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背后的真实形象

——浅析国际友人在南京大屠杀事件早期对外传播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佘庄墅 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郭领领 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2016级硕士研究生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陷落后,日本侵略军在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了长达六周的大屠杀。,期间 多名国际友人自愿来到南京城并成立安全区国际委员会,搭建难民营收容我国受害民众,被称为“活菩萨”“和 守护神”。同样得益于这群国际友人,南京大屠杀事件才能在前期受到广泛关注和传播,引起国际重视。但长期以来,我国研究偏向他们的人道主义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其在南京大屠杀事件对外传播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本文正是立足于此,试图还原国际友人的真实形象,为我国进一步加强对外传播效果、建构全球苦难记忆提供意见建议。

一、揭露真相打破新闻封锁,过早离开错失跟进报道

早在1937年8月,日本侵略军就开始对南京城进行空袭,并摧毁了部分重要新闻机构如中央通讯社的机器设备。而随着日军军事行动不断推进,原先在南京的许多中外媒体也被迫停刊并迁移至武汉、、长沙 重庆等地。攻占南京后,日军虽然在前期不小心被曝出屠杀俘虏平民百姓的负面新闻及图片,但很快就认识到封锁事实真相的重要性并实施了系列新闻管控制度,不仅切断了城内外的电讯联系,而且严禁任何人员随意出入,致使南京的新闻消息无法外传,实际上成为了一座信息“孤岛”。

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有五名外国记者——《芝加哥每日新闻报》记者司迪尔、《纽约时报》记者德丁、美国派拉蒙新闻电影社的摄影记者门肯、美联社记者麦克丹尼尔、路透社记者史密斯坚持留下来,在南京沦陷三四

天后才乘坐美国炮舰“瓦胡号”前往上海。 正是在他们的努力下,南京大屠杀的情况才得以在日军严厉的新闻管控下被报道出来。12月16日,司迪尔刚登上“瓦胡号”就利用电报传出第一篇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详细新闻报道《日军杀人盈万——目击者叙述刚刚陷落的南京城“四天地 狱般的日子”,马路积尸高达五英尺》,使中外民众第一

次了解到详细情况。 德丁则凭借《纽约时报》在全球的影响力,助推该历史事件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此外 当时仍滞留南京的20多名西方侨民也在想方设法向外界传递信息。,例如 英国记者田伯烈1938年1月发送的电讯稿,便首次提到遇难人数达30万,于1月24日被《申报》《以 外记者叙述敌残暴情形》为题进行刊发,“强调 在长江下流一带,被日军残杀之中国人民,达三十万人,至于日军其他之奸淫掠夺之行为,更不胜枚举”。

反观我国新闻机构,在日军发起总攻时,原先南京城内仅剩的中央社随军记者和国民海通社记者很快遭遇不幸,加之后期我国新闻记者无法进入南京城,难以获取第一手信息资源,只能转载外媒相关报道。,因此 如果失去了国外媒体的新闻报道,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件将很难为当时世界所知。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这五名外国记者也不得不像其他媒体一样,于12月15日、16日离开南京城,错失了后续的跟进报道。而事实上,之后数周才是南京大屠杀最为惨烈的时期,却已很难得到及时的报道。

二、存储记忆成为历史佐证,视角局限削弱传播效果

长期以来,我国新闻媒体一直秉承着“报喜不报忧”的传统习惯。早在日军入侵南京之时,国民党政府为宣扬“坚决抗战,决不投降”的理念,对有关战争形势的负面新闻进行选择性报道或正面处理,营造出“抗战形势蒸蒸日上”的态势,致使真实情况被掩盖,给当前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历史留下话柄。相比之下,国际友人所记录的文本对国外民众而言无疑具备更强的可信性和接近性,更能获得认可和接受。在南京大屠杀事件爆发后,国民党政府国际宣传处就收集整理出田伯烈、美国传教士马吉等国际友人所记录的文稿和影片资料进行对外传播,“明确 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