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西方抹黑,中国需要重塑全球治理话语体系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姚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举世瞩目,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与世界的关系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中国已经走到了世界舞台中央,从全球治理机制的融入者、参与者,正在向引领者转变,世界对中国经验、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有了更多期待。然而与此同时,国际舆论中刺耳的声音也开始增多,尤其是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抛出美国民主基金会的两位学者新造的“锐实力”,概念 恶意揣测中国在全球影响力的渗透;德国外长马斯在2018年慕尼黑安全会议上指责“一带一路”是中国地缘战略工具,试图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威权秩序,对抗西方主导的自由民主秩序。面对西方刻意营造的负面舆论环境,中国不能只是被动应对,而应该生产出能够真正代表未来世界发展潮流的新话语,重塑世界对全球治理话语体系的认知,使中国倡导的新型全球治理理念得到世界更广泛的认同。

中国与西方的新旧世界观之争

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对中国倡导的新型全球治理观和国际新秩序的攻讦,恰恰反映了当今世界仍由西方主导的国际话语体系已经落后于全球治理理念与实践的发展。

近代以来,西方中心主义视角下的国际秩序由西方发达国家的权势霸权、制度霸权和观念霸权构成。权势霸权建立在经济与军事领域的绝对优势基础之上。冷战结束以前,西方世界以全球10%的人口,控制着超过2/ 3的全球财富,牢牢占据全球价值链顶端,主宰着全球资本市场和金融体系,在军备数量、、性能 军工科技、人员组织动员能力等方面遥遥领先。凭借着强大硬实力的支撑,西方发达国家主导建立一整套国际制度体系,为全球治理提供公共产品,同时掌握着制定国际规则、规范的权力,主导着世界运行方式。西方世界在硬实力与制度层面的统治力逐渐演变为话语控制力,西方政治制度、现代化路 径、社会模式与文化形态被视为唯一正确的范本,并强迫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遵循跟从。

然而,当前世界体系已经发生了结构性变化,长期以来西方主导建立的全球治理体系在面对国际金融危机周期性爆发、发达经济体增长乏力、市场疲软、国际发展赤字鸿沟日益扩大等严峻挑战时日益失效,无法解决层出不穷的新问题。,首先 西方发达国家自身实力相对下降,导致国际公共产品供给不足。美国自特朗普总统上台执政以来,全球事务层面实行战略收缩,政策聚焦国内议题,大打贸易保护主义牌,对国际多边合作不以为意,在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无意承担国际责任。欧洲则迟迟未从欧债危机中走出,又接二连三陷入民粹主义浪潮迭起、难民大规模涌入、恐袭频发等内部治理危机,在领导全球治理方面有心无力。,其次 随着新兴市场国家的崛起,尤其是中国经济的快速持续增长,亚洲GDP占全球比重已经超越了北美和欧洲,世界经济重心从西向东转移。但既有国际制度体系未能及时反映此种变化,治理结构和规则不公平、不合理,非西方国家代表性严重缺乏。对既得利益的发达国家来说,维护现有全球治理体系的利益分配优势、制定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约束性更高的新一轮高标准全球治理规则体系是其参与全球治理的主要追求。而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来说,提升其代表性和话语权、完善现有全球治理体系是其参与全球治理的基本诉求。在此背景下,全球治理转型是大势所趋。

中国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共商、、共建 共享为核心的新型全球治理观等理念,“以及 一带一路”建设实践体现了整体性思维下的新全球观,超越了传统上狭隘的民族国家概念和意识形态分歧,摒弃了零和博弈的丛林法则,迥异于西方个体本位的思维方式,从人类社会高度相互依存、人类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视角理解全球秩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