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对外传播的创新发展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重点话题 - 马宁 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讲师

一、引言

信息社会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信息传播技术的最新成果在全球范围应用与普及的速度不断加快,对外传播的创新发展迎来了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宏观格局和微观变局。根据Gartner近十年连续发布的技术成熟度曲线报告,当前信息传播技术的应用热点正在从移动互联网络和社交媒体拓展至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其中尤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最为引人瞩目。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实施大数据发展行动,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发展智能产业,拓展智能生活。运用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大力改

造提升传统产业”。

放眼全球,无论是美国大选中脸书的大数据疑云,还是主流媒体中机器生产内容(Machine Generated Content,MGC)的日益流行,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对外传播融合发展的模式创新值得关注与探索。本文从对外传播的移动化、社交化成果出发,通过传播内容、渠道和对象等方面探析并展望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对外传播融合发展的可行性模式。

二、承前启后:从移动互联网、社交媒体到人工智能、大数据的传承

伴随着信息社会的发展热潮,麦克卢汉的媒介化预言和曼纽尔·卡斯特的网络社会构想在全球范围已近成真。宏观层面的“地球村”,正在借助理论边界可以无限扩展的比特连接,通过谷歌(Google)、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优兔(YouTube)等数字平台,突破了传统时空界限对国际传播的束缚和限制。而微观层面,“媒介即讯息”与“媒介是人的延伸”通过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日益主流的信息化成果,逐步演化为 “地球村”成员生活和工作中习以为常的组成与形态;信息传播的变革契机从大众传播领域扩展至组织传播、人际传播等范围更为广阔、层次更为深入的空间。正在加速成果转化与应用普及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正是优先着眼于以人作为基本传播单元的微观变局。

回顾新世纪即将过去的第二个十年,我国的对外传播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等信息传播技术成果实现了阶段性的创新发展,一方面主动应对广播电视、平面媒体等大众传播媒介在全球范围遇到的媒介融合挑战,另一方面积极利用移动化、社交化和位置化的数字平台探索对外传播的内容、渠道与对象创新。无论是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大众传播主体主动“走出去”的代表中国国际电视台(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CGTN)、China Plus,还是积极在国际社交媒体开设账号的政府机构、社会组织、企事业单位以及知名人士与意见领袖等新兴传播主体,我国的对外传播与主流信息传播技术的融合发展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成功经验和

图1 人工智能的定义与发展概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