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侯乙编钟铭文中所体现的中国人早期律学实践

Huang zhong - - 西汉黄钟标称律长与度尺考郑荣达 - 李玫

中国古代虽然没有专门的纯律理论,但是在传统乐器古琴的演奏及其大量有关文献中却包含着纯律的实践和理论。琴律的记述年代较晚,未能形成系统的纯律理论。20世纪70年代末出土的曾侯乙编钟让我们看到了当时已经存在的纯律实践。结合其它材料,文章获得这样一个认识,即纯律的运用并非必然地与复调音乐和功能和声体系共生,在旋律性的单音音乐发展中也同样有所实践。曾侯乙编钟铭文;纯律;曾;下角;变商J612.1 A

关键词: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DOI: 10.3969/j.issn1003-7721.2017.01.015

一、律学史的背景

人类文明史中一项专门的学问是有关对乐音之间运动规律的认识,这就是律学。作为最古老的文明古国之一,中国很早就开始探索音律在弦鸣、体鸣和气鸣乐器上的物理常量。这些对乐音的研究不可避免地引向音乐数学这门学科。

8-3从春秋战国时代(公元前 世纪),就已经形成了对乐音的体系化认识,这些系统化的知识都记载在古籍文献中。在两千多年的学术史书写中,关于乐律学的书籍难以胜数。中国人在先秦就形成的大国意识,充分体现在统一度量衡方面,这其中也包括了音乐方面的统一原则,在公元前 5世纪就形成了十二个标准律名: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吕、无射、应钟;五声音阶的标准阶名:宫、商、角、徵、①羽。②规定标准音高是“取竹於嶰溪之谷,以生空窍厚钧者,断两节间--其长三寸九分--而吹之,以为黄钟之宫”,记录了十二音依次五度相③生的理论,中国古代称这个理论为“三分损益法”或“隔八相生法”。④在两千五百多年的学术史中,产生了丰富的有关“三分损益法”的研究著述。这些研究传统和成果的形成,一直于音乐实践紧密相联。所以,中国古人习惯于用所讨论的乐器来命名调律系统,讨论编钟上的调音问题,称“钟律”,讨论古琴的调音问题,称“琴律”,讨论

李 玫,女,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北京 100029)。

[吴]韦昭:《国语·周语下》,《四部丛刊·初编》第二百五十一册。《国语》约成书于公元前五世纪,战国初。

730- 645

[唐]房玄龄:《管子·地员》,《四部丛刊·初编》第三百四十六册。管仲本人大约生活在公元前 前 年间,《管子》约成书于公元前四世纪。[秦]吕不韦等,《吕氏春秋·古乐》,《四部丛刊·初编》第四百二十册。最早见于《管子·地员》,记录生五音的方法和顺序,后《吕氏春秋·季夏纪·音律篇》规定了生十二音的顺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