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本加强“自主防卫”的影响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日本安保政策的新发展与影响 -

日本真正实现“自主防卫”还将面临一些障碍,如修宪将遭遇程序上的 制度障碍及在野党的政治阻力;战后日本对“和平国家”习惯性心理诉求也

[ 1],其基础与核心是日本不保有战争权及军 事力量,这也是日本能够与东南亚国家达成“软和平”,进而构建起以美国 为基轴的亚太地区双边同盟体系的前提,这一体系维系了战后亚太地区秩序 的整体稳定。但美国对日本的民主化改造并不彻底,更未从根本上厘清并解 决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责任问题,日本在此种情况下也采取刻意回避甚至否 认战争罪行的态度,这成为日本与邻国间关系阶段性恶化的根源,也使邻国 始终对日本“再军备”保持警惕。以“自主防卫”为政策导向的日本将成为 既有战争权,又具备战争能力且在不断强化战争意志的“正常国家”,这无 疑将从根本上改变亚太地区秩序的基础,并将可能形成恶性循环:对日本军 备能力持警惕和不信任心理的亚太国家将被迫采取相应自保措施,进而可能 造成地区军备竞赛态势,打断地区秩序平稳调整和顺利过渡的渐进性进程。 同时,日本国家性质的改变将加大地区内国家间的信任赤字,阻碍相互间的 经济合作,进而破坏地区经济的繁荣。 对日美同盟而言,日本“自主防卫”政策将提升同盟“威慑力”,这在 加大同盟安全系数的同时,也将使同盟更容易卷入冲突和争端。“任何结盟 都不可能是绝对的好事,在某些情况下,结盟对国家力量而言是一种损害而

[2]不是补充,国家有可能被盟国拖入不利于本国的冲突之中。” 作为以强大 科技能力为支撑的“军工强国”,日本仅需为防卫政策松绑,实现自卫队在 全球范围的灵活运用便具有了强化日美同盟的深刻意涵。日美同盟是典型的 强弱式结构,日本处于被动和从属的弱势地位,强化同盟从理论上意味着固 化日本的从属性地位。但安倍政府通过将日美同盟打造为“全球性同盟”, 置换日本的角色,使日本从美国的“附庸者”变成享有全球范围内“共同利 益”的“同行者”,强化日美同盟对日本而言便是提升日本“自主防卫”能力。

[1] 战后亚太地区秩序构建存在理论上的法理基础与事实上的法理基础的悖论。在理论上,亚太地区秩序构建的法理基础是二战后期召开的开罗会议、雅尔塔会议等国际会议上签署的系列会议文件;但在实践中,该秩序的法理基础是美国主导下由部分国家签署的以《旧金山对日和约》为核心的一系列多边或双边条约。但在针对如何处理日本这一问题上,地区秩序的法理基础基本实现了不同意见的合流,即必须解除日本的武装力量。

[2] RO :RO H OOLD FH L DYL / 6LOO H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Social Sciences 1H R N 0DFPLOOD S

依据自身利益需求调整对美政策回应,积极利用与美同盟关系追求自身利益。 安倍政府利用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及“安保法”等, “美国优先”将进一步拓宽日本“利用美国”的政策空间,甚至可能助力安 倍达成“修宪”夙愿,使日本实现从“借船出海”到“造船出海”、构建“正

[1]常国家”、摆脱“战后体制” 的系列战略目标。一旦日本完成这一蜕变过程, 必将进一步提升对美讨价还价的能力,增加美国调动日本的成本。此外,日 本以“俯瞰地球仪外交”构筑所谓“自由与繁荣之弧”、“安保钻石圈”等, 显性目的在于牵制中国,隐性目的则在于凸显日本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对美 国保持相对独立性,提升对美谈判价码。“美国优先”理念下,日本在亚太 地区的“填空”外交,无疑将进一步巩固日本的地区地位,加大美国控制日 本安保政策发展方向的难度。 日本“自主防卫”将给中国发展带来消极影响。作为中国的邻国,“日 本对于中国的总体作用和重要性没有下降。没有下降的原因,是因为正面或

[2]正能量作用下降的同时,给中国发展和崛起带来的负面或负能量作用上升”。 虽然日本再次以直接军事打击手段扼杀中国崛起的可能性不大,但日本为强 化自身防卫能力而大肆鼓吹“中国威胁论”、中国军事不透明等,将损害中 国在国际和地区的形象与声誉,并将在长时段内侵蚀中国崛起的软实力基础。 同时,日本以中国为对手、以“共同价值观”为纽带、以“防卫外交”为手段、 以拉帮结伙为目的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将在中国与周边国家间的关系中 植入楔子,阻碍中国周边外交布局的顺利推进,影响中国与周边国家间争端 的处理。日本“自主防卫”能力建设带动下的地区军备竞赛势头将加大中国 周边安全环境的复杂程度,阻碍中国和平发展的进程。安倍政府将日本国家 发展轨道由“重经济、轻军备”调整为经济、军事“两手抓”,在朝核危机 背景下,“安倍国防学”发展势头甚至盖过“安倍经济学”,成为安倍政府 维系支持度的利器,这种发展防卫能力的内生性需求所引发周边邻国的连锁

[1] 朱海燕:“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下日美同盟的质变”,《国际论坛》2015年第 6期,第 18 页。 [2] 吴怀中:“ 安倍路线 下的日本与中日关系”,《日本学刊》2016年第3期,第22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