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生植物在石门国家森林公园古树周边景观提升的应用 | 崔杰 莫志安 凌钧华

Application of Epiphytes in Landscape Promoting around Ancient Trees in Shimen National Forest Park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1 2 2

崔杰 莫志安 凌钧华

(1.广州市石门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广东 广州 510900;2.广州市名卉景观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广东 广州

510080)

CUI Jie1, MO Zhi-an2, LING Jun-hua2

(1. Guangzhou Shimen National Forest Park Management Office, Guangzhou 510900, China; 2. Guangzhou Minghui Landscape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 Guangzhou 510080, China)

摘要:通过对石门森林公园古树园内应用附生植物进行古树周边景观提升的实践分析,揭示了附生植物的不同应用方式及其造景效果。园内应用附生植物共10 科,20 属,21种;应用方式为树体附生(包括树干及树干分叉)、枯木附生、悬垂附生及其他形式附生,能较好地进行空间引导、恢复古树园昔日生态多样及营造色彩丰富的景观。

关键词:附生植物;古树园;景观提升;石门国家森林公园中图分类号:S688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4-0088-03

收稿日期:2017-12-27

修回日期:2018-03-12

Abstract: In this paper, applied the epiphytes plants to improve the practice of the surrounding landscape of ancient trees area, which was in the Shimen National Forestry Park to show the different application with different landscape scene. There were 10 families, 20 genera, and 21 species of epiphytes in the park. There are 4 applications, such as trunk intercrescence, including branches of tree trunk and trunk, dead wood intercrescence, pendency intercrescence and other intercrescence. The 4 applications could be better in guidance of landscape space, restoring ecology diversiform of the ancient trees garden, and constructing the colorful landscape.

Key words: Epiphytes;ancient trees;promotion of landscape;shimen National Forest Park

附生植物是生长在宿主植物上的绿色非维管束植物(如地衣、藻类、苔藓等)或维管束植物(如蕨类、种子植物),其以自身光合作用为生[ 1 ~ 3 ],是热带森林重要的生态结构与功能组分,常作为中层植物群落,是营造具热带特色的观赏园林植物 [4~5]。进行附生种植的植物不一定是附生植物,但整体上具有较高的观赏性;同时,根据其种植、应用方式不同,附生植物可分为土生类及半附生或兼性附生植物,前者可附生或石生,后者可作盆栽和地被。

[2]

根据张江奎 的研究统计,观赏性附生植物共计102 种,包括兰科 Orchidaceae、 天南星科 Araceae、鹿角蕨科 Platyceriaceae、 槲蕨科Drynariaceae、水龙骨科Polypodiaceae、 舌蕨科 Elaphoglossaceae、 骨碎补科Davalliaceae、膜蕨科 Hymenophyllaceae等。张锦心等对广州市10个公园内的附生植物景观应用进行统计、分析,广州市公园应用的附生植物有36种,主要为蕨类、天南星科、兰科植物 [5~6]。综合前人研究[5~8],附生植物在园林景观的应用方式可分为树体(树干)附生、枯木附生、墙体附生(立体绿化)、悬垂附生、山石附生和其他应用方式(与建筑、水体、园林小品及其他植物的配置应用)。本文通过对石门森林公园古树园内应用附生植物进行古树周边景观提升的实践进行分析,进一步总结附生植物的不同应用方式及其造景效果,从而为附生植物景观营造提供技术实践经验。

1古树园项目概况

为提升石门国家森林公园内的景观效果,在 2017 年对园内的古树园景观节点进行提升修复,园区以附生植物与古树相结合的方式进行特色景观造景,植物附生方式的应用可营造出具热带风情的森林垂直空间景观,以还原古树园昔日生机之景。该古树园为原始次生林,园内的树木年龄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主要有锥 Castanopsis chinensis、 华润楠Machilus chinensis、 樟 Cinnamomum camphora 等。园内有一条青石板小道全长约1 000 m,幽静深远,可直接通往国际森林浴场,项目主要在该道两旁应用附生植物对古树园景观进行提升实践。

2 古树园内附生植物应用的种类

通过实践及文献研究得知,古树园内的附生植物应根据造景需求及营造热带垂直空间景观为基础,在色彩及视觉引导上进行选择。

据统计,应用于石门国家森林公园古树园周边景观提升实践的附生植物共 10 科,20 属,21种。其中应用较多的为蕨类、天南星科、兰科的植物,如巢蕨、肾蕨、春羽、红掌、蝴蝶兰等(表1)。

古树园内应用的附生植物以观叶及观花类为主,配置于华润楠、樟等乔木层下的荫蔽处,结合树体(包括树干及树干分叉)、枯木(原始次森林枯倒木)、拱形支架等,营造出色彩对比强烈的多层次垂直植物景观。

3附生植物在古树园景观提升的应用方式

石门森林公园古树园周边景观提升中应用附生植物的造景方式主要有 4 种:树体附生(包括树干及树干分叉)、枯木附生、悬垂附生及其他形式附生。

3.1树体(树干及树干分叉)附生

古树园内的树木高大,其树皮的腐殖质富含矿物质,可支持附生植物的矿物质营养吸收 [7~8],故树干附生是植物良好的附生方式。其具体种植操作为应用绳索将植物根系及适量腐殖质绑扎在树干上,通过适当的观察养护,以确保附生植物的附着相对持久性及成活率,降低后期景观植物的频繁更替。

古树园中应用树干附生的植物 搭配组合方式较多:观花的兰科植物与观叶的蕨类植物或者观叶的天南星科植物配植;绿萝附生;等等。结合植物的生物特性,树体附生可发挥良好的景观及空间的引导作用 [9]:如巢蕨附生能力强,叶片长而柔软,可营造出树体似裙摆般的景观效果;应用蝴蝶兰、文心兰、巢蕨等配置于古树园入口景观(图1),或者应用蝴蝶兰、鹿角蕨、石斛兰、擎天凤梨等植物对沿路古树树体附生配植,提高空间引导作用同时,更为古树园的景观添彩。

3.2 枯木附生古树园景观提升的部分为进入原始次生林森林氧吧的径道,该径道周边保留有枯倒的树木,是重要的次生林景观。枯木附生是应用人工造景手法,通过绑扎固定方式进行景观营造,是建设附生植物专类园的重要造景技术。为提升古树园沿道的景观,保持原有生态及次森林景观且不破坏其原有的枯树树体,应用兰科植物、蕨类植物、天南星科植物对枯木进行附生配植,营造出良好的枯木逢春的景象(图2)。还有用蝴蝶兰和凤梨科植物对排列的枯木枝或竹子进行附生应用,形成隔断式景观,对洗手间进行景观围蔽。

3.3 悬垂附生悬垂附生的方式多体现在专类园内[6]。常用巢蕨、鹿角蕨、松萝凤梨等进行悬垂附生的方式造景,营造出具热带林特色的景观。石门森林公园古树园周边环境景观提升多应用蝴蝶兰(图3)和鹿角蕨进行悬垂附生;附生于竹筒、竹篮等具生态元素的器皿中,别有一番处处生机的景象。

3.4 其他方式附生附生植物的附生方式多样,为景观营造需要,常与景观小品如花架、廊亭、指示牌等进行附生应用造景。如应用兰科植物(蝴蝶兰、卡特兰)、肾蕨、铁线蕨 Adiantum spp.等在拱形支架上附生造景,营造园路花架景观,从视觉上起到景观

引导作用,更丰富了立面景观的形式。同时,在道路两侧与其他植物的配植,可很好营造出幽深而富有附生植物地生特色的条状景观(图4)。

4结语

古树周边景观提升可通过适宜的植物配置,既能改良土壤、美化景观,同时有助于丰富植物的多样性及古树周边景观层次[10]。在绿化景观及园区建设中,应用兰科植物结合其他附生植物进行专类园建设的方式越发受欢迎。附生植物的选择,应根据其景观营造需求进行选择。根据多个研究表明 [2,5~6,9~10],常用的蕨类附生植物有巢蕨、铁线蕨、肾蕨、鹿角蕨等,兰科植物有蝴蝶兰、万代兰、卡特兰、石斛兰等,凤梨科的擎天凤梨, 还有吊兰、万年青Aglaonema spp. 等,用于营造林下中层立面的多层次景观;其应用方式主要有树体附生、枯木附生、山石附生、悬垂附生、其他形式附生等。

石门国家森林公园古树园周边景观提升项目在避免对古树的保育工作造成影响条件下,因地制宜,保留原园路及枯倒树木,通过捆扎、悬挂、地生种植等方法进行造景。该园以兰科植物为主,应用树体附生(包括树干及树干分叉)、枯木附生、悬垂附生及其他形式附生等方式,营造具有热带风情的幽深的森林古径。随着该园开放,吸引了大量游客。同时关注附生兰科植物的养护,以加强花期调控及病虫害防治。

注:本文图片均为作者自摄。 参考文献:

[1]《环境科学大辞典》编辑委员会 . 环境科学大辞典 [M]. 北京:中国环境科学

出版社,1991:204.

[2] 张江奎 . 观赏性附生植物及其园林应用研究 [D]. 福州:福建农林大学,2013.

[3] 王发国,陈红锋,邢福武. 广东乡土野生观赏蕨类植物调查及其开发利用研究 [J]. 中国园林,2007(7):56-60.

[4] 苏雪痕 . 鼎湖山植物群落对广州园林中植物造景的启示[J]. 北京林学院学报,

1983(3):46-54.

[5] 朱锦心,冯志坚,翁殊斐. 附生植物在广州城市公园中配置应用分析 [J]. 广

东园林,2016,38(2):78-81.

[6] 朱锦心,冯志坚,翁殊斐. 广州市公园附生植物造景分析[J]. 湖南林业科技,

2016,43(1):80-85.

[7] 刘广福,臧润国,丁易,等. 海南霸王岭不同森林类型附生兰科植物的多样性和分布 [J]. 植物生态学报,2010,34

(4):396-408.

[8] 刘广福,臧润国,丁易. 林冠附生植物研究综述[J]. 世界林业研究,2011(1):

33-40.

[9] 龚玉子 . 绿色植物在室内环境中的应用 [J]. 家具与室内装饰,2015(11):

98-99.

[10] 王瑛 . 古树周边植物的应用及其对生态和效果的影响 [J]. 农业科技与信息(现

代园林),2010(6):2-45. 作者简介: 崔杰 /1970 年生/男/河南开封人/本科/高级工程师/专业方向为森林资源管理与生态旅游

图 4 与其他植物配植于道路两侧

图 2 枯木附生营造“枯木逢春”的景象

图 1 树体附生的应用方式

图 3 蝴蝶兰的悬垂附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