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翻译中的文化自信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王萍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提出了“四个自信”,具体到翻译领域,“文化自信”则涉及到“译出法”“或 译入法”的选择问题。“译出法”是以源语言为出发点,体现译出语的文化特色,不拘泥于译文所使用的语言系统而作的翻译;“译入法”则更多地呈现译入语的主体性,并以满足目标语受众的文化思维定势与审美习惯为导向。

作为长期从事翻译专业工作并痴迷于翻译技术研究的工作人员,笔者曾纠结于外文表达与中国思想的融合,并试图找到一种捷径,而且确信能找到一种方式实现二者的融合,但是昼思夜想,并没有成功。究其原因,实为从事翻译工作太久,思维模式已经相对固化。拿到一篇文章,先入为主地就已经开启了外文模式,怎样说才是最地道的,怎样讲外国人才能理解,其实这是一种有待商榷的观点。技术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翻译的立足点,是文化自信的问题,是站在中文立场上的“走出去”还是站在外文立场上的“引进来”的问题。

一、翻译的“对等性”与“不对等性”

“走出去”“与 引进来”的问题在当下的翻译讨论中很常见。2017年7月,有译者质疑许渊冲先生的英文水平,提出其译作不够复杂,习惯用高频词,不擅用动词,句法复杂性也不达标。这种观点能够提出来,是个好的现象,说明我们的外语水平提高了,翻译受人关注了,出现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现象。,但是 提出这种问题的根源,在于我们对自己的文化还不够自信,在于我们对翻译技术舍本逐末的追求。

技术应当为我所用,而不是为我所累。囿于技术的限制,就真的进入了“白马非马”的理论桎梏。解构主义大师德里达的中国之行最受人诟病的就是他“中国有思想,但没有哲学”的言论。这个言论本身就是翻译的问题,是 “译出法”“和 译入法”的问题。

“Philosophy”中文译作“哲学”。从词语本身来讲,中国当然没有“philosophy”,因为中文当中没有这个外文词汇,只有中文词“哲学”。站在外国人的角度, “philosophy”承载的是外国文化中逻辑哲思的传承,怎么可能在中国文化中找到一模一样的东西,即便有,也需要庞大的翻译系统工程,作解释、作阐述。这就是翻译当中语义不对等的问题。按照德里达的想法,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思泉涌的哲思只是“思想”。而“哲学”的定义到底是什么?按照其“爱智慧”的希腊语的词源学涵义,“以及 哲学是对基本和普遍之问题的研究”的定义,中国是有哲学的,《如 道德经》。但是为什么说“在学术界里,对于哲学一词并无普遍接受的定义,也预见不到有达成一致定义的可能”?归根到底,是因为西方话语权的垄断地位,是因为我们在翻译的过程中文化自信不够。

同样的例子并不少见。“Humanism”在中文里被翻译成“人文主义”,但中文意义的“人文主义”并非英语中的“Humanism”。“Humanism”指的是文艺复兴以来西方形成的一种关于人的思想体系。对于不懂外语的中国人或者不了解中国文化的外国人来说,极易混淆。这是翻译的问题。在翻译中,我们引入的外国文化已经相当丰富,但是我们文化“走出去”的步伐还不够大。

无论是中译外还是外译中,找到完全对等的词汇都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因为用另一种语言表达,先入为主地就是将一种文化用另一种文化去表述,目的语已经有自己的语言体系和语意系统。翻译过来的意思不可避免地要受到目的语原有意思的影响,只不过我们翻译工作者有时身在其中而不自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是非常好的一个想法,这意味着每种文化不应禁锢在自己的圈子里,要放眼世界,把所有文化放在人类这个大圈子里,互通有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