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的风景区植物景观营造——以广州白云山风景区林分改造为例 | 古德泉 程晓山 邱巧玲*

Sustainable Plant Landscape Creation in Scenic Spot: Take the Forest Stand Amelioration of Guangzhou Baiyunshan Scenic Spot for Example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古德泉 程晓山 邱巧玲*

(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广东 广州 510642)

GU DE-QUAN,CHENG Xiao-shan,qiu Qiao-ling

(College of Forestr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in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摘要:广州市白云山有着丰富的自然和人文资源。经历了一系列的历史变迁和城市发展,使白云山在具有优越的区位条件的同时受到了较大的人为干扰,致使以马尾松Pinus massoniana 林为主的白云山森林景观功能下降而难以满足游客多元化的需求。以白云山风景区林分改造为例,依据以下3点进行植物景观营造实践:遵循森林群落演替规律;以促进森林生态功能发挥为目标;“适地适树”与“适意适树”相结合。林分改造后的白云山风景区的景观、生态、经济效益均获得显著提升,取得良好的社会综合效益,实现了风景区的可持续发展。

关键词:风景区;植物景观营造;广州白云山;林分改造;可持续中图分类号:TU98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4-0051-06

收稿日期:2017-12-25

修回日期:2018-06-08

Abstract: Guangzhou Baiyunshan has abundant natural and human resources. After a series of historical changes and urban development, even if the Baiyunshan has the superior geographical conditions, it has a larger human disturbance, caused by masson pine forest of Baiyunshan forest landscape function decline and difficult to meet the needs of tourists diversification. This paper takes forest stand amelioration of Baiyunshan scenic spot as an example. Plant landscape construction practice is carried out according to the following three points:following the forest community succession law; aiming to promote forest ecological function; “matching species with the site” combining with “matching species with the meaning”. The landscape, ecology and economy benefits are significantly improved after the forest stand amelioration, and the comprehensive social benefits are achieved,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he scenic spot is realized.

Key words:

Scenic spot; Plant landscaping; Guangzhou Baiyunshan; Forest stand amelioration; Sustainable

1白云山风景资源

1.1白云山风景区概况

广州白云山风景区位于 113°16′ ~ 113°19′E,23°09′ ~ 23°11′N,地处市中心区东北部,环境和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总面积20.98 km2,主峰摩星岭高 382 m[1]1。天下白云山之多,不下百座,但大都离城较远,而广州的白云山在清代时,离市区才7.5 km[1],现在已被城市包围,与穿城而过的珠 江构成“云山珠水”的广州城市景观特征,是城市的背景天际线及重要城市景观眺望点(图1)。白云山有着丰富的自然和人文资源,历史上有过茂密的森林,也有十大寺院。自秦汉以来,一系列方士、禅师、文人名流等都曾涉足白云山并留下寺庙、道观、诗文等各类文化遗产。宋代的羊城八景中白云山占其二(“濮涧濂泉”和“菊湖云影”);元代的羊城八景中白云山占其三(“濮涧濂泉”“景泰

僧归”“白云晚望”)[1]1。

1.2林分改造前白云山植物景观一系列的历史变迁和城市发展,使白云山具有优越区位条件,但同时也受到了较大的人为干扰。至 20世纪 90 年代,白云山森林植被主要为人工直播形成的马尾松 Pinus massoniana 及随后自然更新的部分针阔叶混交林和阔叶林,以马尾松林和灌丛占大部分,野生的阔叶树种类及数量不多,而马尾松林正处于生

长发育阶段的成熟—衰老期,生长缓慢并且受到松突圆蚧 Hemiberlesia pitysophila 的致命危害 [1]3,植物景观质量不佳、森林景观功能不理想,满足不了游客多元化的需求。

白云山是以森林景观为主体的城市风景名胜区,为了充分发挥其风景资源的多种功能和效益,白云山于

1995 – 2000年全面实施“林分改造”计

划,2002年市科技局组织相关专家对“林分改造”工程及其项目前期研究成果进行验收和鉴定,认为“林分改造”是成功的,效果是明显的。白云山也由此晋级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

2林分改造的思路

白云山风景区林分改造总体上既遵循森林群落自然生态发展的科学规律,又根植风景区对城市的功能;在提炼、结合人文资源的基础上运用植物造景的艺术原理,营造出既符合生态科学原理,又富于艺术人文气息的风景区植被景观。

2.1顺应森林植被群落的演替规律

植被是风景区存在的条件。广州 地处南亚热带,白云山风景区植被应符合南亚热带地区的森林演替规律,即与同纬度、同气候带的顶级森林群落—广东肇庆鼎湖山森林群落演替的方向和规律相一致。马尾松耐干旱、耐贫瘠,为亚热带地区荒山造林绿化的先锋树种。其对自然环境的改善有利于阔叶树的侵入,主要植被类型按演替顺序分别为马尾松针叶林(PF)、马尾松针阔叶混交林(PBF)和季风常绿阔叶林(MBF),MBF属于南亚热带地带性植被,从PF 自然演变到 PBF大约需经历半个世纪,而演变到MBF则需上百甚至几百年时间,鼎湖山的MBF的自然林龄已经有 400 多年[2]。植被林分的变化随着具体的演变过程而变化 [3]。

2.1.1 PF—PBF

马尾松为造林绿化先锋树种,首先在荒山上生长;随着林龄的增大,林分郁闭度和土壤湿度相应增加,原来的一些阳性植物如桃金娘Rhodomyrtus tomentosa、岗松 Baeckea frutescens、 芒萁 Dicranopteris pedata和鸭嘴草 Ischaemum aristatum var. glaucum 等逐渐被淘汰,而一些 耐荫的杜茎山 Maesa japonica、 柃木 Eurya japonica、 九节 Psychotria asiatica 和乌毛蕨 Blechnum orientale等相继侵入生长;一些幼龄较耐荫的阔叶树种如木荷 Schima superba、黧蒴锥 Castanopsis fissa、 锥Castanopsis chinensis 等的种子也通过风、鸟、兽等的传播,侵入、萌发而定居下来。在不常受到人为干扰的情况下,随着林内生境转变为阴暗、潮湿而有利于阔叶树生长,逐渐地发展为针阔叶混交林。

2.1.2 PBF—MBF

PBF群落内不同植物的进入和个体的生长、繁殖,必然导致各种个体对营养空间包括阳光、水分、养分等的竞争,结果是种内、种间植株个体的数量减少。种间竞争发生在具有相似生活习性或需要的不同个体之间,而习性不同的树种(种间)之间既有竞争又有互助,能更好地合理利用环境条件,随着林龄的增大,适者生存。马尾松种群内部因剧烈竞争而“自然稀疏”,在林分中处于衰退地位;而阔叶树的种类成分愈发丰富,结构也越发复杂,逐渐取代马尾松,经若干世纪的漫长演变、自然演替,最终将成为地带性的顶级群落—南亚热带季风常绿阔叶林。

植被的分布类型意味着风景区的景观背景和特色。白云山植物区系以热带、亚热带分布成分占绝对优势,种系较发达,是构成植被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白云山风景区区系的表征成分 [1]15。其顶级群落季风常绿阔叶林的一些建群种如木荷和锥栗Castanea henryi 等树种,已侵入、定居在摩星岭东南、东部坡面的“白云晓望”“九龙泉”“山庄”等部分地段,并发育成阔叶林。但这仅仅是植物群落漫长自然进展演替中的初级阶段,仅依靠森林本身自然演替成如鼎湖山那样的季风常绿阔叶林还需相当漫长的时间。因此,不像一般的残次林及生态公益林那样用封山育林方法培育森林,而是模拟其自然演替中某

一阶段的森林群落树木种类组成、结构模式,在马尾松遭受病虫严重危害、生长差的广大地段实行人工干预,以加速演替进程,向着更高级阶段的顺向发展,符合森林演替的基本规律,有利于尽早形成功能完善的稳定森林群落,满足城市和市民的需求。

2.2促进森林生态功能的发挥清人范端昂在《粤中见闻》中说到“白云,广州之主山也,在城北十五里,每当秋霁,有白云蔚起,半

壁皆素,故名为白云”[4]。董必武同志为白云山风景区题赠的“绿树多生意,白云无尽时”形象而诗意地阐释了白云山的森林生态功能。郁郁葱葱、层峦叠翠的森林将大量的雨水截流、渗透入土壤岩层,储藏为地下水,滋养植物,又汇流成清甜的泉流和溪涧,在阳光的照耀下,通过植物的蒸腾作用返回大气中成白云,伴随植被的释氧固碳,形成云蒸霞蔚、白云缭绕的清新美景,体现广州“云山和珠水对望、绿树与蓝天辉映”的“山水城市”景观格局。白云山优越的水热条件极利于林分改造新栽幼树的生长,随着森林环境的日益改善,同样也有利于低级阶段的次生阔叶林的生长发育。在对白云山的木荷、降真香Acronychia pedunculata、马占相思Acacia mangium、中华锥、黧蒴锥和大叶相思 Acacia auriculiformis 等

6种常见阔叶树生长过程的研究中表明 [1]83~158:阔叶林的生长量为马尾松林的十几倍、固定CO2 和制造 O2 量也约为纯马尾松林的10 倍,林分的自然持水总量比马尾松林大1.7~3倍,林内气温夏季比城区低1℃ ~2℃,大气负离子浓度比城区高10 倍以上。这为林分改造的群落种类和结构目标提供了数据支撑。

2.3“适地适树”与“适意适树”相结合

白云山土壤多种多样,水热条件优越,植物生长迅速,为建设多彩的森林和植物景观提供了有利的基础条件。因此,根据各游览区地质、地貌、 气候及土壤条件,选择适合局部立地条件的本地乡土或外来经驯化的针阔叶植物“归化种”,体现其科学性的植物景观营造,是为“适地适树”。白云山丰富的人文景观资源需要有与其相匹配的文化植物景观,在营造具体景点时,应结合与景点相关的历史文化、风情特色、文学作品等,选择具有文化内涵的植物进行配置,营造具有典型意境和文化特征的植物景观,可称为“适意适树”。“适地适树”与“适意适树”二者有机结合,将科学性与艺术性融于风景区植物造景中。

山顶部位由于石多土薄,风力较大,阳光充足,植物生长环境较为恶劣,为保证植物正常生长,保留松树让其自然演替。而山腰土层较为湿润肥沃,配置楝叶吴茱萸 Tetradium glabrifolium、枫香 Liquidambar formosana、 木荷、樟 Cinnamomum camphora、尖叶杜英Elaeocarpus rugosus、 石栗 Aleurites moluccanus、 木油桐 ( 千年桐) Vernicia montana等色彩丰富的植物,体现群落季相变化。

南部山坡的缆车沿线配以光叶子花 Bougainvillea glabra、 红花荷

( 红苞木 )Rhodoleia championii、 红 花羊蹄甲 Bauhinia × blakeana、 白花羊蹄甲 Bauhinia acuminata、洋紫荆 Bauhinia variegata、 黧蒴锥、黄槐 Senna surattensis 等,以红、黄、白、粉、紫等不同的花色与森林绿色交织,铺在沟谷和山脊,极富色彩变化(图2)。而琵琶岗、梅花岗等为摩星岭东面的对景,与城市内主要的纪念性场所(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十九路军烈士陵园等)毗邻,则于马尾松林、台湾相思 Acacia confusa 林中镶嵌千年桐、石栗、白花羊蹄甲、大叶合欢Archidendron turgidum、木荷和山指甲Ligustrum sinense等木本花卉树种。清明时节,这些树的白花竞相开放,像白云缭绕,也似束束鲜花向英烈敬献,增添缅怀先烈和祖辈功德的气氛。

弥勒坑一带如蒲谷为潮湿沟谷,流水淙淙,土层深厚,则模拟鼎湖山腹地沟谷雨林树种组成结构的生态特征,第一层植榕树 Ficus microcarpa、九丁榕(凸脉榕)Ficus nervosa、人面子 Dracontomelon duperreanum 和鱼尾葵 Caryota maxima 等;第二层植厚壳桂 Cryptocarya chinensis、龙眼Dimocarpus longan、假苹婆 Sterculia lanceolata 和对叶榕 Ficus hispida 以

及藤本瓜馥木 Fissistigma oldhamii 和假鹰爪 Desmos chinensis 等,形成多树种和层次结构丰富,具板根、气根、绞杀、攀缘、茎花和附生等生态特征

[5]的南亚热带沟谷雨林的生态景观林(图3)。

白云山麓四周环绕着云台花园、麓湖公园、雕塑公园、桃花涧等城市公园,成为市民日常重要的休闲观赏地,这些公园地处山脚和水滨,土壤和水肥条件最为充裕,遂栽植大量色彩缤纷的园林观赏花木,犹如为白云山穿上了精致的绣花鞋,并以白云山作为天际线背景,打造色彩缤纷、季相分明、气氛热烈的高艺术水平的城市公园植物景观(图

4~5)。这些公园的植物群落具有基本的稳定结构,凸显时代特征和南亚热带植物造景特色 [6]。

3林分改造后白云山风景区效益

3.1生态功能极大提升现今白云山植被成分混杂,已演替为以阔叶林为主的森林植被,具备丰富的群落结构和群落外貌(图

6)。冬季白云山空气中负离子浓度为 2 440~5 480 个 /cm3,属高度清洁区范围;森林年均释氧量从改造前的 3.72 t/hm2•a 提高至 6.82 t/hm2•a;森林持水性能得到明显提高,且表现出阔叶混交林﹥阔叶纯林﹥针叶林的特征;夏季的白云山温度比城区明显低 1 ℃ ~2 ℃ [1]118~159。 可见,林分改造后的白云山风景区生态功能得到极大提升,明显改善广州人居环境,成为广州城市重要的生态“绿肺”(图7)。

3.2森林景观更为丰富,体现传统文化意境

受地形的影响,白云山景观的整体结构是以摩星岭为核心的层状阶梯式偏三角锥体的环状带。在地质、地貌、气候、土壤和植被的多重影响下,形成山顶、山腰、山脚和沟谷等差异明显的植物景观。“山

顶带大帽,山腰披彩带,山脚穿花

鞋”[7] 形象地描绘出其森林植物景观的变化和特点。

杜牧《山行》:“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展现出了一幅以枫林为主景,如火如荼的山林秋色图,更与白云山景名相契合。杨万里《秋山》中“乌桕平生老染工,错将铁皂作猩红。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的浪漫诗句形象而真实地描绘出乌桕 Triadica sebifera、枫香与松树聚居一起的群落外貌景观。“白云晚望”对景的“猪肝吊胆”山头、旗山一带的缆车沿线,在原马尾松林及其针阔叶混交林基础上,增植枫香、山乌桕 Triadica cochinchinensis、乌桕,结合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楝叶吴茱萸等色叶植物,于秋末霜冻之时,完美地展现出《秋山》的意境(图8)。

3.3社会经济效益显著林分改造后的白云山林木葱葱,风景秀丽。每年接待游客量由刚改造后的 1 000 万人次增至近几年的

2 000万人次以上,在广州十大热门售票旅游景区中,白云山风景区于

2012—2014 年连续 3年蝉联接待游客人数冠军,旅游售票景区营业收入稳居第 3 [8];仅 2015 年春节就接待游客 502 817 人次,为广州各公园接客排行榜冠军 [9]。主体景区 24 小时开放,日最大承载量达到538 350人。通过建立科学的标准化工作机制,实现了游客满意率保持在95%以上,有效景区服务投诉为零的成绩 [10]。

4讨论与结论

4.1顺应森林植物群落演替规律,是风景区植物景观营造的理论指导。

模拟森林演替某阶段植物组成结构、生态特征的模式,以符合森林生态相似性为基本原则进行选种,构建与当地气候环境相宜的群落组

成结构和生态特征,以促进其向顶级发展。这可以从两方面分别考虑:一是在处于初级阶段植被群落的风景区如白云山风景区,人工更新形成群落演替过程中的中高级阶段的乔木层优势种,缩短演替的进程,加快其向地带性顶级群落发展;另一方面,我国的风景区有许多植被是处于顶级前植物群落,则需要停止干扰,以“封山育林”的天然更新方式使其自然演替。

4.2促进森林生态功能的发挥,是森林型风景区群落结构规划的目标和依据

对鼎湖山地带性植被不同演替阶段的水文学过程进行对比研究,进一步说明了不同演替阶段的群落的生态功能效应差异[2]:群落等级越高,森林的持水能力及对水资源的调蓄作用越大,水的利用效率提高,则大气中的水分变化越稳定,气温变化幅度越小。土壤含水量是生态系统储水量的主体,鼎湖山PBF 和 MBF土壤含水量年平均统计值均超过松林的5 倍以上,说明即使只是在植物群落演替的初级阶段,只要丰富森林群落的结构,其森林生态系统水文功能就能得到很大的促进完善。对城市 型风景区而言,还需从促进植物群落在碳氧平衡、杀菌及缓解热岛效应等对城市生态功能的发挥方面,确定相宜的群落类型和结构。4.3“适地适树”与“适意适树”相结合,是提升风景质量的有效方法

建群树种的组成决定了群落外貌,也就决定了风景区植物的观赏特征 [11]。按“适地适树”营造具代表性的乡土树种(建群种)和能适应本区生境的外来的归化树种;按“适意适树”选用恰当的植物体现不同景点的美学和文化意境,从而进一步提升风景质量。这对我国大量的以林场为基础的低等级森林公园进一步发展和提升、改造提供了参考;对其他以植物为主的景观游览地,开展打造深度旅游内容也具有指导意义。

致谢:本文承蒙华南农业大学古炎 坤教授悉心指导,特此感谢! 注:本文图片均由作者自绘自摄。

参考文献:

[1] 古炎坤 . 生态资源可持续发展理论与实践——广州市白云山国家重点风景名 胜区 [M]. 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5.

[2] 周传艳,周国逸,闫俊华,等. 鼎湖山地带性植被及其不同演替阶段水文学过程长期对比研究 [J]. 植物生态学报,

2005,29(2):208-217.

[3] 古炎坤 . 从森林生态学观点浅谈广东营造马尾松林及其林分改造问题 [J]. 广

东林业科技,1995(3):1-5.

[4]张振金,吕奎文,张优怀. 白云无尽时 [M]. 北京: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5:8.

[5] 古炎坤,陈北光. 广州市白云山风景名胜区林分改造及其树种配置 [J]. 生态

科学,1995(1):66-67.

[6] 曾凤,李许文,胡晓敏,等. 广州白云山典型景区园林植物群落景观评价 [J].

中国园林,2014,30(8):97-101.

[7] 古炎坤 . 白云山风景名胜区马尾松林林分改造及其树种配置 [C] ∥沈国舫,翟明普 . 混交林研究:全国混交林与树种间关系学术讨论会文集. 北京:中国

林业出版社,1997:187-191.

[8] 广州旅游政务网. 2014 年广州旅游统计分析报告 [EB/OL].(2015-09-01)

[2017-10-09]. http://www.gzly.gov.cn/

a/ydndtj/1277.html.

[9]广州本地宝.2015年春节广州公园游客数量排行榜 白云山 50 万夺冠 [EB/

OL].(2015-02-26)[2017-10-09].

http://gz.bendibao.com/news/2015226/

content181701.shtml.

[10] 中国质量新闻网.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山风景区游客满意率95% 以上 [EB/

OL].(2015-06-12)[2017-10-10]. http://www.cqn.com.cn/news/zgzlb/

diliu/1047685.html.

[11] 况平,夏义民. 风景区生态规划的理论与实践 [J]. 中国园林,1998,14(2): 8-11. 作者简介: 古德泉 /1973 年生/男/广东梅州人/讲师/研究方向为风景园林规划设计

*通讯作者: 邱巧玲 /E-mail:153239476@qq.com

图 1 白云山眺望城市景观

图 2 白云山缆车沿线山脚植物冬景

图 3 白云山蒲谷雨林植物景观

图 4 麓湖公园植物春景

图 5 麓湖公园植物冬景

图 6 白云山景区划分与植被分布图

图 7 白云山森林群落外貌

图 8 缆车沿线山腰植物群落深秋景色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