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的球场梦

Football Club - - 目录 - 撰文/张阳源 编辑/黄仲鋆

因为C罗的到来,意甲联赛再次成为了欧洲足球的焦点,但是一个C罗无法彻底改变亚平宁足球的现状。在这里,大多数球队没有属于自己的球场,这使得意甲的商业运作和营收无法与英超、德甲等联赛抗衡,更使得俱乐部在与当地政府的博弈中时常处于下风,这也严重制约了意大利足球的发展。让我们从罗马的新球场说起。

夭折的球场

罗马的新球场建设计划被迫暂停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出现了贪污受贿的丑闻。有人会说,罗马的新球场计划不是早就取消了吗?确实如此,这座所谓的新球场原本应该在2016-2017赛季投入使用,但是直到现在还连个影子都没有。承建这座球场的埃乌尔诺瓦公司的帕尔纳吉董事长和6名下属被罗马地方检察院以收受贿赂的罪名起诉,这起事件发生在俄罗斯世界杯开幕前一天,也就是今年6月13日。这起本应该引起极大关注的事件因为全世界都在为世界杯狂欢,所以“幸运”地被忽略了。除此之外,还有几名罗马市议会的议

员和拉齐奥大区的议会副议长被软禁在自己家中,总共多达10余名行政人员需要接受调查。被41岁的帕尔纳吉社长称作“Mr.沃尔夫”的兰扎罗内是打入罗马市政府和拉齐奥大区议会中的“奸细”。兰扎罗内的人脉十分广泛,主要集中在政府中担任重要角色的五星运动党的中枢部分。帕尔纳吉在接受审讯时表示,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其政客大都接受过他的行贿。一石激起千层浪,事态变得十分严峻,性质从简单的收受贿赂事件演变成了执政党与在野党之间的不正当竞争。罗马俱乐部在第一时间发表声明,表示对于此次行贿事件毫不知情。检察院方面也认可了俱乐部的这一说法,但是球场的修建计划搁浅已经不可避免。无论如何,这起原本是体育范畴的事件已经成为了涉及到政界的大事件,颇值得人们玩味。2012年12月30日,罗马城郊西南部大型赛马场的拥有者帕尔纳吉,与想拥有自主所有权球场的罗马俱乐部达成了合作意向,这名意气风发的地产商人在阳光明媚的迈阿密与罗马俱 乐部主席帕罗塔一起,向全世界公布了双方的合作意向。罗马队时任主教练泽曼与传奇球星“狼王”托蒂也在同一时间向外界表达了对新球场的期待。托蒂还明确表示,希望自己退役前能在新球场上代表罗马征战。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此后6年间,帕尔纳吉旗下的建筑公司和罗马俱乐部、罗马市政府以及拉齐奥大区政府陷入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纷中。帕尔纳吉第一次向罗马市政府提交有关新球场的地皮收购、商业开发等未来的建设构想是在2014年3月,9个月后,罗马市政府将新球场用地周边的腾退、环境整理等问题提上工作日程。而建筑公司根据当地自治体提出的条件修改了建设计划,再次提交给罗马市政府的时候,已经是2016年5月。换句话说,这座原本应该在2016年8月就投入使用的球场在那一年的5月都还没有动工,工程的拖沓程度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按照这个进度,我们在2021年能用上新球场?要是这样的话,我还不如自杀算了!”与此同时,行政院和立法院根据审查程序所推

算出的新球场建设计划时间表送到了帕罗塔的办公桌上,主席先生对此十分不满,说出了上面那句气话,然而他也无可奈何。

聪明反被聪明误

建设计划书送到了拉齐奥大区,但是这份计划在2016年秋季才开始的审议大会上被要求重新修改——与球场同样重要的、作为商业地标建筑的“三重塔”被无情驳回了,政府给出的理由是这座建筑会影响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景观保护,这对建筑公司方面与帕罗塔主席的打击非常之大。到2017年秋天为止,这份计划书被拉齐奥大区的景观保护监察局以各种各样的理由要求修改不下3次。12月,原本已经被大区认可的修改计划再次被罗马市政府驳回,这个时候已经到了2018年初。经过了无数艰难险阻,以及来自各方的刁难之后,帕尔纳吉与帕罗塔终于迎来了新球场建设开工的最后一道关口,他们需要在计划最终通过和球队夏季巡回比赛前,等待市议会能够通过他们所提出的建设计划修 改部分。为了不再折腾,帕尔纳吉四处打点,这位从30岁起就在政治家手下做生意的建筑商人,自然不会不懂得其中的道理。然而聪明反被聪明误,正是这一急功近利的做法让一切丑闻东窗事发。

松散的自治主义

意大利足球和自治体之间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意大利是一个十分讲究民主与自治的国家,甚至有一些矫枉过正。这个将悠久历史时常挂在嘴边的南欧国家,实际上作为统一国家的历史不过才160多年。但是,以罗马城作为一国之都的历史却已经超越了2000年。意大利政区根据1948年宪法规定获得了一定程度的地区自治权,这条宪法条文是:“为承认、保护并促进地方自治,保证在国家水平的服务尽可能分散管理,以适应自治和分权法律和法规的建立。”这样一来,这种松散的自治主义风气在亚

平宁半岛弥漫开来,所以,像修建大型体育场馆这种事情,由于涉及到体育、文化、雇佣、环境和交通、安保等诸多事项,市政府、县政府、大区政府等各政府之间都需要将计划书过目,推进派和反对派为此争执不休,不同立场的人士不停为本方谋求利益,从而拖沓执行效率。这种现象不仅发生在修建球场上,在其他方面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在国家队被淘汰出世界杯将近一年后,意大利足协才选出了新任足协主席。这种“无中央政府主义”的政治风气,使意大利各个部门的行政效率十分低下,说得好听些是“民主自治”,说得难听点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在罗马市政府的工作人员看来,一份球场的建设计划修改十次八次,花上十年八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10万欧元的混凝土

要想在意大利特别是南部的意大利做成一件事,提早下手,从上到下在各方面疏通好关系是不成文的法则,其中最需要去花心思去打点的就是自治体的长官。于是,曾经作为拉吉(在2016年罗马大选中大获成功的五星运动党的代表人物)的保护人,同时在中央政府也颇有人缘的兰扎罗内,对于帕尔纳吉来讲,就成了必须要去抓住的一块“免死金牌”。兰扎罗内原本的工作是在罗马新建球场工程的相关部门之间进行斡旋,对工程的反对派采取怀柔政策,安抚他们的情绪,以求推进工程的顺利进行。“永恒之城”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政治中心都是一样的,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种强大的政治漩涡中要想像兰扎罗内那般圆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根据检察院的调查举证及当事人的陈述,如果没有兰扎罗内在其中运筹帷幄,球场建设计划很可能在2017年春天就已经夭折了,但是让这项计划延续了一年多的代价,则是兰扎罗内以购买混凝土的名义从他人处收受10万 欧元的巨额贿赂,假如有律师资格的兰扎罗内在此过程中再动一些手脚,这起受贿事件被公开很可能还要晚上至少3年。

那不勒斯也深受其害

类似罗马这样陷入俱乐部和当地政府的恩怨的球队还有不少,另一支南方球队那不勒斯也曾深受其害。那不勒斯作为近几个赛季尤文图斯的最大竞争者,其主场圣保罗球场同样属于当地市政府,这使得双方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按理说,作为意甲成绩仅次于“老妇人”的球队,那不勒斯的年票销量应该十分可观,但事实上,球票的销量不但没有提升,还有着不断下滑的趋势。这座有着100万人口的意大利南部大都市,当地球队的年票销量甚至不如意甲鱼腩弗洛西诺内和斯帕尔,着实令人惊诧。虽然理由有很多,但具体到本赛季,由于明年7月要在圣保罗球场举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所以体育场长时间都要关闭部分看台来进行装修,这对年票销售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除此之外,俱乐部与市政府之间的矛盾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当年的西西里德比爆发过大规模球迷骚乱后,内务省与意大利足协要求每个体育场馆都必须安装电子入场设备,这笔费用本应该由体育场的拥有者那不勒斯市政府来承担,但是因为时间比较仓促,那不勒斯俱乐部主席德劳伦蒂斯便自掏腰包,垫付了240万欧元来购买和安装设备,然而市政府却以各种理由一直拖欠这笔费用,俨然成为了老赖,这使得俱乐部对市政府丧失了好感,双方摩擦不断。过去这些年中,随着那不勒斯在意甲的成绩渐渐稳定,也获得了更多在欧洲赛场亮相的机会,圣保罗体育场狭小的球场座位使得俱乐部承受了欧洲足联的很大压力,俱乐部多次与市政府探讨扩建事宜,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直到2019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要在那不勒斯举办,市政府才不得不对圣保罗体育场进行了改建,但这并不能够缓解双方的矛盾。

德佬的反抗

熟悉意甲的球迷都清楚,德佬是个狠角色,在长期受到市政府的压制后,他终于在今年7月反戈一击,在宣布收购南方的老牌球队巴里之后,德佬表示会用最短4年的时间帮助巴里升回意甲,同时在当地建造一座属于俱乐部的球场——圣尼古拉球场。同时,这座球场也会成为那不勒斯参加欧洲赛事的主场。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最不爽的就是那不勒斯市政府。德马吉斯特里斯市长愤怒地对记者表示:“德劳伦蒂斯的想法是很荒谬的,不可 实现的。”他们傲慢地要求德佬需要向政府上交球票收入的10%。这就是意大利地区自治体的现状,他们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无法接受他人违背自己的想法。近些年,包括尤文图斯、乌迪内斯在内的一些球队都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球场,但时至今日,这一做法还是没有在意大利形成规模。除了糟糕的经济状况外,当地政治势力的干扰也是不可忽视的。意大利足球正处在历史的谷底,除了竞技层面的问题,经营、管理等各方面都与其他欧洲国家有着不小的差距,这是值得每个意大利足球人反思的问题。但是以意大利人的性格来说,他们也许深知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不愿意采取任何办法解决问题而已,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泽曼和托蒂这对师徒当年曾经一起憧憬过罗马的新球场,如今泽曼离开红狼已经5年,托蒂也已经退役,新球场……

2017年2月,欧洲足联主席切费林造访意大利足协时也呼吁罗马需要一座新球场。

那不勒斯近年来一直是欧冠常客,俱乐部多次与市政府协商对球场进行扩建,最终都不了了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