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进外资” 与 “对外投资” 的协调机制与政策研究

钟昌标 张梦婷 俞 峰

Intertrade - - CONTENTS - 钟昌标(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张梦婷①俞峰②

国在改革开放中较早地提出中

了充分利用国内、 国外两种资源和两种市场这样一个重要命题。2017 “十九大”

年 报告中也指出了“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 的发展方向。 但严格地说, 我国引进外资虽然有明确的方针政策, 但至今还。 20没有明确提出过引进外资战略

70

世纪 年代末启动的对外开放有三根支柱: 一根是对外贸易, 一根是引进外资, 第三根是宽泛的对外经济合作。 2000 年全国人大九届三次会议鉴于我国东部沿海发展空间问“走出去” 战略,题首次提出 将对外投资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随着经济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以及经济全球化的加速, 2002 年党的十六大明确指出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根据商务部和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 2014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与同35 6 亿美元,期吸引外资规模仅差双向投资按现有统计口径首次接近平衡, 2016 1701

至 年对外投资达 亿美元, 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对外投资大国。 因此, “一在自贸区建设和带一路” 发展的大背景下, 如何协调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开放战略的问题不论在学术界还是在政策界都是个具有挑战性的新论题。

一、“引进外资” 与 “对外投资”协调发展研究的必要性

(一) 理论价值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 研究 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协调发展这样一个重大课题, 必然意味着要对各种传统经济理论进行重新探讨甚至提出挑战。 例如, 尽管经济学家对发达国家对外直接投资和发展中国家对外直接投资已进行了大量研究, 但具体到我国而言, 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具有独特的趋势动因、 投资方式、 投资主体特点与东道国地(

理分布 如我国对外直接投资路“跳跃式” 的)。径通常是 这些特点有可能挑战经典对外投资理论,违背北欧学派提出的非常经典的国际化演进理论, 为拓展其边界提供新的机会。 再如, 要打破现有引进外资和对外直接投资不协调发展的格局, 提高我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 就要从产业、 空间和主体等维度出发进行协调。 这些也需要突破邓宁的国际投资路径理论( IPD ) 的框架, 在理论上进行探索式研究。

(二) 实践价值如十九大报告所总结的,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而从国际资本的净流动来看, 中国正在经历着从投资输入国向投资输出国转变的关键时期, 30

过去 多年形成的投资政策体系显然已经难以适应这一历史性转变, 因而对这次对外开放重大变革的理论和实践问题进行研究, 具有。 “一重要的现实意义 自贸区和带一路” 的建设是对外开放的进 一步深化, 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的可持续、 有机发展是这两项建设的重要目的之一。 反过来, 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协调发展的研究又能为“一带一路”自贸区和 建设提供新的指导思想和具体措施启示, 如完《

善和落实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法》 《境外投资管理办法》、

和 建设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协调机制和平台、 深化改革行政审批制度优化“多头管理” 问题、流程和解决 赋予自贸试验区更大的改革自主权、加快双边或多边投资贸易协定中负面清单与缔约方市场开放谈判内容的制定等。 基于此, 我们认为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协调机制研究的实践价值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 有利于揭示我国开放经“旧常态” 所存在的问题。济发展

“一带一路”研究和提出以 倡议和自贸区战略为契机, 寻找和利用双向投资的协调发展, 通过构建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基础设施通道等重大项目, 以达到化解和输出中国的过剩产能、 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和实现产业转型升级等目标, 为我国经“新常态”

济发展 下对内和对外经济战略的调整提供理论支撑和决策依据。

其次, 可以倒逼我国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 以提升我国产业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 促进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如果引进外资与对外投资得不到协调, 则两者都只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