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主要措施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2018 年第 1 期 -

为了实现上述设想,莫迪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概括起来,主要有以 下几个方面:

(一)巩固与印度洋岛国的关系

虽然印度洋岛国的面积都不大,但大多扼守着交通要道,战略地位十分 重要。尽管印度历来都非常注重发展与这些岛国的关系,可很少有领导人访 问这些国家。莫迪改变了这种情况。2015年 3月,莫迪访问毛里求斯、塞舌 尔和斯里兰卡,成为10年来访问毛里求斯、34年来访问塞舌尔、28年来访 问斯里兰卡的第一位印度总理。在毛里求斯,两国政府签署了5项协议,其

Indian Navy, [2] Ibid., p. . [3] Gurpfujreet S. Khurana, “‘Net Security Provider’ Defined: An Analysis of India’s New Maritipe Strategy ,” in 9ijay Sanhuja and Gurpreet S Khurana eds. , Maritime Perspectives 2015, New Delhi: National Maritipe )oundation, , p. . [1] Ensuring Secure Seas: Indian Maritime Security Strategy, pp. .

替,直到莫迪执政后才被明确提出来。2014年 6月,莫迪政府将该计划向联 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世界遗产项目,但未成功。该计划有两大目标:宏观上, 在印度洋国家之间重建联系,增进相互之间的价值观理解;微观上,促进印 度对印度洋各个地区的文化了解。在覆盖区域上,“季风计划”从东非、阿 拉伯半岛、南亚次大陆、斯里兰卡一直延伸到东南亚。该计划现已开发出五 个主题:一是认知与了解:从公元前3000年到殖民时期。二是口述文学和文 学写作:概念化的印度洋。三是可移动文物与人工制品:铭文、纪念碑和考 古对象。四是跨越印度洋的朝圣和宗教旅游。五是香料及其文化产品:仪式、 典礼和烹饪。该计划主要由印度文化部英迪拉国家艺术中心实施,印度考古 局和国家博物馆协助推进。 对于“季风计划”,印度外交秘书苏杰生解释说:“这能促进彼此在 文化、商业和宗教方面的考古和历史研究。它已成为知识交换、交流和出版

[1]的媒介。” 然而,这一计划明显超出了文化项目的范畴,是莫迪政府雄心 勃勃外交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战略含义,只不过以文化的形式更加容 易推进而已。莫迪政府真正的意图是使印度洋国家增加对印度文化的了解, 并逐渐认同印度文化,从而提升印度在印度洋的影响力,进而认同印度在 印度洋地区的重要地位。有分析家指出,从价值观角度,“季风计划”更像 是莫迪政府的外交政策倡议,旨在恢复印度与印度洋国家之间的古老海洋路 线、文化和贸易联系。这项计划很可能会像当年的“东向政策”(Look East

[2] Policy),最初未引起关注,但却取得了重要成果。 即使“季风计划”本 身或许没有战略含义,但当与印度政府其他海洋倡议一起推进时,就会成为 力量的倍增器,在丰富其他国家海洋文化遗产的同时,也能获得这些国家的 支持,从而有利于增强印度在印度洋地区的影响力。

[1] 5DMHHY 5DQMDQ KDW UYHG 7KH ,QGLDQ 2FHDQ 3ROLF RI WKH 0RGL RYHUQPHQW S [2] 7KRPDV DQLHO 3URMHFW 0D VDP 3UHOLPLQDU VVHVVPHQW RI ,QGLD V UDQG 0DULWLPH 6WUDWHJ IURP D 6R WKHDVW VLDQ 3HUVSHFWLYH SS

[3] 3DGPDMD 0RGL V 0DULWLPH LSORPDF 6WUDWHJLF 2SSRUW QLW S

[1] Ocean Dialogue),讨论了印度洋地缘战略的重要性和面临的安全挑战。 2015 年 11月,在环印联盟第十五次部长理事会上,印度提出了促进联盟发展的十 点建议,其中包括将蓝色经济对话机制化。在联盟框架下,2016年8月和10月, 印度分别举行了第一、第二次蓝色经济对话。2016年 8月,印度举办了第一 届海洋安全专家论坛。同年11月,印度举办了“印度洋海上秩序的未来”国 际研讨会。2017年,印度又举办了可再生能源部长会议、水安全与可持续发

[2]展国际会议、第二届海洋安全专家论坛,并邀请成员国媒体人访问印度。 2017 年 3 月,印度副总统安萨里(Mohammad Hamid Ansari)出席了在印尼雅加达 举行的环印联盟第一次首脑峰会,并同意在印度设立海域态势感知卓越中心。 “米兰”海军演习始于1995年,由印度发起,除2005年和2011年中断外, 每两年举行一次。为了扩大该演习的影响,印度不断动员印度洋国家参加, 并在每次演习中起到了组织和协调作用。在印度推动下,演习参加国不断增多。

[3]从首次只有5个国家增加到 2014 年的 17 个国家。 不仅如此,参加国的范 围也得到了扩大,从原来主要集中于东南亚扩展到西印度洋如肯尼亚、坦桑 尼亚和印度洋岛国如毛里求斯、塞舌尔。对于印度发挥的作用,印度评论家称, 印度主导的“米兰”军演打破了印度洋地区的相互隔绝,不仅证明了没有大 国的引导和管理,印度洋地区国家也能在海上开展活动,也证明了即使没有 像北约这样的联盟机制,只要都有政治意愿,印度洋地区的海上合作同样可

[4]以成为真命题。 澳大利亚学者大卫·布鲁斯特则表示,印度海军已将自身 打造成友好的公共产品提供者,并通过发起印度洋海军论坛等倡议,试图成

[5]为印度洋海军中的主角,并使之制度化。

G. Padpaja, “Modi’s Maritipe Diplopacy: A Strategic Opportunity,” p. 33. [2] Indian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Annual Report 2016-17, p. . [3] Spruti S. Pattanain, “Indian Ocean in the Eperging Geo strategic Context: Exapining India’s Relations with Its Maritipe South Asian Neigheors,” 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9ol. , No. , , p. 3 .

[4] K. R. Singh, Maritime Security for India: New Challenges and Responses, New Delhi: New Century Puelications, , p. .

[5] [ 澳 ] 大卫·布鲁斯特:“印度的印度洋战略思维:致力于获取战略领导地位”,吴娟娟译,《印度洋经济体研究》2016年第1期,第 15 页。 [1]

岸警卫队合作打击海上犯罪谅解备忘录》。阿曼是海湾地区唯一一个三个军

[1]种都与印度举行过演习的国家。

(五)加强与美、日、澳等国的海洋合作

美印关系在21世纪一直处于快速升温状态。辛格政府时期,由于担心 与美国走得过近会在国内引起消极政治后果,印度政府在与美国进行海洋合

[2] [3]作时有所保留, 甚至减少了与美国和日本的海军演习。 莫迪执政后,积 极推动与美国的关系,加强海洋合作。2014年 9月,莫迪访问了美国,双方 在发表的联合公报中表示,“两国在确保地区与和平方面享有共同利益。这

[4]其中包括海洋安全以及航行和飞越自由,尤其在南海”。 2015 年 1 月, 奥巴马对印度进行了访问,双方强调了加强海洋安全、反恐机制等方面的合 作。2015 年 6月,两国更新了 2005年签署的防务合作协议。根据新协议, 双方协商和沟通的级别更高,议题更广泛。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表示: “新框架将支持双方更有力的军事接触和合作,包括海洋、技术和贸易合

[5]作。” 2016 年 4月,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访问了印度,两国同意建立新的高 级别海洋安全对话机制。5月,两国举行了第一次海洋安全对话,参加者为 双方的国防和外交部长。不仅如此,两国2015年还同意让日本成为“马拉巴

[6]尔”海军演习的固定参加者。

[7] 2016 年 6月,莫迪再次对美国进行了访问。 两国随后公布了《亚太 及印度洋联合战略愿景》最终路线图,强调要在亚太和印度洋地区进一步加 强合作。两国同意建立海洋安全对话机制。美国确认印度为主要防务伙伴,

Indian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Annual Report 2016 17, p. . [2] C. Raja Mohan, “Modi and the Indian Ocean: Restoring India’s Sphere of Influence,” p. 3. [3] Prapit Pal Chaudhuri, “New Delhi at Sea: 7he China )actor in the Indian Ocean Policy of the Modi and Singh Governpents,” Asia Policy, No. , -uly , p. .

[4] Gurpreet S. Khurana, “Indian Maritipe Doctrine and Asian Security: Intentions and Capaeilities,” in Naprata Goswapi eds. , India’s Approach to Asia: Strategy, Geopolitics and Responsibility, New Delhi: Pentagon Press, , p. 3. [5] “A New Chapter in Defence 7ies, Says agel,” The Hindu, -anuary , . [6] arsh 9. Pant and ogesh -oshi, “Indo 8s Relations under Modi: 7he Strategic /ogic 8nderlying the Eperace,” International Affairs, 9ol. 3, No. , , p. .

[7] Indian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Annual Report 2016 17, p. 33. [1]

年5月,两国讨论了推动从亚太延伸到非洲的“亚非增长走廊”(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倡议,拟在非洲、伊朗、斯里兰卡和东南亚国家进行基础

[1]设施建设。 2017 年 7月,“马拉巴尔”海军演习在印度钦奈海域和孟加拉 湾举行。此次演习规模为历次最大,且三个国家都首次派出了航母或者准航 母参加。很明显,与辛格政府相比,莫迪政府更加重视日本在印度—太平洋 中的作用,与日本海洋合作的广度和深度都有所提升。 印度以前与澳大利亚的海洋合作较之美国和日本相比来说非常少,莫迪 改变了这种局面。2014年 11月,莫迪对澳大利亚进行了访问,是28 年来首 次访问澳大利亚的印度总理,大大促进了两国关系的发展。双方签署了《安 全合作计划框架协议》。2015年 9月,两国在孟加拉湾举行了首次海军演习。 此外,莫迪政府还加强了与东南亚国家和孟加拉国的海洋合作。2014年 10月,印度开通了与缅甸间的海上运输业务。2015年 6月,印度与缅甸签署

[2]了东部沿海运输协议。 印度的设想是通过孟加拉国的吉大港和缅甸港口加 强与东北地区的联系,使深处内陆的东北地区能便捷地出海。2016年 2 月, 印度与缅甸签署了海上联合巡逻协议。缅甸是继泰国和印尼后第三个与印度

[3]正式签署这样协议的东南亚国家。 2014 年 7月,莫迪政府接受《联合国海 洋法公约》附件七仲裁程序,解决了与孟加拉国的海域划界纠纷。2016年5月, 莫迪访问了孟加拉国,双方同意发展蓝色经济,探讨海上联合巡逻、海军演习、 对专属经济区联合监控、交换民用船舶航运信息、扩大在孟加拉湾的海洋安

[4]全合作、促进造船业合作等方面的可能性。 2016 年 9月,印度海岸警卫队 首次对孟加拉国进行了访问。

[1] LSDQMDQ 5R KD GK U ,QGLD -DSDQ RPH S ZLWK WR R QWHU KLQD V 2 25 The Economic Times 0D

[2] ,VDEHOOH 6DLQW 0P DUG ,QGLD V FW (DVW 3ROLF 6WUDWHJLF ,PSOLFDWLRQV IRU WKH ,QGLDQ 2FHDQ 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9RO 1R S [3] Ibid. S [4] 6PU WL 6 3DWWDQDLN ,QGLDQ 2FHDQ LQ WKH (PHUJLQJ HR VWUDWHJLF RQWH W ( DPLQLQJ ,QGLD V 5HODWLRQV ZLWK ,WV 0DULWLPH 6R WK VLDQ 1HLJKERUV Journal of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9RO 1R 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