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园林输出看扬州文化的影响力

Influence of Yangzhou Culture from the Exportation of Garden

Guangdong Landscape Architecture - - 目次 - | 李金宇 徐亮

1 2

李金宇 徐亮

(⒈ 扬州职业大学学报编辑部,江苏 扬州 225009;⒉ 扬州市园林管理局,江苏 扬州 225002)

LI Jin-yu1,xu Liang2

(1.Editorial Department,journal of Yangzhou Polytechnic College,yangzhou 225009,China;2. Yangzhou Garden Bureau,yangzhou 225002,China)

摘要:输出园林,就是输出扬州独特的造园技艺,输出扬州文化。扬州园林自身求异性、开放性的特点,更便于扬州园林的“走出去”。求异性反映在叠石、理水、建筑、组景布局上,就是不落常套;开放性就是就是扬州园林大量吸收了北方园林和西方园林的做法。扬州园林输出的时段都是扬州历史上经济、文化最繁荣昌盛的时期。今天扬州园林的特点,是扬州文化求新求异、包容多元的特点在当下的另一种彰显。对扬州园林的欣赏,也就是对扬州文化的接受与认可。

关键词:扬州园林;输出;求异性;开放性;扬州文化中图分类号:TU986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1-2641(2018)06-0033-05

收稿日期:2018-04-17

Abstract: Exporting gardens is to export Yangzhou’s unique gardening skills, which is to export Yangzhou culture. Yangzhou gardens are characterized by innovation and openness, which make it easier for Yangzhou gardens to “go out”. Differentiation is reflected in the layouts of stacked stones, water management, architecture and landscape. It means not falling into routine, seeking novelty and change. Openness means that Yangzhou gardens have absorbed a lot of the practices of northern gardens and Western gardens. The time of garden’s exportation is the most prosperous period of economy and culture in Yangzhou’s history. Today, the exportation of Yangzhou gardens is another highlight of Yangzhou culture’s characteristics of innovation and diversity. The appreciation of Yangzhou gardens is the acceptance and recognition of Yangzhou culture.

Key words: Yangzhou gardens; Exportation; Innovation ; Openness; Yangzhou culture

扬州园林的输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扬州名园被外地仿建,一是在异地建造具有扬州园林风格的园子。无论是何种形式,古代还是现代,官家还是民众,完全照搬还是部分模仿,国内还是国外,园林作为扬州文化的代表,兴起的“扬州园林热”,都显示出扬州园林巨大的影响力。

1扬州园林的输出概况

1.1历史上的扬州园林输出

从历史上看,扬州园林大量输出的时段,一般是扬州经济、文化最繁 盛的时期。 比如万园之园的圆明园内有蒨园一景,就是扬州园林在乾隆年间被输出到北京的。按旅法学者端

[1]

木泓 考证,“蒨园本身的风格呈现一派浓郁的南国风情,不论是外围环境的水云清旷,还是内部结构的轩亭窈然,都与扬州瘦西湖湖上名园的理景手法貌合神契,为前此御苑中所未见。⋯⋯蒨园自西而东,景境凡三变,空间序列经历了由旷入奥,再由奥入深,奥旷互见。内外渗透,最后复归于平远、融入长春园整体环境的起伏转折变化,其造园手法与扬州瘦西湖湖上园林互为表里,南北辉映。” 而圆明园内长春园南长湖一带,也被认为是囊括了扬州一带名胜园林的基本类型,集中了对扬州瘦西湖的模仿。据推测,这是因为乾隆皇帝多次南巡扬州,受到瘦西湖两岸“奇思幻想,点缀天然,即阆苑瑶池,琼楼玉宇”胜景的刺激,而回京仿建的。

再有,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水木明瑟”(图1),也是明确取法于扬州瘦西湖二十四桥景区的水竹居, “位居本区(后湖以北小园集聚区)中央的水木明瑟,仿制于扬州水竹居。内设依靠水力转动的土风扇,徐徐凉风,缓缓而过,是盛夏消暑的好地方

基金项目:扬州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中心重大课题项目(YZ201801-14);扬州市旅游科学研究重点课题(扬旅2017003 号);

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2017SJB1181)。

⋯⋯乾隆曾作词以解原意:‘林瑟瑟,水泠泠,溪风群籁动。’这里是园中

最早的观水法。”[2]水竹居是清代扬州盐商徐氏所建的花园,它的特色是运用西方的“水法”,将湖水引入室中,驱动扇叶,使得屋中清凉生风。可以说,圆明园的“水木明瑟”一景是扬州园林输出的极佳证明。

除北京外,扬州园林还被输出到其他地区。如苏州的残粒园,园主是清扬州盐商,所造园子就体现了扬派园林的风格。园中的栝苍亭,与山体紧密结合,构思巧妙,虽名为亭,实际是一座压缩了尺度的复合式山楼,其体量和形制,被证明是扬州园林建筑灵活奇巧、求新求变风格的典型。

1.2当下扬州园林的输出今天的扬州,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文化“走出去”工程、生态文明建设等重大战略的实施下,经济步伐加快,文化产业振兴,又即将承办江苏省园博会与世界园博会,以及负

责华盛顿“中国园”的建设等,为扬州园林输出创造了最佳的时机。目前扬州园林建筑大师在世界各地建设了

11座“中国园”,在国内建设的“扬州园”接近30 座 [3]。据报道, 德国斯图加特的中国园“清音园”,其实是扬州瘦西湖园中园静香书屋的翻版。美国首都华盛顿建造的作为中美两国文化交流的“中国园”,其主要景点的叠石、建筑,原型都取自于扬州园林,分别是瘦西湖的五亭桥、白塔,何园的片石山房、船厅,个园的四季假山、宜雨轩;计划全园分为入口区、片石山房、自然山林、湖上园林和个园5个部分,还将制作一份关于扬州园林的3D光盘,在建成后美国的“中国园”播放 [3]。

1.3扬州园林输出的技术保障无论古今,扬州园林的输出都离不开相关从业者的技术支持。

古时扬州园林建造是依靠以土木之工为生的能工巧匠,人数达万余, 分工细致而专业,包括了园林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园艺家、手艺高超的各种专业的木匠和石匠等等。他们随时应对园林第宅的建造和修缮,“故大匠既受命,号召徒众不期而会者数万⋯⋯于是孰持灯火,孰操备匊,孰取木材,孰运砖石瓦砾,孰构架,孰甃砌,孰染泥灰,孰和土埴,孰量度,孰涂墍,孰版筑,孰雕刻,孰有现成之材料,与铜铁等钉铰杂具者倍值;孰能献策,使工省而事不窳腐者更倍值;孰能深通美术,使此数时间现壮

丽之巨观者五其值。”[4]正因为有了这些从业者,方使园林输出有了可能。

而今天,扬州从事园林建设的企业有上百家,园林建筑人才、范本,都达到了国内一流水准。并且,扬州园林营造技艺于 2014 年被列为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为原汁原味的扬州园林“走出去”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保证。“在欧洲,由扬州设计、施工的大大小小园林已有十几座。比如,德国巴登度假山庄、曼海姆路易森林公园、法国里尔中国山水园等都由扬州人设计。在这些园林中,运用了中国的造园理论、手法以及中国的风水理论,结合现有地形地貌及周边交通与自然环境,有机地将中国的造

园文化融入欧洲自然环境中。”[3]可以说,输出的扬州园林,带来新的外向型经济增长点的同时,既展示中国造园之美,更传播扬州文化,展示扬州城市新形象。

2扬州园林的特点

扬州园林之所以被国内或国外的民众推崇、欣赏,进而被引进和输入,除了扬州园林具有中国园林共性的特点,如“模山范水”的营构手法、“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艺术追求及能够使游者妙悟迁想的“诗情画意”之外,还有着自身的独特性,即求异性与开放性,因为求异性,扬州园林风格独树一帜,辨识度高,易被关注;因为开放性,扬州园林易于被认可和接受。

2.1 求异性求异性,就是扬州园林中的叠石理水、建筑组景等方面在传统基础之上,求新求变。

2.1.1 叠石清李斗《扬州画舫录》中记录了扬州大盐商江春所建东园中的“有色瓷山”:“堂后广厦五楹,左有小室,四围凿曲尺池,池中置瓷山,别青、

碧、黄、绿四色。”[5]119 假山涂色,南齐已有记载,东昏侯在芳乐苑时,假山石上已用五彩涂绘。但置四色瓷山,则为罕见。

又如扬州倚虹园内有一山房,被称为“真诡制也”,是因为人于其间,冬夏皆宜,寒暑兼适。“其旁有小屋,屋中叠石于梁栋上,作钟乳垂状。其下巑岏嵲嵽,千叠万复,七八折趋至屋前深沼中。屋中置石几榻,盛夏坐之忘暑,严寒塞墐,几上加貂鼠彩绒,

又可以围炉斗饮。”[6]屋内叠石,冬夏咸宜,设计之奇,实在叫绝。

2.1.2 理水瘦西湖二十四景之一的“石壁流淙”,《扬州画舫录》记“石壁流淙”景点是“以水石胜”,园林的设计者充分利用山体的起伏,使泉水和瀑布或盘旋于石间,或奔涌出石缝,最后汇于一泓清池之中。据知,“(设计者)是将盛水的容器埋在地下,通过 机械原理,将水提到‘高与檐齐’,然后再让它流出来”,达到的效果是“泉如溅珠,高可逾屋,溪曲引流,

随云而去”[7],设计可谓是新奇巧妙。又如扬州总商江春园中的瀑布深潭, “东园墙外东北角,置木柜于墙上,凿深池,驱水工开闸注水为瀑布⋯⋯雪溅雷怒,破崖而下,委曲曼延,与石争道。胜者冒出石上,澎湃有声;不胜者凸凹相受,旋濩萦洄。或伏流尾下,乍隐乍见,至池口乃喷薄直泻于其中。”此处就是借助山石的高低错落,从而造成水流瀑布奔涌回旋的态势 [5]101。

2.1.3 建筑清钱泳在考察了苏州、杭州、扬州等地后,发出如下断语:“造屋之工,当以扬州为第一,如作文之有变换,无雷同⋯⋯此苏、杭工匠断断不

能也”[8],就是因为扬州工匠善于创新。如清黄均宰《金壶浪墨》中记扬州张氏容园,“一园之中,号为厅事

者三十八所,规模各异。”[9]《扬州画舫录》中所记水竹居:“轩后复构

套房,诡制不可思议。”[5]383 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 年)汪廷璋于“春台明月”所筑的“扇面厅”,厅的“前檐如唇,后檐如齿,两旁如八字,其中虚棂,如折叠聚头扇。厅内屏风窗牖,又各自成其扇面。最佳者,夜间 燃灯厅上,掩映水中,如一碗扇面灯。”扬州学人朱江称:“这种充分利用水面空间的奇制异构,不仅在扬州园林中没有先制,即使在整个江南园林中,

也无一例可寻”[10]131。

2.1.4 组景布局个园以四季假山的构思(图

2~3),创新之妙,为全国孤例;何园的复道楼廊,连接了东园、西园和住宅区,构思大胆,全国罕见;至于湖上园林的瘦西湖更是有独到之处,是南北风格融合的绝佳范本 [11]。这种求新求变的大胆营构,以至有学者这样写到:“崇尚性情、恣意挥洒的苏南文人园不可能容忍四季景色的堆砌罗列,只有在清代中叶,在市民阶层日益崛起、市井文化高度发达的扬州,才有可能孕育出个园这样不拘一

格的商家园林来。”[12]

2.2 开放性开放性,就是扬州园林不但有江南园林的传统造园手法,还大量吸收了北方园林和西方园林的做法。

周维权先生在《中国古典园林史》中说:“由于扬州是当时经营外贸的商业城市之一,不少外国商人聚集于此。扬州园林吸收了许多西方园林和

[13]270建筑的某些细部做法” 。如玻璃,作为建筑材料虽先风行于欧洲,但到

18世纪已在扬州园林中常见,如汪

玉枢的南园修建有“玻璃房”和“玻璃厅”,还有西园的水明楼,李斗云: “图志谓仿西域形制,盖楼窗皆嵌玻

璃,使内外上下相激射。”[5]173 又如江春净香园的怡性堂,被描述为“左

[5]270靠山仿西洋人制法,前设栏楯” ,另堂中还有摹仿欧式建筑的“连列厅”及用大镜子扩大空间的西式做法。其西洋制法是“我国自公元十八世纪建筑圆明园以来,仅知的一座仿照西洋

的建筑物。”[10]130此外,扬州晚清名园何园,西式做法的运用更是突出,除住宅区多用之,有欧式壁炉、柏木百叶窗、纹样飞罩等(图4);在后花园通往水心亭的护栏,也不是用汉白玉或木做,而是用了铸铁护栏,其中西合璧的手法,让人侧目。还有名称与形制都模仿西洋的、黄氏四桥烟雨楼的第三层五间,其“为澄碧堂。盖西洋人好碧,广州十三行有碧堂,其制皆以连房广厦,蔽日透月为工。是堂效其制,

故名澄碧。”[5]33 窦武先生在《建筑师》上有专论《清初扬州园林中的欧

洲影响》[14],可见,扬州开放意识浓烈,也正因为开放和宽容,使得扬州园林在对外来文化的吸取和化用中, 获得了丰富与发展,显示出别样的风味来。这也使得孟悦在《“世界主义”景观与双重帝国边界上的都市社

[15]

会》 一文中充满想象和感情地写到: “而扬州那些富于帝国气象的园林、奢华而有异国情调的物质生活形态,据说胜过了富庶的江南都城。”“扬州在清代新造的盛大园林是:却又不全是江南园林传统的延续。它还是新的都市主体、新的都市主体、新的社会网络的孕育之所,是连接江南文人阶层、艺术家、官员、学者、满清王朝乃至皇帝本人的枢纽性空间。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扬州的城市内景式空间代表了一种清帝国特有的文化想象。”“扬州的精英们把城市的自然环境(包括他们自己的地产在内)改造成各种各样的园林风景,其中既有阿拉伯式的异国风光,也有欧洲的大陆景致。”

3扬州园林是扬州文化的投射

扬州园林求异性、开放性的特点,实质源于扬州文化的特性,是扬州文化求新求异,多元包容的特点在园林中的投射。如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同 志调研扬州园林园艺时所说:“扬州园林园艺是扬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的核心要素和关键支撑,是扬州文化的

集中体现。”[16]笔者拟以扬州园林最鼎盛时期—清代为例,具体阐述扬州文化中求新求异、多元包容的特点及其渊源。

首先,从画风看,对扬州画坛产生重大影响的是清代“扬州画派”。石涛、金农、黄慎、郑燮、李鱓、罗聘等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讲求创新,强调个性,以造化为师,以我法入画,显示出独特的艺术魅力。他们是正统画坛的边缘者,借画抒发不平之气,表现愤世嫉俗、清刚跌宕的独特人格。“搜尽奇峰打草稿”(石涛语)、“扬州八怪”,一个“奇”字,一个“怪”字,概括出他们的艺术追求。“奇”“怪”,就是不拘一格,卓然于众。“(扬州)书画中有‘八怪’,都是些不甘守旧、求新求变的人。这种文化气氛有利于吸收外

来文化,不致盲目排斥。”[14]又有,从学风上看,有学者曾对吴学、徽学、扬州学三者做过比较,有吴学最专,徽学最精,扬州学最通的说法。而扬州学的“通”,就在于有着求同存异、宽容开放的特点,“扬州学人对待这些问题,不强人以从己,也不屈己以就人。各尊所闻,不相排斥。”张舜徽更在《清代扬州学记》说过:“(吴、皖两派学者)由好古、信古,乃至佞古、媚古。这种弊病,也只有扬州学者能够大胆提出加以批判。”又云:“扬州学者治学的特点,

首先在于能‘创’”[17]。再有,就是士商文化的交融,特别是盐商园主。一方面,“他们(盐商)毕竟有别于一般官绅文人。封建社会中商人的末等诶,自然使他们由自卑而转向自矜心理,在‘崇尚逸情’的同时,他们还要以家产来显世超群、

自我炫示”[18]。另一方面,他们在造园之时又往往“以重资广延名士,为之创稿”,使建立在雄厚财力基础上的园亭除了有标新猎奇、“盛宫室”“好排场”的外向特点,还体现出传统士

人园的雅逸精洁,展示出这一时期士商文化下特有的多元性。

由上看出,当时的扬州,一方面是工商业蒸蒸日上,都市化日见显著,科学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生活上开始追求舒适与享乐,文化审美与传统主流相背离等等;另一方面,受扬州文化影响的人们对新事物包容,就像窦武先生所说的:“李斗在《扬州画舫录》里记述那些‘西洋制式’的东西时,就没有流露出对异端的惊怪情绪,没有痛心疾首感叹传统的被突破、古老文明纯粹性的被冒犯。相反,倒是

很有点儿欣赏。”[14]这种背景下,扬州园林恰如扬州画派、扬州学派和扬州盐商一样,不拘于古,而是善于吸收。以南方园林为本,同时还吸取了北方皇家园林的风格、制式,甚至还把西方的一些建筑样式一并拿来,洋为中用。王振忠在《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一书中曾言:扬州的众多名胜是金陵、北京、镇江、苏州、山西、安徽等地名胜的移植,就典型反映了当时人们

[19] “追求新奇,兼容并包的性格特征。”可以说,正是这种文化心态上的开放性,从而使扬州园林走上了一条兼美并收、物惟求新的道路。

4结语

今天,扬州正处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大幅提升的时期,这就更需要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推荐自己、宣传自己。而扬州园林无疑是最好的名片。“扬州园林在国外安家,展现了扬州精妙的园林建筑技艺,向世界打开了文化交流的一扇窗。这是园林外交的一种体现。”[3]扬州园林被大量输出,是扬州园林自身的魅力,更是扬州文化的魅力。扬州文化传承下所具有的包容性、与时俱进的特质,使得扬州园林在输出时少了许多文化、审美上的隔阂和障碍,使得国内或国外的人们在扬州园林中,既可以欣赏到中国园林传统的一面,又可以感受它非传统下大胆创 新的一面。扬州园林的输出扩大了扬州文化的影响,而扬州文化的魅力又扩大了扬州园林的输出。

当然,要更好地输出扬州园林,更好地展示扬州文化,就要以包容的心态,擅于吸收多地、多种园林风格和样式,突出扬州园林的求异性、开放性,强化其求新求异、洋为中用的造园风格,不断巩固扬州园林在中国园林界的独特地位,真正做到传承与创新并重,以开放的心态、科学的精神,在新与旧、传统和现代的发展变化中,积极拿来与扬弃,最终推动扬州园林的特色化、普适化、当代化。

注:本文图 1 来源于 http://www. sohu.com/a/234936196_488853(201701-04);图2~4为作者自摄。

参考文献:

[1] 端木泓 . 圆明园新证——长春园蒨园考[J]. 故宫博物院院刊,2005(5):

246-374.

[2] 陈文良 . 北京名园趣谈 [M]. 北京:中

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3:269.

[3] 张孔生 . 盘点海内外的扬州园林 [N].

扬州日报,2014-9-05(T01).

[4] 许指严 . 南巡秘记 [M]. 太原:山西古

籍出版社,1999:85.

[5] 李斗 . 扬州画舫录 [M]. 北京:中华书

局,1960:119.

[6] 陈植 . 中国历代名园记选注 [M]. 张公驰,选注. 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3:401.

[7] 李斗 . 扬州画舫录 [M]. 王军,评注 .

北京:学苑出版社,2001:272.

[8] 钱泳. 履园丛话[M]. 北京:中华书局,

1979:326.

[9] 黄钧宰 . 金壶七墨 • 卷一 • 盐商 [M]//

笔记小说大观(27 册). 扬州:江苏广

陵古籍刻印社,1984:134.

[10] 朱江 . 扬州园林品赏录 [M]. 上海:

上海文化出版社,1983:131.

[11] 李金宇 . 试析扬州园林的北方风格[J]. 中国园林,2004,20(12): 57-60.

[12] 朱宇晖 . 江南名园指南 [M]. 上海:

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2:34-197.

[13] 周维权. 中国古典园林史[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444.

[14] 窦武 . 清初扬州园林中的欧洲影响[J]. 建筑师,1987(28):121-124.

[15] 孟悦 . 世界主义”景观与双重帝国边界上的都市社会[J]. 中国学术,2003(1):

17-67.

[16] 锦岭 . 举全市之力推动扬州园林园艺“走出去”[N]. 扬州晚报,2018-315(A01).

[17] 张舜徽 . 清代扬州学记 [M]. 扬州:

广陵书社,2004:2-3.

[18] 陈建勤 . 清代扬州盐商园林及其风格[J].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2001(5):

15-20.

[19] 王振忠 . 明清徽商与淮扬社会变迁[M]. 北京:生活• 读书 •新知三联书店,

1996:86. 作者简介: 李金宇/1973 年生/男/江苏扬州人/教授/研究方向为中国园林文化和中国画

图 1 圆明园水木明瑟

图 3 个园秋山

图 2 个园夏山

图 4 何园玉绣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