奶粉的零售价约为380元/罐,拿货价仅为4.5折;高培牛初乳的建议零售价为438元/罐,拿货价仅为4.3折。即便算上100元代金券的成本,代理商每卖出一组高培“全餐”,至少可获得358元的高利润。

根据高培方面及上述区域经理介绍,国健集团早期靠鱼肝油等营养品起家,十年前曾代理过新西兰牛初乳品牌“蕊盛蕊”,2017年推出“高培”牛初乳,是牛初乳“禁令”颁布后第一个在母婴渠道推荐婴幼儿食用牛初乳的企业。此外,作为“全餐”组成之一的高培进口奶粉在其官网被描述为“新西兰本土品牌”,但实际为恒天然代工生产,产品主要面向中国市场,国建集团为“高培”品牌实际拥有者。

“在禁令尚未解除、牛初乳安全性尚未被充分评估的情况下,高培的这一捆绑销售策略涉嫌误导消费者。”乳业专家宋亮认为,“全餐计划”实际是高培的一种营销方式,其背后是牛初乳的高毛利诱惑。

牛初乳产业联盟会会长段旭煌在今年2月曾对媒体表示,我国牛初乳行业有复苏迹象,牛初乳功能性食品市场规模在50亿元以上,且年增速超过30%,消费群体80%集中在婴幼儿及老人,而目前卖给婴幼儿的牛初乳产品正是以单独包装为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