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海珠湖公园观鸟活动问卷调查

Questionnaire of Birdwatching Activities in Guangzhou Haizhu Lake Park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野生动物及栖息地保护 -

1 2,* 1

佟富春 肖以华 杨亚婷

(1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广东 广州 510642;2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广东 广州

510520)

TONG Fu-chun1,xiao YI-HUA2,*,YANG Ya-ting1

(1.College of Forestr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guangzhou

510642,China;2.research Institute of Tropical Forestry,chinese Academy of Forestry, Guangzhou

510520, China)

摘要:2016 年 4 月至 2017 年月 1月,通过对广州市海珠湖游客进行问卷调查,并运用SPSS(17.0)分析软件对 199份有效问卷进行统计分析,探究了参加过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对鸟类知识、广州常见鸟类识别及对鸟类态度等

方面的差异,以及分析观鸟活动对游客参与者学习、生活上的影响。调查结果显示,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5.36±0.19)

比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2.11±0.22)有更高的鸟类识别能力(P<0.01)。在对鸟类的态度上,参加过观鸟活动

的(0.85±0.03)比未参加过观鸟的游客(0.49±0.06)表现出更积极的态度(P<0.05);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0.54±0.03)

中不赞成诱拍鸟类的比例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0.26±0.08)(P=0.02);而在对人类捕鸟吃鸟行为的态度上,

两组受访者中大部分都认为这是一种残忍的行为,但两组间差异不显著(P=0.08)。此外,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中,

大部分游客(68.1%)认同参加观鸟活动能让他们感到放松、开心;大多数游客(74.8%)认为参加观鸟活动能够增长见识;

大部分游客(64.23)认为观鸟活动很有趣,并希望继续参加。

关键词:观鸟活动;问卷调查;游客;广州市中图分类号:TU986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5-0024-05

收稿日期:2018-09-19

修回日期:2018-10-09

Abstract: To study on the differences of common knowledge, recognition and attitude to birds between people who had participated in birdwatching activities or not, and the influence on participants’ learning and life, questionnaires were conducted on the visitors from Guangzhou Haizhu Lake Park from April 2016 to January 2017 and analyzed by using SPSS (17.0).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visitors who had participated have higher bird recognition ability, more enthusiasm for birdwatching activities and higher ratio of disapproved on trapping photographing than those who had not. However,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two groups in attitude towards bird-hunting and bird-eating, and most of them thought it was a cruel behavior. Moreover, the most of participants agreed that birdwatching activities were interesting and informative which could make them feel relaxed and happy, and hoped to continue to participate.

Key words: Birdwatching; Questionnairre survey; Tourists; Guangzhou

观鸟活动(Birdwacthing)是指利用望远镜等光学设备,在鸟类的自然生境下观察和辨别鸟类,而尽量避免对鸟类造成干扰的户外运动[1~2]。观鸟活动起源于西方,最初是少数贵族人的运动,目前已发展成为发达国家和地区非常流行的户外运动[3],并成为生态旅游最重要的表现形式[4];不 仅对促进经济发展和提高环境保护意识具有重要作用[5];还对鸟类调查及珍稀物种保护,尤其是时间长、地域跨度大的项目具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6~7]。

国内开展观鸟活动的时间较短, 1996年北京师范大学鸟类专家赵欣如老师和首都师范大学鸟类专家高武老师开始尝试在民间普及观鸟活动, 希望“通过观鸟这种参与式、体验式和自我教育式结合的活动形式,让公众通过观鸟走进自然,欣赏鸟类,认识生态,关注环保 [8];至 2010 年,中国大陆已相继建立了36 个地方观鸟协会[9],观鸟者人数超过20 000人,在大城市的增长尤其迅速 [6,10]。观鸟活动在国内作为一种新兴的户外运动

方式广受社会各方追捧和关注:民间观鸟爱好者自发地对观鸟活动进行推广,非盈利或盈利性地组织观鸟活动,并与中国香港、台湾以及国外观鸟者进行不定期交流;许多学者以及旅游工作者、生态保育工作者等从生态旅游的角度研究观鸟活动。

党的十七大报告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我国未来发展的新目标;十八大报告提出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首位;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 [11]。国家大力倡导生态文明建设,而生态文明建设要依靠生态文明教育来实现 [12~13]。观鸟活动的审美情趣建立在现代保护理念上,强调关爱生命,鼓励参与者亲近自然,发现自然之美、生命之美,保护大自然以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对培养游客健康的审美观、生态保护意识具有积极作用 [1,14],有助于游客学习与理解生物多样性,获得自然生态知识,培养生态保护意识 [15~20]。

本研究以广州市海珠湖游客为研究对象,旨在了解参加观鸟活动对游客在鸟类知识和态度上的影响,对培养游客正确的环境保护意识具有重要意义。

1研究方法

本研究的调查工作于 2016 年 4月—2017 年 1月进行,采用网络问卷(问卷星 http://www.sojump.com/ login.aspx)、现场答卷的方式进行。调查中共发放问卷300 份,收回问卷260份,甄选出有效问卷199 份,有效率为 76.54%。

调查问卷在问题设置上,除了对鸟种类的辨认为开放式问题外,其余均为封闭式问题,封闭式问题分为两类:一类是单选择题,另一类是 Likert 五点量表法和三点量表法。在问卷内容设置上 [4],包括 4个部分:

一是基本信息,了解受访者的性别、年龄等基本特征。为了调查更有针对性,“是否参与观鸟活动”界定为是否参与过海珠湖组织的观鸟活动。

二是对鸟类知识的调查,包括鸟类常识题作答(表1)和对 7张广州常见鸟类乌鸫 Turdus merula、叉尾太阳鸟 Aethopyga christinae、鹊鸲Copsychus saularis、红耳鹎 Pycnonotus jocosus、树麻雀 Passer montanus、暗绿绣眼鸟 Zosterops japonica、普通翠鸟 Alcedo atthis 的照片进行辨认,答题正确得分+1,答错得分0,了解受访者对鸟类常识的认知情况。

三是对鸟类的态度考察,用5 个语句用于测量受访者对这7种鸟类的态度,采用 Liker 三点量表测量:测量态度是积极的得分+1,态度消极得分-1,不知道得分0(表 2)。

四是受访者如何看待观鸟活动对自身的影响,采用 Likert 五点量表法(非常赞同—赞同—一般—不赞同—非常不赞同,得分依次为5 分、4分、3 分、2 分、1分)。

问卷统计主要采用 Excel 和问卷星辅助统计、计数和编码,数据分析是基于 Excel 和 SPSS17.0 软件进行的,所有的数据分析都是在显著度为

5%的水平上进行的,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1)卡方检验。通过卡方检验来判断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和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社会学特征是否存在显著差异,以排除样本本身的差异对调查结果的影响。

2)独立样本t 检验。通过独立样本 t检验比较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和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鸟类知识、鸟类态度上的得分均值是否有差异,鸟活动对游客在鸟类知识、鸟类态度是否有显著影响。

2结果与分析

2.1受访者基本特征所有受访者均为广州市海珠湖游客,其中男性92 人,占 46.23%;女性 107 人,占 53.77%。从年龄结构来

看,18岁以下的观鸟者占 18.10%,

18~25 岁观鸟者年龄占 52.93%,

26~45 岁观鸟者占 16.99%,45~65 岁观鸟者占 9.98%,65 岁以上占2%。总之,青少年人的人数占较大比重,说明青少年人更愿意到生态环境优美、享受大自然、能够放松身心的休闲旅游地去休闲。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有 123 人,占 61.81%;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有76 人,占 38.19%。未听

过观鸟活动的有15 人,占 7.54%;了解但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有60人,占 30.15%;了解并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有 60 人,占 30.15%;熟悉并喜爱观鸟的有 64 人,占 32.16%。此外,在参加过观鸟活动的123 名游客中,过去 12个月内未参加观鸟活动的所占比例最小,为5.65%;参加过 1~3次观鸟活动所占比例最大,占

37.90%。

2.2鸟类知识与态度在对鸟类常识的测评中(表3),是否参加过观鸟活动对游客认识鸟类的繁殖方式、鸟巢的作用以及世界上最小的鸟等知识点的回答没有显著影

响(P>0.05),其中,对鸟巢的作用

只有少部分(26.5%)的游客能够回答正确。而对广东省省鸟以及广州7种常见鸟类的识别中,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得分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

活动的游客(P<0.05)。对鸟类态度的测评结果(表4)显示: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看到鸟时感到开心得分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

鸟活动的游客(P<0.01);认为鸟类对人或农作物有危害显著低于未参

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1);鸟类被诱捕或食用会感到难过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某种鸟灭绝会感到难过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1);认为鸟类是自然界的一份子显著高于

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1);而是否参加过观鸟活动对认为捕鸟吃鸟是一种残忍的行为没有显著差

异(P=0.08),但是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更倾向于不能捕鸟吃鸟;对于诱拍鸟类的看法,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持不赞成态度的比例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

(P=0.02)。

2.3参与者对观鸟活动的评价

调查结果显示,123位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5个不同方面的影响得分均值均大于4(表 5),即对于观鸟活动能使游客参与者感到放

松、快乐,锻炼身体,增加户外经验,帮助游客缓解学习压力,增长知识、结交新朋友等方面上,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总体上持肯定

态度。其中有 69.11% 的游客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让自己感到放松、快乐;73.17% 的游客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能够锻炼身体、增加户外经验;

57.72%的游客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

能够缓解生活、学习压力;74.80%的游客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能够增长

知识;64.23% 的游客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能够结交新朋友。

3分析与讨论

3.1受访者基本特征本研究中,男性比女性参加比例更高,分析与体力和家庭分工等因素有关,这与前人的研究结果一致 [4]。观鸟者青年人的人数占较大

比重(52.93%),说明青年人可能更多受到过学校、社会环保教育的影响,更愿意亲近自然;生态观鸟旅游者另一个组成部分是 26~65 岁人群(26.97%),即中年人,这部分人通常有着较稳定的工作,较高的经济收入或退休金,平时忙碌、紧张地工作,所以他们更愿意在工作之余,享受生活的乐趣,达到休闲的目的。而对于老年人,由于体力差异和心理上的保守,选择观鸟的动机逐渐减弱[21]。对于少年儿童,出于学校、协会及课外辅导机构开设相关课程的影响,会逐渐培养对鸟类知识的兴趣,他们是未来观鸟活动的生力军。

3.2观鸟活动对游客鸟类知识的影响

通过调查发现,参加过观鸟活

动的游客中,大部分游客(74.80%)非常赞同参加观鸟活动能够增长知 识。对受访者在鸟类知识的测评中,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鸟类识别能力上显著高于为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而对鸟类繁殖方式、世界上最小的鸟的认知上,大部分

(88.94%,92.96%)都能回答正确,参加过和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没有显著差异(P>0.05),可能原因是教材中有提及;对鸟巢作用的回答上,只有少数(26.13%) 受访者能够回答正确,参加过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在该题的回答中没有显著差异(P>0.05),过半

(66.83%)受访者认为鸟巢的作用包括繁殖后代与睡眠休息,说明大部分游客尚不明确鸟类的休息方式。而对于教材中未提及的广东省省鸟,知道省鸟为白鹇的游客中,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显著多于未参加过

观鸟活动的游客(P<0.05)。

3.3受访者对鸟类的态度观鸟活动在提高观鸟者自然保护意识和人与自然和谐理念上有很高的潜力 [2],通过自然体验能够提高参与者的亲生物性,即对自然中常见动物的喜好,从而提高他们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意愿 [22]。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看到7种广州常见鸟感到开心的比例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5),说明参加观鸟活动鼓励游客发现自然之美 [23],有利于保持人们热爱自然的天性,培养游客健康的审美观。

诱拍指摄影者为获得满意或特别的照片,利用食物或模仿鸟类求 偶的声音、行为等方式引诱鸟类靠近或作出求偶行为,这会干扰鸟类正常的生活,甚至对其生存和繁衍造成威胁。当问及受访者对诱拍鸟类的看法时,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不赞同此做法的比例显著高于未

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5);此外,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认为7种广州常见鸟对人或农作物没有危害的比例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

动的游客(P<0.05);若鸟类灭绝了,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感到难过的比例显著高于未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P<0.05)。由此可知,参加过观鸟活动的游客对鸟类的态度表现出更高的积极态度,说明参加观鸟活动能够引导游客尊重生命,对培养游客的生态保护意识具有积极意义;观鸟活动有助于游客正确认识生物多样性,培养游客正确的生态价值观。

从本文对观鸟者的问卷调查中也可了解到:不了解和未参加观鸟活动的人数占 45.73%,参加过观鸟和未参加过观鸟的游客对鸟类知识熟悉程度差异显著(P<0.05),人们对观鸟活动不了解,参与的人数较少,但华南地区鸟类资源优势明显,开发的潜力很大。观鸟属于一种非消耗性的野生动物资源的利用方式 [24],国内外的实践证明非消耗性野生动物资源的利用已成为目前野生动物资源开发利用的发展趋势。观鸟活动能使旅游者达到放松心身、愉悦心情、融入自然、增进知识、提高环保意识的作用,又是一项经济效益较好、附加值较高的休闲旅游活动,这些活动除一般的旅行费用之外,观鸟等装备费用占有较大的比重,其带来的产业链更长,诱发的经济影响所创造的价值更大。

从国内整体情况来看,专业观鸟旅游者的人数很少,观鸟者获取观鸟信息的途径主要是依靠互联网、报纸杂志和电视广播,但是这方面的信息量不多。由于观鸟者的目的

性很强,对于观鸟的种类、时间、地点以及观鸟线路要求很高,提高观鸟相关信息发布质量尤其重要,而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增强和人均收入的提高,资源和环境保护意识的宣传和普及,观鸟活动将有较为广阔的市场前景。

参考文献:

[1] 廖晓东 . 把观鸟活动引入中小学环境教育 [J]. 广东教育,2005(3):43-44.

[2]SEKERCIGLU C. Impacts of Birdwatching on Human and Avian Communities[j]. Environmental

Conservation,2002,29(3):282289.

[3] 赵金凌,成升魁,JIM HARKNESS,等 . 国内外观鸟旅游研究综述 [J]. 旅游学

刊,2006,21(12):85-90.

[4]李玲. 观鸟旅游者行为研究[D]. 北京:

北京林业大学,2009.

[5]ZHAO J L,CHENG S K,MIN Q W. Impacts of Birdwatching Tourism on Environment and Economy[j]. Ecological

Economy,2007(4):434-442.

[6]MA Z J,CHENG Y X,WANG J Y,ET AL.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Birdwatching in Mainland China:a New Force for Bird Study and Conservation[j]. Bird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2012

(232):259-269.

[7] 林恬田,杨宇泽. 福州乌山鸟类多样性与观鸟旅游发展研究 [J]. 科技资讯,

2018(4):213-215.

[8]欧亚. 中国观鸟的十年[J]. 世界博览,

2007(6):36-37.

[9] 程翊欣,王军燕,何鑫,等. 中国内地观鸟现状与发展 [J]. 华东师范大学学

报(自然科学版),2013(2):63-74.

[10] 李越 . 北戴河观鸟旅游现状及发展对策浅析 [J]. 中国商贸,2013(4):136138.

[11]李贝. 十九大报告: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的路线图 [N/OL]. 光明网时评频 道,(2017-10-24)[2018-0805].http://guancha.gmw.cn/2017-10/24/

content_26592293.htm

[12] 刘贵华,岳伟. 论教育在生态文明建

设中的基础作用[J].教育研究,2013,

34(12):10-17.

[13] 马璐 . 小学生生态文明教育研究 [D].

晋中:山西农业大学,2014.

[14]CHENG J C,MONROE M C. Connection to Nature: Children’s Affective Attitude toward Nature Environ[j]. Behav,2012,44(1):3149.

[15]DUERDEN M D,PETER A WITT. The Impact of Direct and Indirect Experiences on the Development of Environmental Knowledge, Attitudes, and Behavior[j]. 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Psychology,2010,30(4):379-392.

[16] 王笑禹 . 生态文明视野下的生态教育研究 [D]. 青岛:青岛科技大学,2010.

[17] 明桂能,李雪峰. 利用观鸟活动在初中生中开展环境教育的研究 [J]. 中学生

物学,2011,27(11):13-15.

[18] 曾桂梅 . 小学生对环境教育项目的偏好与满意度研究 [D]. 长沙:中南林业科

技大学,2012.

[19] 黄倞朗,巫晨昕,郑华,等. 浅谈观鸟活动在中学教学中的作用 [J]. 中国校

外教育,2012(21):108.

[20] 董雪 . 美国纽约州观鸟活动中环境解说的实例 [J]. 生物学教学,2018,43(1):

53-54.

[21] 王红英,刘俊昌,刘细芹. 美国生态观鸟旅游对中国观鸟旅游发展的启示 [J].林业经济问 题,2008,28(2):152155.

[22]ZHANG W Z,GOODALE E, CHEN J. How Contact with Nature Affects Children’s Biophilia, Biophobia and Conservation Attitude in China[j]. Biological Conservation,2014,177:

109-116.

[23] 张立影,陶旭东. 观鸟对生态意识影响探讨[J]. 现代阅读(教育版),2013(1):

37.

[24] 丛丽,吴必虎,李炯华. 国外野生动

物旅游研究综述[J].旅游学刊,2012,

27(5):57-65.

作者简介:

佟富春 /1973 年生/ 女 /辽宁岫岩人/副教授/ 主要研究方向为野生动物

*通讯作者:

肖以华 /E-mail:[email protected]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