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园林植物在圈养野生动物饲养管理中的应用——以昆明动物园为例 | 杨梅 张春生

Application of Garden Plants in Feeding and Management of Captive Wildlife: a Case Study of Kunming Zoo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杨梅 张春生(昆明动物园,云南 昆明 650021) YANG MEI,ZHANG Chun-sheng (Kunming Zoo,kunming 650021,China)

摘要:城市动物园是城市功能的一部分,其既具备普通公园的一般属性,又有动物园的特殊性。以昆明动物园管理实践中对园内植物养护与野生动物饲养管理相结合方面进行的尝试和摸索为例,分析动物园园林植物的特殊用途,探讨二者相辅相承的结合,为进一步提升园林植物与圈养条件下野生动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性,提高园林景观与野生动物饲养管理水平,更好地展示现代城市动物园的功能和作用提供参考。

关键词:城市动物园;园林植物;野生动物;饲养管理中图分类号:Q95-339;S688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4-0021-04

收稿日期:2018-06-12

修回日期:2018-07-31

Abstract: The urban zoo is part of the function of the city. It not only has the general attribute of urban park, but also has the particularity of zoo. This paper discussed the special application of zoo garden plants by the combination of plant maintenance and wildlife breeding and management in Kunming zoo as an example. It is a reference in order to further improve the sustainable utilization of captive wildlife resources and garden plants,to improve the management level of garden landscape and wildlife breeding, to better display the function of modern urban zoo.

Key words:

Urban zoo; Garden plants; Wildlife; Feeding and management

城市动物园是为广大群众提供认知动植物、接受环境保护教育、树立可持续利用观念、休闲娱乐等综合服务的专类公园,是现代城市社会功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野生动物创建未来”是21世纪现代动物园的责任和目标[1]。而为野生动物创造适合的成长环境,提供恰当的营养饲料,依据其自身特性适时配种繁育并开展疾病防控,使野生动物在人工圈养条件下健康成长是动物园野生动物饲养管理的主要内容。

野生动物与园林植物是城市动物园的两个重要组成元素。科学合理配植、管养园林植物,营造适宜的公园景观,与科学规范地进行野生动物饲 养管理,展示野生动物自然之美,是城市动物园日常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者的合理结合,可为园林植物与圈养野生动物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提供解决方案。昆明动物园在实践中对园内植物养护与野生动物饲养管理相结合方面进行了尝试和摸索,可为城市动物园管理提供参考与借鉴。

1昆明动物园概况

昆明动物园坐落于昆明市中心圆通山上,占地面积 24.6 hm2,1953 年在原圆通公园基础上改建而成,是一个历史人文景观与园林景观结合,集科普、科研、野生动物迁地保护、饲 养展出、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综合性城市动物园。得益于昆明的气候优势,园内植被丰富,种类繁多,高大乔木与灌木错落布局,植被茂密,怪石嶙峋,亭阁巍峨,花木繁茂,绿化面积达 70%以上,保存有众多树龄50 年以上的雪松 Cedrus deodara、四蕊朴 ( 滇朴 )Celtis tetrandra 等,成就了“螺峰叠翠”;千株高盆樱桃 ( 云南樱花 )Cerasus cerasoides、垂丝海棠 Malus halliana 形成的“圆通樱潮”景观更是昆明十六景之一,已成为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园内常年饲养展出各类陆生野生动物140余种 2 000 余只(头),1995 年被建设部评为中国“十佳动物园”之一,

是云南省首批科普教育基地[2]。

此外,昆明动物园内的园林树种除数量较多的桉树 Eucalyptus spp.、松Pinus spp.、柏科Cupressaceae植物外,高大乔木以滇朴、樟 Cinnamomum camphora、 槐 Sophora japonica、 构树 Broussonetia papyrifera、 长叶女贞 Ligustrum compactum 等为主,园路绿篱以小叶女贞 Ligustrum quihoui为主。野生动物中,亚洲象 Elephas maximus、 小熊猫 Ailurus fulgens、金丝猴 Rhinopithecus spp.、 长臂猿Nomascus spp.、孔雀 Pavo spp. 及各类草食动物常年饲养展出。除60%以上为鸟类外,其余大部分为灵长类和长颈鹿 Giraffa camelopardalis、斑马 Equus burchellii、 梅花鹿 Cervus nippon 等植食性野生动物,其饲料组成中需要大量、多种绿色叶状植物,圈养条件下可供其自主选择的种类不多,饲养管理中多依赖人为提供新鲜、多样的可食植物,是对其健康的重要保障。

2动物园园林植物的特殊用途

2.1可成为植食性野生动物重要的食物补充

在动物园内种植适当的园林植物,使得植食性动物新鲜树叶类饲料就近采摘成为可能,是人工圈养下植食性野生动物重要的食物补充。

珍稀灵长类在日常饲养中对叶食饲料的新鲜度、适口性和种类挑拣程度特别高,如长期以单一方式提供单一食物,会导致动物怪僻、挑食、厌食,食物浪费严重,最终造成营养不良,繁殖力下降,极不利于物种的保护。以昆明动物园为例,十余只长臂猿每日需要约5 kg的新鲜树叶,在园区内就近采摘滇朴、长叶女贞、小叶女贞等植物的嫩枝叶,再辅以新鲜果蔬,能保障动物日粮的新鲜度。

对于长颈鹿、亚洲象等食量大的植食性动物,在以配送青储或新鲜草料为主的情况下,适时采摘新鲜树叶 进行投喂,增加食物多样性,对维持食欲作用明显,对动物在冬季的健康

[3]尤为重要。彭建宗等 曾对广州动物园饲养场所种植的植物进行草食动物饲用木本植物的筛选,通过动物喜食程度比较、饲养效果观察、植物冬季营养成分分析及抗营养因子测定等,筛选到了红花羊蹄甲 Bauhinia × blakeana、山指甲 Ligustrum sinense、榕树 Ficus microcarpa 三种植物为园内所有食草动物所接受的可食性植物(表1)。

2.2可变“废”为宝成为饲养管理的有用资源

修剪、整形是栽培树木的重要养护措施。园林植物日常养护中,对徒长枝、并生枝、枯枝、病枝及成型灌木等进行经常性修剪整形是维护植物健康、维持观赏效果的常规管理工作[4]。从园林角度看,修剪下的枝叶利用价值不高,但在动物园中,如与动物饲养结合起来,就可“变废为宝”。昆明动物园每年修剪下的枝叶数量巨大,滇朴、香樟、女贞、云南樱花、垂丝海棠等,如都能适时提供给园内大部分草食性动物,对这些动物而言,尤如“伙食改善”,是一种动物福利。

丰容(enrichment)是指通过改变圈养环境来刺激圈养条件下健康的野生动物表现出一系列的自然行为的方法。换言之,它是通过人为干涉的方法来激励野生动物表现出正常的行 为,确保动物生理和心理的需要[5]。丰容可分为环境丰容和行为丰容。借助在动物展区内种植花草、灌木,设置假山、水体,提供搭窝筑巢材料,增设攀爬栖架、吊篮秋千、躲藏洞穴等玩耍设施,可增加圈养环境的丰富度,为野生动物提供隐藏、回避空间,能极大改善圈养质量,提高动物福利。

昆明动物园珍稀猴类展示馆为建造于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旧馆舍,展区面积狭小局促,地面为水泥硬质地,加之猴类动物的较大破坏性,活体植物无法种植。在短期内不能彻底改造馆舍硬件的情况下,通过在展区内搭建木质垂直栖息空间,提供攀爬支架或绳索,增设地面垫料,将食物和丰富度物品放置在不同高度的位置,以减少动物个体间争抢,增加积极行为,减少刻板行为和异常行为,是昆明动物园老旧笼舍改造中较好体现环境丰容的例证。而搭建丰容设施所需的大量树干、枝条,均来源于园内乔木修剪下的“废弃物”,且经常性的修剪保障了栖息设施能够适时更新。狮子 Panthera leo、虎 Panthera tigris、黑熊 Ursus thibetanus、豹 Panthera pardus等动物经常性地需要通过抓爬木质树干等来适当修磨爪子,防止过长的指(趾)甲陷入肉垫造成损伤,园内修剪下的粗大树木断枝就是最好的材料。

2.3园林植物可成为野生动物展示区的重要生境要素

现代城市动物园野生动物展示区在保障服务质量和安全需要的前提下,要求尽量通过精心的设计和管理,为人工圈养条件下的野生动物创造接近自然栖息地的生活环境,园林植物在此过程中担负着重要作用。在动物展区的设计建造中,结合展示动物本身的原生境特点,通过对馆舍内外园林植物的适当配置,增加展区之间生态屏蔽,营造自然生态效果,可极大削减钢筋、水泥馆舍带给人们的动物“在坐牢”的不舒适感,提高展区生态化水平,同时减少因与人类长期近距离接触造成的野生动物的烦躁、焦虑感,满足动物日常生活习性和繁殖要求 [5~6]。

2.3.1动物展区外围的生态设计亚洲象和大熊猫 Ailuropoda melanoleuca 是动物园展示热点,其原生境特点较为突出。在很多动物园这两种动物展区设计中,都在展区外围配植芭蕉科 Musaceae、棕榈科Palmaceae 和竹类等能明显体现动物野外生活环境的园林植物,传达出亚洲象生活在热带、大熊猫吃竹子这些科普信息。目前在很多以极大面积展示非洲野生食草动物群的野生动物园里,通过景观营造、园林植物配植,呈现出非洲稀树草原景现,带给游客身临其境之感。这样的思路值得昆明动物园在动物展区改造时借鉴。

在动物馆舍与游客参观安全隔离护栏设计中,种植时令草花,既可形成阻隔,又能营造花带景观。除小叶女贞等的应用外,还可适当使用如火棘 Pyracantha fortuneana 一类常绿灌木配植于隔离护栏,其树形优美,高度适中,果实存留枝头时间长,管养成本低,美化、绿化及阻隔效果好。

2.3.2 展区内部的植物应用孔雀的生活环境有强烈的地域特征。昆明动物园孔雀园是以孔雀展示为主线、游客进入开放式参观展区,规划设计时将其拟定为以多种庭园景观和亚热带植物景观为背景,保留了原地块高大乔木,植灌木则换上体现 亚热带景观的植物,如龙舌兰Agave americana、海芋 Alocasia odora、无花果 Ficus carica 等 [7]。大面积使用禾本科 Poaceae 草坪,其生长紧密,耐修剪、践踏,对地面覆盖性好,对孔雀喙的经常性翻掘耐受性强。自1999 年建成开放至今,常年饲养展出 200余只孔雀,日常管养中仅需对游路边缘的缺损草坪进行补植,就能维持景观效果。同时,草坪的柔软性对孔雀脚垫的健康大有益处。而对于狮、虎、熊等体型大、活动路径相对固定、破坏性强的动物,如果展区面积有限、地面硬度不够、滤水性差,则纯粹的草坪铺设并不适用。

野外生境中的鹤类、雁鸭类及其他涉禽类生活于湿地环境,人工条件下建造此类展区时,选择如莎草科 Cyperaceae植物配植于水池周围,不仅可营造出湿地景观,且相对密植的植物和常常呈现的半倒伏状态,可为动物提供适当的隐蔽区域和营巢材料。昆明动物园水禽湖改造就是有益的尝试。石家庄动物园的“湿地精灵”展区,以最大程度模仿湿地景观为创意,通过芦苇 Phragmites australis、具芒碎米莎草 Cyperus microiria、水杉 Metasequoia glyptostroboides、垂柳Salix babylonica 等丰富的挺水植物和岸边湿地树木,配以水系建设,成功营造了湿地生态,成为了鸟类的乐园[8]。大多数情况下,野生动物对与原栖息地有相似性状的物体有最快速的心理认知,同时也能产生最大程度的心理信赖[9],动物园里的园林植物能够很好地起到这一作用。

3适宜于野生动物利用的园林植物的管养要点

3.1 植物的选择

既要符合园林造景和植物生长需求,降低管养成本,又要兼顾动物健康、取食方便和无毒性,是在选择适宜于野生动物利用的园林植物时应遵循的原则。独特的地理气候成就了昆 明动物园的优势条件,大量乡土植物的使用大大降低了园内绿化养护成本,在植物配置时,应用不同品种、不同颜色、不同规格的植物进行有效合理的搭配,使之形成不同的植物群落景观。在不影响游人参观的条件下,在室内植物空间布局上,尽可能利用垂吊植物充实空间,丰富空间层次。在使用隔离植物时,要合理考虑游客的安全。

3.2 措施的选择动物园内可提供给野生动物使用的园林植物,无论是作为动物的饲料还是栽植于展区的整株,在植保过程中有其特殊要求,其施肥、打药等必须考虑动物的安全性,应多采取区域轮换,生物防治为主、化学防治为辅,严禁使用剧毒农药,杜绝人为造成的食物源性动物中毒 [10]。陈旸等 [11] 认为,动物园丰富的天敌资源,如益虫、益鸟等为生物防治提供了便利条件,应加大对动物园内园林植物生态环保养护技术的探索与应用,大力推广无污染防治病虫害技术。

3.3 意识的建立动物园内对园林植物的养护与野生动物的饲养管理一般分属于两个不同的职能部门,日常工作中应强化协作利用意识,通过园林植物和野生动物知识的培训、宣传,加强内部不同职能部门的技术交流,提高相关人员意识。如园区内枝干修剪整型时,既应考虑季节物候、植物生长规律及景观需求,也要与动物饲养管理部门密切协作,信息共享,才能最大限度利用宝贵资源。

4小结

城市动物园内园林植物的养护与野生动物饲养管理的结合是一种动态的工作程序,在日益关注公园景观环境、野生动物福利的今天,不仅要营造优美的公园环境,为圈养条件下的野生动物提供生理、心理需求,更应体现资源的互惠互利和可持续利用,

才是现代动物园的根本。

昆明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四季如春,草木常青,造就了昆明动物园得天独厚的园林与动物景观,目前对园林植物的应用,还处于初级阶段,仍需在现有基础上依托野生动物展示馆舍生态化造景,对更多的园林植物进行生物学特性及生长情况的详细观查记录,摸清馆舍小气候特点及规律与本地大气候环境的差异,解决植物生长与馆舍环境相适应问题,提高馆舍园林植物丰富度。

参考文献:

[1] 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协会秘书处. 世界动物园与水族馆保护策略 [Z]. 2004.

[2] 昆明市园林局. 昆明园林志[M]. 昆

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93-288.

[3] 彭建宗,刘小青,吴其锐,等. 广州动物园草食动物饲用木本植物的筛选 [J].

野生动物,2010,31(1):39-41.

[4] 吴玉梅 . 浅谈城市绿化养护管理乔灌木修剪整形 [J]. 四川水泥,2014(7):

142+161.

[5] 张恩权 . 动物园设计 [M]. 北京:中国

建筑工业出版社,2011:138-143.

[6] 尹秀花 . 浅析园林植物配置对改善动物生存环境的作用 [J]. 科技情报开发与经

济,2009,19(24):184-185.

[7] 程健 . 优美的环境和谐的空间—昆明动物园孔雀园的规划设计 [J]. 中国园

林,2003,19(7):42-43.

[8] 王万华,王志永,李勇军,等. 石家 庄市动物园“湿地精灵”展区生态规划设计 [J]. 野生动 物,2010,31(5):

285-288.

[9] 李贝. 基于空间设计理念的动物场馆生态化改造探析 [J]. 安徽农业科学,

2014,42(6):1747-1750.

[10] 韩旭莉 . 动物园园林植物保护和防治措施 [J]. 现代园艺,2014(4):7071.

[11] 陈旸,张一鸣,郭磊. 动物园植保工作探讨——以北京动物园为例 [J]. 现

代园艺,2016(6):47-48. 作者简介: 杨梅/ 1969 年生/ 女 /四川遂宁人/ 本科 /高级工程师/专业方向为动物园野生动物饲养管理

表 1 广州动物园各类草食动物对象草和3种木本植物的喜食性程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