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国际传播的主体视野和身份认同变迁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重点话题 - 周庆安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世界国际传播格局在发生越来越大的变化。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对于国际传播的需求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在这两种变化叠加的情况下,中国的国际传播已经不再简单地满足于向世界说明中国的发展,同时也需要在复杂的国际舆论格局中传递中国自己的看法。

从国际传播研究的角度来看,这是一次主体身份的变迁。尽管在全球化概念遭遇重大挑战的国际舆论中,一个国家的身份更加复杂。但是对于中国而言,这种变迁又是必然的。变迁的核心在于,如何以一个更加全球化的身份,进行准确叙事。因此,国际传播从报道中国,到既报道中国又报道世界的历程,其实也是中国自身的身份构建历程。

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的身份构建

新中国的国际传播历史,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阶段。在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的传播过程中,国际传播历史的变化,其实反映的恰恰是中国自身的认同构建。从一个强调独立与差异化的民族国家,到一个强调全球化体系分享共建的民族国家,这个认同的构建经历了一个复杂和漫长的过程。从主动的层面来看,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家在传播行为上追求的是独立自主的声音。在经历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之后,这种差异化的表达,有助于一个民族国家形成自身特有的国家品牌和政策印记。从被动的层面上看,国家在传播行为上构建的身份认同既与本国公众对于国家的认同和对于国家任务及政策的要求密切相关,也与世界形势,以及各国对于本国的国际角色的要求相关。

因此,在1949年到1966年的第一个阶段,主要是新中国在国际舞台上发出成熟的国家声音。由于世界对于新中国的了解很少,对中国共产党也有诸多误解,因此国际社会对于报道中国有较大需求。尽管在这个过程中,我国 的国际传播也有过1956和1957年的相对活跃期,但是鉴于整个17年的国际政治环境和中国自身外交政策,当时的国际传播出于构建国家认同的需要,站在一个强调独立解放的角度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而在十年“文革”中,报道中国和报道世界,都是基于当时的国内政治背景,即对于“革命”的话语诉求。由于当时世界与中国的隔阂,报道中国和报道世界的议题,基本上集中在独立、解放、再革命的语境下。当时的国际传播,不完全是国家身份的构建,某种意义上说是意识形态的构建与强化。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报道中国重新回到了国家认同的轨迹上来。

改革开放初期的国家认同,已经不再是单一的民族独立解放身份。经过了解放后的几十年,对于中国公众来说,无论是政治认同还是文化认同的进程都趋于完成。但是社会认同和中国作为世界体系的参与者身份,却还远远没有构建出来。所以改革开放之后的40年时间中,我国的国际传播经历了从报道中国到报道世界的侧重点变迁。

随着20世纪80年代初,海外媒体驻华记者来到中国,报道中国不再是一件自发性的事情,而是传播的自觉,甚至是传播的竞争。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既经历了中西方关系的蜜月期,也经历了90年代国家形象的修复期。报道中国的核心身份构建,是一个改革和开放、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国形象。相比于在国际事务中的观念表达,中国的国际传播在这一阶段更重视的是新身份的构建。

21世纪以来,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在国际传播中报道世界的热度逐渐提高,进而形成了国际传播的三个重要任务:向世界说明中国,向中国说明世界,向世界说明世界。这其中后两个任务,要求国际传播工作者以世界作为报道的对象,挖掘并提出国际新闻、世界议题的事实和观点,并且表达中国自己的主张。在这个阶段,中国还跃居国内生产总值(GDP)世界第二位,每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