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英 Elaeocarpus spp. 病虫害发生现状及防治研究综述

A Review on Occurrence and Control of Insect Pests and Diseases of Elaeocarpus spp.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 毛子翎 伍慧雄 王军*

毛子翎 伍慧雄 王军* (广东省微生物信号与作物病害防控重点实验室,华南农业大学林学与风景园林学院,广东 广州 510642)

MAO Zi-ling,wu Hui-xiong,wang Jun

(Guangdong Province Key Laboratory of Microbial Signals and Disease Control, College of Forestry and Landscape Architecture, South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Guangzhou 510642, China)

摘要:杜英是我国重要的园林绿化和经济林树种,其大面积种植以及全球气候环境变化,使杜英病虫害的发生日趋严重。对目前文献报道的6种病害和8种虫害进行总结,其中日灼病、叶枯病和叶斑病等是危害杜英的主要病害;六星吉丁虫 Chrysobothris igai、拟木蠹蛾 Arbela spp.、广翅蜡蝉 Ricania shantungensis 等是危害杜英的主要害虫。同时对危害杜英的病虫害提出了应采取以预防为主,林业措施、化学防治和生物防治等相结合的综合防治方法。本研究为杜英病虫害的识别和鉴定以及综合防治提供理论依据。

关键词:杜英;病虫害;防治中图分类号:S43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6-0067-04

收稿日期:2018-03-29

修回日期:2018-07-27

Abstract: Elaeocarpus spp. are important landscaping and economic trees in South China. With the large-scale planting of Elaeocarpus spp. and global warming, the diseases and insect pests of Elaeocarpus spp. have been rising in recent years. In this paper, 6 diseases and 8 insect pests reported in the literature were summarized, among which sunscald, leaf blight and leaf spot were the main diseases, and Chrysobothris igai, Arbela spp. and Ricania shantungensis were the main pests. At the same time, the paper puts forward that the measure to control pests and diseases of Elaeocarpus spp. should mainly focus on prevention and combine forestry measures, chemical pest control and biological pest control. This study provides theoretical basis for the identification and integrated control of diseases and insect pests in Elaeocarpus spp.

Key words: Elaeocarpus spp.; Diseases and insect pests; Control methods

杜英 Elaeocarpus spp. 为杜英科Elaeocarpaceae 杜英属常绿乔木,产于我国长江中下游以南至华南地区,是亚热带树种。该属植物稍耐荫,喜温暖湿润气候,同时具有较强的耐寒能力,故在纬度较高的华东、华中地区也有栽培。全世界现有杜英属植物200余种,分布于热带和亚热带地区,我国有 38 种和 6 变种 [1~2]。杜英生长快,树冠浓密,形态优美,常年有红叶观赏,是珍贵观赏树种,更是园林绿化的优良树种[3]。另外,研究发现杜英的果实表现出抗炎、镇痛和抗抑郁等药理活性[4]。杜英也是很好的辅 助蜜源,其树皮可作染料,木材为栽培香菇的良好段木,种子油可作肥皂和润滑油,这些用途使其拥有巨大的应用和开发潜力 [5]。

杜英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园林绿化的原因之一是其病虫害的发生相对较少,但随着近年来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以及全球气候变暖等生态环境的改变,杜英树病虫害状况发生了变化,呈现出病虫害种类逐年增多和毁灭性病害危害日益严重的趋势,直接影响了其观赏价值,更是限制了其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6]。本文对杜英常见病虫害的种类、发生和危害以及防治措 施进行了简要概述,以期为杜英病虫害的防治提供参考。

1杜英主要病虫害的种类、发生及危害

1.1 病害杜英目前发生的主要病害包括1种生理性病害和5种侵染性病害,各种病害的发生及危害症状如下。

1.1.1 日灼病由于杜英树皮较薄,受光面树皮开裂现象普遍存在,故名日灼病。杜英发生日灼的部位集中在树干西南方

向地上 30~130 cm处。日灼部位树皮受伤,木质部不同程度开裂、腐朽,易风折。该病害易发生在日照强烈及林分密度较低的杜英林中。

杜英日灼病的成因机理为:日光中的紫外光破坏树干表皮,继而加剧远红外光对树干真皮组织的灼烤,导致木栓层溢脂能力不足后脱水形成裂纹,进而死皮层、周皮层裂纹致隔热能力下降且表皮蒸腾加剧,最终表皮和维管依存关系跌入负循环且不可逆转 [7]。

1.1.2 叶枯病叶枯病是危害秃瓣杜英Elaeocarpus glabripetalus 的重要病害,该病害主要在春秋季为害杜英的新梢嫩叶,形成叶枯和叶斑,导致叶片枝条枯死,长势衰弱的树干或树枝更易发病,严重时整株枯死,严重影响杜英的生长和观赏价值。病斑初期为深褐色小点,后发展为红褐色圆形至不规则形小斑,病斑不断延伸扩大,导致多个病斑愈合从而形成叶尖或叶缘枯死。环境高温多湿、通风不良更容易导致该病害的发生,同时生长势弱的植株发病更为严重。

通过对病原菌的形态学观察、致病性测定及 RDNA ITS 序列分析,证明侵染杜英的病原菌为芒果球座菌Guignardia mangiferae,其无性型为Phyllosticta anacardiacearum。病斑中间散生黑色的颗粒状物,即病原菌的分生孢子器,球形或扁球形,直径约

75~150 μm。病原菌在自然发病的病叶上或 PDA培养基上未发现有性世代 [8]。

1.1.3 叶斑病

杜英叶斑病为 2009 年在河南省发现的病害[9]。发病初期,在叶片中部产生棕色点状斑,后扩大为卵形或椭圆形大病斑,病斑中部逐渐发展为灰色,周围为红褐色;后期在病斑中部产生黑色颗粒。病菌以菌丝体及分生孢子盘在病叶中越冬,翌春分生孢子借风雨传播,在水滴中萌发后侵入叶片,形成新病斑,故夏季高温高湿的气候条件易发病。

从病部挑取病原物制片,利用光学显微镜对病原菌进行形态学鉴定后发现,引起该病害的病原菌为拟盘多毛孢菌 Pestalotiopsis sp.,其分生孢

子形态为梭形,5细胞,中间3 细胞呈淡褐色,基细胞及顶细胞无色。另外分生孢子顶端具2根或3根附属丝,基部有小柄 [9]。

1.1.4 炭疽病

炭疽病为 2016 年在四川省山杜英 Elaeocarpus sylvestris 发现的新病害 [10]。发病初期,叶片上出现黄绿色点状病斑,后病斑扩大彼此连接形成大的病灶。病灶中央淡褐色,边缘呈红棕色。此时若遇雨水,病斑恶化腐烂或穿孔;若气候较干燥,则病斑中心开裂。后期病灶表面可见棕色至黑色的子实体。对其病灶上的病原微生物进行分离纯化,进而借助形态学和分子生物学手段,将该病原菌鉴定为 Colletotrichum gloeosporioides,且将该病原菌的分生孢子悬浮液回接到健康的山杜英叶片上,可产生相同的病症和病状,进而确定其为山杜英炭疽病的病原菌 [10]。病菌以菌丝体在种皮下或随病残体在土壤中越冬,条件适宜时可借风雨、昆虫传播为害。因此,气候潮湿地易发此病,此外林分密度大、地势低洼、排水不良的区域均易发此病。

1.1.5 根腐病根腐病被发现于位于日本南部奄美群岛的山杜英上,该病害主要发生在较低海拔的平原和平均海拔100 m以下的丘陵地带,而在山区发病较少。发病初期植株长势不良,叶片变色逐渐脱落,而在某些急性发病情况下,植株快速萎蔫、叶片变为淡绿色或棕色,几个月内可导致整株死亡。病株的茎基部以及根部上多布有黑褐色菌丝层,树干横截面发生褐化。病菌在土壤或病残体上过冬,气候低温高湿和光照不足是诱发此病的主要环境条件。另外,土壤板结、通气不良导致根系生长发育受阻,也易发此病 [11]。

对受害山杜英病部的病原微生物分离和形态学观察表明,该病的病原 菌为木层孔菌属 Phellinus noxius。根腐病具有连片发生的特点,故认为该病原菌是在土壤和植株根系间蔓延传播 [11]。目前,国内种植的山杜英还未见该病害的报道。

1.1.6 枝枯病近年来,杜英属植物上出现一种新的危害严重的枝枯病。该病受害部位主要为枝条,大枝小枝均可受害,主干上也时有发生。枝干皮层处的病斑呈圆形、椭圆形或不规则形,稍下陷,初期呈暗灰褐色,水渍状,后逐渐变为深褐色,干燥开裂,有时伴随流胶。如病斑数量较多后环割枝干,则环割上部的枝叶逐渐枯萎、凋落。该病为真菌性病害,目前未见报道,具体属种还在进一步鉴定之中。

1.2 虫害近年来,发生在杜英上的虫害较为严重,害虫种类繁多,主要分为蛀干害虫、刺吸害虫以及食叶害虫3 大类,它们的发生及危害症状如下。

1.2.1 蛀干害虫

1) 六星吉丁虫 Chrysobothris igai于 2007年首次在浙江衡州发现该虫为害山杜英,植株受害部位主要为主干,小树整个主干可受害,大树可危害侧枝 [12]。初孵幼虫可直接蛀入树皮,蛀食韧皮部后向上、向下或横向蛀食,蛀入处主干出现暗红色流胶。

7月至8月上旬是1代幼虫集中为害时

期,9月是2代幼虫的为害高峰期,2代幼虫为害后,导致植株在秋冬季树皮开裂或与木质部分离而爆裂剥落,轻者造成部分爆皮,或植株上半部分死亡;重者全株死亡,严重影响山杜英的正常生长和绿化景观 [12]。

2)金缘吉丁虫 Lampra limbata主要为害山杜英树干,受害部分较隐蔽表面无明显刻痕,手触摸感觉树皮松软下凹,打开树皮可发现害虫,害虫主要在形成层蛀食,蛀道内充满硬而细且黏在一起的咖啡色粪屑。

1只金缘吉丁虫造成的树干受害面积可达 16.3~23.7 cm2。为害幼虫体长

30~35 mm,体色乳白或淡黄色,体表光滑,无足;头部宽大扁平,其中

央有一“V”字形纹;中间体节11节,呈扁圆形或圆形,体粗2~3 mm,尾部呈圆锥形 [13]。

3)拟木蠹蛾 Arbela spp. 是为害华南地区山杜英植株的重要蛀干害虫之一,在 2014 和 2015 年,广东省东江林场的杜英树感虫率均为20%~25%,且单株虫口数显著上升,其虫口分布多集中在树冠下缘上部 [14]。

由于蛀干害虫长期营隐蔽性生活,故不易被发现而及时采取防治措施。同时,害虫受外界环境条件影响较小,导致虫口密度相对稳定,蛀道结构复杂,因此危害性极大。

1.2.2 刺吸害虫

1)山东广翅蜡蝉 Ricania shantungensis危害杜英Elaeocarpus decipiens较为严重,受害植株产生大量流胶,其产卵痕易造成枝条断裂,大大影响杜英的观赏价值。山东广翅蜡蝉喜欢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中生存,在浙江省 1年发生2代,雌虫每次可在杜英嫩枝上产卵20粒左右,以卵在枝条或叶脉内越冬,翌年主要以初孵若虫和羽化期的成虫群集在新叶或嫩梢的叶片上吸汁为害 [15]。

2) 腊蚧 Ceroplastes spp. 危害杜英的种类主要包括日本龟蜡蚧C. japonicas 和红腊蚧 C. rubens,它们主要吸附在树干,吸食树干汁液,受害植株轻则长势衰弱,重则早期落叶,严重时会导致整株植物枯萎死亡 [16]。日本龟蜡蚧在我国1 年发生 1~2代,越冬形态是受精雌成虫,

越冬地点是受害树木的枝条。4—9月是为害盛期,由为害叶片陆续转到为害固着枝条,且为害逐年加重,呈蔓延态势 [17]。

刺吸式害虫个体较小,发生初期往往受害状不明显,故易被人们忽视。但其虫口数量往往很大,且害虫本身也是很多植物病原真菌和病毒的传播媒介,因此易进一步诱发其他病害。

1.2.3 食叶害虫

1)窠蓑蛾 Clania spp. 危害山杜英的种类主要为茶蓑蛾C. minuscula和大蓑蛾 C. variegata,在浙江省1 年可发生 1~2代,初孵幼虫食叶成透明斑,长大后食叶成孔洞和缺刻,危害严重时还取食嫩枝表皮和果皮。大发生时,几天能将全树叶片食尽,残存秃枝光干,严重影响树木生长和开花结实,使枝条枯萎或整株枯死,树上挂满虫囊 [18]。

2)乌桕樗蚕蛾 Philosamia cynthia在浙江省1年可发生 2~3代,幼虫取食叶片和嫩芽,轻者叶片被食成缺刻或孔洞,严重时把叶片吃光,造成植株死亡 [18]。

3)黑跗雪毒蛾 Stilpnotia melanoscela是近几年在福建省严重危害山杜英的新害虫,主要以幼虫取食叶片危害。低龄幼虫啃食叶背叶肉,留下网状叶脉;随着虫龄的增加,幼虫食量增大,高龄幼虫啃食叶片呈缺刻状或孔洞,或食尽全叶,只剩树干、树枝,远看呈灰白色,为害严重时可造成山杜英整株枯萎死亡,进而影响道路及园林

景观效果。该虫在福建省1年发生7代,世代重叠,全年都有危害,主要以幼虫在叶片或地被物上越冬,也有少量以蛹越冬 [19]。

食叶害虫主要以幼虫期取食叶片并造成危害,一旦发生则虫口密度大而集中,同时成虫可进行远距离飞迁,导致该类虫害往往表现出周期性的大发生。

2杜英主要病虫害的防治

植物病虫害的防治要综合考虑寄主、病虫种类以及环境因素3个方面,不同病原生物或害虫引起的病虫害在防治措施上虽略有不同,但都应以预防为主,采取林业措施(物理防治)、化学防治和生物防治相结合的综合防治方法。

2.1 病害防治

2.1.1 林业措施林业防治即运用各种林业调控措施,创造有利于植物生长而不利于病害发生的环境条件,其特点是经济成本投入较少,且对人畜及环境安全[20]。

对于非侵染性的杜英日灼病,可在作为园景树栽植时适当密植,做到 树冠间能相互侧方荫蔽主干,可防止主干在盛夏季节受到强烈阳光直射。当树冠无法荫蔽主干时,可用草绳包扎主干到最低分枝点,以隔绝强光 [21]。

对于叶枯病等真菌病害,应加强杜英的栽培管理,避免树种单一,栽种时要增强树势,彻底清除林地杂树桩(根),以杜绝病害的初侵染来源;定期调查病情,一旦发现病株要及时处理或连根挖除,减少病害的发生,提高景观效果,降低经济损失 [22]。

2.1.2 化学防治对于叶枯病等真菌病害,多年药剂试验结果表明,在春梢初展时,喷洒多菌灵和甲基托布津等杀菌剂是防治该病的有效措施。另外,药剂筛选

试验表明,50%福 • 甲硫、70%甲基硫菌灵和 50%多菌灵等内吸广谱性杀菌剂可较好地抑制病原菌菌丝的生长和孢子的萌发,是防治真菌病害的首选药剂 [23]。

2.2 虫害防治

2.2.1 林业措施加强各项营林管理,促使树体生长健壮,可有效提高其对害虫的抗性。同时在秋冬季加强林区清理,剪除有虫枝,消灭幼虫,人工摘除越冬虫茧,并集中烧毁。另外,可采用树干部扎稻草、刷加药涂白剂等措施进行预防,能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害虫在树干上的产卵量[24]。营建混交林有助于减少虫害发生和降低为害程度。在选择混交树种时应避免选择有共同病虫害的树种,否则不但不能发挥混交优势,还有可能造成交叉为害,导致造林失败[14]。

2.2.2 化学防治化学防治刺吸害虫日本龟蜡蚧的关键是适时准确地掌握施药时间,以提高杀虫效果。由于腊蚧具有厚厚的壳保护,普通农药对它效果甚微,所以一旦防治不当易导致害虫发生严重,使植株成片死亡。在若虫孵化盛期即该虫上叶固定初期进行施药,此时其对药剂的防御能力差,施药防治效果较好。试验表明,噻虫嗪、啶虫脒和吡虫啉均可有效防治日本龟蜡蚧,对环境相容性好且无交互抗药性 [25]。

对于六星吉丁等蛀干害虫,可选用锐劲特、速扑杀、乐斯本以及菊酯类农药来预防越冬后的第一代成虫,选用内吸性农药涂刷树干以防治第1代幼虫。若7月上旬前第1代幼虫防治不到位,后续月份将出现多种虫态,使得防治更加困难,不易达到理想的效果[12]。另外,可用敌百虫注入蛀孔中,毒杀幼虫。对于食叶类害虫黑跗雪毒蛾,防治试验表明,喷施森得保粉剂,防治效果可达96% 以上 [19]。2.2.3 生物防治

可以借助人工合成的或从自然界生物中分离或派生出来的生化农药(如来自昆虫体内分泌的激素:昆虫信息素、昆虫生长调节剂等)来防治林业害虫 [22]。另外,有关白僵菌、绿僵菌以及蜡蚧轮枝菌等虫生真菌的研究工作大多集中于蔬菜和大田作物的虫害控制方面,而关于杜英虫害病原微生物方面的研究还鲜有报道,如对于黑跗雪毒蛾施放白僵菌粉炮或喷施白僵菌粉,防治效果可达85% 以上 [19]。随着人们在病虫害防治过程中对环境安全性要求的不断提高,生物防治必将是未来的研究热点。

3讨论

杜英属植物在我国华南地区分布广泛,是山林中常见的异色叶植物,四季皆有可观之景,是一类非常适合用于园林建设的乡土树种。但随着近年来杜英种植面积的不断增加以及全球气候的变化,杜英病虫害的发生日趋严重,这应该引起森林保护工作者的重视。就广东省而言,以海南杜英E. hainanensis 和尖叶杜英E. rugosus 在全省园林中的栽培面积最大,而发生在杜英上的病虫害以炭疽病和蛀干害虫拟木蠹蛾最为严重;另外,近年来新发现的枝枯病也应该引起森林保护工作者的重视。园林生产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大多数病虫害不能通过单一的防治方法取得满意的效果,只有从多方面采取综合措施才能有效地控 制病虫害的发生和流行。同时,园林绿化植物中病害和虫害的发生往往表现出一定的相关性,虫害的发生势必使树势衰退,生长不良,因此更易被病原菌侵染,反之亦然,所以病害和虫害的防治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最终目的是保证杜英在园林应用上的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 雷火根 . 丽水市山地野生杜英属植物资源在园林中的应用[J]. 现代农业科技,

2012(23):185-189.

[2] 廖浩斌,冯志坚,戴磊,等. 广东省

11种杜英属植物园林观赏特性评价 [J].

广东园林,2012,34(3):66-69.

[3] 方建国 . 杜英树在园林应用中的成败原因与对策—以千岛湖地区为例[J].

林业科技通讯,2017(4):71-72.

[4] SINGH RK,ACHARYA SB, BHATTACHARYA SK. Pharmacological Activity of Elaeocarpus Sphaericus [J]. Phytotherapy

Research,2000,14(1):36-39.

[5] 郑国庆 . 优良的辅助蜜源—杜英[J].

蜜蜂杂志,2017,37(10):3.

[6]杨淑平,张德顺,李跃忠,等.气候变暖情景下上海园林树木抗病虫能力评价[J]. 北

京林业大学学报,2017,39(8):87-97.

[7] 汪泽明 . 杜英日灼病防治实验 [J]. 绿

色科技,2016(17):79-80.

[8] 楼晓明,许琰丹,孙超,等. 秃瓣杜英叶枯病及其病原菌 [J]. 菌物学报,

2014,33(1):138-142.

[9] 卢东升,王金平,谢正萍,等. 信阳市园林植物真菌性病害调查与鉴定( Ⅱ ) [J]. 安徽农业科学,2009,37(19):

9030-9031.

[10] LI PL,LIU D,YAN Jm,et al. First Report of Colletotrichum gloeosporioides Causing Anthracnose on Elaeocarpus sylvestris in Sichuan Province of China [J]. Plant Disease,2016,100(2):524.

[11] SAHASHI N,AKIBA M,ISHIHARA M,et al. First Report of the Brown Root Rot Disease Caused by Phellinus Noxius, Its Distribution and Newly Recorded Host Plants in the Amami Islands,southern Japan [J]. Forest Pathology,2007,37(3):

167-173.

[12] 徐国行,刘汝明,巫伟,等. 杜英六星吉丁生物学特性及防治 [J]. 中国森

林病虫,2007,26(1):11-14.

[13] 梁国平,熊小辉. 金缘吉丁虫在杜英上的危害初报 [J]. 防护林科技,2011

(6):83-104.

[14] 陈耀辉,赵志刚,许伟兵,等. 东江林场 20个乡土阔叶树种拟木蠹蛾为害调查 [J]. 环境昆虫学报,2016,38(6):

1269-1274.

[15] 李苏萍,陈秀龙,韩国柱,等. 山东广翅蜡蝉生物学特性及防治措施 [J].

中国森林病虫,2006,25(3):36-38.

[16] 王真 . 苏州市园林绿化病虫害防治调查报告 [J]. 南方农业,2014,8(27):

59-60.

[17] 贺军 . 日本龟蜡蚧发生规律及防治药剂试验 [J]. 上海农业科技,2017(2):

129-130.

[18] 李阿根,李瑛莹,张舟娜. 浙江杜英病虫害发生与防治 [J]. 黑龙江农业科

学,2011(9):155-156.

[19] 林爱华 . 山杜英新害虫黑跗雪毒蛾生物学特性 [J]. 绿色科技,2016(13):

47-49.

[20] 姚遥 . 园林植物常见病虫害防治及园林植保可持续发展方法探讨 [J]. 绿色

科技,2016(21):33-34.

[21] 李国辉,刘小英. 杜英日灼病的预防 [N]. 中国花卉报,2005-08-09 (05).

[22] 卢朝辉 . 温岭市主要行道树病虫害的防治技术 [J]. 科技信息,2012(1):

624-644.

[23] 郭立中,邓先琼. 杜英叶枯病病原菌鉴定及抑菌药剂筛选初报 [J]. 中国植

保导刊,2006,26(1):22-25.

[24] 陈国豪,林素华. 园林绿化苗木夏季管理浅析 [J]. 现代园艺,2017(11):

77-78.

[25] 邱宁宏,姚莉,詹宗文,等. 杜英日本龟蜡蚧药剂防治试验 [J]. 中国植保

导刊,2016,36(9):67-69.

作者简介: 毛子翎/ 1988 年生/ 女 /辽宁大连人/博士/副教授 /专业方向为森林保护学

*通讯作者: 王军/ E-mail: [email protected]

生态文明建设是新时代城市区域发展的关注热点,依据广州治水办的《广州市水更清建设方案》[1]的指示要求,为优化广州城市水系统和水系空间环境而着力建设污水处理厂,石井净水厂作为重点水系统项目受到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与关注。过去的水厂建设着重于关注净水处理效果和先进的工艺流程技术,而时下广州市的水厂建设逐渐将水厂园区中的景观生态建设也列入重点建设对象中。本文以石井净水厂的景观设计为例,将水厂园区的景观设计结合厂区内的办公商务、活动休闲、公众展示等多元功能集合考虑,探索满足景观、生态、人文的水厂建设发展的新趋势。

1场地现状与思考

1.1 场地概况石井净水厂工程位于广州市白云区张村,建设的目标是为优化广州城市水系统,改善旧村镇用地及周邻地块居民的用水质量与生活环境。经调研走访现场后,将净水厂选址定位在用水需求较密集的区域,结合征地条件和用地性质,最终,石井净水厂选址于原为菜地农田和宅基地的石槎路与采南路相交处的地块,项目总用地

15.37 hm2,主要使用对象为厂内工作人员和来访参观人员。景观设计结合水厂的使用需求进行功能划分,设计内容包括厂区内的水景、园路、广场铺装、园建等,通过景观设计,对园 区内地上空间进行整合统筹,并融合厂区内的多元功能进行集约优化,展示融汇景观、生态、人文的新型水厂景观风貌。

1.2 设计思考

目前,我国的水厂建设正值新的发展时期,但相当多的水厂设计侧重关注于处理工艺流程的科学、厂区内交通系统的顺畅、建筑与构筑物的实用,即便考虑到景观,也仅限于表层面上的绿化种植,建成后的水厂园区环境多表现为生硬的工业形象,景观形象单调,缺乏对使用人群的人文关怀[2],忽视场地生态可持续发展。

传统的水厂建设较少关注于园区景观,石井净水厂则立足于“生态融和、集约用地、环境友好”的思想指导,

采用地下型处理厂的模式,让地面有了更多存量空间可以构建和规划,为石井净水厂的景观设计提供了更多可以挖掘和塑造的机遇[3]。景观设计集约利用资源,将厂区地面打造成滨水景园和休闲绿地,一改过往净水厂“环境差、气味重”的形象,更提升了周边环境品质及土地价值,成为周边区域的重要景观空间。

2目标定位和总体构思

2.1 目标定位作为工业用地,水厂园区是城市重要的功能空间,对周边片区的生态环境影响甚大。因此,对于水厂园区的景观设计,应考量它对区域生态的作用、与周边环境和用地空间功能上的互动及有机融合 [4]。

石井净水厂以“生态注入,景艺相融”作为整体规划理念,在景观设计上力求达到与周边建筑、环境定位、生态特色的相互融合,创造出富有地域文化特色和时代气息的“绿色厂区、生态厂区”。加强对水厂园区整体景观规划的关注,包括总体功能布局、空间结构、建构筑物风格和绿化环境特色等,以建造能展现生态化、人文化、景观化风貌的新型水厂(图1)。

2.2 总体构思石井净水厂的景观设计根据现场的用地条件,将整个设计地块分为厂前办公区与滨水园景区两个区域。厂前办公区主要结合现有建筑布置,保证厂区内各工作区域的合理畅通,以功能为先,在维持厂区正常运作的前提下,运用绿化造景手法达到生态自然的景观效果[5];而滨水园景区则结合厂区北侧大片的空地,将净水厂处理净化后的水汇入人工湖形成水景,在形成生态水景的同时也向人们展示净水厂的净化效果(图2~3)。

3景观设计原则和手法

3.1厂前办公区的景观设计厂前办公区为厂区内的办公要 地,设有主入口和各主要建筑。为呼应厂区建筑简约的现代风格,厂区的景观设计形式、风格、色彩与主体建筑统一,采取简洁、大气的风格。“源于自然,高于自然”的设计原则贯穿于整个设计与建造中,让厂区景观既富有自然之趣,又具有设计之感。适地适树的绿化种植和缀石布置,使厂区景观有融于自然之感,广场的植物布局采取自然式的种植形式,以体现植物景观自然形态的和谐美感。

景观设计在空间处理上采取“欲 扬先抑”的手法,根据厂区建筑分布,沿着人行路线自然形成一条景观游线以集中突显建筑主体,大面积栽植色叶植物,在丰富植物色彩的同时,也丰富了园区景观的视觉层次。为突出厂区的第一印象,在主入口两侧绿化采取有层次的种植,让景观在稳定中寻求变化。

集约功能、紧凑布局的设计手法体现在办公区中分散闲置用地中布置的网球场、篮球场和休憩设施,满足厂区工作人员的活动需求,丰富他们

的工作和活动环境。

3.2滨水园景区的景观设计

滨水园景区结合厂区的整体功能规划和场地高差地形布置水面,以满足净水厂功能与厂区景观建设协调发展的需求。滨水园景区在空间组织上依循以地为媒、以水为介,将景观元素串联形成一个滨水的绿地园区,于各个区域融入人性化设计的原则,注重自然意境的缔造,为人们提供返璞归真、回归自然的休闲空间和丰富的郊野活动体验。

空间处理上采用“虚实相生”的手法,洁净的水面与素雅的建筑倒影相映成趣,产生了虚实相生的空间感。湖边采用米白色的石材铺装,衬托水池的淡雅与灵气。透净如玉的湖面与简洁素雅的建筑相呼应,并且借景于建筑的连廊与风塔,营造高低错落、虚实相间的建筑水景空间。

石井净水厂中的滨水园景区每逢周末和节假日将会对公众开放。环境氛围是场所的精神展现,滨水园景区是厂区中面向大众开放的休闲、展示、观光、健身等功能场所,完善场地设施,吸引人群主动参与,是营造园区活力氛围的关键。适地适景地布置景观元素如铺装、座凳、亭廊等,将整个厂区的景观风格元素相互统一,环湖生态步道将各个湖心岛串联, 形成流畅贯通的交通流线。湖岸边局部种植水竹芋 Thalia dealbata、千屈菜Lythrum salicaria、 鸢尾 Iris tectorum、睡莲 Nymphaea spp. 等水生植物以营造丰富的湖面景观。在湖东侧设置一个活动广场,给厂区职工及周边居民提供了休憩的空间,湖边设有亲水平台,形成灵动有趣的滨水活动空间。

4绿化设计

绿化设计既能满足生态需求,还能营造文化意境和场地空间独特的氛围,对景观意境及文化意蕴的传递有重要的作用。净水厂属于工业场所,植物栽植以简洁大气、抗性较强和易于繁殖管养为指导原则,并考虑四季有景可观,让净水厂园区的生态环境形成良性循环。

植物品种选择上,结合场地土壤特点以及净水厂实际,选用抗性较强的植物,并根据生产区不同的建筑环境选择不同的植物品种,既考虑达到水厂园区景园美观需求,又兼顾防噪音、防污染、除臭气等功能要求[6]。在不良气味重的建筑物旁,选择抗污染强的芳香树种如桂花Osmanthus fragrans、含笑 Michelia figo、溪畔白千层(黄金香柳)Melaleuca bracteata、 栀子Gardenia jasminoides 等,在噪音重的 机房旁种植枝叶繁茂的灌木如粉花夹竹桃 Nerium oleander、 朱槿 Hibiscus rosa-sinensis、 狗牙花 Tabernaemontana divaricata、海桐 Pittosporum tobira 等,以吸音减噪。合理的绿化配植,既可抗污减噪也能营造出色彩妍丽和层次丰富的绿化景观效果。

植物的种植形式主要依循“疏林草地”的风格,并结合区域的氛围进行配置。厂区的绿地多为平地,在绿地中堆塑微地形,能让植物组团的主次更为分明,增加高低起伏的渐变感。厂前办公区的配置主要以常绿乔木搭配曲线造型的地被形成群落,局部灌木和景石起到点睛作用,使得植物组团的层次感更为丰富,提升水厂园区的景观魅力和内涵。滨水园景区采用自然式的种植方式,形成疏朗通透的绿化种植效果,结合水滨合理布置水生植物,形成多层次、多组团的自然组群,在视觉上给人轻松和愉悦的感觉。全园主要选用乔木有蓝花楹Jacaranda mimosifolia、 红鸡蛋花 Plumeria rubra、 秋枫 Bischofia javanica、 小叶榄仁 Terminalia neotaliala、 锦叶榄仁 Terminalia neotaliala ‘Tricolor’、 木棉 Bombax ceiba、美丽异木棉 Ceiba speciosa、 麻楝 Chukrasia tabularis、腊肠树 Cassia fistula、樟 Cinnamomum camphora、 枫香树 Liquidambar formosana 等(图4)。

5实施效果及工程亮点

5.1 实施效果石井净水厂一期工程景观设计的施工目前已基本完成,其中对水厂园区有良好效用的设计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汇集融合多元功能对零碎空间的利用,创造出具有人文关怀的水厂园区空间。如树池结合了座椅的设计形式,提供了更多休憩空间;近员工饭堂处,布置了网球场和篮球场,让员工工作之余,参与户外体育活动,强健体魄。

2)合理营造亲水空间水池是一期工程中的重要景观,

通过前期和业主的多番沟通,清楚业主的要求,对水池总体风格的把握,合理选材,是最终建造出素净雅致的水景的关键。同时,围绕着水池周边合理地布置了亲水平台,让人们有合适的观赏点和舒适的亲水空间,使得水景的景观效用最大化。

3)合理应用新型材料滨水区的园建设计中,部分采用了新型材料,如将高耐竹材料运用在亲水平台中。其轻质耐用,材质接近于自然木材的外观,防水防腐性能更佳,建成后基本达到理想效果。

4)细致把控景观元素的空间尺度为了场地内各景观元素的空间尺度达到协调和最佳配比,在设计过程中通过同比例的三维建模进行推敲分析,使设计出来的景观元素在完工后尺度感更为合理舒适,设计成品更完美地落地。

5.2 工程亮点

1)集约用地,融汇多元功能的景观设计

石井净水厂将主体建筑布置于地下,地上建筑布置与工艺流程紧密结合且较为分散。景观设计基于净水厂现有布局,结合水厂园区其余可拓展利用的空间,将水厂园区建造为集合净水处理、办公商务、活动休闲、公众展示等多元功能的景园式现代化水厂[7]。集合多元功能的景园式水厂景观设计,既可对水厂园区中非连续空间优化利用,也能提升水厂园区的生态环境和景观形象,改变传统水厂作为工业用地,空间形象冷漠生硬,缺失人文关怀的状况。

2)碟形边沟收集雨水与雨水循环利用

大雨天过后,大面积绿地积水是园林中常遇到的情况。项目因此结合了海绵城市生态建设的理念,采用碟形边沟收集雨水。通过在大面积绿地中塑造微地形,并在绿地边缘设计碟形边沟,让雨水沿微地形的坡度顺流入沟,快速有效地解决积水问题。碟形边沟能有效收集雨水并使雨水通过渗透回到自然循环当中,使其既能用 于地面植物的喷淋灌溉,也能补充地下水,控制水体资源的循环利用,增强节水管理[8]。同时,将经净水厂处理净化后的水调配引入人工湖,作为净水处理科普教育的展示内容。

6结语

石井净水厂一期工程通过建造集合多元功能的景园式水厂景观设计,既优化利用水厂园区中非连续的闲置空间,也提升水厂园区的生态环境和景观形象,同时改善了传统水厂冷漠生硬、缺少人文关怀的空间形象[9]。项目北面还有二期建设的预留开发地,面积约为 6.82 hm2,为未来水厂园区的深度开发提供了可能。

石井净水厂一期工程的建设完成,提升张村区域地块的水质,并为净水厂周邻居民提供了亲水活动的空间,改善了居民的生活质量,同时也完善了张村的市政配置,升级了张村的旧城镇配套建设。

尽管对水厂园区景观的探索在国内起步较晚,但近年却由于受到关注而迅猛发展。许多城市都做了有效的尝试,并取得了具有参考价值的实践经验。石井净水厂一期的实践中未能完善的内容,将在二期建设中继续完善改进,从而更系统全面地探索水厂景观设计在行业发展的可行性。

注:本文图片均为作者自绘自摄。 (本项目获得广州市2018 年度优秀 工程勘测设计奖水系统类一等奖)

参考文献:

[1] 广州治水办.广州市水更清建设方案[R]. 广州:广州治水办,2015.

[2] 杨震宇 .民族工业遗产的传承与创新—以南通油脂厂景观设计为例[J]. 中国

园林,2013,37(9):74-78.

[3] 周泱 .从工业遗产到艺术公园——以马山地质公园西北片区双星鞋厂改造为例[J]. 广东园林,2014,36(1):42-45.

[4] 付艳茹 .武汉市旧工业厂区景观再生的文脉传承研究 [D]. 武汉 : 华中农业大

学,2014.

[5]杨东峰,殷成志.如何拯救收缩的城市:英国老工业城市转型经验及启示[J]. 国际

城市规划,2013,52(6):50-56.

[6] 韩岑妤.基于空间布局优化的城市工业用地调整研究[D]. 杭州:浙江大学,2013.

[7] 刘辉 .城市空间重构背景下工业遗存地段再开发规划策略研究 [D]. 苏州:苏

州科技学院,2014.

[8]桂昆鹏.环境正义视角下的邻避设施布局和规划策略研究[D].南京:南京大学,2013.

[9]王向荣,任京燕.从工业废弃地到绿色公园—景观设计与工业废弃地的更新[J].

中国园林,2003,15(3):18-25.

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产业结构升级转型,城市中的工厂逐渐关闭和迁移,留下了众多的工业遗址和废弃设备,人们开始重新审视工业遗产的价值。如何利用废弃场地、废弃厂房进行改造利用,赋予新的文化内涵,创造新的社会价值,是当今城市升级改造的一个重要课题[1]。

广东省佛山市因商贸和手工业而兴,早在明朝时期就成为中国四大名镇之一,是岭南地区冶铸、陶瓷、纺织、中成药等制造业的中心[2]。大雾岗森林公园所在的石湾镇是佛山工业生产的主要区域,区域内的工厂依山而布,沿水而建,与民居犬牙交错。产业升级转型后,石湾镇留下了许多 与自然地形和社会文明结合的工业遗产,对于工业景观的再造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

1现状分析

1.1 场地概况大雾岗森林公园位于佛山市禅城区石湾镇,第一期建设面积为

11.3 hm2,陆地面积 9.7 hm2。场地主体为面积约 6.5 hm2 的山体,最高峰海拔约40 m,地形颇为复杂,峭壁陡立,沟壑纵横。山上分布有唐宋时期石湾窑遗址;西、南、北面均为上山的坡地或台地,散布着大大小小的厂房、仓库等60余处工业建筑,皆为

20世纪50—60年代所建,因年久失修,且受限于建造时的经济、技术水平,现状部分建筑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场地西面毗邻丰宁寺和莲峰书院等两处明清时期的文化建筑(表1)。

1.2利于改造的现状因素

1.2.1 厂房改造场地内留下的大量厂房,是城市工业化辉煌的历史见证,也是丰富的工业遗产资源,经过改造以形成可游赏可回忆的工业景观。

1.2.2 利用工业废弃设备机械厂搬迁后遗留若干大型废弃机械设备及未完工的半成品,予以保留或经简单改造,成为凸显场地文化的景观装置小品。

1.2.3 依山造景

高低起伏、层峦叠翠的山体是这片典型的珠三角冲击平原上宝贵的景观资源,依山势造景、注入古窑文化等特色元素,可使公园同时具有立体的视觉观感和游赏体验。

1.2.4 依水造景大雾岗南麓是一个面积约 0.85

hm2的水塘,是山上雨水的汇集区域,水塘边种有榕树 Ficus microcarpa、垂柳 Salix babylonica 等植物,可以通过架设亲水木栈道并连接到山路的形式,强调山水相依的游览体验。

1.2.5 衔接书院文化主题公园西面毗邻文保单位莲峰书院建筑群,可以将书院纳入到公园整体规划中统筹考虑,西入口广场延续和协调书院的风貌特色,增加公园的人文内涵。

2总体规划

大雾岗森林公园本身面积并不大,且位于城市扩张后的中心城区内,故公园的建设目标为改善生态环境,重塑场地文化,突出人、自然、社会三者和谐共生,打造以古窑历史、工业遗产、书院文化为特色,以山地森林游憩为主题的城市休闲公园。

规划设计中以“生态修复、文化重塑、休闲升级”为理念,根据现状场地丰富的历史和地理内涵, 将地貌、生态、人文、工业 4 个层面叠加分析,构建城市森林休闲游憩空间。结合场地具有宗教、工业和古窑文化的多重属性,公园整体呈现现代中式和工业遗产相融合的风格,同时确定充分利用现状厂房改造为公园配套用房。

基于上层规划定位、现状场地条件和景观生态分析,打造 4 个片区和 3条游览路径(图1)。

4 个片区:1)西入口作为文化广场区,融合莲峰书院、丰宁寺和场地上的工业厂房,打造传统文化

体验空间;2)北入口作为生态广场区,结合地形条件打造台地式生态

空间;3)南入口作为创意广场区,结合工业厂房及水塘,打造创意滨

水空间;4)山体部分作为森林游览区,尊重山地原有地貌,因地制宜,打造山地森林游憩空间。

3 条游览路径:1)0.5 h 登山路径串联山上景观节点、眺望点和露营、徒步体验点;2)内圈 0.5 h 漫

步径串联环湖休闲旅游资源;3)外圈 1 h环园慢跑径串联全区眺望点、出入口和露营、徒步体验点。

3工业废弃山地的改造

3.1 生态修复

作为一个工业废弃场地的公园改造项目,营造良好景观的前提是 修复、改善场地的生态环境。通过一系列生态修复与工程技术手段相结合的方法,包括土壤修复、削坡处理、水净化、海绵设施设置等措施,根治土质灾害现象,恢复土壤功能,提升公园作为一个小生态系统的自净能力,进一步为动植物的繁衍生长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3.1.1 削坡处理,防止崩塌

大雾岗典型土质是当地著名的用于制陶的红泥土,松散易崩。区域内降雨量充沛,雨水经常往低处冲刷下大量泥土。位于山上朝北的一处陡坡,挨着设计的主园路,存在冲刷滑坡的痕迹,是一个较大的安全隐患。

根据现状的地形地质条件和综合经济考虑,确定了“一削二绿三沟”的方案,即先削坡后覆绿,再做截水沟。

削坡工程必须从上至下先削去边坡表层土方,最终形成 45°缓坡。再根据现状面北朝向的特点,采用喜阴的固土植物搭配肾蕨 Nephrolepis cordifolia 和铁线蕨Adiantum capillus-veneris 混种,其中肾蕨占比 80%,铁线蕨占比 20%,顺山势种植,形成蕨类地被的功能性景观 [3]。同时在坡顶的崖边内侧设置一圈截水沟,确保坡顶的雨水不会自然流向坡底,减少对坡体泥土和覆绿植物的冲刷(图2)。

3.1.2 改善土壤状况

现状场地有多间工厂,虽然是机械厂和仓库,土壤污染物不算多,但也难免存在微量重金属。根据土壤 从重到轻的受影响程度,划分出控制区、缓冲区和安全区,对土壤进行分区修复管控 [4]。

对于控制区内的区域,土壤受 到一定的工业污染,主要措施是对土壤进行更换,并辟为绿化区,种植酢浆草 Oxalis corniculata、狼尾草 Pennisetum alopecuroides 等植物既可修复土壤,又可避免人群直接接触污染区。部分留存有厂房、仓库地基的控制区场地,土层较薄,土质较差。改造时不过多改变场地肌理,而是种植浅根系、代谢旺盛的地被植物,如蓝羊茅 Festuca glauca、 秋英(波斯菊)Cosmos bipinnata 等。对于缓冲区,土壤没有受到直接污染,可以辟为绿化区或通行道路,不作为主要活动区,在控制区和安全区之间起到缓冲作用。安全区的土壤基本没有受到污染,且与控制区的距离大于10 m,该区域可以作为公园造景、活动、建构筑等建设的主要空间用地。3.1.3 设置海绵设施

大雾岗山体表面径流丰富,且经过削坡和场地开挖,植物未全面覆盖,雨水冲刷易造成山上水土流失、山下水塘淤积的现象。根据山体的特点布置植草沟和雨水花园等海绵设施是最具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解决办法。

布置植草沟主要有2 个方向:平行于等高线和垂直于等高线。平行于等高线植草沟具有截水功能,在雨水对山体土壤造成严重冲刷侵蚀前对其进行截留。垂直于等高线对截留植草沟中雨水进行收集,具有排洪效应 [5]。植草沟的沟底采用当地出产的砾石铺设,表面较普通卵石粗糙,石缝中生长野草,可减缓雨水流速同时过滤部分泥沙。

另外因地制宜地将半山台地处的低洼地改造为雨水花园,将上游的植草沟引至此处。根据场地旱涝分明的特点,种植灯芯草 Juncus effusus、鸢尾 Iris tectorum 等旱涝皆可生长的亲水植物,利用砺石层、砂层、种植层等多层结构对雨水进行滞留、去污和调蓄。雨水因此通过植草沟溢流至山下的水塘,被重新利用成为山下的浇灌用水。

3.1.4 水净化处理经过现场地探勘测,现状水塘淤泥深度达 1 m 左右。将水塘改造为景观湖,必须先进行水净化处理,采取清淤、人工浮岛和植物去污等多种方式进行水净化。有机质垃圾随生活污水排放至水塘是淤泥形成的主要原因,另外山上泥沙冲刷入水塘是次要原因。首先对排污管道摸查后开展截污改造,接下来在确保有机污染物不再排入的情况下进行清淤工程。清理出来的大量淤泥可以再生利用,使用含水量为

55%~60% 的湖底淤泥和淤泥重量比为 4%的水土固结剂、淤泥重量比为

1%的有机肥混合,作为公园绿化植物的种植土,变废为宝 [6]。

针对现状水质富营养化的特点,在水中设置4个生态浮岛,每个生态浮岛由筒型的浮岛单体组成,采用插扣将相邻两单体稳固连接。通过在浮岛上种植根系发达、耐污性强、善于吸收和富集重金属以及N、P等营养元素的水生植物,如水葱 Schoenoplectus tabernaemontani、 东方香蒲 Typha orientalis 等,进一步净化水质。

3.2 分区设计基于上层规划定位、现状场地条件和景观生态分析,将公园打造为 4个片区。

3.2.1 文化广场区以西入口及西侧厂区为基础打造文化广场区,同时串联起书院建筑群、厂房建筑群和山体,构成游客上山的主要路径。西入口位于城市主干道,是公园的主入口。该片区以复合的景观风格表达传统文化和工业文化相融合的场地历史内涵。跟随路径由西往东地势逐渐升高,景观形式也从现代中式景观过渡到工业遗产风景观。

入口广场采用青砖墙、灰色花岗岩铺装,与相邻的书院建筑群主体色调一致,同时设立楼梯与莲峰书院连接,使两处景点相融合,统筹考虑人流流线,打破不同主体间的地块边界。现状西入口以东存在 一处比地面高约3 m的高台,为了避免出现上下迂回的游览路线,通过挖土将平台降低高度与周边地形接顺,并且采用抗滑桩形式的挡土墙确保开挖时相邻地块的文物安全。

3.2.2 生态广场区以公园北入口为基础打造生态广场区,结合地形条件构建台地式生态游憩空间。北入口现状是工厂宿舍包围的通道及平台,具有台地式景观的雏形,且绿化植被覆盖率高。设计强调对现状地形特点的原真性保护,园建和园路因循地形设置,并引入生态设施到场地中。多变的地形和生态的景观是该片区的设计亮点。

生态广场区从北到南高差达20 m,平均坡度达到11%。巨大的高差是创造水景的天然基因,通过布置水池及跌水景观,增加游人行进中的乐趣,弱化爬坡的疲惫感。同时种植睡莲Nymphaea tetragona、水葱等具有生态净化作用的水生植物,吸附水中的污染物。

3.2.3 创意广场区以公园南入口为基础打造创意广场区,结合工业厂房及水塘构建创意滨水空间。现状场地上厂房和民居临水分布,开敞空间呈破碎化,视线通达性差。通过对现状建筑的梳理,制订了“拆一留二”的改造策略,即对水塘边的建筑拆除临水一线,保留二线进行改造,打开滨水活动空间,并留出景观视线通廊。利用现状的工业设施改造成公共艺术景观,重塑场地记忆,使游客产生共鸣。通过设置滨水木栈道,保留现有的滨水榕树,形成在树荫下划水的体验 [7~8]。

3.2.4 森林游览区以山体部分作为森林游览区,尊重山地原有地貌,生态技术和工程技术相结合修复自然生态,构建山地森林游憩空间。针对大雾岗山体较小的特点,运用障景、漏景等造景手法,打造一条环山主园路及多条次级园路,沿山路设置古窑造 型的公共艺术,化解山体面积小、游览时间短的劣势。同时通过在山坳处架设木栈道,最大落差达10 m,从而串联山上景观节点、眺望点和露营、徒步体验点,形成半小时登山游览体验(图3)。

3.3工业元素的活化利用现有场地上的工业设施具有浓厚的历史感,虽然已经荒废甚至破败,但经过修复重新利用于公园景观中,散发出特定的历史氛围。

3.3.1 厂房改造现状厂房基本为框架结构,外观虽然残破但建筑结构并没受到太大损坏。通过与公园片区相协调,将厂房改造为工业风的景观廊架。首先将墙体和屋顶打掉,屋顶更换为钢化玻璃,再对梁柱结构的表面进行修补和粉刷,使阴暗压抑的厂房转变为光亮通透的半开敞空间。通过植物绿化和静态水景分割空间,缓解厂房内尺度过大的空旷感。景观环境的提升,使得厂房不再是废弃死角,同时留出空间改造为画廊、咖啡茶座、商店等,为后期的招租营运提供了很多的可能性 [9]。

3.3.2 瓦片景墙

旧厂房、旧仓库被改造后,将产生大量拆解后的建筑构件和垃圾碎片,易造成环境污染、安全事故等问题,而转运处理也是棘手的难题。对拆卸下来的屋顶瓦片和生产设备进行回收再利用,作为景观装置的配件,因此原地消化掉很大一部分建筑和设备的构建。

位于西入口广场的景墙采用砖砌结构,厂房旧瓦片和工字钢作为表层装饰面。瓦片根据不同规格,设计为 3种不同的叠放方式,形成韵律感,避免了单一性的视觉疲劳。瓦片和工字钢的叠加使用,使原有的工业元素在场地上重构与焕发新生命,同时也是对场地历史的追溯。

3.3.3 变压器围护装置现状变压器围护结构为封闭式实体围墙,不利于变压器设施的通风散热,此外变压器的外观上与周

边环境不协调显得突兀。在严格按照规范标准的基础上,于设计中将变压器的围护形式由封闭的砖墙改造为可通风散热的通透围栏。结合所在片区的主题风格,在细节设计中融入了岭南元素和现代工业元素,采用菱形编织的双层铁丝围栏形式,铁丝围栏中嵌入厂房建筑拆卸下来的瓦片,使得整个变压器围护装置外形美观且融入周围环境。围栏顶部连接一圈宽 1.4 m的钢化玻璃,方便对设备的高处检修。同时顶面其他位置及围栏保持镂空,确保整个围护装置的通风性(图4)。

4结语

在大雾岗森林公园项目中,以生态文明引领工业遗产的改造和公园的设计建设,将公园当成大生态系统中的一个生命体来对待,强调山水与人文的协调、历史与当代的融合,关注生态环境同时关注游客体验,是以工业景观的再生与重塑支撑城市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使其形成长期的良性生态循环。

注:图 4为龙麟绘制,其余图片为 作者自绘自摄。 参考文献:

[1] 王向荣,任京燕. 从工业废弃地到绿色公园:景观设计与工业废弃地的更新[J]. 中国园林,2003,19(3):11-18.

[2] 朱汉国,马世力. 历史必修第二册[M]. [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22-24.

[3]熊燕梅,夏汉平,李志安,等. 植物根系固坡抗蚀的效应与机理研究进展[J]. 应

用生态学报,2007,18(4):895-904.

[4] 刘海龙 . 采矿废弃地的生态恢复与可持续景观设计 [J]. 生态学报,2004,24

(2):323-329.

[5] 刘晓路,丘荣,李毅. 人工山体的生态景观设计——浅析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主山绿化工程 [J]. 北京园林,2010,26

(2):6-12.

[6] 陈威,张雨晴. 某河道清淤与截污综合整治工程初步设计探讨 [J]. 中国给水

排水,2015,31(12):68-81.

[7]陈圣泓. 工业遗址公园[J]. 中国园林,

2008,24(2):1-8.

[8] 肖威,鲁月,张明娟,等. 生态文明背景下南京市郊野公园的建设思考 [J].

江苏林业科技,2016,43(1):47-51.

[9] 季翔,谢凯骏 . 基于工业遗产保护的旧工业区改造与再利用策略研究——以徐州老钢铁厂区为例 [J]. 中外建筑, 2018,203(3):101-104.

1传统园林建筑设计与现行建筑设计规范的矛盾

中国传统园林千百年来已形成了一套约定俗成的营造方式与审美情趣,传统园林建筑也一样。园林建筑在园林中有组景作用,是驻足休息、林泉起居的建筑物,布局主张“依山就势”“自然天成”、以变集中为分散的方式,与自然景物相互穿插、交融[1]。这就决定了传统园林建筑不但与人的关系密切,与周边环境的关系也比普通建筑更为密切,并且优先考虑建筑的思想性与形式,其次才是功能性。

而现代建筑把功能放在第一,目的是以更节省的用材来围合出更大的 建筑容积,因此其大多容积大、面积广、层数多、人流较集中。基于对人的安全及疏散考虑而形成了一套完善的量化技术规范体系,比如建筑设计防火规范、高层民用建筑设计防火规范、混凝土结构设计规范、建筑设计抗震规范等,这一系列的规范是全行业必须遵循并具法律效力的标准。较于现代建筑注重理性的数据安全优先,传统园林更注重直接观感与人文色彩,这促成了古典园林的感性思维模型[2],因此传统园林建筑设计常与现行技术规范产生矛盾。现代建筑技术因其实验性数据、统计计算方法及标准化生产,更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求,成为建筑业的主流技术。近代以来中国传统文化之没落,使得国人 缺乏或不自信以现代的科技手段来研究传统建筑技术,中国传统建筑沦为民间的非主流,不可能形成权威统一的标准。主流的建筑技术是基于西方的建筑技术发展而来的,从来没有兼顾中国传统建筑技术,加上现代建筑材料层出不穷,与传统营造格格不入,规范的制定者基本没有以中国传统建筑技术为出发点来制定规范。因此在传统园林建筑设计实践中,有些惯例做法不符合现行规范。随着近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和传统文化的自醒,传统园林及园林建筑的营造越来越多,而基于中国固有建筑技术的规范编制滞后或没有制定,使得这种矛盾越显突出。

现代园林里常有的传统建筑营建,主要有传统结构类的木结构、砖

石木结构及现代结构类的钢筋混凝土结构、钢结构仿建等,而建筑规模也有大体量建筑与小品建筑之分。针对不同结构形式、不同材料、不同体量的园林建筑,为符合现代规范的要求,其应对措施也不同:比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单层亭榭、连廊等建筑小品,若完全按抗震规范设计,梁柱截面较大,会失去古典建筑轻巧优雅的体态;而大型、高层或多层的传统风格园林建筑,如塔、楼、阁等,又必须满足内部消防疏散要求、外部消防车通道及扑救面要求等等。因此在这类型建筑设计中,必须在符合传统建筑审美的同时有机地融入现代建筑设计规范的要求。

2设计难题

在传统园林建筑设计实践中,因着重于传统的审美情趣与营造方式,常常与现行建筑设计规范产生矛盾,常见的设计难题有这几类:

1)设计传统园林建筑是否遵循现行的建筑设计规范;

2)抗震设计问题;

3)防火及疏散问题;

4)建筑安全防护问题;

5)结构安全问题;

6)节能问题。

3与现行建筑设计规范有机结合

3.1遵循现行建筑设计规范

中国传统建筑自有一套传承的经验,而现行建筑设计规范的制定基本没有涵盖传统建筑。现行规范是国家颁布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现在设计传统园林建筑要遵循这套规范。但生硬或片面地理解及运用现行建筑规范必然会产生矛盾,这就需要二方面有机结合来解决这样的矛盾。这里“有机”是指在设计中自然而非生硬地运用现行规范,合理利用规范给出的空间,在设计中巧妙地达到规范要求,融规范的硬性数字于园林建筑设计的 无形之中,令建筑营造之后,外在观感既符合传统审美又不违反规范的规定。要完全解决这些矛盾,还需规范制定者专门以传统技术的角度来制定相关的规范。

3.2 抗震设计问题传统木结构属于柔性(弹性)结构体,构件之间采用榫卯连接,当遭遇地震力作用时,其柔性结构摇晃而产生的构件间及榫卯间的摩擦力,可抵消地震力,而榫卯节点可约束构件使之不致脱离。有科研人员曾制作了

1 ︰ 2故宫某歇山式传统木构建筑模型,在震动台做抗震试验,分别模拟了烈度4 度至 8.5 度地震下传统木构的抗震能力,结果是在烈度8.5 度地震下该建筑墙体倒塌,木结构体只有轻微的损坏,试验结论是:传统木结构浮放柱底、榫卯节点、斗拱等构件能发挥较好的耗能减震作用[3]。传统木结构建筑的抗震性能虽然目前没有量化的计算方式,但传统的木结构园林建筑因体量小、层数低,从构造来讲,其抗震性能并不低。若在人流集中之地或较大型的园林建筑,为满足抗震规范要求,确保室内人员安全,也可采用现代结构构造措施。

3.3防火及疏散问题

现代建筑的设计是围绕“安全、防火与疏散”来展开的,从以往的火灾事故可知,建筑物防火及疏散设计是非常重要的[4]。从现行规范角度来看待传统园林建筑的防火及疏散,主要需关注3方面问题:平面布局、建筑材料防火和消防辅助设施。

3.3.1 平面布局

现行建筑规范里有防火分区的概念[4],是以不同类型建筑独立防火区的面积大小、防火区间的隔火方式等来预防火灾蔓延,发生火灾时,建筑的损坏可控制在最小范围。房间面积、疏散口数量及分布、疏散门洞宽度、疏散过道及楼梯宽度、房间至疏散口或楼梯的距离、疏散楼梯是否有直接的出口等均有严格的量化数据约束。

传统园林建筑强调的是有法而无 定式,即不为任何清规戒律所羁绊,而最忌坠入窠臼与故辙 [5]。故而其平面零散自由,空间相互串通,往往不利于防火与疏散,但一般体量较小,较少超过防火分区规定的面积。若超过规定面积,可以采用较宽的不燃性实体墙来分区,墙体高出屋面且不开洞。但疏散门洞、过道、楼梯等的具体设置均应按规范来执行。这并非以规范的名义来约束自由的平面布局与空间设计,设计师应带着防火及疏散的安全意识来进行平面布局与空间设计,巧妙地把硬性的规定融入到传统园林建筑设计的自由布局中来。通过设计师的巧妙构思,是可以做到既符合现代建筑设计规范要求,又不失传统审美情趣的。

3.3.2 建筑材料的防火

现行建筑设计规范对于建筑材料本身是否防火是由建材的耐火时间来确定的,规范也规定了材料在建筑的具体位置所能承受的具体耐火时间。目的是发生火灾时,建筑材料能耐得住火烤,燃烧时能延长破坏时间,为处于室内的人争取更多逃生机会。规范按建筑材料的耐火时间,分不燃性、难燃性、可燃性3种材料,传统园林建筑多用木材,而木材为可燃性体。规范还根据建筑主体结构使用的材料,规定了建筑有4个耐火等级,木结构建筑为四级耐火等级(最不耐火等级),最高允许建造层数为二层、防火分区最大面积不能超过600 m2。这个规定,破除了人们印象当中木结构建筑不防火、不能使用的刻板印象。传统园林建筑一般体量小,且外墙围护少易于疏散,所以在规范允许的范围内,是可以使用木结构的。同时还可以加入现代技术来延长木材燃烧的时间,比如对木构件进行浸渍或喷涂阻燃材料来减缓燃烧和热辐射,或通过添加保温隔热材料来阻断木构件与火焰的接触[6];在人流集中的房间用不燃性的混凝土结构,而连廊等易于疏散的地方用木结构,这些方式都可以实

现或延长木材燃烧时间使人容易疏散逃生。

3.3.3 消防辅助设施常规的有消防喷淋系统、消防给水系统及灭火器材设置等,消防辅助设施的设计可参照现代建筑现行有关规范执行,并尽量做到隐蔽,如充分利用传统建筑构件来隐蔽管线。而规范规定了加装防火喷淋系统的木结构建筑,其防火分区面积最大可达到1

200 m2,对于传统园林建筑空间的设计来说这更具有灵活度,设计师更有发挥的余地。

3.4建筑安全防护问题现行建筑规范从某种角度来讲是以保护室内人员的安全为出发点来编制的,传统园林建筑的安全问题主要分为安全疏散与安全防护两种。上文已提及安全疏散,而设计中常遇到与规范有冲突的安全防护问题有:

1)现行建筑规范规定栏杆高度≥ 1.05 m,垂直杆件间净距要≤ 0.11 m,且要求不易攀爬(避免有横杆),这个规定主要是防止儿童随意攀爬、穿越栏杆。而传统园林建筑的栏杆设计非常讲究,“栏杆信画,因境而成,制式新番,裁除旧套”,若栏杆按这个规定来设计,必定显得单调乏味、毫无美感,不符合传统园林建筑栏杆多样化、图案化的审美习惯。一般来说,园林栏杆只需要设计高度满足规范的要求,栏杆的外露样式可仍遵循传统样式,仅在栏杆内侧增设一个整体实板(墙)或设置一块整体玻璃防止儿童攀爬、穿越即可。

2)水驳岸和步道、水中汀步等不设栏杆或低矮栏杆是传统园林设计中常用的做法,是营造亲水环境的手法,但似乎不符合规范的安全要求。

其实按《城市绿地设计规范》[8],只要在沿水岸边外扩2 m,水深设计不超过 0.5 m,同时水底使用硬质材料,则可以不设栏杆。设计师往往更关注驳岸上面的设计,而忽略了水底标高设计、规范的合理利用。

3)《民用建筑设计通则》[9] 条 款 6.6.3 规定:“临空高度在24 m以下时,栏杆高度不应低于1.05 m⋯⋯栏杆高度应从楼地面或屋面至栏杆扶手顶面计算,如底部有宽度大于或等于 0.22 m,且高度低于或等于 0.45 m的可踏部位,应从可踏面起计算。”而在传统园林建筑设计中美人靠主要用于临空(常用于二层楼)的地方或水边,若按此规范执行,则美人靠就不能设计使用。一般来说,在二层楼临空时建议不要设置美人靠;当临空高差比较小时(< 1 m),可以考虑设置美人靠,即便发生人员坠落,不至于发生太大的危险,是在可控的范围内。在水边若能满足沿水岸边外扩 2 m内,水深设计不超过 0.5 m时也可以设置美人靠。

3.5 结构安全问题结构安全是建筑最重要的一环,现代建筑技术有一套严格的结构计算方式,结构规范对此也有要求,并依此设计了一套施工图审查制度,制度要求拟建的建筑均要有完整的结构计算。而传统园林建筑是按经验来设计的,没有结构计算这个环节,因此与现行规范是有矛盾的,现有以下几种解决方案:

1)园林建筑主体结构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钢结构等现代技术,而传统建筑构件仅仅以附属装饰的样式来表现,同时要注意装饰构件与主体结构连接的可靠度;

2)人流集中的主要建筑结构采用现代技术,人易疏散的建筑如敞廊、亭、无围墙的轩、榭等采用传统木结构技术;

3)传统木结构园林建筑实体承重墙较多的,可在墙角及楼层间设置附加混凝土构造柱及圈梁这种现代的混凝土砖混结构形式,依靠节点构造加固的方式来提升建筑结构整体性与可靠性,增强建筑结构的安全性能。

3.6 节能问题传统园林建筑与节能有关的部分,主要为外围合墙体、屋顶的保温、隔热设置及门窗的保温、隔热与密封 等。现代建筑经常使用的外围合墙体保温、隔热措施以墙体自保温、自隔热为主,以保温、隔热砂浆为辅,这与传统做法冲突不大。传统园林建筑的实墙体一般设计得比较厚,经过热导计算能满足节能要求的,可以免用辅助的保温、隔热砂浆。若墙体自身的热导计算不能满足节能要求时,则应设计为内墙保温、隔热砂浆,这样可以避免外墙保温、隔热砂浆与传统建筑外墙质感的冲突。

屋顶保温、隔热的机理基本与外围合墙体一致,当坡屋顶结构为现浇混凝土、外覆传统瓦作时,需谨慎设计塑料类的保温、隔热板。因为塑料类保温、隔热板是有一定厚度的弹性材料,若采用这类弹性板夹在混凝土板与瓦作之间,易出现脱离断层情况,因此不宜使用。若混凝土板经热导计算不符合节能要求,必须采用塑料类保温、隔热板时,则应把这些板设计粘贴在现浇混凝土板底。这些材料也适用传统木结构屋顶,经热导计算的木结构屋顶结构层若能符合节能要求时,这些附加的保温、隔热板则尽量不设置;若经热导计算不符合节能要求,必须附加设置保温、隔热层时,可把屋面设计成双层椽条与双层望板式构造,在二构造层之间铺设保温、隔热板。

建筑物耗热量的一半,甚至更多,是通过门窗的传热和空气渗透引起的 [10],因此门窗的保温、隔热与密封度是节能设计的重要一环。传统建筑门窗均采用木门窗,木材的热导性能与现代门窗材常用材料相比相差不大,甚至还有一点优势;门窗所使用的玻璃也可以按计算要求采纳普通玻璃、镀膜玻璃、夹层玻璃及中间空玻璃等。木门窗的密封度相对差一点,这点是木材自身性质的局限,解决方案是外观做成传统的木门窗,内部加能符合节能要求的现代门窗,但这样一来不仅增加造价,感观上也不舒服,是比较难以处理的问题,期待国家能出台符合传统建筑营造规律的

规范来。

4结论

综上所述,尽管传统园林建筑的营造与现代的建筑设计规范存在着种种矛盾,但经过设计师缜密、巧妙处理,在规范允许的范围内也可以做到既满足现行规范的技术要求,又不失传统的内涵与审美情趣。

参考文献:

[1] 张承安.中国园林艺术词典[M].武汉:

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5.

[2] 孟宪民.中法古典园林艺术的比较

[J].现代园林,2014(11):24-28.

[3] 周乾,闫维明,纪金豹,等.单檐歇 山式古建筑抗震性能振动台试验 [J].文

物保护与考古科学,2018(2):37-52.

[4] 刘任飞,黄展辉.建筑设计中的防火与疏散方法探究 [J].消防界,2016(10):

56.

[5] 彭一刚.中国古典园林分析[M].北京: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8:10.

[6]张晋,李成,张悦洋,等.木结构抗火性能及防火设计研究现状[J].工业建

筑,2016(2):113-119,112.

[7] 计成.园冶注释[M].北京:中国建

筑工业出版社,1988:51.

[8]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城市绿地设计规范:GB 50420-2007[S]. 北

京:中国计划出版社,2016.

[9]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民用 建筑设计通则:GB 50352-2005 [S].北

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5.

[10] 杨善勤.保温、隔热和节能对门窗发展的要求[J].新型建筑材料,1996(3):

22-26.

随着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绿化景观提升工作开展等,植物迁移种植工程在当代城市绿化管养中日益常规化。为了有效保护资源,需对绿化植物进行保护性迁移种植。而绿化植物因种植时间久、生长环境复杂、种类多样等原因,迁移过程易损伤,迁移后种植成活率普遍不高,远低于95%的行业标准 [1~2]。为了保证绿化植物迁移种植工作的有效性,移植前对植物迁移种植的意义开展评估已成为不可或缺的环节,而目前国内外对绿化植物迁移种植前系统开展评估的文献报道很少。

1材料和方法

1.1 研究区域概况深圳位于广东省中南沿海地区, 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该区域夏季高温多雨,其余季节天气较为干燥,气候温和,雨量充足,日照时间长。年平均气温22.4℃,最高气温

36.6℃、最低气温 1.4℃;每年 4~9 月为雨季,年降雨量1 948.4 mm;平均年日照时数2 120.5 h[3]。该地区绿地生态系统完整,植物群落比较丰富,野生植物、已归化的外来植物、常见栽培的园林植物和其他经济植物共有

2 732 种、3亚种、96变种和1变形,栽培品种 87 个,分别隶属于 237 科

1 252 属 [4]。

1.2 研究范围收集了深圳市绿化迁移种植绿地的历史技术资料,并调查正在进行移植绿地的现场,具体包括深圳市福田区田贝四路行道树迁移、凯丰北路行道树迁移、地铁6号线(天安数码城 片区)绿化植物迁移等现场。绿地待迁移的植物以乔木为主,也存在灌木、藤本、竹类、地被植物、草坪草、立体绿化植物、造型植物等。

1.3 研究方法

2016 年 6 月—2017 年 12 月,采用文献研究、现场调研、总结归纳等方法确定绿化植物迁移种植的评估指标,采用模糊数学法和专家评价法确定评估指标的等级标准。

2结果与分析

2.1评估指标的确定

通过现场调查可知,绿化植物是否值得迁移种植是决定该植物迁移种植与否的主要依据。而植物是具有生命的,迁移后是否可以成活也是衡量工作有效性的重要指标。绿化植物是

否值得迁移种植,主要是考虑其经济价值、文化价值和功能价值,具体表现在该植物本身的经济价值与迁移种植成本之间的关系、历史文化价值及迁移种植后继续发挥其原有功能的情况。而绿化植物迁移种植后是否成活,受该植物内部因素和外部环境因素共同影响,主要包括该植物移植成活率、植物生长势、迁出地与种植地的作业难度等 [5~6]。其中,迁出地操作是否存在安全隐患以及是否可以起挖到符合规格的土球,是影响作业难度的关键指标。

将影响绿化植物迁移种植与否的因素,归纳为绿化植物的综合价值和成活概率,用迁移种植评价指数(p)来反映(表1)。其中,绿化植物综合价值主要通过其市场单价/ 迁移种植成本(V/ C)[7~8]、文化价值调整

系数(m1)和功能价值调整系数(m2)体现,绿化植物成活概率主要通过该

植物成活率调整系数(s1)、植物生

长势调整系数(s2)和作业难度调整系数(n)反映。

2.2评估指标的等级划分参考古树名木、城市园林绿化质量、植株观赏性状评价等的评价方法 [6,9~11],依据各因素对绿化植物迁移种植有效性的重要程度,采用模糊数学法和专家评价法对各因素 进行权重、等级划分和赋值,形成绿化植物迁移种植评估指标分级标准(表2)。其中,依据“市场单价/迁移种植成本”评价绿化植物的经济价值,该指标对于判断植物是否值得迁移种植非常重要,等比例分为4 个等级。植物市场单价参考同规格、种植季节的苗圃苗的苗木种植综合单价,具体参照《深圳市园林建筑绿化工程

消耗量定额》[7]、《深圳建设工程价格信息》中苗木信息价[8];迁移种植成本根据同规格、修剪方式的苗木迁移综合单价确定,具体参照《深圳市

园林建筑绿化工程消耗量定额》[7]。文化价值包括“有”与“无”两种情况,对于判断植物是否值得迁移种植至关重要,最大赋值为8;功能价值包括“能”与“否”两种情况,对于植物迁移种植判断比较重要;迁移种植植物成活率与植物的成活概率间存在正相关关系,将成活率分为高、中和低3个级别;植物生长势与其迁移种植后成活概率间存在一定正相关关系,但会出现少量种类、品种植物生长势过强而成活概率没有明显提升的情况,仅分为“正常”和“弱”两个级别;作业难易程度分为“容易”和“有一定难度”两种情况。

2.3评估公式的建立与计算根据各指标与植物迁移种植意义

的联系,构建绿化植物迁移种植有效性综合评价方程:

p=v/c×(m1×m2)×s1×s2×n在评估操作中,可按照公式测算绿化植物迁移种植价值的得分。一般绿化植物的评估中,主要考虑4 个指

标:V/c、s1、s2 和n。当植物的文化价值或者功能在移植后受到影响时,可考虑 m1 和 m2。

2.4绿化植物的级别和处理方式划分

2.4.1 定性评估

有些植物可以通过定性判断的方式直接认定其处理方式,如名木古树、有检疫性病虫害的植物、作业有重大安全隐患的乔灌木、附近有绿地临时用苗需求的植物等。古树名木原则上应就地保护,如确实需要迁移种植,操作应符合《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

理办法》[2] 等相关规定。有检疫性病虫害的植物及作业有重大安全隐患的乔灌木,一般不开展迁移种植,而是进行简单砍除、起挖,并将废弃物运送至植物废弃物处理单位。附近绿地有用苗需求的植物,应优先考虑迁移种植。

2.4.2 定量评估需要开展定量评估的植物,可计算迁移种植评价指数p,并根据得分将植物分为3个级别(表3):必须迁移种植(一级)、宜迁移种植(二级)、不宜迁移种植(三级)。考虑到绿化植物的实际情况,二级和三级植物仅为建议性处理方式,具体由绿地权属人或管理部门确定。

为了保证绿地资源的有效利用,评估等级划分中,适当降低“宜迁移种植植物”的要求,提高“不宜迁移种植植物”的标准,即迁移种植评价指数 p < 1时,才采用“不宜迁移种植”的处理方式,其他类型的植物均放在“宜迁移种植”或“必须迁移种植 /就地保护”之列。

2.5绿化植物典型类型的确定评估过程一般定量测算与定性判断相结合。本研究中,通过定性判断

和数据测算,共得到4个级别的 28种植物类型(表4)。其中,5种“必须迁移种植/ 就地保护”,11种“宜

迁移种植”,9种“不宜迁移种植”,

3种“不迁移种植”。对于典型绿化植物,可依据表 4植物分级标准直接检索得到处理方式;其他类型的植物,可参考条件类似的植物确定。在测算中,以土球起挖的满足情况体现作业难易程度,裸根植物等同于可以起挖到符合要求规格土球的植物。

3结语

本研究初步建立了深圳市绿化植物迁移种植的评估体系,获得了4个级别的 28种绿化植物典型类型。本评估方法与建筑工程质量、灾害防御、生态评价等多个行业分析和决策中常用的层次分析法思路也基本吻合 [12~13],为绿化植物迁移种植评估提供了理论支持与路径。

通过迁移种植前期的评估对绿化植物进行分级处理,可以有效提高迁移种植工作的效率。但是,绿化植物作为国有资产,评估过程应秉承生态原则和经济原则,尽可能地保证资源的有效利用。应用本评估体系进行定量评估时,用同规格苗圃苗的苗木综合单价来体现绿化植物的市场单价,植物的经济价值估值偏高;评估指标分级标准中“市场单价/迁移种植成本”的赋值略大于其实际得分;当且仅当迁移种植评价指数p < 1时,才采用“不宜迁移种植”的处理方式,提高了“不宜迁移种植”植物的门槛。同时,对于具有一定有社会、历史或文化价值的植物赋值提高至“8”;二级和三级植物仅为建议性处理方式,具体由绿地权属人或管理部门确定。这些措施可以最大程度地避免绿化资源的浪费,减少重要植物误判的风险。

绿化植物作为有生命的评估对象,其移植成活率需要建立在大量同类项目、同种植物成活率数据统计的 基础上 [14],为了提高迁移种植评价的准确性,各地绿化植物迁移工程的主管部门可做好绿化植物迁移种植工程后的评估,逐步收集和完善本地迁移种植工程植物的成活率数据。另外,为了保证评估的有效性价值和施工安全性,迁移种植工程绿化植物评估应由专业技术人员开展,保证评估的质量。

参考文献:

[1] 贺漫媚,杨伟儿,张乔松. 我国大树移植的现状与对策 [J]. 广东园林,2006,

28(2):29-34.

[2]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园林绿化工程施工及验收规范:CJJ82—

2012 [S]. 北京:中国建设工业出版社,

2012.

[3] 陈涛,李楠,陈红跃,等. 深圳森林景观生态构建 [M]. 北京:中国林业出版

社,2006:76-90.

[4] 李沛琼,李勇.深圳植物志[M]. 北京:

中国林业出版社,2008.

[5]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古树名木健康快

速诊断技术规程:DB11/T 1113—2014 [S].北京: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

2014:2-4.

[6] 北京市农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果林分会 . 古树名木评价标准:DB11/T 478—

2007 [S].北京: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

2007:2-4.

[7] 深圳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 深圳市园林建筑绿化工程消耗量定额[M].北京:

中国计划出版社,2017.

[8] 深圳市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深圳建设工程价格信息 [Z/OL].(2018-09-30). http://www.szjs.gov.cn/szcost.

[9] 舒美英,卢伟民,蔡建国. 城市园林绿化质量可拓综合评判方法研究 [J].河北林果研 究,2007,22(4):399401.

[10] 刘婷,包志毅,殷晓彤,等.生物资产评估方法探析——以T种业公司花木评估为例 [J]. 财会通讯,2014(7):

59-61.

[11] 吕文君,刘宏涛,袁玲,等.荚蒾属植物在武汉地区的引种调查及观赏性状评价 [J]. 中国园林,2018,34(8):

86-91.

[12]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 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 [Z]. 北京:中华人民共

和国建设部,2000.

[13] 王娜 .荚蒾属植物在中国的引种调查与观赏性状评价 [D]. 昆明:中科院昆明

植物研究所,2013.

[14] 何丽芳 .大树移植辅助决策系统的研究与开发 [D]. 北京:北京林业大学,

2005.

浙江润楠Machilus chekiangensis和绒毛润楠 M. velutina 树形优美,常绿,具较强的春色叶效果,其中浙江润楠的春色叶鲜红,绒毛润楠的春色叶带有绒毛,叶色由灰白色向红棕色转变,让这两种润楠属植物在广东省樟科 Lauraceae 树种有很好的园林特性。前人通过对比74 种广东省野外樟科树种和园林现有的樟科树种,分析了生境条件、生长情况、观赏特性 3 个方面,包括海拔、坡向、地段、光强、群落描述的生境条件,胸径、树高、枝下高、冠幅的生长情况,树形、叶形、叶色、花色、花相、果色、果形、芳香 性的观赏特性等,利用层次分析法对这 74种植物进行评价,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分别位于第19位和第10位,均是优良的园林树种[1],但目前在园林应用上缺少成功的案例。

1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的观赏价值

1.1树形的观赏价值

浙江润楠(图1~3)和绒毛润楠(图4~6)的树形整齐,均为圆锥形,冠层厚而浓密,有高耸之感。经过恰当的配置和安排,可以产生韵律感、层次感等种种艺术组景的效果。 1.2 叶的观赏价值

叶子的观赏价值有3种形式:叶的大小形状,叶的色彩以及叶的质地。

浙江润楠叶的观赏价值在于它的色彩,在春季浙江润楠的新叶为红色(图7),是典型的春色叶树种,新叶红色的独特观赏价值丰富了园林色彩,为园林造景者提供了别样的选择。

绒毛润楠叶的观赏价值在于它的色彩和质地,在叶初生时,叶色发白(图8),表面密被绒毛;叶展开时,叶色发红(图9),表面密被锈色绒毛;老叶时,叶色正面的锈色绒毛退去,变为光亮的深绿色。相较浙江润楠,绒毛润楠叶的观赏价值更大,其新叶

与老叶(图 10)不同,初生与展叶不同,变化更为丰富,色感更加强烈。

1.3 花的观赏价值园林植物中花相较于树形和叶子有更多变化空间,它在色彩和形态上都更为丰富,在枝条上不同的排列方式,再加上本身的独特香味,使人们在视觉和嗅觉上有了更为多样的体验。浙江润楠花期在12月底到次年

3月初,圆锥花序,绿白色,花开时 树枝顶部被一层淡淡的绿白色包裹,淡雅清新。绒毛润楠花期在11 月中旬到次年1月中旬,伞形花序,有锈色绒毛,雄蕊黄色,鲜艳夺目,花开时树枝顶部为黄色的团簇花相,花感强烈。

1.4 果的观赏价值

通常园林中的观果植物多是从果形和果色两方面来考量。两者果的色彩略有不同,浙江润楠的果初 生时绿色,成熟时黑色。相对而言,绒毛润楠多了一个色彩的变化,初生时绿色,随后逐渐变红,成熟时为黑色。

2生长习性与栽培管理

浙江润楠产于浙江、福建、江西和安徽南部,产地海拔为 300 ~ 800 m,现杭州有以浙江润楠为优势

种的常绿阔叶林[2]。浙江润楠喜温暖湿润气候及酸性或微酸性土壤,适宜种植于土层疏松、排水良好的土壤上,在山谷或河边等地较为常见,但不耐寒,–4℃会出现冻害 [2]。绒毛润楠分布于我国广东、广西、福建、江西、浙江等省,生长适应性强,喜温暖气候及肥沃的土质,耐干旱,其木材坚硬,耐水湿 [3]。

两种植物的繁殖技术主要采用种子繁殖,收集种子后,在阴处晾干后即可播种,不可暴晒,浙江润楠在夏季播种,绒毛润楠在春季播种。播种时,用沙土作为基质并保持湿润。播种后约 1个月即可发芽,苗高约 20 cm后便可移植。大树移植时须断根处理,最佳断根时间为冬 季,并要对叶片进行适当修剪,最佳移植时间为春季。苗木生长速率中等,但不耐寒,耐粗放管理,少病虫害,主要的病虫害为樟巢螟 Orthaga achatina,可通过春季叶面施药进行防治。

3园林运用

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这两种润楠属植物均有较高的观赏价值,在广东省适应性较强,是良好的园林树种。结合树种特性和园林树种的搭配原则,考虑游人的美感享受,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可以用于以下的园林配置中:

1)风景林木

风景林木是指可以栽植于风景名胜区内、森林公园、郊野公园、城市绿化隔离带、动植物园等风景林区,生态功能较好,有良好的群体景观的一类乔木树种[4]。这一类的树种常常粗放管理,适应性极强,乡土树种为首选。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适应性强,耐粗放管理,少病虫害,树姿优美,冠幅密而浓厚,在广东省信宜、东莞、深圳、乳源、龙门、从化等均有分布且生长良好[5]。作为风景林木,能够用作风景区内的基调树种或主干树种,可以群植或搭配灌木和草本植物进行丛植。

2)孤植树孤植树对树种本身的形态要求较高,且要求树种生长速度快、适应性

强、寿命长,能够与周围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6]。浙江润楠树姿优美,春色红叶,绿白色的花序满冠,有着独特的观赏价值,清秀娟丽。绒毛润楠树姿优美,叶有三色,初生叶白色密被绒毛,新叶红色密被绒毛,老叶光亮浓绿;花开始金黄满冠,丰满绚烂;果也有三色,绿色到红色到黑色。它们的个体各有千秋,可以单株形式用在庭院、花坛、小广场、道路交叉口、建筑周围、岸边等地的主景处或局部点缀或庇荫。

3)行道树道路行道树除满足园林树种的基本景观效果和文化原则之外,还要更加注重其安全、空间和生态作用方面的原则[7]。在生态作用方面,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冠幅密而浓厚,具有较好的绿荫效果,同时体内含有挥发性化合物,且绒毛润楠叶片表面有绒毛可有效吸附粉尘;两种树种均能吸收汽车废气、降低噪声、通过放氧与固碳等改善微气候。在空间作用方面,道路绿化的空间要尽可能满足地上部分机动车辆和非机动车辆的道路需求,两种树种叶分枝较低,不宜作人行道和车行道的遮阴树种,但树形优美,一年四季景观效果不同,可作为 街旁绿地、隔离带、停车场及立交天桥路口的绿化树种 [8~9]。

4结语

浙江润楠和绒毛润楠适应范围广,树形优美,叶色变化丰富,花感强烈,芬芳,尤其是浙江润楠的红色新叶、绿白色花相,绒毛润楠的不同时期叶色及叶质感、叶与枝干的锈色绒毛、冬季时期的黄色花相都有较高的观赏价值。作为园林绿化树种,其生长适应性强,病虫害少,耐粗放管理,可以通过种子繁殖,苗木缩坨断根后可移植,可用于风景林木、孤植树、行道树等,有利于吸收废气粉尘,改善生态环境,是非常值得推介的新优乡土树种。

注:本文图片为作者自摄。

参考文献:

[1]冯志坚,应梦云,肖红.广东省樟科树种的园林特性评价 [J]. 广东园林,

2014,36(5):55-58.

[2]江明艳,陈其兵,潘远志.我国樟科植物的园林应用前景 [J]. 西南园艺,

2004,32(3):16-18,23.

[3] 吴拥军 . 绒毛润楠扦插育苗技术研究[J]. 防护林科技,2013(8):6-8.

[4] 冯志坚,陈锡沐,翁殊斐. 园林植物学 [M]. 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2013.

[5] 黄秋生,刘光华,贾贤,等. 广东省润楠属植物资源现状与保育对策 [J]. 广

东林业科技,2014(6):72-76.

[6] 申晓辉,李保印,曹基武,等. 园林树木学[M]. 重庆: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3.

[7] 周萱 . 广州城市道路绿化树种配置调查与评价 [D]. 广州:仲恺农业工程学院,

2013.

[8] 任彦车,吴震,高巧玲,等. 城市道路绿化规划要求及景观营造原则 [J]. 中

国园艺文摘,2010,26(3):84-85.

[9] 温领辉,王春弘,郑奇志,等. 城市道路绿化的规划原则及环保功能 [J]. 中

国园艺文摘,2010,26(2):59-60. 作者简介: 卢艺菲/1992 年生/ 女 /河南人/硕士研究生/专业方向为园林植物与城市绿化

*通讯作者: 冯志坚/副教授 /E-mail:[email protected]

图 2 净水厂景观平面总图

图 1 目标与定位构思

图 3 净水厂鸟瞰图

图 4 疏林草地风格的绿化群落

图 1 总体规划图

图 2 削土坡断面图

图 4 变压器围护装置立面图

图 3 森林游览区建成照片

图 4 绒毛润楠( 冬季)

图 2 浙江润楠(春季 )

图 5 绒毛润楠(春末至夏季)

图 1 浙江润楠( 冬季)

图 6 绒毛润楠( 秋季)

图 3 浙江润楠(夏秋季)

图 10 绒毛润楠老叶

图 9 绒毛润楠红色叶

图 8 绒毛润楠初生叶

图 7 浙江润楠春色红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