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湄六国青年昆明植树长跑共铸友谊

International Studies - - 《国际问题研究》 年第 期 -

第四,湄公河国家参与度有所提升。随着澜湄社会人文合作深入展开,在中国积极推动下,湄公河国家已开始逐步加强参与力度。已有部分重要活动在湄公河国家举办,如2018澜沧江—湄公河媒体合作峰会和第三届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治理与发展青年创新设计大赛(YICMG 2018)[ 1] 均与老挝合办在万象召开,促进了湄公河国家对澜湄社会人文合作的认知,间接带动

[2] [3] [4]了地区国家合作能力建设。与此同时,柬埔寨、 老挝、 缅甸、 泰

[1] “共栽教育合作之树巩固澜湄发展土壤:第三届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治理与发展青年创新设计大赛在老挝万象开幕”,复旦大学网站,2018年 1 月 27 日,http://news.fudan. edu.cn/2018/0127/45298.html。(上网时间:2018 年 11 月 2日)

[2] “驻柬埔寨大使熊波同柬外交大臣布拉索昆共同签署2017年度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柬方项目协议”,外交部网站,2017年 12 月 21 日, KWWSV PSUF JR F H GB VKGB W VKWP 。(上网时间:2018年 11 月 2日)

[3] “驻老挝大使王文天同老副外长坎葆共同签署澜湄合作专项基金老方项目协议”,外 交 部 网 站,2018 年 1 月 2 日, KWWSV PSUF JR F H GB VKGB W VKWP 。(上网时间:2018年 11 月 2日)

[4] “中缅签署澜湄合作专项基金项目合作协议”,中国驻缅甸大使馆网站,2018年 1月 6日, KWWSV PSUF JR F FH FHPP FK JG W KWP。(上网时间:2018年 11月 2日)

国文化、教育、公共卫生、青年、遗产保护等多方面社会人文内容。湄公河国[1] 陆续与中国签署协议,开始执行澜湄合作专项基金[2] 项目,其中包括家可以此为基点,深入挖掘和调动本国相关部门积极性,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开展好现有项目,运筹更多精品项目,积极主动共创澜湄社会人文合作向好局面。不过,澜湄社会人文合作还处在发展初期,其战略意义和价值还没有得到与其三大支柱之一地位相匹配的重视程度和资源倾斜。有以下四点需特别注意。第一,顶层设计和配套机制建设存在短板。在澜湄合作三大支柱的政治安全方面,六国领导人和工作层面的会谈和沟通机制已经得到制度化保障,六国均设立了澜湄合作国家秘书处或国家协调机构。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方面,澜湄合作第一次领导人会议通过了《澜湄国家产能合作联合声明》,各联合工作组有序开展。第二次领导人会议提出了“澜湄流域经济发展带”设想,进一步统合和提升了经济和可持续发展支柱。相比之下,社会人文合作虽然取重大进展,但缺乏类似的顶层设计。澜湄国家虽地缘、亲缘相通,但应客观看到各国间历史、文化、宗教、

[3]社会习俗等方面差异较大,部分国家之间尚存在难以解决的领土问题,

近年来又因水资源开发利用和大坝建设问题削弱了互信。[4] 这决定了在澜湄流域开展社会人文合作难度较大,必须要有细致合理且可令各方接受的顶

[1] “中泰双方签署澜湄合作专项基金泰方首批项目合作协议”,外交部网站,2018年 4 月 19 日, KWWSV PSUF JR F H GB VKGB W VKWP 。(上网时间:2018 年 11 月 2日)

[2] 澜湄合作专项基金由中方在澜湄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上提出,将在 年内提供 亿美元支持六国提出的中小型合作项目。参见新华社三亚 月 日电,“李克强在澜沧江 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上的讲话(全文)”, 年 月 日。

[3] 如泰国与柬埔寨之间的柏威夏寺争端,柬埔寨与越南之间的部分岛屿争端,老挝与柬埔寨之间的边境纠纷等。

[4] .LU HU HUWVR D D XUL DP R /DRV 9LR DWHG WKH 0H R J JUHHPH W - D XDU KWWSV L WHU DWLR D UL HUV RUJ VLWHV GH DX W L HV DWWDFKHG L HV L W BUL HUVB D D VLVBR BPH R JBDJUHHPH WBMD XDU B SG (上网时间:2018 年 11 月 2 日)

层设计进行指导,同时要建设与此配套的机制体制,以避免差异性过大消解社会人文合作效果。但目前在社会人文领域,除了《澜湄合作五年行动计划(2018-2022)》中指导具体功能性合作的案文和专注于文化交流的《澜湄合作宁波倡议》以外,尚未提出六方协商一致并带有顶层设计意味的指导性文件和前瞻性设想,更没有完备的与社会人文合作相关的工作机制。由此带来的后果,就是社会人文合作统筹力度较弱,系统性较差,很容易形成有关方面“一窝蜂”和“三分钟热度”现象,造成同质平台重复建设,尚难做到有限资源的合理优化配置,不利于社会人文合作可持续发展。第二,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作用发挥的不够。不论是经济合作还是社会人文合作,政府发挥的引领和规范作用是不可或缺的,但政府的人力和财力不可能无限制消耗,政府既没必要也不可能包揽一切合作交流项目。在经济合作中,合作主力应是企业,政府在监管企业行为的同时,要尊重市场规律。与此类似,社会人文合作的主力应是各类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政府在监管交流活动的同时,也要尊重民间社会相互交流的真实需求,要让民众

[1]之间产生因“共同工作”而带来的真切的亲近感。 因此,促进澜湄社会人文交流要充分发挥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作用,激发民间社会的创造力和活力。 目前,中国的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走出去”较为落后,活动开展得较为零散。中国扶贫基金会自2015年在缅甸实施“胞波助学金项目”以来,

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2] 隶属于昆明市妇联的昆明妇女创业创新示范中心在泰国清迈设立了互创国际清迈民间文化交流中心,打造澜湄区域妇女创

业创新服务平台。[3] 总体而言,中国在湄公河国家设立常驻机构的组织仍

[1] 庄礼伟:“中国式‘人文交流’能否有效实现‘民心相通’?”,《东南亚研究》2017 年第6期。

[2] “国际公益项目——缅甸”,中国扶贫基金会网站, KWWS F SD RUJ F SURMHFW -3URMHFW DVS WLG 。(上网时间:2018年 11 月 2日)

[3] “助力澜湄区域妇女创业创新 昆明妇创中心在泰国清迈成立文化交流中心”,云南网,2018 年 6 月 2日, KWWS X D F KWP FR WH WB KWP。(上网时间: 2018 年 11 月 2日)

[1] 张骐:“非政府组织在中国—东盟国家关系中的作用分析”,上海社会科学院博士学位论文,2016年;王运祥:“从中国民间对外经济交往看参与NGO 活动的意义 以我国参与国际商会国际惯例委员会的活动为例”,《东南亚研究》2003年第1期。

[2] Doobo Shim, “Riding the Korean Wave in Southeast Asia,” May 24, 2017, https://www. fairobserver.com/region/asia_pacific/korean-wave-k-pop-culture-southeast-asia-news-45109; Cheab Puthika, “Korean Wave Hits Cambodia,” SENSE ASEAN, 2016, http://blog.aseankorea.org/?p=1258. (上网时间:2018 年 11 月 2日)

[3] Cheab Puthika, “Korean Wave Hits Cambodia”.

然偏少。[1]中国一些基础条件较好的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具备在外驻点深入民间的能力,可以有效对接湄公河国家的民间需求,在政策和资源的扶持下,中国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走向澜湄”的前景极为广阔。但目前,澜湄社会人文合作仍然以政府主导的项目为主,在资金使用、政策扶持等方面均未对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倾斜。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参与途径局促,对澜湄合作认识和理解程度不足,参与意愿不高。社会团体和非政府组织的大规模参与是澜湄社会人文合作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目前不充分不积极的情况亟待改善。第三,大众文化的传承和创新不足。目前澜湄社会人文合作部分项目不够“接地气”,对于普通民众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内容重视不够,没有对“俗文化”给予与“雅文化”同等程度的对待,社会人文合作影响力难以深入草根群体,交流活动的辐射和穿透力受到限制。

韩国与东南亚的社会人文交流就是抓住了大众文化这把钥匙。[2] 以韩国电视剧和流行音乐为代表的韩流(Hallyu)即以大众文化产品传播为先导,逐步向东南亚国家介绍韩国价值观念,进而带动韩国产品行销东南亚。究其原因,可主要归纳为两方面。第一是擅长描述小家庭生活和爱情婚姻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能够打动东南亚国家受众。第二是本世纪初韩流逐渐风行之

时, [3] 大部分湄公河国家刚刚摆脱长年战争和非正常的国家状态,开始积累财富,梦想过上富裕生活。韩剧中展现的物质生活条件和个人精神风貌,对湄公河国家受众产生重大冲击力,在社会上掀起模仿韩流的风气,为韩国

货在湄公河国家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和认同。中国的四大名著电视剧及其塑造的典型人物在东南亚地区也拥有一定拥趸,另有一些著名的人物形象,如黄飞鸿、包公、济公等也有一定知名度,这些人物剧传递了中国人重诺守信、忠肝义胆、攻坚克难、侠义善良等正面形象,但湄公河国家文化市场上较为缺乏反映中国现当代社会生活的文艺

作品,在湄公河国家受追捧的中国电视剧仍然是四大名著电视剧的新版。[1]传统和现代形象之间缺乏传承和延续,难以用现当代中国故事和中国价值打

动湄公河国家受众。[2] 在影视、戏剧、通俗文学等各项大众文化方面,均存在类似问题。第四,对湄人才队伍存在缺口。澜湄国家之间存在较大认知缺口,客观上阻碍了形成对彼此国家和社会正确认知,反而赋予了谣言以“生命力”和

“可信度”, [3] 使其可能成为煽动民意的工具。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

在于致力于澜湄合作的跨国人才队伍还不具规模,尤其缺乏高水平人才。[4]特别是中国的澜湄人才建设尚显不足。孔子学院是近年来由中国连续系统地对外派出专业人才的项目。在湄

公河国家,“高素质的专业教师数量不足” [5] 的现象体现得尤为明显。通

[1] 张志文:“东南亚,在‘追剧’中读懂中国”,《人民日报》2017年3月15日,第23版。

[2] 吴杰伟:“东南亚的中国文化消费”,《东南亚研究》2012年第1期。值得深思是,非洲受众偏爱中国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尤其是讲述年轻人奋斗的都市情感剧,而东南亚受众则偏爱中国古装奇幻剧。朱新梅、唐琳:“媒体融合环境下中国电视剧国际传播态势分析”,《电视研究》2017 第 2期。

[3] “Experts Reject Rumors of Chinese-made Plastic Mangos Sold in Vietnam,” Tuoi Tre News, August 5, 2016, https://tuoitrenews.vn/business/36338/experts-reject-rumors-of-chinesemadeplastic-mangos-sold-in-vietnam;“柬埔寨拿到巨额援助转手就把中国卖了?”,环球时报公众号,2016 年 7 月 19 日,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mdk1nzqzmq==&mid=26532 38557&idx=2&sn=6c0ba4f0d4515f6dae9c1134e8200724&scene=0#wechat_redirect。(上网时间: 2018 年 11 月 2日) [4] 许利平等:《中国与周边命运共同体:构建与路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第 174 页。[5] “孔子学院发展规划(2012—2020年)”,《光明日报》2013年 2 月 28日,第7版。

过与日本在湄公河国家开展的日文教学相比,孔子学院师生有较大差距。[1]

[2]近三年来,中国在湄公河国家设立孔子学院/孔子课堂的步伐已大大放缓,这与师生比极不合理导致无力拓展新教学点有一定关系。与人力资源严重匮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湄公河国家学习中文的热情快速上升。中文在当地极受欢迎,特别是中小学学生、公务员、军警、宗教人

士和中资企业外方职员等群体学习中文热情极高。[3] 因市场缺口巨大,当地正在逐步出现社会力量兴办的商业化中文教学机构,但价格较高。这说明,长期人才库建设的落后严重制约了迅速呈现“井喷”态势的民众交流需求,高层次人才培养和队伍建设更显薄弱,未来建设一支会当地语言、懂专业的人才队伍对于澜湄各项务实合作发挥实效至关重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