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看法及中国之应对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实践探索 - 高尚涛 外交学院教授

目前学术界研究“一带一路”倡议,主要有两个角度,一是探讨如何把我们的倡议和理念传递给沿线国家,使这些国家更容易接受;二是考察外国人怎样看待“一带一路”倡议,我们应如何应对。本文主要从第二个角度出发,深入探讨印度对“一带一路”的看法及其原因,以及我们如何应对。

总体上看,印度不接受“一带一路”倡议,对其充满疑虑和警惕,但同时又觉得中国有利用价值,所以在一些非“一带一路”框架下的项目上,尤其在一些对印度有利无害的项目上,希望与中国合作。下面,我们追根溯源,对印度的这一态度进行全面评述。

一、中印之间的结构性冲突决定了印度对中国的猜忌和不信任

中印之间的结构性冲突主要表现在历史积怨、现实矛盾、大国竞争等方面。

(一)历史积怨主要是1962年的中印战争及其产生的深远后果。新中国成立后,中印关系一度很亲近。尼赫鲁总理为了将印度打造成“有声有色”的大国,希望将中国打造成它的“小弟”,主动向中国示好:力排众议邀请中国参加万隆会议、打破西方封锁,主动放弃对西藏地方势力的支持和在西藏的特权。但是,尼赫鲁不顾中印之间领土纠纷众多的现实,坚持认为印度已做出最大让步,跟中国不再有领土纠纷,不能接受中国希望“谈判解决领土纠纷”的合理诉求,并且采取强硬措施,向非武装化的争议地区派兵,终于引发了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战争结果是印度惨败,尼赫鲁政府垮台。为推卸责任,尼赫鲁将战争的原因归咎于中国“背信弃义”,在国内大造舆论,使印度人普遍对中国产生深刻的敌意和不信任感。中印战争后,印度倒向跟中国交恶的苏联,中国则扶持巴基斯坦以 制约印度,中印两国的结构性矛盾和不信任情绪进一步被深深框定。直到今天,很多印度人,尤其是很多军政要人,仍然对1962年的战争耿耿于怀,对中国充满敌意和警惕。

(二)中印之间存在大量难以解决的重大现实矛盾,这进一步强化了印度对中国的敌意和不信任感。首先,中印之间存在大量领土纠纷,中国的藏南地区(即印度所谓的“阿鲁纳恰尔邦”绝大部分)一直被印度占领,阿克塞钦虽已归中国控制,但印度拒不承认并一直对中国有领土要求,其他零零碎碎的中段争议地区也有几小块。领土问题牵动两国神经,中印边界地区频繁出现的“越境冲突”和对峙事件,使得中印彼此对对方保持高度警惕。其次,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印度希望安理会扩容、自己成为常任理事国,日本、德国与印度同病相怜,积极支持;美国为拉拢印度制衡中国,也暗中许诺。但是,中国考虑到安理会扩容可能引起表决结构的巨大变化,希望安理会保持稳定、不急于大改,这让印度感到,其入常的阻力主要来自中国,对中国非常不满。再次,在核武器问题上,印度公然违反国际禁令进行核试爆,引发印度和巴基斯坦核竞赛。在面临国际社会制裁时,印度竟然向美国暗示,其发展核武器是为了应对中国威胁。于是美国放弃制裁,拉拢西方国家支持印度,还与印度签署核能合作协议,支持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在这一背景下,中国凭一己之力阻止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突显了中印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矛盾,强化了印度对中国的敌意。最后,在印度与巴基斯坦关系上,印度一直希望中国减少对巴基斯坦的援助,支持印度在联合国框架内制裁巴基斯坦。但是,中巴友谊牢不可破,印度制裁巴基斯坦的提议多被中国否决,印度对此耿耿于怀。

(三)印度的自负和大国心态,决定了其把中国视为

竞争对手。印度自独立建国以来,一直希望成为“有声有色”的大国、不做二流国家。不管现实情况如何,印度一直有一种强烈的大国情结,做不成世界大国也要做地区大国,至少做南亚大国。基于此,印度将南亚地区和印度洋看作自己的势力范围,甚至出台政策,要求南亚国家有事应优先找印度帮忙,否则就是冒犯印度(英迪拉主义);为拉住南亚各国,印度也尝试通过有利于小国的“不对等合作”对尼泊尔等国产生影响(古杰拉尔主义)。在这一背景下,印度非常警惕自己身边出现一个竞争性大国“侵蚀”自己的势力范围。但不幸的是,日益发展壮大的中国恰恰是这样一个大国。所以,印度对中国具有很强的提防心理和干扰冲动,对中国跟南亚国家的交往充满焦虑和不满。

二、印度对中国的提防和自负决定了其反对“一带一路”倡议

印度将中国视为最大的安全威胁之一(另一个是巴基斯坦)。面对中国提出的规模庞大的“一带一路”倡议,印度表现出拒绝和对抗的态度。

(一)印度不相信中国的诚意,怀疑“一带一路”背后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是印度怀疑“一带一路”只是中国自己的方案,实际上不像宣称的那样惠及他国。在印度看来,所有亚洲国家应该被邀请坐到同一张桌子上、公开讨论“一带一路”建设方案,否则就算不上建设“亚洲人的亚洲”,双边合作协议无法保证透明。二是印度怀疑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秩序,将印度边缘化。印度把“一带一路”比作一个车轮,中国是车轮的轴心,印度是车轮上的辐条,具有大国抱负的印度不想作辐条。三是印度怀疑中国通过“一带一路”挖他们的墙角。他们认为,“一带一路”覆盖了东南亚、中亚、巴基斯坦等印度十分关切的地方。东南亚是印度“东进外交政策”实施最成功的地区,中亚在历史上就与印度有很深的联系,直到今天还对印度至关重要,巴基斯坦更与印度利害相关。印度报怨“一带一路”在这些“敏感”地区的大规模开拓威胁了印度利益。

(二)从安全角度看,印度将“一带一路”看作一场迫在眉睫的挑战,或者一场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发起的

“战争”。第一,印度反对“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认为这一建设方案经过克什米尔的印巴争议区,“侵犯了印度主权”,“恶化了”印度的地缘安全形势。第二,印度担心“一带一路”的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可 能导致中国在印度洋建立军事基地,对印度安全威胁带来巨大挑战。印度军事官员甚至表示,“不允许发生在吉布提的事件在印度洋重演”。印度一直怀疑,中国正计划在斯里兰卡、马尔代夫、缅甸和巴基斯坦建军事基地,不相信任何解释。印度自负地认为,只有印度才是印度洋地区海上安全的提供者。

(三)印度不仅拒绝接受“一带一路”倡议,还提出了一系列印度主导的替代性建设方案,与中国展开竞争。1.印度次大陆国家合作倡议(Bangladesh, Bhutan, India, Nepal Initiative, BBIN),成员包括孟加拉国、不

丹、印度、尼泊尔。这一倡议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成员国代表会议,制定、实施和审查跨国水资源管理、电力联通、道路联通和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国际合作协议。这一机制始建于1997年,现在被印度赋予了在南亚地区取代“一带一路”倡议的竞争性内涵。2.孟加拉湾倡议,全称孟加拉湾多领域技术经济合作倡议(Bay of Bengal Initiative for Multi- Sectoral Technical and Economic Cooperation,BIMSTEC),其主要目标是孟加拉湾沿岸

的南亚和东南亚国家进行技术和经济合作。这一合作机制也被印度作为对抗“一带一路”在南亚影响力的重要抓手之一。3.莫迪政府高度重视的东向发展计划,始于印度东部的未开发岛屿如安达曼群岛和尼科巴群岛,向印度以东的东南亚国家和东亚国家寻求合作共建,借鉴中国“一带一路”的国内外互联互通大战略眼光,通过提高这些地区的共同发展水平,渗透印度影响力。4.蓝色经济计划,莫迪政府希望推动斯里兰卡、毛里求斯等周边海洋国家一起发展蓝色海洋经济,同时考虑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建设合作,这也是提高印度区域主导能力的一个重要计划。5.湄公河-印度经济走廊建设计划,修建从加尔各答经缅甸、泰国、老挝,最终抵达胡志明市的公路,打通印度到太平洋的通道。6.拉拢日本、美国等为其助阵,抢先确立游戏规则。印度利用日本的技术、资金和建设方式,推动德里地铁和“德里-孟买经济走廊”建设,印度准备把这一套模式套用到印度东北部的基础设施建设和未来的“印度-越南经济走廊”建设上。印度还与日本商讨建设从亚太地区到非洲的自由走廊(Freedom Corridor)

建设计划,拉拢对“一带一路”倡议心存疑虑的国家加入他们,平衡中国影响力。对于日本首倡、日美合作提出的“印太战略”,印度也在权衡和平衡之中。

印度官方毫不掩饰其对中国“一带一路”的盯防和围堵。在2018年7月8日召开的印度驻邻国大使会议上,印

度外长斯瓦拉吉和外交秘书顾凯杰主持了针对中国问题的讨论。会议认为,在巴基斯坦,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主导一直在增强;在阿富汗,中国可能建不成战略伙伴关系,但存在继续接触空间;在斯里兰卡,中国继续拓展经济联系,但斯里兰卡政府仍然对印度友好;在马尔代夫,中国已经用投资获得巨大影响力,马尔代夫政府也在有意识地去印度化。对此,印度外长斯瓦拉吉表示,印度要三管齐下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影响力:一是继续紧盯中国的一举一动,二是继续确立印度自己的合作项目和援助承诺,三是提醒邻国,与中国接触可能面临严重后果:如果他们继续与中国合作,很可能面临被套的危险。印度外长的讲话,鲜明体现了印度政府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一贯态度和基本思路。

三、印度对中国依赖的一面决定了其希望与中国在某些领域进行合作

印度因威胁感知和竞争心态而对抗“一带一路”倡议,但在很多领域又依赖中国并希望与中国合作。印度主要在其急需的、可以不定义为“一带一路”的项目上,寻求与中国进行合作。

(一)支持和参与金砖国家机制。印度认为,中俄两国主导的金砖国家机制,不仅对其没有明显的战略消极作用,还可以帮助其实现大国梦想,使其在一个合适的时间和空间参与全球治理,并在全球经济和政治领域同其它新兴大国尤其是中国进行全方位、长期性、机制性的协调,推动其入常等愿望实现。

(二)支持和参与金砖银行。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机制均由中国发挥关键作用,但是由印度和巴西首倡的,旨在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建设提供便利化的投融资渠道,简化金砖国家间的相互结算与贷款业务,减少对美元和欧元的依赖,将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可替代选择,对美欧主导的国际机构形成制衡。在这一方面,印度与中国比较一致,没有根本利益冲突。

(三)支持和参与亚投行。亚投行是中国首倡和主导的一个开放包容的多边开发机构,主要为全球经济复苏和可持续发展、促进区域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发挥更大作用。印度基础设施基金缺口较大,迫切需要亚投行的投资。为此,印度不仅不将其看做“一带一路”的项目内容,还成为亚投行的第一批支持者。

(四)支持中国提议的孟加拉国、中国、印度、缅甸经济走廊(BCIM)建设计划。该计划将打造一条从中国昆明 到印度加尔各答的经济走廊,途经缅甸和孟加拉国,包含交通(中印首条快速公路)、能源和通讯三大连通网络。印度于2013年12月19日批准了这一计划,认为其对印度利大于弊。但近年来,印度对BCIM的态度已不够积极。

(五)支持和参与上海合作组织。印度与阿富汗、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签订了TAPI天然气管道协议,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ONGC)也对乌兹别克斯坦的天然气输送设备投资了2000万美元,印度希望借助上海合作组织平台推动上述能源合作的落实。此外,源自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也危害印度,印度希望利用上合组织的反恐合作机制,提高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打击力度。当然,俄罗斯的支持也使得印度加入上合组织成为可能。

(六)在国际气候谈判上,在世贸组织谈判中,在二十国集团峰会提高发展中国家代表权问题的谈判上,印度也与中国具有共同利益,需要与中国协调立场、抱团取暖。所以,在这些领域,印度也愿意支持和配合中国。

四、中国的应对之策

鉴于目前印度对中国的态度和做法,中方应制定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最低目标是减少印度对“一带一路”建设的干扰;如有可能,尽量争取印度在一定程度上支持或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一)尽可能增信释疑、建立互信。要尽可能利用一切场合,多跟印度方面沟通和解释,说明“一带一路”倡议的良好初衷和建设性实施方案。印方可能不信,但没关系,要继续讲下去,直到他们慢慢接受和相信。所以,不能放弃沟通和释放善意,这一点要大做特做。

(二)要用实际行动配合口头说明和解释。建议在两国利益契合点上大做文章,多设计一些与印度发展利益和政策方向契合的共建项目,可以从名称上技术性地避开

“一带一路”,吸引印度参加,逐渐将其吸引到合作框架中来。同时,对印度反映强烈的“一带一路”项目进行适当调整,酌情考虑印度关切,增加其合作的信心。

(三)在中印两国“零和博弈”的议题上,如领土纠纷等问题,表现出最大善意,与印度开诚布公地协商研究任何可能的解决方案(底线是确保维护国家利益),注重谈判过程,争取达到“即使不能解决最终问题、也能通过协商过程提升互信水平”的效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