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多动症

Geek - - Young -

现在我们知道了多动症不但和好动有关,更与注意力有关。那么多动症到底是一种什么病呢?

多动症的全称是“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很多人看到这个专业名词会觉得这是个偏正结构,“注意缺陷”是用来修饰“多动障碍”的。其实呢,人家是妥妥的并列关系,“注意缺陷”和“多动障碍”耍得一手好CP,无论你家娃中了哪方的降头,都是会被诊断为“多动症”的。“注意缺陷多动障碍”英文为Attention-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所以当你不说多动症而说ADHD的时候,你就显得非常professional了(笑)。

和抓中药要看本草纲目一样,诊断精神疾病同样也有一本《葵花宝典》,叫做DSM,全称是“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由美国精神病协会APA发行。DSM自1952年第一次发布以来,已经经历了五次改版。要注意这里的改版不是单纯的加印,而是真的像Playstation升级到Playstation 5那样的改订升级,加量加料不加价。DSM涵盖了从你抑郁了么到人格分裂,从小儿痴呆到老年痴呆等人类的各种群体在各个成长阶段有可能发生的所有心理与精神病患。 发布于2013年的最新版DSM-5恰巧点名提拔了一下多动症,将这种很多人都不当回事儿的疾病正式从单纯的行为障碍升级为基于脑神经发育不全的精神性障碍,同时将发病时期从7岁之前拓宽为12岁之前,并且为多动症导入了重症级别分类。这意味着多动症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并重视,也证明多动症对孩子成长发育的影响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值得轻描淡写。多动症患儿,绝不只是行为上的好动调皮,而是“脑子出了问题”,靠打是绝对治不好的哦。DSM告诉我们,用来初步判断多动症的儿童特征一般有三点:

1.容易分心,难以专注。(注意型) 2. 过度的活动。(多动型) 3.难以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冲动型)

如果自己家的娃儿在日常生活中体现出以上特征,那就要引起注意了。除了这三点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作为补充的判断材料,比如,以上特征持续半年以上出现,在至少两种环境设定中出现(比如学校、家庭,和其他孩子一起玩等不同的环境),儿童的言行举止不符合其年龄应该有的成熟度(过于幼稚或过于成熟)等等。所以我们看出,之前举例里面的小明同学,这种家里老实吃鸡学校称王称霸的孩子,恰巧是可以控制自己情绪和社会角色的典型,多动症的嫌疑就分分钟被洗白了。

多动症绝不可以轻描淡写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这种疾病的发病和影响绝不止局限于病症表象化的那几年。我们大家印象中的多动症基本上只发生在儿童身上,民间有句俗话叫“七岁八岁狗也嫌”,这个年龄大致和我们界定多动症的年龄叠合,好像多动症多发且只发生在幼儿园到小学的小屁孩儿身上。然而,最近的研究证实,由于多动症的病因是基于脑神经发育不全,所以其发病其实是贯穿患者一生的。只是新生儿和婴幼儿由于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并且无法和其他个体(包括家长)实现完全有效的交流,所以这个时期的多动症是很难被察觉的。相反,多动症的影响也不会止步于儿童期。在成长过程中,由于家长管教,学校纠正和社会规范的限制,患者“多动”的行为会得到改善,进而使这种疾病再次回归隐性,但是不要忘了,“注意力缺陷”才是多动症的病根。研究表明有高达60%的几率, 多动症对患者成年后的心理及精神状态影响依然存在,而且这种影响,更难被外界察知或理解,这就会引起患者更多的心理、精神、甚至社会性问题。这也就是近年来临床、学术、社会各个层次都对多动症再次认识并提高重视的原因。

多动症之所以一直被家长们半开玩笑,或者轻描淡写,有可能是因为它的发病率其实真的还是蛮高的,就是说我们周围真的有不少多动症的孩子。根据不同国家各自的统计数据,学龄期的多动症发病率大概在3%~7%。我们取中位数5%的话,相当于平均一个60人的小学班级里会有3个孩子患有多动症。另外,多动症的性差比较明显,这个差异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数量,男孩子患者是女孩子的3~5倍;另一个是病状,男孩子多表现为“多动型”或“冲动型”,而女孩子多表现为“注意型”。而这两个差异也是有联系的,有可能正是因为女孩子的病状比

较隐性,所以造成了送诊人数上男孩子要比女孩子多得多,那么确诊人数男孩子比女孩子多也就是必然了。

另外,多动症作为一种脑神经发育障碍,有相当大的遗传因素,其遗传率大约为76%。取样于同胞兄弟姐妹的调查结果显示,拥有多动症兄弟姐妹的儿童患病几率,是兄弟姐妹健全的儿童患病几率的3~4倍。多动症在很久以前就被确定为一种脑神经系统疾病,但至于其的具体病因,很遗憾,至今为止还是一个谜。也就是说我们知道多动症的娃儿是大脑出了问题,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大脑的哪里出了怎样的问题。这对于拥有多动症患儿的家长而言,还是比较揪心的。不过笔者想在这里安慰大家,其实大多数先天性的脑神经疾患,都是未解之谜。人类想要完全了解自己的脑瓜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