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本艺与郭林新气功(一)

Health Care Today - - 气功 园地 - 编辑:迟昊(未完待续)

郭林新气功作为一种新兴功法,已经存世近50年。自1971年郭林老师在公园教功始,通过几十年的传帮带,郭林新气功已经走出国门,惠及了上百万的癌症和慢性病患者,帮助他们恢复了健康。郭林老师在公园义务教功十几年,直到人生的最后几年才开门收徒,共收弟子6名,其中慢性病患者4名,癌症患者6名。随着时间的推移,郭林老师的6名亲传弟子有的已经撒手人寰,而在世的几名弟子无不继承郭林老师的遗志,立志将此功法继续推广、惠及世人。其中一位弟子,也是唯一健在的癌症入门弟子,曾经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是被郭林老师生生拉回来的,她为了报答老师的恩情,45年来一直传播着郭林新气功,这位弟子就是具本艺。具本艺,1947年7月出生于北京市一个朝鲜侨民 家庭,成年后加入了中国国籍,曾经作为一名歌唱演员在中国煤矿文工团平顶山分团工作。如果把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具本艺说这个阶段的分界线是1973年。在1973年前,她幼年母亲早逝,家庭不幸,而在1973年,不幸又加深了一分,她患上了乳腺癌。1973年的某一天,具本艺的一个同事去医院检查,同事的乳房上长了一个疙瘩,她还让具本艺摸了摸,说这是一种很光滑的瘤子,切除了就没事了。已经失眠、心悸很久的具本艺心中一惊,不由想起自己乳房上也有一个疙瘩,但摸起来却是尖锐的、不平整的。具本艺去了平顶山市人民医院检查,那里的医生看到她的检查结果一愣,说:“怎么可能呢?”于是具本艺见到了她的化验单上写着“良性?”然后她就被安排做了理疗,也就是热敷。第二天具本艺醒

来觉得自己浑身肿痛,照镜子一看,发现自己完全变了模样,脸色苍白浮肿,原来只有左侧乳房肿,这次两片乳房都肿了起来。在医院坚持一周理疗后,再回去舞蹈队后,她已经脱了相,好多同事已经认不出她来了。她的症状也把医生吓到了,已经不再敢给她治疗。经过各种周转先是到郑州,后来又回到了北京,在北京市中医院、日坛医院相继诊断后,确定为双侧乳腺癌转移全身淋巴癌。具本艺的父亲又托了很多名医看病,这些医生都说具本艺是晚期癌症,治愈希望不大。各个医院也不愿给具本艺开药,她只能回家静养,简直就是“坐以待毙”。

具本艺在家养病这几天很不消停,因为有演出任务,不仅文工团的副团长发来电报请她回去参加演出,在北京出差的团长也来家里请她回去,似乎病入膏肓的具本艺,在他们眼里并不是个病人。具本艺回忆那个年代,所有的中国人都吃苦耐劳,但是她比普通人更要吃苦。朝鲜族勤劳的特性,文工团演员练功的苦劲,从小就担起家务活的长性,打造了她坚韧不拔的性格,即使已经被确诊为癌症晚期,都没有打倒这个女人。在屡次被通知回团后,具本艺怕疏忽了功夫,于是每天早晨都会去中山公园练声。在那段时间的中山公园,每个来此晨练的人们都会听到一曲《卖花姑娘》,具本艺用朝鲜语歌唱出来,是那么的婉转、悠扬,路过的人们一天的好心情可能就始于这美妙的歌声。但有一个人听到具本艺的歌声后,竟然大惊失色,并出面阻止她再唱歌,这个人就是后来具本艺的师父,也是具本艺人生下一个阶段的开启人——郭林。

这天清晨,具本艺一如既往地练着那首《卖花姑娘》,高音刚刚吊起来,就被一句话制止了。“姑娘你别唱了!”具本艺这才意识到自己身旁站着一位老人家。这是一位很富态的老太太,面容和善,戴着一副浅色墨镜,穿着一身黑色绸缎练功服,衣服上面一排精致的小红扣子格外亮眼,一双讲究的练功鞋,一对宝剑握在手中,剑上的红穗子还在摇摆着。“我唱歌关您什么事?”具本艺讨厌别人打断她唱歌,更讨厌被别人质疑,于是她又把刚才那段唱起来,高音似乎比刚才还要高。老人家摇了摇头 说:“姑娘,你的声音很好,你唱的也很动人,但我听起来不太对,你是个病人,这样唱歌会伤了元气的,再唱就没命了!”具本艺一听大惊,停下了歌声,说:“您怎么知道我是个病人?”在经过简单的交流后,具本艺知道这位老人家名叫郭林,她把自己的诊断书拿给郭林看,郭林看了一遍又一遍,低声说了三遍“我没有诊断错”。郭林说:“小姑娘,你跟我练功吧,我是大夫,我能帮你治病。”具本艺听后心中一惊,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不屑一顾,她心想:“我的病连北京那么多的大专家都治不好,医院都不给我开药了,凭你一个老太太能治好?”郭林似乎看出具本艺的心思,微微一笑,举起双剑舞了起来,这一舞就是五十多分钟。具本艺舞蹈功底很强,她看过并表演过很多舞台剧,但是演员的“功夫”与眼前郭林的功夫完全不同,郭林的剑法谈不上行云流水,却是那样自然、柔软。舞完剑后,郭林放下了双剑拿出布兜,掏出一个大水杯,走向了洗手间,具本艺跟在后面,不知她何意。只见郭林老师打开水龙头,放了一阵子后,接了满满一水杯,然后“咕隆、咕隆”一饮而下,她回头对具本艺说:“这就是我的早点。”喝凉水做早点,具本艺还是头一次看见并听说,她觉得匪夷所思,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太太。“怎么样,跟我学吗?”郭林说。具本艺心动了,她决定跟着郭林学学。就在这个早晨,郭林教了具本艺新气功的“松静站立”,郭林示范,具本艺跟着学,这一站就是小半天。具本艺自患病以来,身体就一直如蛇缠般难受,晚上甚至连觉都睡不着。在松静站立的过程中,具本艺突然感觉那条“蛇”松开了,那是她自患病以来就没有的舒适感。具本艺心想:“真舒服,不用吃药,还能省钱,真好。”具本艺这才感觉郭林所言非虚,也许郭林真得能帮助她改善身体。这天结束后,具本艺问郭林为什么要教她练功,郭林指了指天说: “咱俩有缘分。你会学得最好,我会把我的东西全教给你。”从这天起,具本艺就跟随在郭林后面练功,她与郭林的缘分就此结下,这份缘在45年后,依然继续着。

低头记笔记者为具本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