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 SCHALKE 04

采矿进行时

Football Club - - 十一人 -

表示迈尔不愿意再为“矿工”上场拼杀。不过,就“禁止出场”一事而论,沙尔克方面却并不冤枉。今年1月,在另一位核心球员格雷茨卡拒绝续约,选择夏天加入拜仁后,特尼斯就曾有过类似的表述,“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不应该再穿沙尔克的球衣了。这样的事情对球队出现负面影响,有可能直到赛季结束之前,格雷茨卡只能坐在看台上。”当然球队并没有如“特主席”所说弃用格雷茨卡,正相反的是,尽管主场球迷总会挂出讽刺他的横幅,甚至在他触球时发出嘘声,但格雷茨卡依旧位置稳固。个中原因也很简单,让格雷茨卡坐半个赛季的“冷板凳”固然会大大影响他入选世界杯大名单,但既然去意已决,与其冒着“有损国家队利益”的舆论压力,放弃一片大好的“欧冠”前途,在理智的德国人看来实在得不偿失。于是双方默认了现状,俱乐部帮球员维持状态,格雷茨卡用最好的表现助球队进军欧冠资格。说起来,“支援”拜仁在今天已经激不 起什么沸反盈天,沙尔克虽遗憾也应该能坦然接受,毕竟俱乐部此前已经为留下格雷茨卡尽了全力。赛季伊始,为表诚意,在“赶走”赫韦德斯后,沙尔克任命在联合会杯上大放异彩的格雷茨卡作为副队长,与此同时俱乐部开出续约合同,将格雷茨卡的年薪从300万飞涨至1000万,根据成绩有可能达到1200万。这个数字就算拿到拜仁也能算顶级行列,接近托马斯·米勒,远超诺伊尔、胡梅尔斯和罗本等一众大牌,沙尔克可谓出手阔绰,诚意尽显。只不过格雷茨卡“志存高远”,不为所动。让人没想到的是,沙尔克一心挽留格雷茨卡,却“得罪了”迈尔。当时,小格态度不甚明朗,俱乐部自认为胜券在握,全力公关的同时,竟然表示放弃迈尔,“他现在必须决定是在沙尔克完成合约,还是选择转会,只有这两种选择。”等到格雷茨卡“战役失利”,再想回过头来寻求迈尔作为“B计划”,又显得过于小气。先是开出450万欧元

年薪,随后又涨到550万,尽管在俱乐部工资体系下已属“天花板”,但比起“砸锅卖铁”全为格雷茨卡来却是差距明显,显然迈尔并不买账。巴西奥运会男足决赛后,德国队队长迈尔带着中途因伤退赛的格雷茨卡的球衣上台领奖,一时被传为佳话;而今,关系莫逆的二人又“携手”离矿而去,沙尔克又一次落得人财两空,或许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结局。

频频“失矿”如何问责?

一般情况下,球员合同到期前两年左右,俱乐部就会展开行动。想留的要提早着手续约谈判,不想留或是留不住的也要尽快推向转会市场,为了彼此的利益,极少会有一拍两散的情况出现。当年毕尔巴鄂竞技在 略伦特转会一事上“一意孤行”,不惜付诸“冷暴力”,多次拒绝尤文图斯的主动开价,最终俱乐部一分钱也没收到,任由略伦特以自由身离队,球员经过一整年的枯坐板凳状态大受影响,错过巴西世界杯。诸如此类两败俱伤的例子,在当今足坛着实不多,多数情况下双方各让一步,来日也好再相见。就像京多安与多特蒙德之间的故事一样,球员想找个好下家,俱乐部想卖个好价钱,因此在共同利益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双方每年续约一次,每次续约一年,就是为了给转会操作留下足够空间,最终京多安如愿加盟英超冠军,“大黄蜂”也收到了2100万英镑转会费。之前也曾强硬无比的多特蒙德,或许是在莱万多夫斯基自由转会拜仁后“吃一堑长一智”,灵活变通,同样留不住人的沙尔克,则是反其道而行之。2013

年1月,前德国国青队队长霍尔特比转投英超托特纳姆,转会费只有不到200万欧元。要知道,当时还没度过23岁生日的霍尔特比已经多次代表德国队登场,前途可期,而根据德国著名的转会市场网站数据显示,他的身价高达1100万欧元,如此亏本的买买却让俱乐部时任体育经理黑尔特心满意足,“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我们也得到了比较体面的回报,祝他在英超一帆风顺。”考虑到霍尔特比与沙尔克的合同到2013年夏天就将到期,届时球队连一毛钱也拿不到,及时“止损”也算无奈之下的最佳选择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此之后沙尔克的转会方针就变得“简单粗暴”,要么开价合适,拱手相送,要么续约不成,也不“壮士断腕”,而是任由球员合同到期走人。如果说,诺伊尔、德拉克斯勒和萨内的转会,为球队换回相当可观的巨额收益,在经营层面可打高分,那么过去几个赛季里接连免费放走马蒂普、诺伊施泰特、科拉希纳 茨、舒波莫廷和奥戈等主力球员,就真的让人摸不到头脑了。更有趣的是,剧情走向惊人的一致,先是俱乐部放话势在必得,球员态度暧昧不明;随后,俱乐部毫无任何手段施加压力,只是按部就班的谈判,球员则施展“拖字诀”;直到合同的最后一年,双方象征性的表示谈判破裂,最终到期走人。这么看来,沙尔克对待格雷茨卡一系列恩威并施的“组合拳”也算是有了不小的进步,只是收效实在甚微,对球员本人也难以造成太大的影响。“我当然会处理,否则我就太蠢了,我意识到他们合同的情况,但我不会操之过急。”2016年11月,俱乐部体育经理海德尔曾大言不惭地表示,如今却被“无情打脸”。由此不难看出,沙尔克的危机感实在有所欠缺。既然球队吸引力略逊,要么更早的开始续约工作,要么至少在合同还剩一年之时及时出售,即便被卖家“压价”,也好过两手空空。而今,熟悉的戏码仍在上演,

合同将在明年夏天到期的后防中坚纳斯塔西奇,面对续约要求时与“前辈”的方式方法如出一辙,“我当然会和俱乐部探讨续约的问题,但首先我们要等赛季结束再说。可以确定的是,我至少会在球队待到2019年。”此番表态,甚至有些“明目张胆”的意味。不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为俱乐部着想一下,考虑到塞尔维亚人的伤病情况不明,即便今夏另寻下家也难以保证待遇满意,倒不如下赛季先在费尔廷斯竞技场隐忍一时,恢复状态的同时也给那些潜在买家“验验货”,一举两得岂不美哉。让沙尔克高层头疼的情况还真不少,新星柯雷尔的合同也只剩一个赛季,这位去年夏天跟随德国队捧起欧青赛冠军的年轻后卫不满俱乐部区区100万欧元的新合同,拒不续约,恐怕沙尔克必须在世界杯前后“割肉止损”了。

还剩多少可以浪费?

据不完全统计,包括今夏流失的两位新星在内,沙尔克在过去3年时间里白白放 走的重要球员,身价总计上亿欧元。另一方面,沙尔克在过去三个赛季里,在转会市场中的投入也达到了1.3亿欧元上下,其中本赛季在转会市场上共投入4930万欧元,为队史之最,而花大价钱引进的如本塔莱布、阿里特、恩博洛等“璞玉”,也难保两三个赛季后又会不会沿着前人的足迹,走上免费离队的道路。“免费委培”至少还能留下名声,那些“不当培养”和“业余的人事安排”,只能反映出皇家蓝经营层面的混乱,而这恰是沙尔克育人却不留人的根源所在。就在3年前,盖斯还是一颗在德国足坛备受瞩目的新星,当时还在美因茨的海德尔为他作价1050万欧元;2年后,海德尔已经成为沙尔克的“船长”,却亲手将曾经的“嫡系”送去西班牙,租借费不过200万欧元。看攻强守弱的盖斯本赛季在塞维利亚的表现,恐怕很难挽回损失了。去年夏天,沙尔克共清洗了18名球员,除了盖斯,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老队长赫韦德斯。陪伴球队度过了漫长的“黑暗岁月”,不惜冒着职业生涯报废的危险带伤上阵,推迟手术,以至于沦为

“药罐子”,赫韦德斯为沙尔克倾尽所有,却招致扫地出门的结局,无疑是“矿工”缺乏球队文化的体现。“在沙尔克的四年都非常不错。但是在最后阶段俱乐部的做法让我很失望。冬天时他们就跟我说,愿意继续合作,直到赛季结束前一个月,他们还说对我很满意。或许我应当抓住最后一场比赛展示自己的能力,让他们下决心与我续约?当然这并不容易,对于一个连续五场比赛都没能进入名单的球员。”奥地利左后卫富克斯从2011年加盟沙尔克,始终兢兢业业,然而俱乐部对他却连蒙带骗,“我想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完全可以告诉我,我们有新的计划,你不再被需要了。好像我是最后一个知道实情的人,在那里踢了多年,甚至连个像样的告别都没有。”富克斯随后前往英超,并成为“莱斯特奇迹”的参与者。盖尔森基兴的城市属性注定了他们无法成为区域性重要城市,在纸醉金迷的足球世界里,追求高薪、名望和曝光率是大部分球员的首选。此情此景,无能为力并不是沙 尔克的错,但他们应该做得更好。有顶尖的青训系统,源源不断的培养着超新星,即便安心做个“黑店”也能赚到盆满钵满,然而费时费力的投入之下,丝毫没有引入现代化俱乐部经营管理模式,鲜有低买高卖的出色操作,只是盲目的引援,又不顾一切的“大清洗”,“暴饮暴食”之外,人才流失的规模和速度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本世纪以来,斯图加特、多特蒙德、不来梅和沃尔夫斯堡都曾在拜仁手中抢走“沙拉盘”,勒沃库森虽然总差一口气,但俱乐部背靠世界第二大制药公司,新陈代谢足够健康,众多长期竞争者中,似乎只有沙尔克既无冠军也无建设,高管换了一茬又一茬,丝毫不见起色,球队文化与传统渐减消失,有的只是短视与急功近利。沙尔克本赛季的成功无可置疑,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在联赛亚军、进入欧冠的“激情过后”,又要何去何从。花着大把大把冤枉钱,挥霍着本可以形成不俗战力的自有资源,恶性循环下不仅是实力的损失,更是认同的缺乏。

因和俱乐部续约不成后,曾经的德国未来之星迈尔如今只能在板凳席上等待赛季结束。

即便提高格雷茨卡的年薪,但德国中场去意已决,沙尔克04队又将失去一位队长。

沙尔克04队在2011年将诺伊尔卖给拜仁,俱乐部因此得到至少2500万欧元的收益。 霍尔特比2013年转战英超赛场,只为沙尔克04队换来200万欧元。

25岁的塞尔维亚后卫纳斯塔西奇因伤本赛季报销,明年合同到期的他现在还没有和俱乐部达成续约合同。

赫韦德斯的故事也的确让不少沙尔克球员心寒,俱乐部文化还有待进一步锻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