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传播“中国话语”如何借力“中国英语”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陈诗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国语学院

当下,争夺国际话语权已成为各个国家捍卫自身利益、扩大国际影响力的必然诉求,与此同时,国际交流和对话中各个国家的话语和话语权均受制于彼此间的权力格局。虽然当下“中国话语”已引起全世界的关注,但毋庸置疑的是,如今国际话语格局仍是西强我弱,因此要切实推进“中国话语”在全球的传播,首先要努力让全世界“听得见”,增强文化互动、减少国外误解,进而争取让全世界“听得进”,最终使得中国在成为行动巨人的基础上也成为话语巨人。要实现这一目标,“中国英语”就是不可忽视的有力工具。

一、“中国英语”

英语是当今世界使用最为普遍的语言,其在广泛传播过程中浸润了不同国家的文化色彩而产生了不同变体。诸多变体的客观存在导致了英语标准与范式的多元化,从而使母语非英语者所说英语的可理解性与可接受性的外延被逐渐扩展。作为变体之一的“中国英语”( China English)是英语跟中国特有的社会文化相结合的产物,它以规范英语为核心保证了其作为中性信息媒介的可理解性和可接受性,同时也融入许多具有中国特色的表达,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英语变体,丰富了英语的内容,对促进中西文化交流起着积极作用。

最早明确提出“中国英语”这一概念的是葛传 先生。他在《漫谈由汉译英问题》一文中列举了一些中国英语的例子,“如 科举”“翰林院”“五四运动”,等 他认为“讲和写英语时都有些我国所特有的东西需要表达”,“所有这些英译文都不是 Chinese English 或 Chinglish,而是China English。英语民族的人听到或读到这些名称,一时

可能不懂,但一经解释,不难懂得”。中国著名英语教育家汪榕培建议把“中国英语”称为China English,以和中式英语( Chinglish)区别开来。他认为,“中国英语是一种 客观存在”,并提出“中国英语”应包括三个部分的含义:第一,“中国人在本土上使用的”;第二,“以标准英语为核

心的”;第三,“具有中国特点的”。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李文中则认为,中国英语是指以规范英语为核心,表达中国社会文化诸领域特有事物,不受母语干扰和影响,通过音译、译借及语义再生诸手段进入英语交际,具有中国特

点的词汇、句式和语篇。

与“中国英语”受到诸多肯定不同,“中式英语” ( Chinglish)这一说法则带有明显贬义,主要指中国的英语学习者和使用者由于受母语在语音、、结构 语义或文化的干扰和影响而出现的失误,往往拘泥汉语原文字句并机械“对号入座”,出现不合规范或不合英语文化习惯的畸形英语,这种英语对英语国家的人来说往往不可理解或不能接受。简言之,中国英语是一种特色英语,而中式英语则是汉语思维方式对英语使用的干扰。

当然,中式英语与中国英语之间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也难找出泾渭分明的临界点。事实上二者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毕竟它们都涉及到汉语语言和文化的迁移现象,在表达形式上自然有交叉之处,中式英语也有可能发展成为中国英语。“譬如 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mooncake”(月饼)、“Kongfu”(功夫)、“Project Hope”(希望工程)、“One Countr y,Two Systems Policy”(一国两制)等表达原本是明显的中式英语,但由于华人的广泛应用,它们已逐渐被英语国家的人所认同,逐渐发展成为颇具特色的中国英语,并成为标准英语的一部分。

二、“中国话语”

随着在全球权力格局中的崛起,我国在对外传播中也开始了全面的话语体系建构:从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在各种场合的发言和演讲,到各种媒体对大国关系、国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