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魄豪门复兴记

Football Club - - 绿茵场 - 撰文 / 赵纯 编辑 / 黄仲鋆

欧洲国家联赛大幕徐徐拉开,几支或无缘世界杯或在俄罗斯表现糟糕的传统强队重新出征,球迷们期盼着这些球队能触底反弹,尽快重回巅峰。不过在两场比赛过后,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

荷兰:仍显“橙意”不足

你没有看错,对阵法国的欧洲国家联赛上,为荷兰队打入一球的巴贝尔正是当初那名从阿贾克斯出道,被利物浦寄予厚望却最终沉沦的“新星”。如果放到10年前,这样

的表现一定令人欣喜不已,只是世易时移,今天的足球世界早已不是当年模样,曾经人才辈出的荷兰足球最终却只是迎来这样的结果。现在或许是32岁的巴贝尔职业生涯最高峰,对于荷兰足球而言并非坏事,只是“郁金香”的未来却不能寄托在他身上。与此同时,斯奈德的退役更为荷兰足球的悲剧增添了一丝阴郁的色彩。在法兰西大球场,橙衣军团表现不错,但是面对新科世界冠军仍然显得手足无措。姆巴佩大步流星,纵横驰骋,想跟上这位未来的金球先生实属不易。 输给法国的结果并无意外,甚至还值得称赞一番,毕竟就在一年前“高卢雄鸡”曾经4球“摧残”郁金香。比起一球落败的比分,赛后的技术统计更加“残酷”。射门方面,荷兰队7次,还不到法国(16次)的一半,主打全攻全守的橙衣军团控球率也以46%比54%落后,要知道法国队在世界杯取胜的法宝就是放弃主动权,收缩等待反击机会。在传球数方面,荷兰队也比对方少了90多次,这几乎是两个档次的差别了。事实说明,现在的荷兰队无力与世界一流强队抗衡,人才断档触目惊心,也已经引起足球界的重视。阿贾克斯在赛季间歇期就出台了一系列振兴青训的方案,其中包括增加投入和转变人才培养模式等方法,只是青训系统的改变并非一日之功,痛定思痛之后,国家队在技战术方面必须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抛弃过往桎梏。荷兰足球是一个让人着迷的概念,既矛盾又和谐,既深奥又浅显。球员的个人技巧超凡脱俗,集体配合流畅华美,只是当不再有符合战术打法的天才球员涌现时,抱残守缺的荷兰足球就只能拿出笨拙的舞步。今年2月,罗纳德·科曼临危受命,接手连续无缘欧洲杯与世界杯的荷兰队。“大炮”在对阵法国队的比赛上显示出过人的勇气,他摒弃了华而不实、难以适应现代足球的全攻全守,改打主流的双后腰。“我放弃了三中卫(五后卫)的阵型,因为此前的四场友谊赛上,我们并未能在承受压力时拿出合理的表现。四名后卫外加两名后腰,这样我们的组织进攻更流畅,也更适合我们现有的球员。从现在起,荷兰队的阵型将保持稳定了。”2010年南非世界杯,范马韦克用反传统的“消极打法”将荷兰队带进决赛,彼时,尚未跌入谷底的荷兰人却不甘心“丑陋的胜利”。比起范加尔和阿德沃卡特等人几上几下,范马韦克功成身退,却未得到任何挽留,足以说明问题。而今,经历了接连的失败后,荷兰人终于肯放平心

态,放低期待,科曼将全攻全守推倒,来得恰到好处。范戴克戴上了队长袖标,作为史上最贵后卫,范戴克将成为荷兰足球过渡期的中流砥柱。尽管在曼联的经历并不成功,但科曼依旧相信小布林德在防线上的作用,“在持球时,他是一位非常聪明的球员,大局观也很好,不过他也知道应该如何防守。”布林德对姆巴佩展开了贴身逼抢,起到不错的效果。与此同时,范戴克在利物浦的队友威纳尔杜姆也越发成熟,对阵法国一战,他全场送出36次传球,其中28次都是在对方半场完成的,成功率高达100%。为了防守威纳尔杜姆,格里兹曼甚至只能拽下他的球裤。人才青黄不接,导致国家队成绩一落千丈,德佩与克拉森的不堪重负便是最好的写照。不过通过欧洲国家联赛,中后卫德里赫特和后腰弗朗基·德容两位小将给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作为阿贾克斯队史上最年轻的队长,力量出色的德里赫特长于空中对抗,并且有着不错的铲球能力。弗朗基·德容则是优秀的组织者,能拿球能分球,他的出现及时弥补了斯奈德留下的空缺。当然,只有德里赫特和小德容还不足以为荷兰足球的未来打包票,但至少已经让人们看到了希望。下一步,科曼会给范德贝克、小克鲁伊维特、特特和阿克等年轻人更多机会,在他们身上或许能重新找回荷兰足球黄金年代的影子。

意大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被瑞典队挡在世界杯大门外,不少人将矛头直指“庸帅”文托拉。事实上,自从2006年“电话门”后,意甲联赛便已经头也不回地一路向下,今时今日的低谷不过是日积月累,绝非曼奇尼一己之力可以扭转的。面对在世界杯上表现一塌糊涂、被称为“历史最水种子队”的波兰,意大利压根没有创造出像样的机会,若非小基耶萨灵光一闪,若日尼奥顶住压力罚进点球,意大利的国家 联赛首演将会是灾难性的。曼奇尼执教国家队的首场正式比赛,1∶1的比分,意大利主场艰难逼平波兰。这样说绝非危言耸听,如果荷兰足球是不复当年之勇,那么意大利足球就是彻底沉沦了,就连在俱乐部长时间打不上比赛的扎扎、卡尔达拉、埃默森和扎帕科斯塔等人,都能作为首发球员登场,在过去这是让人难以想象的。更令曼奇尼头疼的是,就连如此成色欠缺的人选,眼下竟然也屈指可数。对波兰一战,除了过去多年国家队主力中后卫组合博努奇和基耶利尼外,其余9名首发球员平均年龄只有24.6岁,意大利中生代实在无人可用,新生代又远不及老将。困境之下,曼奇尼的所谓“考察”看起来似乎意义不大。“这支意大利队没有任何天才,除了小基耶萨,几乎看不到任何有创造性的东西。”就连法国媒体都为意大利着急,著名的RMC体育对蓝衣军团的前景并不看好。事实也确实如此,皮尔洛和德罗西时代精准的长传转移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盲目的左冲右撞;左后卫比拉吉连续三脚传中被对手站着就化解了,不知道他要如何面对历史上那些“伟大的左后卫”。“这是我们的

首场重要比赛,所以出现一些失误很正常,总体上球员们表现不错。我们在后场出球时的传球失误太多了,给了波兰就地反击的机会,而这正是他们寻找的空当。我们有很多年轻球员,下半场我们攻了出去,传球上的失误也少了。”曼奇尼并未苛责这些缺乏国际赛事经验的球员,他十分清楚意大利足球如今的定位已经与10年前大相径庭,除了尽快从新人中发掘可用之才,别无他法。“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但是……晚了一些。”《米兰体育报》的感慨并非没有 缘由,对波兰之战是2006年夺取世界杯冠军后,意大利队12年来首次在洲际正式赛事中没有当年的冠军球员压阵。听起来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彻底终结,新的革命虽然姗姗来迟,但还是来了,再也没有“大腿”可抱的意大利人必须学会自己走路。比起依靠老将苟延残喘、修修补补,换血的阵痛已经无可避免。从对波兰和葡萄牙的两场国家联赛来看,意大利队三条线缺乏连接,各自为战,来自切尔西的中场核心若

日尼奥的发挥更是与在俱乐部判若两人。作为攻防枢纽被对手限制,意大利的攻防难以连接,处于半瘫痪状态,更多时候踢得像一盘散沙。次战缺少C罗的葡萄牙,曼奇尼在主力阵容中只保留了唐纳鲁马和若日尼奥,阵型也从“433”打回了“442”,可是应对欧洲冠军的高位逼抢,蓝衣军团依然办法不多。两场比赛下来,虽然树立了若日尼奥的中场核心地位,但是整体仍有欠缺,队友的默契度明显不足。球队表现不甚理想,不过曼奇尼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在布冯淡出后,小将唐纳鲁马拿出了足以镇守意大利球门15年的表现,虽然两场比赛都有失球,可是瑕不掩瑜,他多次高接低挡化解了对手全方位的进攻。锋线上的小基耶萨也可圈可点,这位21岁的小将完全能在国家队做到比他的父亲更出色。当然,唐纳鲁马、佩莱格里尼、小基耶萨或是库特罗内等小将,还远远达不到布冯、因扎吉和卡纳瓦罗的水准。换个角度审 视,布冯18岁第一次成为国家队正选时,因扎吉20岁栖身于弱旅维琴察时,并不比唐纳鲁马们表现得更耀眼,谁又能说“曼奇尼的孩子们”就不能在几年后挑起大梁,成为意大利足球的复兴一代呢。

西班牙:传控足球涅槃重生

客观来看,西班牙队在世界杯上的失利并不能说明什么,主教练洛佩特吉临阵下课,耶罗临危受命,只能将思路转回传控足球,事实也又一次证明了曾经取得巨大成功的战术早已被世界潮流淘汰。世界杯后,伊涅斯塔、戴维·席尔瓦和皮克等多名“斗牛士王朝”的股肱之臣选择退出,留给新帅恩里克的是一张全新的试卷。恩里克从削减队长职权下手,逐渐推行他的铁腕政策。按照国家队的传统,队长在多项事务上都有话语权与投票权,比如训练、旅行以及时间安排等。此前无论是阿拉

贡内斯、德尔博斯克还是洛佩特吉,都十分尊重这项不成文的传统,不过恩里克认为,一支球队应当只有一人有对所有事务的决定权,那就是主教练。不要以为这是出身巴塞罗那的恩里克针对塞尔希奥·拉莫斯及其身后的“皇马势力”,其实恩里克最大的除旧布新就是“去巴萨化”。从2008年击败德国时隔44年后再夺欧洲杯,到加时赛击败荷兰捧起大力神杯,再到2012年欧洲杯决赛碾压意大利,西班牙国家队连续问鼎3届国际大赛。阿拉贡内斯和德尔博斯克的完美接力让世人领略了Tiki-Taka的神韵,昔日外强中干的预选赛之王成功进阶为现代足球史上最伟大的国家队之一。然而从1∶5负于荷兰一战开始,传控足球正式走下了神坛,只是要让西班牙人彻底舍弃,确实不是朝夕可至的事情。过去4年的时间里,“斗牛士”在犹豫与不舍中徘徊不定,洛佩特吉半途而废,看起来更像是彻底推倒重来。恩里克不但重视防守和推进 速度,也并不拘泥于“433”阵型,并且敢于提拔西超双雄之外的球员并委以重任。两场欧洲国家联赛,恩里克的新斗牛士展现出阵阵新风,伊斯科和阿森西奥在半场防守时回到边路加固中场,这和当年恩里克将内马尔改造为边前卫以平衡攻守十分相似。在之前的西班牙队中,相同位置上的伊涅斯塔几乎没有防守任务。比起过往控球至上、主动权在手的表现,如今的西班牙队在无球压迫时表现得非常积极,进攻推进到前场后更加注重直线传递,体系流动性很强,球员的战术自由度也有了显著提升,他们不再依赖球的传导,而是更积极地用跑动来撕扯出空当。如此一来,伊斯科和蒂亚戈的盘带空间变得更大,效率提升显著,名气不大但实用性很强的罗德里戈和阿斯帕斯均有上佳表现。除了运动战的攻防,西班牙队的定位球威胁度也有所提升,恩里克时代的巴萨便以定位球进攻效率高而著称,从国家联赛表现看来,斗牛士在定位球上的威胁也远胜其巅峰时期。6球狂扫克罗地亚一战,西班牙的新面貌让人眼前一亮。面对世界杯亚军的疯狂逼抢,西班牙队果断放弃控球,选择快速通过,不与对手纠缠。第一个进球,克罗地亚的防守集中在中路与右路,西班牙通过长传直接找到对方的左路空当,瞬间形成了传中良机。如此场面,在过去10年里几乎是见不到的。第二个进球如出一辙,依然是长传转移到右边路,抓住漏洞破门。当然,恩里克也并非一味否定传控,而是减少短传倒脚次数,此前西班牙队控场犀利,进攻却像“钝刀子切肉”一般,本就在足球世界备受争议,而今恩里克的弟子们用更多中远距离传球加快节奏,在阵容搭配上也安排更多有冲击力的年轻球员上场,形成有快有慢的节奏变化,令对手更难防范。西班牙黄金一代注定是足球史上难以磨灭的巅峰,但那都是建立在超强的个人能力与默契配合上的,而今的斗牛士早已不具备

萧规曹随的条件,克制战术也早已普及,一味沉浸在过去并不能拯救斗牛士军团。西班牙人总算心甘情愿地从厚厚的功劳簿上爬了下来,该利用空间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长传,该提速的时候绝不拖沓。现在就断言恩里克是否成功还为时过早,但他确实为球队带来了明显的改变,通向成功的道路并非只有一条,做出最符合当下需求的变化才有可能取得突破。好在,西班牙队已经开始摸索新的道路,希望这一次他们找对了。

德国:奇思妙想一箩筐

作为卫冕冠军,德国队的俄罗斯之旅可谓一场噩梦。不过,德国足协依旧向勒夫投出了信任票,这位固执与革新的“矛盾体”又有了不少新的奇思妙想。0∶0的比分并不意味着枯燥的场面,恰恰相反,虽然赛前声势不如法国,但德国队全场占据优势,控球率56%比44%高于对手,并有13次射门机会,而法国队只有7次。倘若不是首次代表法国队出场的门将阿雷奥拉高接抵挡,扑出6次有威胁的射门,新科世界冠军或许就被斩落马下了。本场比赛很好地说明了德国队目前的实力依然处于第一级别,尽管世界杯铩羽而归,但底蕴和实力仍在。世界杯后,德国队面临着众多问题,尤其是一些年龄虽然不大但“心态陈旧”的“老将”尸位素餐,日耳曼足球传奇人物马特乌斯对此看得很透彻,他认为勒夫必须要有所取舍。“我希望勒夫未来可以释放更明确的信号,这可能会让一些球员难以接受,但就像尼科·科瓦奇在拜仁所做的那样,勒夫也应该敢于下手,不要再为过去的成就发奖励了,停止不加分辨的绝对忠诚吧。”德拉克斯勒受到了最多的非议,“德拉克斯勒本应该被弃用,他在巴黎圣日耳曼踢得并不好。左后卫不能只有黑克托尔一个人选,我觉得德国队还是应该从德甲再找一个。至于之前宣布退出国家队的瓦格纳,我 相信他依然想为国效力,勒夫应当跟他再谈谈。乌特会是个不错的选择,他上赛季打进了14球,送出了8次助攻,是仅次于托马斯·米勒的本土射手。”马特乌斯虽然一贯“大嘴巴”,但是对问题的看法还是相当深刻的,一席话几乎囊括了“日耳曼战车”当下所有棘手的问题。事实上,勒夫也确实有的放矢地进行了尝试。首当其冲的就是再造攻击线。厄齐尔退出国家队,唯一能入勒夫法眼的中锋马里奥·戈麦斯也脱下了国家队战袍,托马斯·米勒已然几个赛季找不到状态,萨内始终不受待见,好在勒夫心中有数。对法国队一战,德国队抛弃了一贯的传控打法,转而将攻击重点移至边路。作为单箭头,在世界杯期间饱受质疑的维尔纳仍然踢得非常别扭,他不可谓不努力,但总是与球队整体有些不搭。不过,在主打边路的风格下,维尔

纳开始找到了状态,他频频在边线附近制造威胁,米勒与罗伊斯也时常换位,轮流冲击边路,德国队对场地宽度的充分利用成为进攻中的有效尝试,中后场的精准长传则让这种“两翼齐飞”的打法如虎添翼。不过,另一个连带的问题浮出水面,两名“兼职边卫”的防守能力自不必说,成功限制住了法国队的强力锋线,以速度和突破见长的姆巴佩全场只有一次成功过人,但前插助攻能力显然限制了球队的整体进攻。右边路的金特尔无功无过,由中后卫改打左闸的吕迪格则明显找不到节奏,全场73%的传球成功率成为了德国队进攻中的最弱一环。黑克托尔因伤未能入选大名单,再次为德国队左后卫位置敲响了警钟,在拉姆之后,这个位置已经更换了超过10个人选了,更有报道说由于对队友的能力存疑,克罗斯在世界杯期间不愿意把球传给左边的新人普拉滕哈特。吕迪格只是救急人选,勒夫将会 在之后的比赛里对舒尔茨和马克斯进行更多的考察。右闸人选同样尴尬,从2016年欧洲杯后,基米希开始占据主力并且表现不俗,但鉴于中前卫位置同样缺人,且鲁迪和埃姆雷·詹特点单一,不堪大用,基米希前提成为必然之选,他与克罗斯在中场中路的搭档大大提升了德国队的整体防守强度。“在新的位置上我踢得比较冒险,但只要能够上场我不会拒绝任何位置,不过在俱乐部我还是会回到右后卫位置上。”后腰出身的基米希,如今已经习惯了右后卫的战术要求,况且俱乐部与国家队位置不同也难以培养出位置感。可以看出,勒夫在世界杯后的一系列调整已经相当“接地气”,毕竟德国足球依然在源源不断地涌现出天才新星,剩下的问题就只是勒夫的调配了。在固执的坚守之外,如能与时俱进,针对现实情况融入更多创新与调整,日耳曼战车依然是世界最顶级的球队。

尽管在欧洲国家联赛上1∶2输给了世界杯新科冠军法国队,但是不难看出,荷兰队在比赛中呈现出了积极的一面。

2018年欧洲U-17锦标赛上,荷兰战胜意大利夺得冠军,这也让人们看到了荷兰足球光明的未来。

欧洲国家联赛对阵波兰,意大利防守吃力,进攻停滞,幸好一粒点球挽救了曼奇尼的国家队正赛首演。

对于正在重建期的意大利来说,复兴并非一日之功,好在唐纳鲁马的表现展示出积极的一面。

西班牙6∶0大胜克罗地亚之战中,小将阿森西奥表现出色,2射3传如有神助。

恩里克执教西班牙队后大胆使用阿森西奥、萨乌尔、奥德里奥索拉等新生代球员,为退出国家队的伊涅斯塔、皮克等人找到了接班人。

当基米希打到后腰位置上,德国队的边后卫人选便有些捉襟见肘,这也是拉姆退役之后德国队一直存在的问题。

德国与法国的比赛打得十分开放,德国队彻底走出了俄罗斯世界杯时的低迷,相信2020年欧洲杯上的德国队还会是夺冠热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