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欧盟关系的结构性变化及前景

〔提要〕崔洪建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Table of Contents -

〔关 键 词〕 〔作者简介〕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欧洲是中国外交的重点方向之一,欧盟则是欧洲地区占主导地位的经济 和政治力量,是中国对欧洲政策的主要对象。在当前国际及地区形势变化的 影响下,中国与欧盟(包括其前身欧共体)关系经过四十多年的发展,正进 入一个结构性变化的新时期。结构性变化是指在内外条件的共同作用下,组 成整体的各部分内容和相互比例发生变化,引起各部分之间相互关系的变化,

[1]进而导致整体结构出现变化。 推动中欧关系出现结构性变化的内在因素包 括双方实力尤其是经济实力对比出现较大变化、中欧各自政策取向和重点发 生变化以及英国脱欧等,外部因素则包括中欧各自周边形势、国际形势总体 变化以及美国政府更迭带来的不确定影响等。在考察中欧关系总体变化的基 础上,本文将基于对政治、战略、经贸、认知、政策及环境等内外要素的分析, 对中欧关系结构性变化的背景、特点及前景做出分析。

期,双方先后发表《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并提出打造“和平、增长、改 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的远景目标,中欧关系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成为双方各自涵盖领域最广、对话机制最多的对外关系。与此前中欧关系的 阶段性变化相比,2008年以来的中欧关系出现了结构性变化的特征,即中欧 关系在相对稳定的基础上,相互实力对比变化加速、政策取向变化增大以及 国际环境影响加剧,极大地影响了双方的政策目标和实践,进而对中欧关系 的结构产生了强烈的塑造作用。 现阶段中欧关系结构性变化的主要特点包括:

(一)相互认知和政策发生较大变化,在政策主动性、议题设置权等方 面关系更为平等。

中欧相互认知是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形成政策的重要依据。 中欧关系在 2008年经历挫折后,双方的相互认知及政策互动进入显著变化时 期。从欧方来看,其主要特点是经贸合作需求与政治、战略疑虑同步上升, 政府间合作态势与民间舆论负面化并存。从中方来看,其主要特点是对欧洲 多样性的认识进一步深化,加强了对欧政策的主动性并逐渐形成欧盟、欧洲 次区域以及主要大国并重的立体式对欧政策格局,同时更加重视欧洲在全球 战略格局中的平衡作用。 欧盟对华认知及其政策变化主要呈现出以下特点:第一,既看重与中国 的合作潜力又对中国实力上升感到不适应。身处危机之中,欧盟内部对其竞 争力下降、经济复苏前景不明颇多忧虑,因此对其价值观和制度、模式“遭 遇新兴力量挑战”心存疑惧。欧盟理事会在其对外关系报告中强调,“有自 身世界观和利益的新兴行为体(力量上升)是国际环境新的重要特征”,将 新兴力量视作对欧洲价值观和现实利益的“主要挑战”。具体到对华认知中, 尽管意识到双方巨大的合作需求,但出于摆脱对中国经济依赖和在危机时期 维护其政治价值观的考虑,欧洲内部自2009年以来一直有呼声,希望将对华 实行“有条件甚至对等接触”战略付诸“强有力政策实践”,要求对华采取“关 切对关切、利益对利益”的“平等”立场。为此欧盟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在其 战略伙伴中的地位,将“更加自由和公平的中国市场准入”作为对华战略的

持“欧洲是发达国家最集中的地区,是当今世界重要而独特的力量,欧盟是

[1]欧洲的核心和主体”等相对平衡的观点。 第二,在继续支持欧洲一体化的 同时,中国形成了更加主动、务实和平衡的对欧政策。债务危机使得欧盟内 部在经济发展水平和诉求上出现“次区域化”和“再国家化”的现象。中方 据此提出“围绕中欧关系的总体方向和目标,根据成员国、次区域和欧盟机 构的不同特色,探索中欧合作的新方式、新渠道,以相互补充、齐头并进” 的主张 [ 2],通过三位一体的对欧政策设计,中国提升了与德、法、英、意等 欧洲大国的关系,并开启了与中东欧、北欧和南欧等欧洲次区域的合作,相 比以往过度依赖和欧盟发展关系来解决彼此关切的思路更加平衡和切合实际, 对欧外交的主动性得以增强。

(二)政治—战略领域逐渐摆脱经贸关系的“附庸”地位得以拓展,带 动了中欧关系的全面性和战略性提升。

首先,积极谋求发展战略对接。主要内容包括:1.协调中国“十二五” 规划与“欧洲2020战略”开启战略对接。出于在困难时期“守望相助”的精神, 中欧从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出发,在2012 年的第 15次中欧领导人会晤中 正式提出“积极努力寻找中国‘十二五’规划与‘欧洲2020’战略的契合点, 拓展并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的目标,双方发展战略都致力于实现“保增长、 调结构、促创新”的政策目标,在经济、贸易、金融、绿色经济、能源和科

[3]技创新方面契合点很多,为进一步拓展合作提供了新的重要机遇。 2.《中 欧合作 2020战略规划》成为双方发展战略对接的纲领性文件。2013年中欧 领导人第 16次会晤后发表《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确定了中欧在和平

[1] 刘海星:“2012 年欧洲形势与中欧关系”,人民网,2012 年 12 月 19 日, http:// dangjian.people.com.cn/n/2012/1219/c117092-19938869.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5 日)作者时任中国外交部欧洲司司长,其观点代表中国政府的对欧认知。

[2] 宋涛:“变化中的欧洲和中欧关系”,中国日报网,2012年 8 月 16 日, http://www. chinadaily.com.cn/hqgj/jryw/2012-08-16/content_6744561.html。作者时任中国外交部主管对欧工作的副部长。对此政策思路更为详尽的分析参见崔洪建:“中欧关系全面发展的立体格局正在形成”,人民 网,2013 年 12 月 5 日, http://theory.people.com.cn/n/2013/1205/c13645723749942.html。(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10 日)

[3] “第十五次中欧领导人会晤联合新闻公报(全文)”,中国政府网,2012年9月21日, http://www.gov.cn/jrzg/2012-09/21/content_2229701.htm。(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22 日)

成为双方共同关注的主要议题。3.合作议程向城镇化、能源等领域深化和拓 展。中欧于 2012年宣布建立“中欧城镇化伙伴关系”,重点推动在城镇可持 续发展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双方还于2012 年 5月举行了首次中欧高层能源会 议,同意加强能源战略实施的经验交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共同构筑安全、

[1]稳定、经济、清洁、多元的能源供应体系。 此外,中欧还就加强在网络问 题上的交流与合作、成立中欧网络工作小组,启动碳排放交易体系合作以及 重启空间科技合作等达成共识。 最后,提升了对彼此的战略定位。主要内容包括:1.超越双边关系范畴, 中欧加强地区与全球治理合作。在经历曲折后举行的中欧第12次领导人会晤, 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全球战略高度,认为“在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中 欧关系日益超越双边范畴,具有国际意义”,因此将应对“气候变化、金融 危机、能源资源安全、粮食安全、环境以及公共卫生安全、恐怖主义、大规 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跨国有组织犯罪、重大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这些 “全球性的严峻挑战”作为中欧双方合作的方向,进一步将中欧关系从双边

[2]提升至全球范畴。 此后的历次中欧战略对话及领导人会晤均将各自关注的 地区和全球事务纳入讨论范围并积极寻求共识。2.提出中欧“四大伙伴”关 系定位。继中方在 2013 年 12月领导人会晤期间提出中欧是当今世界“两大 力量、两大市场和两大文明”的表述后,习近平主席又在2014 年 3月访问欧 盟总部期间,提出“从战略高度看待中欧关系,将中欧两大力量、两大市场、 两大文明结合起来,共同打造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

[3]为中欧合作注入新动力,为世界发展繁荣作出更大贡献”。 随后发表的《深 化互利共赢的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中国对欧盟政策文件》对“四大伙 伴关系”进行详细阐释,并首次在官方文件中明确地将中欧关系界定为“中

[1] “李克强出席中欧高层能源会议闭幕式并发表讲话”,中国政府网,2012年5月4日, http://www.gov.cn/ldhd/2012-05/04/content_2129672.htm。(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5日)

[2] “第十二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联合声明(全文)”,中国政府网,2009年11月30日, http://www.gov.cn/jrzg/2009-11/30/content_1476644.htm。(上网时间:2017年 12 月 10 日)

[3]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举行会谈 赋予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新的战略内涵 共同打造中欧和平、增长、改革、文明四大伙伴关系”, 新华网,2014 年 3 月 31 日,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3/31/c_1110032444.htm。(上网时间:2017年12月1日)

易结构正在优化,货物贸易进出口趋于平衡,中国对欧盟出口连续下降、进 口增加,贸易顺差持续收窄,高技术领域贸易和服务贸易比重上升。双方贸 易依存度也发生变化,中欧货物贸易占中国对外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从2009 年 的 16.5% 下降到 2016 年的 15%左右,而同期占欧盟对区外货物贸易总额的比

[1]重则从 7% 上升到 15%。 在投资方面,中国对欧投资增长迅速,成为经贸合 作新的增长点。中国对欧盟投资在2010 年首次覆盖欧盟27个成员国,另据 普华永道 2012 年 10 月发布的研究报告,2011年中国对欧并购投资在数量和

[2]金额上首次超过欧洲对华并购。 尽管2012年后中国对欧投资增速有所放缓, 但 2015年后又迎来投资高潮,中欧投资协定谈判也自2014 年1月正式启动。 从中长期来看,欧洲将是中国资本和企业“走出去”的主要目的地,中欧投 资结构朝着双向均衡的方向变化是大势所趋。欧洲较为成熟的市场环境,有 利于提升中国对外投资质量和管控投资风险的能力,欧洲相对发达的技术和 市场环境,也有利于中国企业改善技术、品牌、提高附加值等战略需要。因 此欧洲是中国在非自然资源领域投资的首选目的地。欧洲对中国投资也有巨 大需求:债务危机需要长期治理,对外资的需求也将长期化,因此相较于其 他发达经济体,欧洲市场对中国投资仍持较为开放态度,欧洲企业的估值也 较为合理。 其次,开启了金融合作。2009年后,中欧金融领域合作成为重点。除按 份额支付 155亿欧元分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欧救助外,中方在危机期间一 直增持欧洲国家债务,并首次同欧盟达成本币互换协议,开创了中欧金融合 作的新模式。中国央行与欧洲央行分别于2015年上下半年成功进行两次欧元 和人民币资金互换测试。由上海证券交易所、德意志交易所集团、中国金融 期货交易所共同出资成立的中欧国际交易所于2015 年 11月在德国金融中心

[1] “欧盟统计局发布2016年度中欧经贸数据”,中国驻欧盟使团经济商务参赞处网站, 2017 年 7 月 23 日, http://eu.mofcom.gov.cn/article/zxhz/hzjj/201711/20171102664006.shtml。(上网时间:2017 年 12 月 1日)

[2] “China Deals - A Fresh Perspective ,” PWC, October 2012,http://pdf.pwc.co.uk/chinadeals-dual-language-2012.pdf. (上网时间:2016年11月2日)报告称,在2006年至2011年间,中国对欧跨境投资数量平稳增长,从2006年的11起增加到2011年的61起,总金额110亿欧元,超过同期欧洲对华并购的26起,总金额70亿欧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