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来黄花岗公园植物组成和多样性的动态变化

Dynamic of Plant Species Composition and Diversity in the Huanghuagang Park in Past 10 Years, Guangzhou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 熊咏梅 高梓超 齐跃强

熊咏梅 高梓超 齐跃强

(广州市林业和园林科学研究院/广东广州城市生态系统国家定位观测研究站,广东 广州 510405)

XIONG Yong-mei, GAO Zi-chao, QI Yue-qiang

(Guangzhou Institute of Forestr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guangdong Guangzhou Urban Ecology System Research Station, Guangzhou 510405,China)

摘要:2007 年 11 月和 2018 年 5月,采用典型抽样法,调查了广州市黄花岗公园25个样方(调查面积共10 000 m2)

的植物组成和多样性。研究表明,10年来,黄花岗公园的乔木及灌草层植被的物种组成变化不大,但物种略有减少;就群落结构而言,公园的立木密度及平均枝下高指标下降,平均树高、胸径及冠幅等指标均增长,平均胸径增长率达

60.2%;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优势种的动态变化较为明显,且乔木层优势种无自然更新幼苗;植物多样性稍有降低。因此,公园在进行清杂、疏伐等管养维护过程中,要间种一些能补充乔木层的树种,最终形成可持续的、健康的植物群落。研究反映出黄花岗公园十年来的植被动态变化,可为城市公园的养护管理提供基础数据。

关键词:黄花岗公园;城市生物多样性;动态中图分类号:Q145;S688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6-0063-04

收稿日期:2018-09-25

修回日期:2018-12-01

Abstract: In November 2007 and May 2018, by using the typical sampling method, the plant composition and diversity of 25 plots(with a total area of 10 000 m2) in Huanghuagang park located at Guangzhou were investigated.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in the past ten years, the species composition of trees and shrubs in the park changed little, but the species decreased slightly. In terms of community structure, the tree density and mean subbranch height in the park decreased, and the average tree height, diameter at breast height and canopy all increased, with an average diameter growth rate of 60.2%. The dynamic change of the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tree layer of the park plant community was obvious, and the dominant species in the tree layer had no natural regeneration seedling. There was a slight decrease in plant diversity. Therefore, in the process of cleaning, thinning and other maintenance, the park should plant some tree species that can supplement the tree layer and finally form a sustainable and healthy plant community. This study reflects the dynamic changes of vegetation in Huanghuagang park in the past ten years, and the results can provide basic data for the maintenance and management of urban parks.

Key words: Huanghuagang Park; Urban Biodiversity; Dynamic

作为国家重要的中心城市,广州市城市生态环境质量面临着较大的压力。面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新的生态文明建设需求,广州市明确提出“城市环境宜居宜业,城乡一体协调发展,民生福祉持续改善”的发展目标 [1]。作为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载体的城市绿地系统,在改善城市生态环境、提升城市居民福祉等 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2~5],而公园绿地则是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堡垒 [6]。然而关于广州城市公园绿地植物组成和多样性动态研究却鲜有报道 [7~9],尚未见黄花岗公园植物组成和多样性的相关研究。黄花岗公园是镶嵌在广州城市中心的一块大型绿地,景观优美且富有岭南特色,是广州市城区具有代表性的公园。因此研究近十年来黄花岗 公园植物组成及多样性的动态变化对揭示广州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状况具有重要意义,也为其后期规划提供数据支撑。

1研究方法

1.1 研究区域概况

黄花岗公园,又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是广州市中心的

纪念性专类公园,位于广州市先烈中路,占地约 13 万 m2,建有岭南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及山水特色景区。属南亚热带季风海洋性气候,温暖湿润,具有比较明显的干湿季。年平均气温为 21.4℃ ~21.8℃,年降水量 1 689.3~1 876.5 mm,雨季 (4—

9 月 )降水量占到全年的85% 以上。黄花岗公园植被为人工植被,其中,公园主墓道植物以列植、对植常绿异叶南洋杉、龙柏等为主;辛亥革命墓区和乡土植物区均以窿缘桉、粉单竹等为主,黄花园区以落羽杉、人心果 Manilkara zapota 等为主;园区植被多为人为规整种植的园林绿化树种和间杂生长的野生种 [10]。

1.2 外业调查

2007 年 11月,在对整个黄花岗公园线路勘察的基础上,按园区植被类型、面积比例等确定样方数共

25个,将所设置样方较为均匀地分布于整个黄花岗公园园区,并将样

方标记于纸质地图。25个样方均为

20 m×20 m,共计 10 000 m2。然后分别在每个样方的四角和中心布设5个 4 m×4 m小样方。在各样方内进行每木调查,测定胸径≥ 3 cm的所有立木的种名、胸径、树高、冠幅和林分郁闭度。另外,在每个4 m×4 m小样方中记录灌木、草本的名称、株数、盖度和生长状况,并将胸径< 3 cm的幼树和幼苗归为林下植被。

2018 年 5月,按上述方法调查原25个样方。

1.3数据处理与分析

野外调查数据录入后,计算树种的重要值=相对多度+相对频度+相对优势度,其中乔木层树种以胸高断面积表示相对优势度,林下植被植物以冠盖度表示相对优势度。利用多元统计分析软件 PC-ORD6.0软件包计算植物群落多样性指数,包括物种丰富度S(即物种数), Simpson 多样性指数(D)和 Pielou均匀度指数(E),shannon-wiener多样性指数(H'),其计算公式如下:

式中的, ni 为 i号样方的个体数,N为总个体数,S为种数 [2]。数值为平均值±标准差。

2结果与分析

2.1 植物组成

在 10 000 m2的样地中,2008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植物91种,隶属于 39 科 72 属;201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植物88种,隶属于 39 科 68 属。2008 年,黄花岗公园林下植被植物 190 种,隶属于 74 科 153 属;2018 年,林下植被植物 185 种,隶属于 73 科 148属。相较于 2008 年,2018 年的乔木层减少了5个物种,增加了2个物种,林下植被减少了5 个物种,可见,近十年来,黄花岗公园植物组成几乎无变化,表明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植物组成受人为活动干扰少,管养维护方式有利于生物多样性的维持和保护。

2.2 群落结构调查获得了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的立木密度、平均树高、平均胸 径、平均冠幅(东西和南北向)、平均枝下高等反映群落生长动态特征的指标(表 1)。在 10 000 m2 的样地中,200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立木密度(DBH ≥ 3 cm)为 2 103 株 /hm2,2018 年为 1 658株 / hm2。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的立木密度减少主要归因于老龄竹类

和龙眼树的疏伐。2018 年植物群落平均树高为 9.3±4.7 m,2008 年为

9.1±4.0 m;2018 年植物群落平均胸径为 19.34±14.15 cm,2008 年为

12.07±10.65 cm;2018 年植物群落平均东西、南北冠幅分别为 5.1±3.7 m 和 4.7±3.4 m,2008 年分别为

3.5±3.4 m 和 2.5±2.5 m;2018 年植物群落平均枝下高为 3.4±2.9 m,

2008 年为 4.7±3.5 m。由此可见,近十年来,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生长动态特征除了平均树高指标增加不明显外,其他的生长指标均有显著增加,表明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生长状况良好,整个公园的植物地上部分的生物量明显提高,能为广州城市环境提供更多的生态服务功能。

2.3 植物优势种

表 2 所示为 2008 年、201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主要物种数量特征。近十年来,乔木层重要值排名前 10 名的植物种,6种植物相同,其中,窿缘桉和粉单竹的重要值都位列一二,短穗鱼尾葵、对叶榕、落羽杉、异叶南洋杉4 种植物的重要值排列位置有变。经过10

年的动态变化,重要值排名前10 名的青皮竹、垂叶榕、木麻黄、构树已由红桂木、榕树、蒲葵、龙柏替代。这表明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优势种的动态变化较为明显。

表 3 所示为 2008 年、201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林下植被主要物种数量特征。近十年来,林下植被重要值排名前 10 名的植物种,仅 3种植物相同,包括大叶油草、白蝴蝶和海芋。经过 10 年后,重要值排名前 10名的林下植被植物由6 种草本上升为 8 种,棕竹、灰莉 2 种灌木都为园林绿化树种,非乔木层优势种幼苗。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林下植被几乎无优势种更新幼苗的现象,表明林下植被植物组成主要受人为活动和公园管养模式的影响。

2.4 植物多样性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和林下植被多样性指数10 年来也有明显变化( 图 1~4)。200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和林下植被物种丰富度(S)均值分别为 9.48±3.65 和 28.84±7.95,

2018 年的均值分别为 8.68±3.45和 26.80±2.29;2008 年,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和林下植被Pielou 均匀度指数(E)均值分别为

0.525±0.198 和 0.372±0.168,2018年的均值分别为 0.623±0.224 和

0.460±0.200;2008 年,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和林下植被Shannon-

Wiener 多样性指数(H')均值分别为 1.182±0.493 和 1.249±0.599,

2018 年的均值分别为 1.347±0.498和 1.513±0.489;2008 年,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乔木层和林下植被Simpson 多样性指数(D)均值分别为 0.541±0.222 和 0.554±0.235,

2018 年的均值分别为 0.537±0.205和 0.610±0.177;由此可见,近十年来黄花岗公园植物多样性稍有降低,但幅度极小,表明黄花岗公园植物多样性的维持得较好。

3结论与讨论

城市公园集参观游览、休闲健身、享受艺术、科普教育等功能于一身,已成为城市居民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城市公园是城市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也是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黄花岗公园作为广州市中心的一块大型绿地,地理位置优势明显,又为纪念性专类公园,人文教育氛围浓厚,游人数量众多,因此,黄花岗公园的生物多样性保护面临的压力较大。研究结果表明,近十年来,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生长状况良好,地上部分生物量明显增加,能提供的生态服务功能增强;植物群落主要优势种为人工更新,林下植被也受控于人为建设管养模式;植物群落多样性指数虽有所减小,但无明显变 化;可见,黄花岗公园植物多样性维持着良好的状态。值得公园的管理者注意的是,黄花岗公园乔木层优势种无自然更新的幼苗,而且随着植物群落的不断发展,优势种也是处于动态变化中,因此,公园在进行清杂、疏伐等管养维护过程中,要间种一些能补充乔木层的树种,最终形成可持续的、健康的植物群落。

注:本文图表为作者自绘。 参考文献:

[1] 陈建华.2016年广州市政府工作报告 [Z/ol].(2016-2-6).http://www.

gz.gov.cn/gzgov/s2821/201602/94e6b79c

4be64cdea888e359abe97d01.shtml.

[2] VIHERVAARA P,KUMPULA T, Tanskanen A,et al. Ecosystem services-a tool for sustainable management of humanenvironment systems[j].ecological Complexity, 2010(7):10-420.

[3] 李锋,王如松.城市绿地系统的生态服务功能评价、规划与预测研究——以扬州市为例[J]. 生态学报,2003,23(9):

1929-1936.

[4] 张浩,王祥荣.城市绿地的三维生态特征及其生态功能 [J]. 中国环境科学,

2001,21(2):101-104.

[5] 宋艳暾,史志华,余世孝,等. 城市化对绿地植物组成特征的影响——以深圳为例 [J]. 生态环境学报,2010,19(3):

615-620.

[6] 朱纯,潘永华,冯毅敏,等. 澳门公园植物多样性调查研究 [J]. 中国园林,

2009,25(3):83-86.

[7] 朱纯,熊咏梅,代色平,等. 广州越秀公园植物群落物种多样性研究初报 [J].

生态科学,2010,29(1):45-49.

[8] 陈雷,孙冰,谭广文,等. 广州公园植物群落物种组成及多样性研究 [J]. 生

态科学,2015,34(5):38-44.

[9] 李胜强,崔杰.广州石门国家森林公园野生观赏植物资源调查 [J]. 广东园林

2015,37(3):7-9,17.

[10] 梁慧敏 .黄花岗公园植物配置研究初探[J]. 广东园林,2015,37(3):6366. 作者简介: 熊咏梅 /1981 年生/ 女 /湖北鄂州人/高级工程师/专业方向为城市生态系统观测研究

图 2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 Pielou 均匀度指数(E)

图 1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物种丰富度(S)

图 4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 Simpson 多样性指数(D)

图 3 黄花岗公园植物群落 Shannon-wiener 多样性指数(H')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