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音声人理念的存在与消解

Huang zhong - - 曾侯乙编钟铭文中所体现的中国人早期律学实践李 玫 - 项阳

音声,是中国周代固有概念,与乐密切关联又有区隔。佛教在天竺时期由于戒律形成了僧尼将音声以为工具论和世俗以为伎乐供养论的两分样态。入中土的佛教为维系僧尼持戒修行,形成依附寺院伎乐供养的音声人群体。经魏晋南北朝涵化,隋唐时期太常寺中官属乐人以音声人定位,其后佛教将音声供养与音声法事合一,僧尼动乐现实存在,无需再有依附寺院的世俗音声人。由是无论国家还是寺院都不再用音声人的概念。音声;音声人;寺属音声人;佛教音乐J609.2 A

关键词: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DOI: 10.3969/j.issn1003-7721.2017.01.016

乐在中国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三千年前的中国先民对乐认知是以音声为主导、涵盖形体动作和相应乐器舞具、“歌舞乐三位一体”、艺术化表达人类情感的技艺形态。中国人将其称之为乐(《礼记·乐记》中有精到阐释),显然注意到乐作为音声主导的高级表现形式具有稍纵即逝的时空特性,这种形态被认定为表达情感不可或缺。周人认定音声有层级,乐是音声的技艺性表达,若不把握技艺性则不可以乐认知。由音声而及乐,但仅为音声却难以为乐。《周礼》春官属下大司乐所辖为乐,而鼓人等所掌所教四金、六鼓却归于地官以音声定位就是这个道理。⓪

《周礼》载:鼓人,掌教六鼓、四金之音声,以节声乐,以和军旅,以正田役。教为鼓而辨其声用。以雷鼓鼓神祀,以灵鼓鼓社祭,以路鼓鼓鬼 享,以鼖鼓鼓军事,以鼛鼓鼓役事,以晋鼓鼓金奏;以金錞和鼓,以金镯节鼓,以金铙止鼓,以金铎通鼓。凡祭祀百物之神,鼓兵舞帗舞者。凡军旅夜鼓鼜,军动则鼓其众,田役亦如之。救日月则诏王鼓,大丧则诏大仆鼓。①

由地官属下大司徒掌管的鼓人掌教多种鼓和金属音声之器,在周人看来不完全是乐的范畴。这音声可用以节声乐,亦可独立用于祭祀和军旅。具有响器和信号功能,讲“辨其声用”,这是鼓人在诸州设有教授、并以音声论的道理所在。这多种鼓与錞、镯、铙、铎有较强独立性的应用,在乐队中更多用于祭祀——礼制仪式,并非仅在宫廷中教授。我们把握音声在中国周代固有的认知,既显现与乐区隔,亦是为了与佛教之音声相比较。在某种意义上,佛教音声与乐的理念与中土既相合亦相异。 100029)。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