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枢”看我国古代建筑装饰文化

Interior Architecture of China - - Contents - 孙建平 康利达装饰股份有限公司工程管理中心副总经理

天枢是武周时期神都洛阳城的标志性建筑,是我国古代建筑的代表作。尽管只存在了二十余年,却以其独创性和代

摘要:表性影响深远。尤其是其建筑装饰,蕴含着我国佛教、道教和儒教等三大教派的文化,还具备外来宗教祆教元素,表现出极大的文化包容性。通过天枢探讨我国古代建筑装饰文化,对现代建筑装饰具有较强的借鉴意义。

天枢;建筑装饰;三教文化;祆教

关键词:

建造于武周时期神都洛阳的天枢是曾经存在于隋唐洛阳城的代表性建筑,是当时的国家都城——神都洛阳中轴线上的“七天建筑”之一,虽然仅仅存在了二十余年之久,但以其代表性强、文化内涵丰富,成为许多学者研究的对象,并形成我们古代建筑史上的一大文化奇观。对其建筑装饰文化进行研究,不仅是对其天枢文化的一种整理,更是可以对今天建筑装饰提供借鉴,因此具有较为积极的意义。

1天枢的历史文化背景

天枢建造于延载元年(即公元694年)八月,即武则天称帝的第五年(武则天于公元690年称帝),于次年(即公元695年)竣工。天枢为八面体棱柱,高度为一百零五尺(约35米),直径为二十尺( 约 6.7米 ) ;下面铸有铁山作为棱柱之脚,其周长一百七十尺(约 56.7 米),在铁山之上,铸造有铜制狮子,还有两只铜制麒麟,在古代,狮子和麒麟都是瑞兽;在天枢顶端,放置有一只巨大的仙人承露盘,直径有三丈(约10米)长;在盘上,铸造有蛟龙四条,它们托着一颗巨大的云珠,云珠也为铜制,远远望上去,就像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能与日月增辉。天枢上有铭文,对武则天以武周代李唐的不朽功业不吝赞美之词,并刻有参与天枢建造的文武百官和四夷酋长的名字。在天枢正面,有武则天亲笔书写的“大周万国述德天枢”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建造天枢,用铜五十万斤,铁三百三十余万斤,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差不多是全国一年半铜和铁的产量,如此耗费铜铁的建筑的修建,曾一度造成市面上的铜铁短缺。开元二年(即公元714 年),为了消除祖母武则天的巨大影响,唐玄宗李隆基下令销毁天枢。从此,天枢便消失于历史的烟尘之中,带给洛阳城无尽的遗憾,也成为中国建筑史上的一大缺憾。

2天枢的建筑装饰文化

天枢之所以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不仅因为它是我国唯一一位正统女皇帝武则天自吹自擂、歌功颂德的政治产物,还因为它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重要的宗教意义。 2.1 佛教文化

天枢上的狮子是佛教的象征。在佛教文化中,狮子作为神兽出现,并经常用来展示佛陀的伟大和无畏。狮子是百兽之王,能威慑百兽,佛陀能降服无畏,法力无边,因此被称作“人狮子”;佛陀说法,便被称作“狮子吼”或者“狮子佛像”;菩萨的善法,常被称作“狮子王”;佛陀与菩萨摄化众生的法门,也被称作“狮子法门”。在佛教雕像中,狮子的形象很常见,尤其是佛陀和菩萨的坐骑,像《西游记》中假装乌鸡国国王的狮猁怪便是文殊菩萨的坐骑青毛狮子。

2.2 道教文化

天枢上的仙人承露盘是道教的象征。仙人承露盘最早见于汉武帝时期。汉武帝雅好修道升仙,在西汉方士看来,露水乃上天之露,饮用之后可以延年益寿,因此,汉武帝制作仙人承露盘,以承甘露。中唐著名诗人李长吉曾作《金铜仙人辞汉歌》,便是对仙人承露盘之事做出批判。

3.3 儒家文化

天枢上的龙可被视为儒家文化的象征。孔子入周问礼,曾拜见道家圣人老子,出门的时候对众弟子说:“至于龙,吾不能知,其乘风云而上天。吾今见老子,其犹龙也!”他认为老子的学问高深莫测,像龙一般。在编撰《周易》时,孔子也曾提出“龙德”等思想。由此可见,龙文化是儒家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另外,麒麟也是儒家宣扬的瑞兽,像孔子降生前,曾有“麟吐玉书”,《春秋公羊传》记载鲁哀公“西狩获麟”并射死,令孔子感叹“天丧予”、“吾道穷矣”。

3.4 祆教文化

此外,麒麟和火珠,象征着乃是外来宗教祆教的习俗“麒麟吐火”,尤其是火珠,正是祆教的圣物,和祆教所宣扬的教义“圣王出、天下平”不谋而合。祆教也叫拜火教,是古波斯萨珊王朝的国教,大约于南北朝时期传入我国,在唐代的神都洛阳城,会节坊、修善坊、南市西坊和立德坊等坊间都有波斯人居住区,并建有祆教寺庙。建造天枢的藩王中, 便有波斯大酋长阿罗撼,他同时也是祆教的教主。

总而言之,天枢的建筑装饰文化,不仅有我国本土宗教道教和儒教的文化元素作为内涵,还有外来宗教佛教和祆教的文化基因作为衬托。由此可以看出,一方面,在武则天统治下的武周王朝文化兼容并蓄,宗教包容宽容,任何宗教思想和宗教元素,都能融汇于皇家建筑,另一方面,我国古代的建筑装饰是多元化的,任何元素都能进行拿来主义,这也是中华文化能够源远流长,并永不断流的主要原因之一。

3对天枢建筑装饰文化的借鉴

作为我国历史上的著名建筑之一,天枢建筑装饰文化为现今的建筑装饰提供一些借鉴。首先,建筑装饰要善于利用本土文化元素。本土文化元素是扎根于本土,并受本国当地肥沃的文化土壤滋养的,因此本土文化元素可以和当地建筑相得益彰而不显得突兀;其次,建筑装饰要善于吸收外来文化,外来文化带着较强的异域风情,能够和当地特色形成强烈对比,从而显得别具一格,韵味十足;第三;建筑装饰不应排斥宗教元素,如道教、佛教等宗教已经传承几千年之久,自有其独特的文化属性,只要不违背国家法律法规和当地民风民俗,完全可以进行适当运用。总之,建筑装饰,是美之艺术,更是艺术之美,既可入乡随俗,又可独树一帜,只有不排斥,不拒绝,善吸收,能包容,才能达到艺术和美的和谐统一,获得使建筑锦上添花的效果。

参考文献: [ 2213990]]] 881【汉32983.】司马迁.史记·卷三十六·老子韩非列传1[ 何804 : :. 7 85,: 02 8 1[ 郑贞富休 徐彦.天枢最后的秘密——波斯大酋长迁居洛阳记.十三经注疏·春秋公羊传注疏[ M[ M ] .]北. 长京[沙N:]:.岳洛麓阳书晚社报,,

中华书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