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主义视域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对外传播的困境和出路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史慧琴 山西传媒学院新闻传播学院讲师李智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

自21世纪第二个十年以来,伴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和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人类世界迈入到一个开启“新全球化”进程的“后西方时代”,以习近平总书记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命题,并呼吁世界各国人民同心协力,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从此中国媒体尤其是涉外媒体开启了向世界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历程。近年来,中国对外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同时也面临着一种跨文化传播的困局亟需去破解。本文将基于新世界主义的世界观视域提出破解困局,探索对外传播“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境界的路径。

一、“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观基础

由中国共产党向全世界所倡导并被载入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奠定于一种独特的世界观念(世界观)——新世界主义基础之上。“作为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观基础,新世界主义是一种超越西方现代世界主义的世界观,它表征着一种全新的人类理想、世界构想和全球想象,它所呈现的是一幅截然不同于世界主义所构想、想象的世界图景。

不同于把世界视为实体性存在的世界主义,新世界主义是一种“关系世界观”(本体论)。所谓“关系世界观”,就是把世界看作是一种关系性存在的观点,它把世间万物或人类社会中的行为体彼此之间的相互作用和“相互关联”当作世界的本体,认为万事万物及各社会行为体间的互动关系是比这些实体自身更具客观实在性的存在。具体而言,新世界主义将世界理解成由处于国家间及非国家行为体间互动实践过程中的(国际或全球)关系所构成的(国际或全球)。网络 在新世界主义视野下,世界不再是一个由超越主权国家的世界权威即超国家权威所 主导的现成、既定的世界,即不再是一种主权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都处于某种超国家机构的权威之下的僵化的世界政治结构或体系,而是一个由各自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跨文化自觉自愿地共同建构的世界——“共建的世界”。换而言之,世界不再是一个如同容器般容纳各个民族国家而使之共存于其中的自立自足、固定不变的实体性“存在(者)”,而是基于民族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各自之间及相互之间的持续互动而处在不断生成与被建构过程中的关系性“存在”。同样,在新世界主义视域的观照下,世界并非是一个完全被动的被建构物。作为一种处在不断调整中的关系结构,世界时时反作用于处在不断相互影响和改变中的各民族国家,规范和形塑着各民族国家的身份、利益及行为。概而言之,世界与民族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始终处于互动和互构的关系之中。就此而论,新世界主义视野下的人类世界其实并不是某一个特定的世界,而是多个且无限多个不定型、反复重塑的世界的层累式叠加,因而是一个“日日新,又日新”的世界。这个日新月异乃至于“时新时异”的世界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二、“人类命运共同体”对外传播的现实困局

以新世界主义的“关系世界观”为世界观基础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深刻地揭示了世界存在的“价值关联性”和全球发展的基本特征即“普遍联结”。共生、共建和共享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核心要素。“倡导 人类命运共同体”观念,“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创建一种基于命运共同体意识的精神认同和世界共识,并通过共生、共建和共享三个基本环节建构起共同体内部的紧密联系和团结,培育和养成利益共生、权利共享和义务共担的“共命运感”,从而促进人类共同体的整体发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