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60年代毛泽东著作在意大利的传播与启示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理论平台 - 傅一程 中国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系研究生诸葛蔚东 中国科学院大学新闻传播系教授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和“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和推广,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关注越来越高,中国主题的出版物也开始成为海外图书市场的热点话题。据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现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统计自2014年以来,中国与“一带一路”参与国家版权贸易量年均增幅20%,2016年中国与沿线各国版权贸易总量近5000种比, 2014年增加2300种。

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出版物就曾畅销海外。在意大利也曾掀起阅读和学习毛泽东著作的浪潮。从1947年到1951年,“在 马歇尔计划”的推动下,意大利的经济开始缓慢复苏,社会发展逐渐步入正轨。,当时 意大利实行多党制,众多的全国性政党和地方性政党并存,形成多党纷争、多党联合执政的局面。意大利共产党是当时欧洲最大的共产党组织。意大利人当时并不仅仅关心马克思列宁主义,对阅读毛泽东著作也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一、契机

最早向意大利共产党人宣传毛泽东思想的实际上是中国政府。中国政府向意大利宣传毛泽东思想的起因较为复杂,需要回溯到20世纪60年代中共与意共之间的论战。《人民日报》上发表的《意大利共产党》“称 从60年代中期开始, 中意两党关系一度中断”。 20世纪60年代,中共

②与意共关系开始恶化,而恶化的原因可以追溯到苏共二十大之后两党产生的根本性分歧。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召开,赫鲁晓夫做了《关于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报告,批判了斯大林推行个人崇拜造成的恶果。意共总书记陶里亚蒂虽然不赞成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但积极响应赫鲁晓夫“和平过渡”的观点,“提出 和平共处论”和“结构改革论”;而毛泽东则认为,“和平过渡”的观点,背离了列宁主义的国家理论。

1962年12月初,意共十大召开,会上陶里亚蒂点名攻击中共在中印边境冲突、古巴导弹危机中的原则立场。中意两党、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党开展了公开的论战。12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陶里亚蒂同志同我们的分歧》,着重批驳陶里亚蒂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观点,包括战争与和平、对核武器和核战争的态度、“纸老虎”、论断

③和平共处和陶里亚蒂主张的“结构改革论”等方面。

《陶里亚蒂同志同我们的分歧》(后文简称《分歧从》) 1962年12月上旬开始起草,二十多天十易其稿,其中邓小平主持讨论修改三次,最后经毛泽东和常委审定,赶在1963年元旦前夕发表。这篇文章的标题是邓小平定的,陈伯达一度把标题改为《陶里亚蒂的堕落》,邓小平表示不同意,将标题改为《陶里亚蒂同志同我们的分歧》。原来的标题和整篇文章采取的是一种批判和训斥的态度,这对陶里亚蒂、意共领导以及当时国际共运的具体情况来说是不妥当的,邓小平改的标题提示我党应采取兄弟党同志之间讨论问题的态度来写这篇文章,这不仅给整篇文章定下一个非常恰当的基调,而且要求把文

④章的写作水平大大提高一步。

《分歧》发表后也开始在意大利的共产主义活动家中传播,它是中苏冲突在意大利的延续。我党批评了意大利兄弟党“修正主义”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腐败行为,认为它不是一个准备通过革命手段打击资本主义、帝国主义的群众党。《同时 分歧》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意大利共产主义者,战争后你做了什么?”

毛泽东著名的言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贯穿了整篇社论,主要论点是为什么意大利共产主义者别无选择,只一味在资产阶级、帝国主义的议会制度下敷衍,而他们口中所谓的全球影响力、、冷战 原子弹都是借口。该篇社论认为,意大利社会主义可以通过无产阶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