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生态视角下我国对外传播中网络用户的核心生态位问题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s - - 新媒体 - 周翔 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武汉大学媒体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研究生

互联网以其传播速度的快捷性、传播范围的广泛性和跨时空性,以及网络话语的公开性而日益在国际传播与国际政治中投射出重大影响力,网络信息的传播在我国对外传播中的地位明显上升。宽带化、移动化、泛在化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典型特征,全球网络化进程加速了信息的交互与增值,信息传播较之以往更为快捷和灵活,其传播途径和方式也变得更加复杂。一个凸显的变化集中体现在对外传播主体多元化以及由此而来的多种行为主体交错互动的复杂化、空间融合化和主题多样化。从信息生态

论视角来看, 互联网信息生态链的演化形态已由单一线性向网状分散发展,身处其中的网络用户主体成为信息扩散链条的重要节点,他们同时具有信息生产者、传递者、消费者和分解者等多重身份,在信息生态链中处于核心位置。然而,在我国的对外传播中,理应处于核心地位的用户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在实践层面存在诸多问题。

一、网络用户生态位发生位移,国际传播由“象阵”式转向“蚁群”式传播

在全球互联网信息生态系统中,信息生态链是不同地域子系统之间进行国际信息交换的最主要传播渠道,国际间传统意义上的网络信息交换秉持着一种由媒体到媒体的基本形态,即信息生态链呈现一种单一线性的传播接收关系,且多半是在不同的知名媒体网站之间形成有效关联。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信息生态链表现为一种以媒体网站为核心层、互联网用户为扩展层的整体态势。用户只能通过和媒体网站之间形成一种相对比较单向的线性关系,只能单一地从媒体网站或其他网站中获取信息,很难对信息生态链中信息的增值行为做出自己的贡献。这样就导致国际传播信息生态链的两端分别是两个核心层节点,即不同国家的各类网站。这种信息传播方式,形成了一种由核心到核心的线性信息生态链条,用户 只能单方面地与网站进行连接以获取国际信息。在这样的互联网国际传播活动当中,大型传媒集团与商业网站的

“象阵”,特别是传统主流媒体,长期以来占据传媒的制高点,至今在我国的对外传播中仍是主力军。

然而在博客、微博、微信等基于互联网的自媒体风行起来后,一方面传者和受者的界线日益模糊,最终变成了

“所有的人对所有的人传播”;另一方面,信息直接通过人与人之间“蚁群”——社交网络进行传播,信息传播从信息与信息之间的连接关系转为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关系,不妨称之为涉众。传统的“象阵”主体、不同的传播途径、传播涉众相互交织,构成一个庞大的复杂网络(如图1),互联网构成其物理基础,多元传播主体之间、传播的网络信息之间都存在错综复杂的传播结构关系,而这些传播信息相关的传播涉众之间也存在各种社会网络,成为信息的另一种重要传播途径。这一切在无形之中改变了互联网信息生态系统中的信息生态链连接方式,让信息生态链两段链接的核心层节点,并不仅仅局限在媒体巨头的网站上。任何一个互联网用户,都可以借助社交媒体,直接与相对应的国际传播目标群体建立有效连接,并展开信息的传播行为,从而形成新的信息生态链。这样的信息生态链实现了信息内容在用户与用户,甚至用户与媒体之间的直接性流通。原来处于信息生态链扩展层的普通互联网用户,由于社交媒体的出现而一跃进入了生态链的核心层,并在不同用户和媒体之间形成了一张由信息生态链所构成的信息传播网络。这种网状信息生态链的构成方式,让互联网中的国际传播从脱离了原有的由“媒体网站——互联网用户”的单一线性模式,而形成了一种“多对多”和

“广对广”的信息生态链网络。每一个互联网用户都可以作为国际传播中的一只信息“蚂蚁”,进而组成一只数量庞大的“蚁群”,国际传播也由“象阵”式传播向“蚁群”式传播转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