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鹰:位移中的设计生活

Interior Architecture of China - - Contents目录 - 本刊记者 符媛

此次采访后,笔者拥有了自己微信历史上第一个非人类好友——一只真正的文艺狗Mocha。她上数百米高空滑翔,坐夕阳下看海,骑大马和跨子,看展会演出,甚至还有专门为它创作的版画和举办的生日派对。Mocha 是HBA董事合伙人兼 Studio HBA中国主事人李鹰的爱犬,从在美国时就陪伴在他和家人身边。从 Mocha的世界中我们看到了一部分主人的生活常态——遇见美好愉悦的事情、享受品质 阳光的生活。

具有典型狮子座特征的李鹰幽默健谈,还带着一点傲娇的气质。他既有管理者的高情商和条理清晰的思维逻辑,也有设计师对生活至细微处的热爱。在自嘲和自负的交替口吻下,他回顾了自己到目前为止波澜但不壮阔的设计生涯。

北京、美国、上海,他跟着设计走向世界,他也带着设计走向更多可能。 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李鹰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环境艺术专业。在北京他经过了四年求学和五年北漂的生活。他的身上没有太多循规蹈矩的优等生标签,也没有玩世不恭的艺术生顽疾,却有着自己的行事标准。名校和专业特长所收获的骄傲和因语言考试失手所造成的沮丧并存。恰同学少年,理想丰满,现实亦很婉转。

李鹰从真正意义上接触室内设计应该是从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开始的。与普通学科类学生不同,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人不总是那么安分地在教室里坐听先生传道授业解惑。据李鹰说,他们在班级里待着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缺零花钱了,能被找到介绍个活计,画个效果图什么的赚个外快。

“当年老一辈人有这么个说法,称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为‘大染缸’,也就是说,再单纯的人进去之后,一下就会对生活、对社会有所了解,成熟得比较快,这就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氛围。”李鹰说。

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那些日子,李鹰形容,大概是一种在懵懂中莫名自信的感觉。“想想学校这么牛,老师这么牛,去别的地方或学校采风,都能享受到别人那种仰慕的眼光,就觉得好像自己特别牛似的。”

在这所不同于普通学校的以艺术类为主的院校里,虽然大家从专业上来说属于设计方向,但都默认是与艺术相关的,也默认自带一些特立独行的节奏:必须得懂生活,有阅历。

“从群体上说,有这样一些趋势,比如五六十年代的美国年轻人,好像不吸点大麻就不合群似的。当然吸大麻不是在音乐等艺术上有造诣的重要影响因素,但在特定的年代和人群中,似乎有一种特点,就是与社会对着干。搞艺术的似乎天生不安分,要和所谓的世俗有所不同,甚至是与社会的、既有的、传统的规则和原则拧着干,才能觉得有成就、有意义。”

曾经一度也会有如儿童的逆反心理一般、

以一己之力与世界抗衡的倔强之举。李鹰自述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与外界、与他人言和,但这不意味着放弃自己的立场,只是不再以对抗为目的做改变,更多地形成了自己的处事标准,并笃定不变地坚持。

别以为李鹰那时是一个拧巴的、无心学业的浪荡青年。他可是在全国排名第五的杭州二中毕业,并在当年南昌考点环境艺术专业一千多人中录取的三人之一。即使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中,他也是系主任张绮曼教授的得意门生,是毕业时四年专业课班级排名第一的学霸。

然而李鹰认为在本科教育中从课堂中的收获有限,反倒是受周围同学的影响比较大。从全国各地经过多轮严格筛选才聚集在这所高校的莘莘学子,在跨入校门的一刻都自带光环。与优秀的人在一起必有可师之处。同时不能看着这群比你有天赋的人还比你努力,这份压力也催人无法懈怠,只能更强。

在学校接受着中国教育体系下的设计课程,习以为常或顺其自然地以为这就是学习设计应有的样子,直到大四从美国来的外教Petrie教授带来的近一个月的设计理论课颠覆了李鹰之前对设计学习的认知。匠人式学习与平面构成、色彩构成等理论为主的中国设计教育体系与受包豪斯现代设计教育影响的西方科 学系统的教育体系,两者一个以实践与概念为先,一个以理论与方向为先,差别极为显著。这个西方学者的课程让李鹰有醍醐灌顶之感。“原来你可以选一个方向,然后再去做一个设计。其实大一就应该去思考的,到大四才明白这个道理。”这个冲击是西方设计体系对李鹰发起的一次强烈诱惑。

李鹰提到,其实在大三时就曾和班上的同学聊天,幻想着多年之后在曼哈顿的街头一块儿喝酒的场景。这画面如今依然清晰地在李鹰头脑中再现。李鹰说,当时就稍微动了一下心思,想象着也许有一天能去国外上个学。

国内考研英语未过线被李鹰笑称是自己“人生的一大污点”。这使他错失了考取本校研究生的资格。英语总分100分只考了20 分的成绩单他还保留着,并在多年之后仍然对此感到匪夷所思,坚称自己在过去(高考前)和未来(留美后)英语都还不错。大约这就是所谓不可预知的人生路径。

而遭遇了国内研究生考试英文成绩滑铁卢的李鹰却真的被打击到了。拖后腿的英文也似乎让出国成为无从追逐的梦。从没有规划过未来的李鹰在毕业之后的四五年时间都近乎浪迹于北京,这个培养了自己的设计专长又让它有些无处安放的地方。

美国·VCU和HBA

机缘巧合赴美国开启与设计无关的打工模式和接近设计理想的留学模式;有心栽花和无心插柳地加入HBA旧金山办公室。在设计的边缘游走,李鹰终于“名正言顺”地升级为世界排名第一的酒店室内设计公司Hba(hirsch Bedner Associates)的设计师。

时间倏忽到了1999年。和父母一起去纽约探亲并同时进行了旅行结婚的李鹰借着在美国的时间,联系了大四时为他的设计视界打开新角度的外教,李鹰也向这位当时已经是弗吉尼亚联邦大学(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艺术学院院长的 Petrie教授表达了自己在美国求学的愿望。

“我可能是中国最早的一批互联网使用者,在 1994年的时候就拨号上网,用邮件对外联络,因此和大四时的那位外籍教授一直没有失去联系。”这位早期网民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念念不忘,这次真的有回响。

经 Petrie 教授推荐,英语阴霾还未完全消散的李鹰带着本词典来到里士满市见到了时任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设计系主任的 Buie Harwood教授,招收过不少留学生的她肯定了李鹰的英语水平,并鼓励和欢迎李鹰来弗吉尼亚联邦大学。

在北京深切感受到国内并不乐观的设计氛围的李鹰在一份近在眼前的留学机会前短暂地犹豫了下。一面是不太足够的学费和有些许安慰的奖学金,另一面是回到国内,在设计和生计几乎是矛盾的两个词的环境下先金钱至上地赚到学费再来。一想到回国工作后坚持追求设计理想的想法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不如就当机立断,留下读书。

一念既出,万山无阻。只带了两件T恤衫、一条牛仔裤、一个双肩包来旅行结婚的李鹰甚至都没有再回国一趟,立即开始申请学校。

涉及到学校注册以及改换签证和在校身份等问题,李鹰不得不在纽约等待数月。此时的李鹰也如许多国外留学生一样打起了进入中餐馆打工赚学费的念头。尝试一个胳膊一共端七个盘子的标准服务生上菜方式的他在一二十分钟之后以精疲力尽的放弃宣告这次生钱之道失败。

“当时在短短的时间内,本来是想着去美国玩一圈,结果婚也结了,还忽然要留下来上学。学也没上成,又要开始去中餐馆打工。当时觉得这个变化太快了。”李鹰说。冲动不总 是魔鬼,也是一份勇气。在美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读书,与其说是机会碰巧,不如说是心之所向,便素履以往。

后来李鹰通过中文报纸得到了编网页的兼职,写起了 HTML 和 Java Script 的代码,从服务员变身成程序员。当时时薪二十五美金的工资并不算高,但比起同期美国室内设计师的收入竟然还高出一些。

“我后来到HBA工作前两三年的工资,还没有当年做编程的多。”似乎在那时的美国,设计师是一项无关实用的职业,大概只有那些家境富足又爱好艺术的人才会去选择的一项爱好。

程序员李鹰在IT领域的几个月间攒足了两个学期的学费,在千禧年后终于以学生身份成为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一员。李鹰回想,自己大概是这么多年在美国上正规学校并顺利拿到硕士学位的人里面,极少数没有考过任何托福、GRE等留学所需英语等级考试的中国留学生。奇幻的入学前之旅终于告一段落,弗吉尼亚联邦大学的硕士学位攻读正式开始。

李鹰不知是否有收集旧物的习惯,且不 说还留有那张20分的英语成绩单,在Studio HBA上海办公室采访时,他转身就拿出据说是当时第一学期的教科书,还有在弗吉尼亚联邦大学读 Mfa(master of Fine Arts)写的全英文硕士论文。他简要介绍了在美国学室内设计期间接触到的 Research Methods研究课程和主题为到 2020年科技如何结合到家庭住宅空间的论文。

拥有着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和美国公立学校中艺术类MFA学位排名第一的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双重学历背景,师从过中美两处设计专业顶尖的资深教授,李鹰择业时冲着排名前二十的设计公司投出了自己的简历。

位于圣莫妮卡(Santa Monica)的 HBA (Hirsch Bedner Associates)总部在收到简历一个多月后答复李鹰,会考虑一下。陆续又过了月余,总部告知他旧金山(San Francisco) HBA办公室正准备做中国的项目,李鹰主动提出能够帮助做一些翻译等内容的工作。“从美国东岸的弗吉尼亚州到西岸的加利福尼亚州,有三个小时的时差,就跟从中国东部跑到新疆的感觉似的。面试在周一,我和我的太太买了

最便宜的机票周五就飞过去了,先到周围像优胜美地国家公园(Yosemite NP)玩了一圈,即使不录用也算去过一次加州了。”虽然很期待被录用,但心态也很平和。

接下来的四天里李鹰在旧金山的办公室帮忙,直到周五才离开,于半夜飞抵纽约,又连夜驱车六百公里五个小时到里士满市,赶上了早上九点的毕业典礼。

与此同时,这个在 Hospitality(酒店)设计领域内除了仅有的一年之外,在二十多年中始终领跑世界酒店室内设计、稳居全球第一位的HBA,也向李鹰抛出了橄榄枝。

甫一毕业,就进到这样一家知名公司,在李鹰看来却只是机缘。他认为MFA的学位和五年的中国工作经验并不是加分项,而早在2003年的美国,既会讲中文又会做设计的人大概凤毛麟角,这也许是自己再次被机遇垂青的重要原因。

2003年的夏天,加入HBA旧金山办公室,李鹰的工作就是从做大量的合同翻译开始。李鹰回忆那是一个北京金融街的项目,忙到半夜呓语都在说合同。

“HBA没有法务部、合同部。拟合同会参照之前的合同。这样讲起来,HBA第一个中英双语对照的合同很可能是出自我手。”李鹰笑着说。

旧金山办公室有一二十位设计师,从“翻译官”一步步做到项目设计师、再到管理者,李鹰对整个办公室的整体运营也有了全面的了解。HBA为李鹰在设计的专业度和全球化设计理念的形成上提供了国际化的平台。从项目设计到设计组织以至于运营和管理,李鹰也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展现着他以设计为基础的各项能力。

上海·Studio HBA |赫室中国

从 Studio HBA的上海试水,到创立北京、广州办公室;从不到二十名员工,到管理逾一百人的设计团队;从设计师到HBA董事合伙人兼 Studio HBA中国主事人——李鹰还在拓展他在设计行业内更多的可能性。设计赋能给他,也赋能给 Studio HBA,以高品质的服务改善人居空间,提升人们的生活品味。2010 年,李鹰到中国上海负责 Studio HBA这个新的品牌。HBA在奢华酒店的市场份额上可以说无出其右。据李鹰介绍,公司在近十年的发展方向上有战略性的思考,一方面除了酒店的室内设计,在酒店的照明、艺术陈设、标识导向系统等与室内相关的设计上,考虑建设 HBA品牌之下的专业细分,自己办公室的团队较之与相关顾问公司的合作,效率会更高。另一方面,HBA在工作方法上从一贯的国际化到提供更有针对性、更加本土化、更具灵活性的服务来应对不同客户的需求。

HBA发挥平台化优势,建立新的办公室或者副牌,并将已经实践而来并得到认同的标准、工作方式、思考方式保留和传递。Studio HBA赫室中国应运而生。

“HBA很国际化,它的各个办公室是相对独立的,任何一个办公室都可以不受所在地理位置的限制,在世界各地任何一个地方做项目。比如仅上海,HBA就有六七个办公室在这里做项目。我们在行业内的服务标准始终是一流的。但也有客户提出,由于两地的文化背景差异太大、要兼顾时差、或者在沟通中有表达转换的不尽意以及进口材料的成本问题等,是

否能有一种更好的解决办法。为此HBA专门成立了新的品牌,针对当地的市场提供更有落地性的服务。这就是为什么Studio HBA对中国的政策、市场、材料、施工工艺、各种资源等更加了解,跟客户沟通的效率更高。我们的团队能够集中精力服务本地市场,专注不同情况的细微差别,我们有足够的精力和能力来实现这个事情。”李鹰说。

李鹰强调, HBA的各个办公室之间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而是以拓展市场宽度来创造新的增长点,并非在同一片市场上资源的重新分配和争夺。比如奢华酒店是HBA的主项,而中高端酒店、酒店式公寓、写字楼、售楼处、样板房、餐厅、主题公园等还有大量HBA没有触碰到的处女地,这对HBA的服务也提出了新课题。从市场化的角度出发,HBA也谋求将专业的服务和品牌做得更广。

原创设计在HBA中是一种设计师精神的自然选择。李鹰谈起,作为支持办公室之一、为各设计办公室提供绘图等支持服务的印度办公室为帮助设计办公室提高效率,曾力推他们整理出的HBA海量设计成品案例的资料库以供直接套用,但各办公室都是拒绝的。李鹰从作为设计师的角度分析,在HBA做设计,特别是做酒店设计,最开心或者得意的就是可以亲自挑选最符合心意的物件来完成设计作品。能够得到一个好的创作机会,并有足够的资金和时间来实现自己的设计创作表达,这对设计 师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像最早我们做Ritz Carlton酒店,连垃圾筒、纸巾盒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

HBA董事会曾设想五年之后HBA各个副牌的产值能够占到HBA全球产值的20%。实际上在 2017 年,单 Studio HBA的产值已经占 到了整个HBA产值的20%,而其中一半的贡献就来自中国办公室。Studio HBA在全球共有十二个办公室,也就是说,Studio HBA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三个办公室所创造的产值就占HBA全球产值的约10%。即使把 Studio HBA产值从HBA里面分出来,和其他公司一起在全球酒店室内设计市场占有率的排行榜上去比较,HBA依然位列第一,而 Studio HBA 则可以排到全球第四。

从这个角度来说,Studio HBA对于当地化项目起到的重要角色得到了市场和客户的认可。李鹰说,如果中国市场这几年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Studio HBA中国办公室计划在成都新开一个。这样在中国的范围之内,北京、上海、广州加上成都,各个区域都会辐射到,服务也能够更好一些。

李鹰表示,现在自己在管理上花费的时间非常多,投入在实际设计中的时间相对较少。一些重要项目最开始做规划、做方向时,以及与业主交流、设计框架考虑、组织团队这方面需要他去把控,而更具体的设计内容会交给团队继续往下去做。

“以前有人问过我是如何从设计师身份转换成管理者身份的。我当时说我有一个遗憾,就是还未能获得一个MBA的学位。其实在管理的时候,我也还是会用设计师的思维:当碰到了问题,我会分析问题是什么、可以怎么样解决、用哪个方法来解决最合适;再去看我的资源是什么,我能做哪些,内部做不到的需要做哪些改变,或者需要从外部借助资源来。从我的操作经验中,做设计和做管理是有相通之处的。”

上海天山广场凯悦嘉轩酒店多功能厅/ Studio HBA | 赫室

上海天山广场凯悦嘉轩酒店大堂吧/ Studio HBA | 赫室

上海天山广场凯悦嘉轩酒店全日餐厅/ Studio HBA | 赫室

崇礼源宿酒店大堂吧/ Studio HBA | 赫室

青岛青铁华润城售楼中心(组图) / Studio HBA | 赫室

佛山金茂绿岛湖Loft公寓样板房a2-loft公寓130平米户型 / Studio HBA | 赫室

佛山金茂绿岛湖Loft公寓样板房a1-loft公寓70平米户型 / Studio HBA | 赫室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