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传播: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重点话题 - 刘笑盈 中国传媒大学传播研究院教授、博导、国际新闻研究所所长

就在中国国庆节假期间的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美国的传统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全面指责中国的演讲,引发了国内外舆论界的一片哗然,尤其在国内引发了政界、学界、媒体界及民间的各种反驳与批评。我们在批评美国“拿错了剧本”、“小算盘难敌大趋势”、彭斯又提供了一份“教育材料”、“中国有话说”等等反击的背后,看到了中国对外传播转向的又一个明确的信号——我们的对外传播,正在从“向世界说明中国”到“向世界说明世界”转向。

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这样的转向发生在什么样的背景下?经历了一个什么样的过程?这样的转向在国际舆论界有没有前车之鉴?这样的转向带给我们的任务和发展路径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对外传播转向符合中国自身的发展需求

十年前,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其中写到,“用三段式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认为当代中国要融入世界需要经过三个阶段。20世纪的最后20年是我国与世界初步接触时期,21世纪的头20年是我国与世界的深度磨合时期,之后的20年则是我国在世界上的定位初步形成的时期”。

①现在看来就对外传播而言,如果说第一个时期是报道中国为主的时期,第二个时期就是中外报道并重、中国向报道世界转变的时期,而第三个阶段就是报道世界为主基调的时期。正是在这第二个阶段开始了中国对外传播的转向,而且在第二阶段的后期向第三阶段过渡的时期,这样的转向就更为迫切和必要了。

可以说,在改革开放之初到新世纪开始之前,我们的对外传播主线就是“向世界报道中国”,这也符合中国与世界初步接触的历史背景。尽管在这个阶段也依次经 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让世界了解中国”、90年代的“融冰、架桥与突围”和新世纪前后的“向世界说明中国、构

建和谐世界”的转变, 但是总体方向是在“报道中国”的主线上。

新世纪开始后,随着以“走出去”的战略提出,中国加入WTO和成功申办北京奥运会为起点,中国开始了全面融入世界的时期。以2003年和平崛起、2005年“和谐世界”理念的提出,以及2008年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为标志,中国开始展现出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和作用。尤其是2008年前后,几个关键性的事实值得我们注意。2007

年,我国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提出了“当代中国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中国的前途命运日益紧密地同世界的前途命运联系在一起”,提出了“统筹国内国际两个

大局”“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概念。 2008年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常的关键年份,是新世纪以来一个“时间的高点”,也是国际媒体报道中国的密集程度前所未有的一年,而且“西方媒体的报道角度完成了从轻视、俯视到重

视、平视的转变”。 与此同时,美国经历了华尔街金融风暴,其影响之大以至于有学者提出了“后美国世界”(The Post- American World)的概念,认为世界力量的分配正在逐渐脱离美国的支配,进入一个多元势力共同支撑的“后美国时代”。“虽然美国仍拥有令人畏惧的力量,美国经济也终将恢复,美军仍然拥有全球影响力,同时具备其他任何国家眼下都无法匹敌的技术优势。但美国再也不可能拥有从1991年苏联解体到2008年金融危机这17

年间的全球优势。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2009年,我国提出了“世界一流媒体”的建设问题。随后我们又开始研究关于话语权与中国话语体系建设的传播课题。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媒体开始了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的转变。以电视对外传播为例,2004年央视英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