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价值观对外传播话语的生活化建构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吴文艳 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印第安纳波利斯大学国际学院讲师杨晶 浙江越秀外国语学院网络传播学院副教授

日常生活是价值观的逻辑起点。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产生价值观,同时价值观也在生活中不断得到确认和深化。因此,“我们 要利用各种时机和场合,形成有利于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生活情景和社会氛围,使核

①心价值观的影响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无时不有”。 当代中国价值观要深入日常生活,在日常生活中完成话语转化,以便于更好地实现国际传播。

一、中国特色话语体系与价值观

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建构其首要任务是科学解答当代中国的重大实践和理论,但是就价值观而言,中国特色话语体系的任务是推进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优秀文化的深度融合。马克思主义属于外来的思想理论,在对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研究中,很多国内学者致力于回到他们的原初语境中理解马克思主义的真义,但是回到原初语境的目的并不是在理论上“”归化 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而是在理解透彻的基础上,用中国的话语体系重新加以分析和评价,同样我们还需要用中国的学术话语去发展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构建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体系,需要我们从各种具体话语中梳理出当代中国学术话语体系的主要内容,找出其实质性的关联,然后再经过理性思维上升为思维的具体,形成由中国式概念、

范畴和原理构成的话语体系。 中国原本没有“哲学”概念,自西方引入后,国内学术界将“哲学”按照西方的原初定义,从本体论、认识论、存在论等方面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分类,并用西方哲学话语体系证明中国有哲学,再用西方的话语方式全面诠释中国哲学的内涵。

今天的中国凭借着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政治 外交方面取得的成就,已经成为一个备受国外受众关注的魅力中国。如果说,中国过去在话语体系中迁就西方是 不得已而为之,,那么 今天中国如果不建立自己特色的话语体系,就失去了自身文化强盛的机会,同时也必然会让对中国奇迹背后中国价值观充满好奇的国外受众抱憾而归。,所以 有学者建议,我们不必要再用西方的话语来限定中国的价值观。,例如 英汉和汉英字典中都是用“benevolence”“righteousness”等单词去翻译“仁”“义”等中国价值观,实际上,英文中的这些单词只是片面地反映了中国价值观的核心概念,更加深刻而广泛的意义并没有表达清楚。我们完全可以用遵循翻译的异化原则,“用 ren”“yi”直接来翻译中国的价值观。我们不用担心西方的受众因为异质性太强而放弃对中国价值观的了解。一方面,我们可以主动地利用媒介、NGO等组织来广泛传播中国价值观。另一方面,我们不要因为异化翻译带来解释工作的难度而放弃中国价值观的魅力,就如同康德、黑格尔著作中的价值观晦涩难懂,并没有阻碍全球知识界了解它们、钻研它们的热情。

毛泽东说:“我们中国人必须用我们自己的头脑进行思考,并决定什么东西能在我们自己的土壤里生长起

来。” 构建中国特色的话语体系来传播价值观,就要从自身的文化和自身的社会实际出发。话语虽然不是现实,但是话语的积淀和形成,离不开具体的社会环境。话语是社会现实的反映。,因此 坚持文化自信、话语自主,就是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可以在解释中国价值观的过程中,将西方话语作为例子、类比和参考,但是绝不能够以西方话语作为主干。“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有没有中国

特色,归根到底要看有没有主体性、原创性。” 缺乏原创和主体的当代中国价值观国际传播,只不过是西方话语的“传声筒”“和 应声虫”。只有坚持原创性和主体性才能够摆脱西方话语的霸权,构建中国气派和中国风格的价值观话语,这是其国际传播的基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