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欧班列的优化路径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中欧班列的发展现状、问题与应对 -

中欧班列作为受到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以及沿线国家重视的“一带一路”示范项目,我国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已经通过《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2016 —2020)》对中短期具体工作做出明确设计,《发展规划》对中欧班列短期内的发展环境、总体要求、空间布局、重点任务、保障措施等作了详细阐述, 从而对中欧班列的整合进行了明确引导,其核心是立足于推动班列健康发展的长远愿景,从国家层面推动班列管理和运营的优化升级。但从长远看,推动中欧班列发展应将重心放在培育、形成和巩固市场核心竞争力方面,通过发挥国家和政府的引导、协调作用,完善班列管理机制建设,重点克服制约

[1] 王艳波:“中欧班列建设发展规划研究”,《铁道运输与经济》2017年第 1期,第 43 页。

发展的基础设施瓶颈,从而营造有助于班列健康发展的环境。

(一)理顺主导逻辑中欧班列在发展过程中存在地方与中央、政府与市场、国内与国外等多重逻辑。不同主体、不同层次在思考和处理与班列相关的问题时所遵循的逻辑常常存在差异。在特定时段或特定线路上支撑班列发展的主导逻辑可能并

不具有普遍适用性。在基础层面,如何理顺政府与市场间的关系对班列发展具有关键意义。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家作为行动主体和结构条件对中

[1]欧班列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地方政府甚至成为中欧班列发展的主导力量。然而,随着中欧班列的高速扩张,我国对班列作的顶层设计与班列运营遇到 的现实问题都预示着政府逻辑无法长期主导班列发展进程。在政府逻辑和市场逻辑之间建立良性互动关系将成为班列可持续发展赖以实现的基础。从趋势上看,真正具备竞争力的中欧班列应遵循“政府引导,市场主导”的原则运行。尽管目前中欧班列建设仍需积极发挥政治主动力的支撑作用,但做好经济长 动力的培育工作,为稳定发展奠定基础同样是当前必须启动的工作。(二)强化协调机制强化协调机制包括机制结构完善和机制作用发挥两个方面。在机制结构完善方面,需要将建立和完善日常办公机制作为重点,以“一带一路”建设 推进办公室框架内的专题协调机制为引领,补充和建立跨国、国内以及行业等层次协调机制的具体工作制度以及规范;同时,要建立应对突发问题的应急机制,为更好地协调和解决中欧班列运行的障碍提供基础。在机制作用发挥方面,工作重点应在协调地方政府之间、地方政府与中央之间、地方平台 公司与中铁之间在中欧班列问题上的矛盾,引导地方政府将关注焦点放在中欧班列的基础功能——运输上,推动地方平台公司依据各地实际条件明确所服务的细分目标市场,促使中铁从整体发展而不仅仅是利润角度考虑班列运输。同时,协调过程中还应强调中欧班列需放弃单纯追求规模扩张的发展道路,

[1] 关于中欧班列发展过程中国家建设问题的学理论述,可参见高柏、甄志宏等:《中欧班列:国家建设与市场建设》,第4-11 页。

转向主要根据成本、时间、体量等要素挑选出适合铁路运输的货物,并安全、高效地完成运输。毕竟,中欧班列作为中欧货物运输体系的组成部分,其最终目标不是要将原由海运输往欧洲的货物全部改由铁路运输,而是通过丰富运输形式、提升运输质量来改善中欧货运结构。

(三)优化线路布局

在中欧班列覆盖国内绝大多数省份的情况下,依据线路开行质量优化其结构和布局是中欧班列发展的当务之急。中欧班列线路优化涉及国内和国外两部分。在国内,可通过线路撤销、合并等方式优化中欧班列结构。开通中欧班列的国内地方省市至少应满足货源充足和交通便利两项条件。如果某地 区经济依赖对沿线国家的商品进出口,意味着该地区具有中欧班列潜在细分市场的基础;如果某地区属于国内交通枢纽,意味着该地区可以依赖来自其他地区的货物达到规模效应。目前不满足上述两项条件,主要依靠低价吸揽货物的国内部分班列线路,就属于需要被优化、合并的对象。合理的中欧班 列布局应是围绕中西部地区的交通枢纽打造中欧班列的货物集结中心,形成“东中部出口基地+中西部集结中心”的模式;对于存在恶性竞争的部分相邻线路,可考虑进行合并。在国外,针对目前中欧班列主要经波兰进入欧盟市场而导致波兰口岸线路拥堵和运价较高的问题,可以考虑多元化通道布局 来提升班列运营质量,主要是开通和发展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铁海联运,以及过境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家的中南部通道,从而形成北、中、南三线布局,降低对波兰线路的过度依赖。根据当地交通运输体系状况建设 和发展境外集结中心也是中欧班列优化线路布局的重要内容。此外,国际国内线路的布局还应考虑跨国多式联运,以利用和发挥海运、公路、铁路运输的各自优势,形成有利于经济要素流动的国际运输通道。

(四)服务地区合作

服务互惠互利的地区合作,使沿线国家能从跨境运输中获益也是中欧班列实现长远发展的基础。具体来看,就是把中欧班列与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以及沿线国家相互之间的合作相结合,主要是服务于沿线国家的贸易、投资合作和改善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联通。中欧班列为亚欧大陆远离

海岸的内陆地区提供了相对便捷、经济的货物运输方式,对相关地区贸易往

[1]来具有促进作用。 要想实现中欧班列的长远发展,就需要这种作用不仅体现在促进沿线国家与中国的合作,而且体现为促进沿线国家之间合作。中欧班列要将其发展与建设欧亚运输大通道的国际合作相结合,通过服务于受地理位置约束难以便捷使用海运的欧亚大陆腹地国家,为更广泛的地区合作提供有力支持,从而使处于国际价值链条不同环节的国家都能从这种经济高效的货物运输方式中获益。此外,中欧班列的发展还需要与区域内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结合起来,在改善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状况以为当地经济发展奠定基础的过程中,解决中欧班列发展的设施瓶颈。从长远来看,中国可借助丝路 基金、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及国际资本市场的力量来参与沿线国家的铁路线路改造、口岸的扩建和完善以及硬件供应等不同领域的建设,在克服班列发展的基础设施瓶颈的同时,也改善当地的基础设施状况,支持当地的经济发展,从而使参与国实现多赢目标。当前,中国需要把推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斯洛伐克等沿线国家边境口岸基础设 施建设当作促进中欧班列发展的优先举措,特别是换装设备的更新和增补、仓储堆场的新修和扩建以及境外分拨中心的建设等都能有效缓解当前中欧班列面临的境内外堵车问题,提升班列运行效率。总之,中欧班列经过7年多的发展已经形成相对稳定的格局,当前已进 入到以优化升级为主的深入整合阶段,其关键目标是明晰发展模式,解决迫切问题,推动中欧班列走上可持续发展道路。相较于从技术层面克服具体问题,理顺中欧班列发展逻辑具有更深远影响。未来,中欧班列的进一步发展主要取决于能否对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发挥充分的带动作用。

[1] “New Rail Routes between China and Europe Will Change Trade Patterns,” The Economist, 6eptember 16, 2017, https://www.economist.com/business/2017/0 /16/new-rail-routes-between-chinaand-europe-will-change-trade-patterns.(上网时间:2018 年 9 月 22 日) 【完稿日期: 】【责任编辑:姜胤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